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征战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八章 决胜之战

[字数:6428 更新时间:2013-11-20 10:52:00]




   第三十一集 第八章 决胜之战    第八章  决胜之战

  “捷报,捷报,居萨罗城大捷!”

  清晨的巴雷利很快被喧嚣笼罩。

  “看来巴雷利很快就要为总督大人的凯旋而欢庆了!”

  站在殿宇的窗前,塔丝郡主自言自语地喃喃,嘴角却浮现出一丝嘲讽的冷笑。

  “不管怎么说,辛娜小姐恐怕会很快就可以见到令兄了!”

  褚频刻意清了清嗓子,有意引导房内的气氛。

  作为留守巴雷利的主将,这段时日他一方面要派遣兵马清除渗透进来的奸细,另一方面则防卫这座远征军的军政中枢,稳定人心,调拨兵马,这样的日子,不但枯燥,而且更由于要面对辛娜和塔丝,而倍感十分狼狈。

  “家兄的生死,自有真主来决定!”

  果然,辛娜并没有理会褚频的好意,说出来的话似乎带着一层浓浓的宿命感,将谈话的氛围重新变得压抑。

  “话可不能够这么说!辛格将军是圣龙帝国的好朋友,在下来这里之前,宰相大人特意关照,一定要确保令兄和小姐的安全,并且盼望小姐能够前往圣京做客!”

  就在褚频略略有些不知该怎么说话的时候,突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却在无形中帮他解了围。

  “金岑先生!”

  褚频有些吃惊地叫道。

  他看见伊弗将一文一武两位圣龙人引进了房间,其中文生打扮的,褚频前几年随李逸如护送印月战场的战利品返回圣龙时见到过,正是始终追随在风雨左右、素有风雨影子之称的风雨军随军长史金岑。

  只是,褚频万万没有想到,绝对应该在风雨身边的金岑,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同样吃惊的是身旁的塔丝和辛娜,她们当初在风雨的身边也见到过这个风雨军的笔杆子,只是感觉圣龙人似乎都差不多的她们,一时之间只是觉得对方熟悉,直到褚频招呼来者,方才把金岑认了出来。

  “哈哈,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大名鼎鼎的风天华将军。这位便是总督夫人塔丝郡主,这位是我们风雨军的老朋友辛娜小姐,至于这位,则是昔日和蒙璇将军、李逸如将军、欧仁将军、拓跋成将军他们一同并称为咱们风雨军七煞星之一的褚频校尉!”

  金岑微微一笑,老实不客气地为双方介绍道。

  “风天华将军!”

  褚频一愣,立刻用崇拜的目光,仔细打量着金岑身旁那年轻的武将。

  的确可以用大名鼎鼎来形容。

  虽然当初褚频等远征军将领返回圣龙的时候,风天华正率领北伐先遣军征战在幽燕大地之上,不过出色的防御战,和更为出色的战地军歌,却让风天华早已经成为了风雨军中人人皆知的名将。

  相对而言,褚频虽然能够和蒙璇、李逸如、欧仁等人齐名为七煞星,却主要是因为和当日追随风雨翻越群山出征印月的那些年轻人们同龄而已,事实上早在当年蒙璇便已经是风雨麾下的臂助,和呼兰人的大战让她成为了人人敬畏的女战神;李逸如和欧仁也同样是风雨军的双璧,独当一方;甚至拓跋成和已经阵亡的耶律留铂,也因为家族的关系而身居高位,因此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太出色的战功,仅仅是校尉的褚频,恐怕只能够在那位同样凑数的刁蛮小姐拓跋蔚面前,有点摆谱的资格。

  “褚频校尉,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见到李逸如将军,向他转达宰相大人的最新指令,希望你能够帮忙!”

  风天华微微一笑之后,转而严肃地说道。

  “这是当然!”

