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烽火丽影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烽火丽影第四卷:鱼龙难辨:第一百六三章:藤井的姻缘梦

[字数:6642 更新时间:2013/11/9 7:05:00]





杨芳拿起了茶馆包间里衣帽架上的那件米色的开司米的披风穿上,把红白相间的丝巾在白皙的脖子上系好后,向姜泉水点点头就要告辞先走了。

姜泉水叮嘱她这两天假如有条件的话,可以找机会接触一下许景芝,把行动计划告诉她,让她届时能给予配合。

杨芳说:“好的,我晚上在胡同口等她,找她谈谈,现在鬼子知道她不会跑掉了,因此已经不再对她跟踪监视了,这样我找她说话就不会有问题了。”

“那就拜托了。”

姜泉水示意她可以先离开了。

杨芳向茶馆门外走去,姜泉水还坐在沙发圈椅上看着她,看到她穿着黑色高跟鞋美脚一弯一弓的在地板上行走划出的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姜泉水不仅小声的发出了自己由衷的感叹:“真是太美了,真是个俊美绝伦的姑娘啊。”

他在想着,要是杨芳没结婚该多好啊,自己一定要像当年追求成雁南那样去大胆的追求她。但现在她仅仅只能是自己的同志,一个值得信赖的好同志。因为她的家庭,因为她是有家有爱的人了,出于一个革命者的伟大胸襟,出于对道德伦常的认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从另一个方面去打搅她了。

杨芳找到了机会,当天的晚上她就在胡同口上等到了许景芝医生。

杨芳不敢讲她拉到自己的家里去谈话,因为公公婆婆都很保守,而丈夫王跃更是个胆小怕事的人,让他们知道了自己在从事危险的抗日工作的话,那一定是要坏事的。

不过杨芳事先早想好了见面的地点,就在附近的一家小吃店里,她知道许景芝此刻一定还没吃饭,因此买了一碗鸡蛋面请她吃,那时候粮食很紧张,鸡蛋也是稀罕物,饭店里的饭菜都是黑市价,一碗这样的鸡蛋面要二百三十元储备卷,相当于0.2个大洋,杨芳一个月的薪酬也仅够吃四十碗这样的面条的,着实算作价格不菲了。

经过前面的接触,许景芝现在也知道杨芳是共产党的代表了,而这时候小吃店里的人不多,两人就把话拉了起来。

杨芳将组织上打算杀掉松井这个恶魔的计划告诉了许景芝,许景芝当时就激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表示自己坚决的配合,并愿意加入共产党的队伍进行抗日活动。

“我已经想通了,光想保住小家是没用的,国家要是亡了,小家也就亡了。只有像原先的火焰山小组那样勇敢的和鬼子汉奸斗争,才能保住国家,国家有了我的小家才能安全。杨记者,你就说吧,要我怎么配合你们?”

“不是你们,而是我们。”

杨芳笑答:“你届时只要去报警就可以了,这样藤井特高课的人就不会怀疑到你身上去了,顶多关你两天,最后还是得把你放出来,到那时候你就相对安全了,不再会受到侵害了。”

许景芝赶紧说:“对对,是我们,我一定要参加八路军,拿起枪来和小鬼子干。”

杨芳说:“组织上让我告诉你,就地参加抗日工作,不必去前线,在敌后一样可以杀敌卫国的。今后,你就是北平我们自己的人了,现在你们原先小组里杨娜因为你们的保护,她到现在也没暴露出来,已经是北平地下党的一名正在接受考验的预备党员了。希望许医生也能跟她一样,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投入到有组织的抗日工作中来。”

“行,我知道共产党是有纪律的政党,我真心愿意加入。我也真想亲手杀了松井这个流氓为同胞和自己复仇。”

许景芝愤恨的说道。

杨芳说:“除掉松井的事情你就不必亲自动手了,不过你能亲眼看到这个恶魔的下场也是一样的。今后和你联系的人不再是我,而是我们敌工股的杨娜同志,她也是你的老搭档了。从此以后你会得到组织的保护的,也会接受上级布置给你的任务。”

一切都谈的差不多了的时候,许景芝问道:“你们知道林若梅医生的下落吗?我听人说她在被押去太原的火车上被人救走了,真为她高兴啊,不过不知道救她的人是谁啊,也不知道现在她在哪里,安全了没有?”

