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全球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章 江东篇 第四节 吃荆州菜

[字数:3194 更新时间:2013-11-20 16:26:00]





  回到太守府,众人如众星捧月般接入,齐声祝贺,亦奇得意洋洋,问道:“吾不在,郡内一切安好!”诸大员忙说托主公之福,自然又是谀词如潮。亦奇又问:“那得来的一万多人口安置好了吗?”张正常说已经安置好了,安排做工的做工,种田的种田。

  亦奇喝道:“把华雄带进来!”几个士兵把重镣在身的华雄带了进来,由于用了好药,吃了好肉,华雄的气色不差,他冲着亦奇道:“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亦奇哈哈一笑道:“当着一个老人家的面,我能杀你吗?来人,解除了铁镣!”士兵把铁镣解决后,早从后堂出来个老人家,颤声道:”雄儿,是你吗?”华雄上前扶住,惊讶地问“娘!怎么您老人家在这里?”

  华雄母亲道:“听说你被人抓了,我们都很担心你!不料到居然后来有人拿了你身上的物件来,说只要我们跟着他们来,你就没事了,所以我们就来了!”

  亦奇道:“委屈华将军了!本官求贤似渴,所以请了你全家来!请华将军勿怪!”

  事已至此,华雄不得不跪下道:“小人服了,请大人收纳!”亦奇大喜道:“本官不愿见到一个武力值95的,呃,你也算有本事了,本官不想你白白丧命,所以你能加入,那真的是太好了!”

  当下录华雄为校尉,领了会稽防务,再赠金珠宝马和兵器,华雄见亦奇待之甚厚,遂真心拜服。

  王甲见军中士气极旺,遂劝亦奇道:“吾军经过操练,又得实战,更得上将,主公何不取了江东?”

  亦奇笑道:“不可,出师当有名,不可坏了自家名声,岳父不必着急,五年内吾必取江东!”

  王甲遂罢。

  当下亦奇一边布置军队勤奋操练,一边着人四出做生意。

  一路生意自荆州到益州,辐射西南各土人,取其织锦、羽、扇、银矿、米粮、河珠、漆、土特产等,贩之予酒、纸、海盐、铅笔、丝绸等;一路生意是沿海北上,至辽东,三韩、倭国,取其金、铁、皮毛、大木等,贩之于各地货品;一路生意是派出武装商队,至中原贸易,此时亦奇在会盟打董卓的公交就显出了郊果,各路诸侯受了亦奇财货,就沿路放行,甚至派军队护送!最后一路是沿海南下,过马六甲海峡,经印度到达了阿拉伯,沿路设置贸易处,有一百条大船跑海外,不久,阿拉伯的商人或随中华的船队返回或自备船只而来,遂修会稽、温州等港口,另在余姚东面修筑一大港,名为宁波,停泊的船只日益增多!

  由于贸易时,遵循了收进来,卖出去的原则,有来有往,实行了良性互动,所以会稽商队极受各地的欢迎,得利巨万!

  初平三年深秋的一个夜晚,荆州牧守府,夜深了,酒已残了,大厅内,喝得醉熏熏的刘表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道:“李核心居然是见了女人就流鼻的家伙,说出来真是谁都不信啊,不知你和你老婆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一边流血,一边.......”

  原来是会稽太守李亦奇率领了个庞大商队前去荆州与州牧刘表贸易,刘表设宴招待他,宾主洽谈甚欢,亦奇见刘表这样说,心中破口大骂:你想知道啊?叫你老婆出来试试不就成了!”还没来得及答言,陪席上喝得红光满面的蔡瑁喝结了个大舌头,狂笑道:“那还用说,看看就流鼻血了,那是流小溪!做起来还不是流成江了?哈哈哈!”

  见到他说得粗俗,在旁边相陪的蒯越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正想对亦奇说上几句道歉话。

  脚步声传来,二个待女扶了个袅袅娜娜的少*妇出来,少*妇吩咐道:“牧守大人醉了,扶他回去歇息,这席就散了吧,大家都散了吧!”又转身对亦奇道:“妾身是刘荆州的夫人,贱名姓蔡,刚才吾夫和家兄酒后失言,请大人勿怪!”言讫,深深欠身,行了一礼。

  她不行礼还好,一行礼,亦奇顿时头晕目赤!鼻子鲜血狂喷!

  这蔡夫人竟没穿小衣!一俯身,里面的山峰和深沟是一目了然,白花花的一团,亦奇焉能不流鼻血!