  褚频赶紧应承。

  他清楚,由于军师云济的关系,风雨军这两年和远在麦坚的风云世家因为风雪而紧张对立的关系渐渐和缓了下来,并且因此获得了几台珍贵的魔法水晶,其中印月远征军因为地理位置特殊的关系,便分到了一台。

  所以,风雨此刻恐怕早已经获悉了在印月半岛发生的一切,派遣金岑和风天华前来,恐怕便是应对如今出现的局势而做出的最新指示,自然是十分重要。

  虽然褚频心中依旧十分迷惑,有什么事情不能够通过魔法水晶来传递,却要让金岑这个风雨身边的红人和风天华这样的名将亲自赶来,但是意识到事情紧急的他还是立刻雷厉风行地着手办理,并如实地禀告道:

  “如今李逸如将军正在居萨罗城指挥作战,巴雷利距离那里最快也需要一天多的路程,末将派遣了三百骑兵护送两位大人,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应该明天中午可以到达!”

  “好,有劳褚频都尉了!”

  风天华赞许地点了点头,十分满意褚频的效率。

  “那……那两位大人不准备吃了午餐再赶路吗?”

  眼看圣京的来人似乎准备即刻动身,一旁的伊弗耸了耸肩,询问道。

  “不用了!”

  金岑笑呵呵地婉拒,随即又将视线转移到了自从自己进来之后便一言不发的辛娜身上,说道:

  “辛娜小姐还是准备一下吧,宰相有令,希望辛娜小姐能够继续圣京之旅!”

  “我?”

  辛娜微微一愣。

  如果说之前金岑虽然有所提及,还只是明显的客套,那么如今再次说到这个话题,辛娜却感到了一种不容抗拒的压力。

  锡克教的少女,几乎可以确认,这样的压力来自于风雨,远在圣京的风雨,金岑只不过是在传达风雨的邀请,一个王者的邀请。

  只是辛娜却有些不明白风雨的意图,如果只是要自己前去圣龙,完全可以下达命令,那么巴雷利的远征军就算兵力在局促,也绝对不会更不敢吝啬到不能派兵护送她的地步,为何却要金岑这般故弄玄虚而不见行动?

  “驾!”

  当辛娜不得不放弃毫无意义的思索时,却发现金岑和风天华已经朝着居萨罗城方向急驰而去,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番路过就好似专门和自己说这番话而已。

  “看住吉马,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击!”

  遥望着战场,李逸如有些不悦地命令道。

  在居萨罗城解围之后的两天内,激战再次在城池内外爆发。

  进攻的一方是大食和大陆诸公国的军队,尽管在之前连番失利损失惨重,但是联军还是很快集结了近十五万人规模的大军,尤其是其中包括了大批来自大陆诸公国的草原骑兵,大大加强了联军的机动和突击力量。

  相对而言,由于担心后方的不稳,大批军队转而南下,圣龙远征军依旧只有两天前所集结的十万兵马,不过依托城池的掩护,却也并不是那么糟糕。

  “居萨罗城,居萨罗城坚固的城墙,便是我们最好的掩护!”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伊始,李逸如便对如今已经前往印月城的赵亮和此刻依旧留在居萨罗城的拓跋成激动地指出:

  “有了这堵城墙的掩护,联军优势的兵力不可能一下子完全投入到战场,而我们却可以将精锐的突击力量瞒过联军的注意,随意调动到我们所需要的地方!这,便将是这场战役胜负的关键!”

  在这样的构想下,圣龙远征军并没有如联军所预料的那样死守城池,而是将精锐的骑兵集中起来,轮番从各个城门出击,一击即止,总是在造成一定程度的杀伤之后,不等联军调集其主力赶来,便已经扬长而去,撤入城内。

  这样的进攻虽然不能够立竿见影的决定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的胜负,却很有效地扰乱了联军进攻的步伐,并打击了他们的士气。

  于是,联军主帅便采取了一个很苯却很有用的办法——他将主力中军调集到了居萨罗城的北门,集中力量猛攻,又各调集三万步兵驻扎在其他三门,在城楼弓箭射程之外挖掘沟壕,即防范城内圣龙人的突击,也防范印月半岛其他各地的援军支援居萨罗城。

  一时之间,联营百里,倒也中规中矩,有效制止了圣龙远征军的骚扰,并且把居萨罗城牢牢地包围了起来。

  “可惜,联军的兵力也因此分散了!”