杨芳道:“嗯,根据我的了解,林若梅是被军统行动队的人救了,不过在转移的途中他们被冲散了,后来是我们八路军的侦查员遇见了她,现在究竟在哪里还暂时不知道,不过我想她是安全的,否则她要是再次落入敌人手中的话,他们会把她送回到北平来的。但是现在我们情报网并没得到这样的消息,证明林若梅现在还是安全的。”

许景芝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现在火焰山小组的四个姐妹,处境最好的是杨娜,她等于已经找到了一个坚实的家了。其次是林若梅,虽说还没确切的消息但只要和八路军的人在一起的话让人就感到了踏实。再就是许景芝自己了,虽说为了家庭和不受更大的伤害她被迫忍受了松井多次凌辱,但比起赵巧玲来还是幸运的多的多了,眼下只有赵巧玲还深陷在水深火热之中那,这是让人最揪心的事情。

杨芳知道现在营救赵巧玲无论是那方的力量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只能是查清了昌平那个日军34研究所的内幕后,动用部队对其进行攻击才能顺便捣毁那个万恶的魔窟,到那时候赵巧玲才有可能和其他姐妹们一起获救。

她告诉许景芝,等后天晚上杀了松井之后,许景芝将正式成为组织成员,但不必转移到根据地去,就留在北平作为一名地下工作者。对此,许景芝点头答应了下来。

三天后的那个晚上,正在张家大院办公室和邵文学研究五一大扫荡战况的藤井突然接到了宪兵队左田大队长打来的电话,说是松井少佐在北平仁济医院的后门附近的街道上遇刺身亡。袭击他的是几个穿便衣蒙面的人,没有开枪用的全是匕首,松井身上中了十一刀,其中两刀命中心脏,当场毙命,他的司机也同时被匕首捅死在驾驶室内。在松井的胸口上还放着一封信,说是要在北平杀掉三十名劣迹斑斑的鬼子军官和汉奸头儿,松井是第一个。落款是八路军北平地区锄奸队。

藤井当时就惊呆了,他没想到自己自诩是模范治安的北平市区竟然发生了这样让他下不来台的事情,于是他立即拉上邵文学去了仁济医院后门松井遇刺的现场。

那里早已迎候着左田大作,还有安全局才赶来的邵敬堂局长和警察厅的岳家鹤,童子风等人了。

很快,中条信老师也被车从卧榻之上接到了这里来了。

左田向藤井汇报道:“松井君是晚上来这里接许景芝医生去幽会的,结果没想到遇刺了,看来八路的工作做的很细致,袭击者手法麻利,动作利索,仅五分钟就完成了对松井君的行刺行动并迅速的撤离了现场,我们的人和邵局长的人赶过来的时候只有被吓傻了的许景芝医生蹲在一边发抖那。”

“哦,那许景芝现在那?”

藤井表情严峻的问道。

“她现在在医院后门的一间房子里,我们已经将她抓了起来,从检查的情况证据上看,她并没有参与作案。”

左田说:“我们准备将她带回宪兵队审问。”

“嗯,做的很好,就不要把她送宪兵队了,还是送到文学君的张家大院去吧,也许金大牙的审讯更能奏效些。”

邵文学说:“好的,藤井君。不过我看这个许景芝不会和此事儿有关联,她要真和八路锄奸队的是一伙的话,那她早就跟着就势一起跑了,那里还会等在原地挨抓那。”

藤井说:“我和文学君的想法是一致的,否则就让左田君把她带去宪兵队了,到了宪兵队那里也只是拷打一番再被我们的人用作发泄一番而已,这是于事无补的。只要她和此事没有关系,那就放掉免得外界说我们无能乱找顶缸的。不过,最后的分析结论还要中条信老师来下啊。”

邵文学知道这事儿还真是共产党的人干的,因为两天前何永祥和他说到过此事,并说这次让共产党自己去忙,他的军统就不跟着参合了。而邵文学也想除掉这个松井也好,这个家伙虽说是藤井的副官,但藤井并不喜欢他的为人,所以一直也没提拔他,结果他和左田宪兵队长混的倒是很投机,而左田却是邵文学所十分不喜欢的,这个家伙以为在北平除了藤井他就是老二了,常常不把邵文学放在眼里看。而松井和左田走的太近,这也是邵文学不愿意看到的,这次正好把松井给除了也算是削掉了左田的一只胳膊了。