  见亦奇魂不守舍,蔡夫人嫣然一笑,吩咐身边两个待女道:“扶李太守去客房歇息吧!”转身和早醉得不醒人事的刘表入内堂了。

  亦奇由二个待女扶着到了套偏僻的套房,房内早已经点好了灯光,二个待女引亦奇入室进木桶里洗澡,把亦奇洗白白,两女面目标致,执礼甚恭,态度端庄,亦奇心忖主人家的家教真不错,哪知二个待女就算心思思,也不敢抢了某人的口边食啊!

  洗完后,待女并不是给亦奇穿上衣服,而了用张宽大的裕袍包住亦奇,再引亦奇去卧室就寝。

  到了门边,两女并不再进内,而是让亦奇独自进去。

  亦奇一进内,立即惊呆了。

  一具经过上天精雕细琢的白玉般女体在等着他,那个人就是荆州牧刘表的夫人,蔡夫人!

  她披了件透明粉红色纱缕,以膝着身体跪在一张豪华的榻上,雪白的肌肤在明亮的烛光下及粉红色纱缕衬托之下,更是白得炫眼耀目。那对似金钟倒悬的宝贝,不但弧度优美至极,而且上面的二粒鲜红的花生米更是美不胜收,扣人心弦。

  见到亦奇,蔡夫人轻笑道:“方才吾夫酒后失言得罪李太守,妾身特来陪罪!”水汪汪的眼睛中放出炽热的光芒!

  亦奇大步向她冲去,笑道:“呆会可有得你陪罪的了!”边走边解掉裕袍,如饿虎扑食般向她扑去。

  两人遂成苟且之事。

  这蔡夫人名叫蔡韶芬,浪劲极大,癫狂如匹野马,真想不出那水灵灵、似若无骨的娇躯爆发出的能量足以把男人揉成碎片!亦奇只觉得身处惊涛巨浪中,要使出全身解数才能驾驭胯下的那匹野马!

  漏*点过后,蔡夫人固然是连一根指头也动弹不得。而亦奇,也是首次觉得很累!

  很累?这二个字对于亦奇来说真的是新鲜字!因为他是个基因改造人,其基因是比照世界上体力最强,耐力最好的基因而制作出来的,能让他感到很累的活儿,可想而知这次劳动强度是多么的大了!亦奇估计,按照上次战吕布的强度的话,战这个蔡夫人相当于和战三个吕布是等价的!

  两人静静偎依谈话,亦奇道:“嗨,你这小婊子,我看连最淫荡的的妓女也比不上你!”

  蔡夫人容光焕发,全身肌肤散发出妖异的娇艳,淡淡地道:“错了,最淫荡的妓女就是妾身!”

  见亦奇一脸震惊的样子,蔡夫人道:“家兄开有全荆州最大的风月场所‘春风阁’,妾身有时去去客串,引看得上眼的进到里间屋内,包他满意!”她放荡地笑了起来:“哪个男人不是直着进来,横着出去!可惜后来家兄将我嫁给了刘荆州!就不得去了,呵呵呵,真怀念以前的日子啊!”

  她悠悠地说:“为什么不早点遇见你?我的好人哪!你可得努力点,只要你得一州之地,我就马上让刘荆州……嘻嘻,然后我们二州合一州!要不你干脆过来,等你掌了大权,我们就做夫妻,你看可好?”

  她低声地在亦奇耳边道:“我告诉你吧,有好几个男人,就是得马上风,死在我的肚皮上的……”

  亦奇听得毛骨悚然,竟有如此荡妇和毒妇!

  哪知其实蔡夫人也是有苦说不出,她天赋异禀,在那方面能力特强, 可怜刘表一介文人哪能满足她!累得她经常独守空房,刘表甚至有时都不敢去她房里过夜,也就是他怕老婆的开始!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如意郎君,蔡夫人就想从了那个好人,从此快活,要不是时机不成熟,否则只怕她当晚就弑夫改嫁了 。

  见亦奇发呆,蔡夫人怒推了他一把:“喂,你倒说个话呀!是不是怕了?”

  亦奇陪笑道:“哪里,象你这样的美人儿放在家中,我可是享尽艳福了!”

  两奸夫淫妇正在谈话,门板传来敲门声,蔡夫人懊丧地说:“唉,是时候走了!”招呼了敲门的两个待女进内服待她穿衣,见亦奇躺在榻上,就过去抓住了亦奇的要紧处,狠狠道:“你若敢负我!我就让你后悔!”亦奇慌不迭地说:“岂敢,岂敢!”

  蔡夫人嘻嘻一笑,风情万种地离去。身后传来亦奇一声惨呼,却是被她临走时捏了一下重的,痛得吡牙裂嘴。

  于是荆州有蔡夫人在刘表枕头上通风,所以会稽的商路极通!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