  对此,李逸如却摇着头,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老气纵横。

  很显然,联军这样的分配兵力,虽然并没有太大的错误,也很难给圣龙人可乘之机,但是抽调到其他三个城门的军队在能够建立有效的防御体系的同时,却也严重削弱了主攻方向的力量,而且还牺牲了攻城方以点击面的机动优势,变成了纯粹的兵力消耗。

  “看来大食人真的有很多军队,他们一点都不担心士兵的伤亡!”

  拓跋成颇有些同感地注视着前方的战事。

  眼下的战斗似乎有些胶着。

  其他三个城门悄然无声,圣龙人的骑兵固然无法对城外森然的联营作出有效的威胁,但是联军也同样无法进行有效的进攻,因此变成了双方几乎可以说是平静的对峙;而只有北门内外却是一片硝烟,成群结队的步兵前仆后继地杀来,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否还有理智,如此忽略生死的冲锋,其悍勇的程度竟然丝毫不逊色于正宗的风雨军将士,因此在自身付出惨重的伤亡同时,也给了圣龙远征军巨大的压力。

  拓跋成并不认为这种主意是大陆诸公国的将领想出来的,因为那些分散在绿洲上的小国最头疼的问题便是人口,他们绝对不会看着这些宝贵的壮丁无谓的倒在这种纯粹消耗的攻城战上,事实上大陆诸公国精锐的骑兵,此刻都养精蓄锐的呆在后方,随时准备迎击圣龙远征军的骑兵突击。

  所以,眼前这些充当炮灰的倒霉蛋,显然都是大食的士兵。

  虽然没有亲自去过大食,但是拓跋成也一直听往来丝绸之路的老人们谈起,那是一个非常信仰真主的国度,凭借着对于真主的狂热,这个原本只是从一个城市发展起来的帝国,横扫了整个沙漠,征服了东面一个名叫波斯的大帝国,又出海远渡到西大陆和炙大陆,全盛时期甚至将大洋变成了内海,其扩张的势头直到呼兰帝国的兴起方才缓和下来。

  拓跋成不知道这样的传说是否真实,但是他却知道,这个帝国的大量军队,都是有那些被征服国家的壮丁所构成,就如同呼兰等军事帝国一样,这些倒霉的人往往被驱赶到了最前方,充当死亡机率最高的前锋营,在要么被后面的督战队斩杀要么向前冲锋侥幸生存下来的选择中挣扎。

  而即便是真正属于帝国的士兵,也往往被那些宗教长老们灌输了对于真主的信赖和狂热,作战起来同样不惧生死,甚至以为真主献身为荣,事实上之前圣龙远征军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大陆诸公国和锡克教徒的混乱波及了全军,否则如果单纯和大食帝国的军队作战,即便后者的战斗力并不突出,但是那种韧劲足以让远征军辉煌的战果化作乌有。

  这一点,至少现在圣龙远征军的将领们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

  城门外,在击退了一波联军进攻之后,作出试探性反击的锡国军队,竟然被后退的大食人给紧紧地咬住,眼看着后阵大陆诸公国的骑兵蜂拥而来,三千士兵就仿佛孤舟一般被惊涛骇浪所裹挟,片刻之后浪潮退去,留下的是一片尸首的狼籍。

  “该死!”