两天以后,中条信和特高课以及安全局的侦破人员得出了结论,松井遇刺一案和许景芝没有任何关联,她也没有参与作案的嫌疑。于是,邵文学就让人通知正心急如焚的许景芝的爱人,铁路调度李德成来张家大院接走了妻子。

回到家后,李德成询问妻子:“你怎么和松井这个日本人搞到一起去了?不是上夜班嘛,怎么会在松井被杀的现场出现那?”

许景芝自然不会把自己难言的隐私告诉给丈夫了,她只是说自己碰巧去后门那里,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总算是把李德成给糊弄过去了。李德成虽说心里还有疑虑存在,但没证据也不敢和妻子去吵啊,事情也只能这么过去了,总算是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就很好。

而不久后,杨娜就联系上了许景芝,她正式成为了北平地下党组织的一名成员,不过她的入党申请还刚递交,正等待着上级的批准。

此后,又有两名日军的军官和几个安全局的特务头子被杀,这一下很震动日伪的高层。就连在太行山亲自参与指挥大扫荡的冈村宁次都来电质询藤井是怎么搞得。

藤井很是震怒,要不是这段时间以来他搞粮食和矿产资源深得军部赏识的话,恐怕真要给他处分了。

现在他要是在北平再搞大规模的搜捕行动的话,手上的兵力不够。根据安全局和邵文学的情报称,在北平郊外八路和军统的小股武装十分猖獗,要想去剿灭他们的话不动用两个联队的兵力都不够,而现在藤井手上只有一个宪兵大队和吉川一郎一个联队留守的兵力,他不可能把这些人都派出去,所以只能制定出一份清剿计划发给了军部,结果军部也一时三刻抽调不出多余的兵力来,因此藤井所能做的就是派出大量的安全局的特务四周打探情况,并加紧对北平城区的排查力求将北平地下党和军统的行动队限制在更小的范里活动。

最近,藤井的家族给他在日本国内物色了一个对象,知道他在中国忙的不可开交,所以说是由他的一个叔叔带着要到中国来和他见面。

藤井为此事再次来到邵文学的张家大院,向他说了此事儿,问邵文学自己该如何办是好。

邵文学当时就说:“这是好事儿啊,不过藤井君能和我元贞佑一说这件事儿就说明您没拿我当外人,这事儿我一定帮您好好参谋参谋,不过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

“文学君请讲。”

“我想中条信老师和你情同父子,这样的问题您为何不去请教他那,而是选择了我这个有着日本国籍的中国人来问那?当然,我也不否则你我之间也是情同手足的”

邵文学问道,这个问话非常的合乎一般的情理。

藤井正视了邵文学一眼道:“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很简单,因为从我想娶柳砚开始他就持反对的意见,这几乎和我的家族意见是一样的,他们都认为我们大和民族的血统要纯正,作为日本皇族成员,和支那人通婚那是绝对犯忌的事情。因此只要我娶日本女人他们都会赞成,哪怕是一个贫民也可以。但是我要娶支那女人他们就认为是大逆不道,所以这次柳砚的逃婚他们反倒十分的高兴,认为这下我藤井春山应该清醒了,中条信老师也是这样的意见。”

邵文学听罢后说:“我得抱歉的和藤井君说一声,我的意见基本和你家族成员及中条信老师的是一样的。只不过我说的不是血统问题,而民族感情的问题。虽说承蒙藤井君关照为我弄来了日本国籍,但我的血液里还是中华民族的血液,这个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我得说,无论什么样的中国女人都不会真心爱人一个侵略她的国家的另一个国家的占领者的,当然这在和平时期会被人们认为是正常的,可是在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发生的时间里就非常的不和时宜了,阁下的情况正是这样的情况,我想柳砚对你还是有感情的,不过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一个正占领着她祖国国土的侵略者啊,正是这种原因她才决定告别了你,从他留给你的纸条上就能看的清清楚楚的了。既然现在阁下的家族在操持你的婚姻,那就不妨接受他们的好意,还是娶一个日本女人吧。难道阁下现在还在期盼柳砚的回归?或者是就是喜欢我们中国女人那,非娶一个中国女人不可?”

