『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辛亥科技帝国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第三百一十章 国产汽车的迷局

[字数:6277 更新时间:2013-11-21 23:40:00]




  第三百一十章 国产汽车的mí局

  一九一四年五月二十四日

  初夏的安庆热的像三伏天,军谘府的办公室里摆了十多个瓦缸,里面盛着冬天积存的冰块,电风扇吹出cháo热的风被冰块降温,屋内升腾起袅袅的白烟,透出一股清凉。

  军谘府的会客厅里,人cháo如织,比赶集还热闹,一拨接一拨劝说柴东亮进京,把负责接待的顾维钧忙了个臭死。

  “顾先生,柴都督接任大总统的事情不能再拖延了,迟则生变啊!天下苍生嗷嗷待哺,九万里华夏不能江山无主啊!”

  “顾先生,您虽然是民宪党的党魁,可是民宪党和咱国民党那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啊,我可是拿您当自己人???咱都督这是唱的哪一出?您可不能由着他的xìng子,文死谏武死战,您是都督的心腹之人,他犯糊涂,您可得劝谏啊!”

  国会的议员被抻了一个多月,也都憋不住了,尤其是国民党的议员,更是纷纷要求柴东亮迅速去北京接替袁世凯的大总统职务。他们也都想通了,如果柴东亮一直不肯进京,没准就会发生什么变故。再怎么说,柴东亮现在是国民党的代理理事长,算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那一切就好商量了。

  当初孙文用宪兵威bī参议院,议员不也都乖乖的听命了嘛!

  不过,袁世凯学这一套肯定不成。孙文当时是同盟会的党魁,袁世凯则是外来户???只许同盟会放火,不许北洋点灯。

  孙文威bī国会,属于同盟会的内部矛盾,袁世凯比葫芦画瓢则属于敌我矛盾。既然当初能允许孙文拥有堪比皇帝的权力,现在又怎么能要求继任国民党理事长的柴东亮当橡皮图章?

  国民党元老张继等人出面,和顾维钧sī下密谈,由国民党和民宪党一致提议,以中日双方战事尚未结束为由,敦促柴东亮火速进京,同时答应暂时不修改袁世凯订制的那部宪法,不过要重新恢复旧议会,不能让八百罗汉没地方拿饷银。

  这点xiǎoxiǎo的要求,顾维钧自然是满口答应。国会八百罗汉来到安庆的大约六百多人,其中就有四百六十多名国民党的党员,占了七成以上,再加上新组建的民宪党肯定要在国会中占据一定的席位,双方联手之后,拥戴柴东亮大权独揽的已经是绝大多数了。

  柴东亮倒是不慌不忙,他要么躲在家里喝茶聊天,要么就是受邀在安庆、芜湖、九江、南昌的几所大学演说。尤其是九江海军大学和安庆陆军士官学校,他几乎是一个星期就要跑一趟。幸好安徽、江西的公路修建的不错,柴东亮的座驾劳斯莱斯银sè幽灵又相当的给力,不至于因为鞍马劳顿而体力不支。

  柴东亮心里清楚一点,袁世凯搞的那部宪法太扯淡了,国民党的议员目前没意见,不代表今后就不会拼死抵制,尤其是那条现任总统可以推举下任总统,而且在金匮石室中写进嘉禾金简,简直是大清秘密立储的翻版。www.syzww.net

  袁世凯搞的超级总统制和国民党搞出的极端国会制,都不具备可cào作xìng。柴东亮不得不哀叹中国人白读了两千年的圣贤书,把孔夫子“不偏不倚,执两用中”的中庸之道忘的干干净净,非要走极端不可。一方得势,必要斩尽杀绝,非把对方bī到墙角,nòng的狗急跳墙一拍两散。

  今天比较清闲,柴东亮躲在家里不出来,满以为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却接到了虞恰卿从上海打来的长途电话。

  “虞老板啊,什么事?英国人要买咱们的‘华夏式’飞机?民间的公司?民间公司要买战机干什么???卖,您虞老板的面子我怎么可以不给?马马虎虎十万银元一架,贵了?嫌贵他们可以不买啊???我这里只能卖出口型,对,全木质机身的那种,发动机用v型八缸的汽油发动机,就是劳斯莱斯银sè幽灵汽车用的那种。为什么用木质机身?为什么用汽油发动机?金属飞机、航空煤油不是贵吗,给洋鬼子省点钱???甭再说了,再说这种出口型的也不卖了???今后不管哪个国家要购买飞机,咱们都卖,不过全按照这个执行!您放心大胆的按照这个价格报,他们一准会买!”

  柴东亮挂了电话,心里暗自好笑。以自己对英国人的了解,约翰牛那种不撞南墙死不回头的xìng格,如果不吃几次亏,他们绝对不会认为飞机是种具有实用价值的武器,而且英国如果购买的话,完全可以用军方的名义,何必用民间公司呢!这个时代,正是资本主义自由经济最被认可的年代,无畏级战列舰都可以随便买,只要出的起银子,生产国的海军还会帮你武装护航。

  持剑行商,几乎是所有工业国的一致理念。这个理念绝对不能算是错误,如果没有持续的订单作为支持,企业哪里有兴趣搞科技研发?

  清末的时候,载洵和程璧光出洋购买军舰,所到国家,都以最高的礼遇接待清朝政fǔ的采购团。说穿了,就是看中了大清国的银子。

  当然,有些关键技术是不可能卖的,比如日本人一直想得到的穿甲弹技术,英国人死活就是不肯转让。如果日本人拥有了穿甲弹技术,那对皇家海军的威胁就太大了。

  估计是xiǎo日本想购买回去仿制吧?毕竟有日英同盟的存在,日本人在英国也有情报机构,利用英国民间的公司帮助日本出面,购买几架飞机,购买几台发动机还是很有可能的。

  这个年代的飞机结构和外形都很简单,仿制起来非常容易。即使外形仿造的有模有样,可是发动机他们能仿制的出来?别说是v型十二缸的鹰式发动机,就是v型八缸的那种,恐怕买回去拆开,日本人能否有本事再重新装上都是问题。就算发动机的形状和结构也被仿造了,没有坚实的材料工业作为基础,山寨货的发动机恐怕就是飞行员的噩梦。难道日本人打算用建筑使用的粗钢来造发动机吗?

  劳斯莱斯银sè幽灵,之所以拥有超乎同济的水平,能够独霸欧美高档汽车市场,v型八缸发动机是关键中的关键,发动机的xìng能最主要的就是取决于合金技术和生产工业水平,多少欧美大厂试图仿制都徒劳无功,更不要说技术落后欧美许多年的日本。

  柴东亮估计这笔买卖谈不成,就算是谈成了,也是一锤子买卖。飞机最核心的就是发动机,日本再傻,买回去拆开也知道发动机是劳斯莱斯银sè幽灵使用的那种。这种发动机,日本人买辆汽车拆开改装一下就能获得,想让日本人nòng不到是不可能的,飞机的外形和结构,更不是什么秘密。

  真正需要严格保密的是铝合金的技术,材料工业才是整个工业体系的基础和重中之重。

  不过,v型十二缸鹰式发动机,以及铝合金的技术,柴东亮除非是脑残了才会转让。这种东西只能卖成品,绝不可能转让技术。

  根据书友群提供的资料,柴东亮清楚的知道,日本的材料工业是在一战之后才得到加强的。那还是因为一战之后,德国被限制了军工的研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用材料工业的技术换取日本、苏联等国家的支持。日本、苏联获得了大批尖端科技,而德国的军官则可以堂而皇之的在这些国家进行训练,德国的坦克部队就是在苏联的黑山训练的。二战中大名鼎鼎的零式战斗机,就是获得了德国容克公司的技术,尤其是铝合金的技术。

  不过也不得不佩服xiǎo日本的仿制能力,住友钢铁公司在获得了铝合金技术之后,又加以改进,研究出了超硬铝合金,这才有了零式战机的风光。以至于太平洋战斗初期,美国不得不出台规定,禁止单机挑战零式。

  不得不说,日本人在仿制方面是有天分的,他们的仿制品往往会比原型质量更好,而不是简单的山寨版。直到二十一世纪,住友公司的高档铝合金和深井油田使用的无缝钢管都是世界最好的,尤其是无缝钢管号称是钢管中的劳斯莱斯,价格比同类产品高出十倍,依然是供不应求,几乎垄断了世界高端无缝钢管市场。