邵文学的话让藤井沉思了起来,他感觉到了邵文学话里的道理是值得思考的。

这时候邵文学却又接着说:“其实阁下喜欢的并不是中国女人,而是柳砚这个人而已。对于柳砚的国籍阁下是不计较的,因为我得承认你对柳砚是有真感情的,那种感情是在日本你们共同读书的时候结下的,要是放在现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此阁下现在要听我的意见,我只能说您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柳砚再次的能回到你的身边来,这二就是听从家族的劝说,找一个贤惠的日本妻子伴度终生,阁下能承认只能面临这两种选择吗?”

邵文学说的都是藤井心里认可了的想法,他自然的就点了点头:“看来我想等柳砚再回头的想法是有些幼稚了。”

藤井道:“你说的极对,不过其实我在中国还有一个很欣赏的女性,那就是恬静、儒雅而秀丽的年轻女医生林若梅,不过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竟然是火焰山小组的成员,让我看到了她对大日本皇军的极端仇视,否则我早用她取代了柳砚了。”

邵文学大吃一惊,马上脱口而出道:“难怪藤井君当时那么痛快的就答应了仁济医院赵院长的请求,将林若梅和许景芝放回了医院有条件的为伤员治疗那,原来是阁下不想林若梅被送到昌平去啊。”

“是啊,试想一下,林若梅要被送到昌平将引起何等的轰动啊,我想我们日本的高级军官得此消息后一定会蜂拥而至的,这种气质美人儿是世间的珍品,也许只有《北平晚报》的杨芳才能与她相比。”

藤井很巧妙的回避掉了梁雨琴,因为他不想让邵文学感到不快。

心存默契的邵文学自然对这点是心知肚明的,他说:“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阁下希望获得林若梅,那为何又答应了太原方面小林宽大佐的要求,将其送往了太原那?要知道那是小林宽大佐秉承军部的旨意要拿林若梅做筹码和重庆的林川武做交易的啊,一旦交易成功,林若梅将被送回到她的父亲身边,阁下的心愿就无法再实现了啊。”

藤井苦笑了一下,说:“有两个因素在困扰着我,一是我对柳砚还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我要是此刻就占了林若梅,那么柳砚对我尚存的一丝感情就会随之烟消云散了。另一个是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啊,假如小林君的设计能够成功,对于支那的战局帮助将是无可估量的。所以不得已,我就同意了将林若梅送到太原去了。早知道半路上她会被人劫走的话,我就不会这么做了。”

“哦,明白了。”

邵文学道:“看来阁下对中国文化很是喜爱,因此也就对聪慧,美丽的东方女性情有独钟了。你和柳砚之间有情感的交流,因此你对她是难以割舍,对于林若梅你是看到了她的温柔儒雅内在世界和秀丽的外表了,所以也喜欢异常。只可惜她现在下落不明,并且身上充满了反日的气息,和阁下已无可能,因此我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文学君和我情同兄弟,但讲无妨。”

“那好。”

邵文学道:“我倒是有个两全之策,我建议你答应下来日本家族里对你的婚姻安排,那是最简捷也是最合适的婚姻。不过你可将婚礼和家安在日本国内,太太不必跟随到中国来,另外对中国这边将婚姻信息保密起来,如果有一天你在和柳砚照面或者得到了林若梅的话,那就照样相处起来,最后要是感觉那处婚姻对你更合适的话,你就解除一处,保留自己认为最合适的一处,你看如此一来阁下的烦恼岂不是都可化解了吗?”

藤井一听精神一震,道:“文学君果然是中国的诸葛亮啊,此举甚好,我怎么一时就没转过这个弯来那。我马上致电东京,叫我那叔叔和所介绍的对象千万别来中国了,我告诉他们我会尽快的回国一趟完婚,然后我再回到中国来继续寻找我的机会,用你们中国话来说:这有点儿缺德,但它的确是个两全之策。这下我的心理负担就没有了,真是谢谢文学君出的高招儿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