  柴东亮提供给飞行器研发中心的铝合金成分配比,就是在二战时候住友公司超硬铝的基础上加以改进的成果。

  想战胜一个对手,必须要了解他,光是嘴上吆喝的热闹,除了糊nòng自己之外,不会有任何作用。

  日本人对细节完美有种宗教般的痴mí,对质量要求往往是jīng益求jīng。而且日本自古有一种“大匠”崇拜,对手艺超群的工匠相当尊敬。相比而言,中国人就有些得过且过的感觉,而且对工匠一向蔑视。手艺人如果赚了几个闲钱,首先考虑的就是送孩子读书做官,而不是传承技艺。

  但是,日本人推崇细节却往往又眼光狭隘,忽略了全局,容易钻到死胡同里不出来。柴东亮知道一个非常搞笑的例子,两千年的时候,全世界都在膜拜比尔盖茨,it行业日新月异,别说欧美国家和新兴的经济体中国、印度,就是非洲人都知道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在电脑和互联网,而电子科技相当发达的日本人偏偏就不知道,他们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认为互联网是不可能成功的,个人计算机是一种不成功的产品,日本人居然还在一mén心思的鼓捣文字处理机,把这种无用的废物nòng的huā团锦簇。

  直到两千零二年,日本人才算真正的清醒过来,认识到垃圾即使包装的再完美也是垃圾,而宝石就算被灰尘méng蔽,依然是宝石。

  日本人一旦脑子转过弯,凭借那种一根筋的劲头和追求完美的jīng神,发展速度也是极为可怕的,两千零二年才开始搞互联网的日本,七年后上网速度已经是世界一流,价格全世界最低。

  这样一个危机感严重而又可怕的民族生活在中国的身边,又时刻对大陆的土地抱有巨大的野心,真是中国的不幸。

  强敌在侧,本来应该是jī发国人的jīng神,认识到差距奋起直追,凭借巨大的人口和资源优势,彻底将敌人压在身下,令它千百年都不得不敬畏。遗憾的是,在柴东亮的记忆中,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过。

  柴东亮在芜湖建立了第一家汽车制造厂,生产飞机使用的v型十二缸发动机和整车,从奠基至今一年有余,硬是一辆汽车、一台发动机都造不出来,不是说没有技术人员和设备,而是来自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技术人员,实在是太挑剔了,工厂的中方管理人员叫苦不迭,几次三番的托人找柴东亮说项,要求把这些讨厌的洋鬼子撵滚蛋。

  柴东亮刚开始也以为是这些英国人故意刁难,亲自去了一趟,英国技术人员拿出芜湖生产的零件和英国原厂生产的零件摆在一起给他看。柴东亮看了半天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差别。

  英国工程师急的脑mén子冒汗,拿出放大镜递给柴东亮,一边喊道:“在下面。”

  柴东亮把零件翻了个,才发现了几处细微的差距,英国工程师怒吼道:“按照罗尔斯罗伊斯的标准,这都是不合格产品!”

  从上海光华公司调来的中国工程师,则满脸的不屑,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他妈也算máo病?

  上海光华集团脱胎于满清的上海制造局,技术人员普遍官僚习气严重,虽然现在体制已经改革,吴锦堂、虞恰卿等资本家可不会养闲人,喝茶看报纸hún日子的人没了,但是以前养成粗枝大叶等一些臭máo病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过来的。

  看到柴东亮冷着脸,中方技术人员才忙不迭的道:“一定遵守技术规范和标准,请都督放心,下次绝对不会了!”

  最终的结果,芜湖汽车制造厂拆分为两个工厂,汽车制造厂和发动机制造厂,汽车制造厂的技术人员以中国人为主,个别岗位使用了几个做事马马虎虎的美国佬,发动机制造厂则继续使用苛刻、呆板的英国人。

  一九一四年六月三日,中国第一辆“飞豹”牌国产轻型卡车,终于在芜湖走下了流水线,这件事引起了各国媒体的关注,当这辆汽车和公众见面的时候,全世界都傻了眼。中国记者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冒着滚滚浓烟,开两步就发出老人咳嗽声的玩意儿算是汽车吗?

  [w w w .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