  站在李逸如身旁的锡国兵马指挥使吉马双眼通红,不要命的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城墙之上,任凭鲜血滴落地上,若不是被李逸如严令,他早就不顾一切地要率部去援救那些可怜的族人。

  “这样下去不行啊,联军的兵力补充得很快,用不了一天功夫,他们的援军便会赶到,到时候我们……”

  同情地瞥了一眼吉马,拓跋成低声地提醒李逸如。

  形势对圣龙人显然并不利。

  大陆诸公国强大的骑兵限制了圣龙远征军像对付阿育王朝的军队那样淋漓尽致的利用骑兵,而被那些死缠烂打的大食人,更是进一步阻止了即便好不容易寻找到战斗契机的圣龙人凭借风卷残云一般的突击来扩大战果。

  一旦联军的后续部队赶到,便会将如今联军兵力分配上的弱点也将完美的弥补,联军甚至都用不着攻陷居萨罗城,只需要派遣一支军队困住这些远征军的精锐,那么辽阔而富饶的印月半岛,便几乎已经属于联军。

  “放心吧,这一仗我赢定了!”

  李逸如却自信地说道。

  随着他挥手下令,片刻之间,拓跋成等将领惊讶的发现,原本部署在北门的迦岚王子的骑兵,此刻竟已经悄然出现在了南门,并且向城外的三万联军发起了猛攻。

  不断的游走于联营的两翼,熟练的将战马止步于射程之外,尼国的高原骑兵和圣龙的赤狮军骑兵,凭借着娴熟的骑术,尽情的玩弄着那些龟缩在联营中的士兵,同时圣龙远征军的高唐僧兵,则在骑兵的掩护下,步步为营地推进,虽然进度缓慢,却一点一滴地侵蚀着联营的防线,一寸一寸地压缩着南门外敌军的阵地。

  “呜——”

  渐渐地,联军坐不住了,在悠扬的号角声中,东、西两门的联军各自从阵营内拨出了一万兵马增援。

  “杀!”

  大吼一声,早就对掩护高唐僧兵感到无聊了的迦岚王子,挥舞着战刀,率先杀入了敌阵之中。

  没有了骑兵和阵地掩护的步兵,在如此平坦的地形上,显然根本无法抵挡骑兵的突击,尤其是这些步兵中,还混杂着很多远没有大食帝国兵马那般善战的锡克教徒和从哥鲁邦征集的壮丁,他们在骑兵的冲击之下,没有抵抗多久便慌乱溃逃。

  “联军的骑兵出动了!”

  北门的城楼上,很容易便可以看到,联军主阵内的骑兵开始出动,他们兵分两路,沿着居萨罗城的东西门方向朝南门包抄,而东西两门原本的步兵此刻也再次出动,这一次却是清一色的大食步兵,这些士兵列着严整的阵形,迎着呼啸而来的骑兵挺进,尽管顷刻之间便伤亡惨重,却也十分有效的拖住了圣龙远征军的骑兵。

  “见鬼,这些王八蛋是想吃掉我们的骑兵!”

  拓跋成立刻反应过来。

  本来,如今的北门外,联军的骑兵尽去,正是圣龙大军突击的好时候,可惜同样的圣龙骑兵也被联军缠在了南门外,并且很快便遭遇了印月半岛上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骑兵对决,形势依旧未见明朗。

  “象兵出击!”

  身为主帅的李逸如,却根本没有理会南门的战况,果断地下达了新的命令。

  “咚,咚,咚!”

  震耳欲聋的战鼓声中,一直被联军做梦也像攻开的北门终于缓缓的开启,然而迎接着大食士兵的却是庞然的象群。

  这些庞然大物,飞快地向前奔驰,在他们的前方,大食步兵的抵抗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剧烈的冲撞和致命的踩踏,很快夺走了大批士兵的生命,对于真主的虔诚,显然根本无法应对眼前猛兽的蹂躏。

  紧随象群之后的圣龙远征军,在李逸如的率领下,吸取了当日阿育王朝运用这种印月半岛特产时所犯下致命错误的教训。

  大军呈发散的雁行,自两翼出击,即确保了象群的四周,避免大食士兵效法风雨当年在日河决战时的方法,用长矛和弓箭将象群逼赶到一处;同时也有效防范着大食人用火烤烟熏的方法让象群掉头狂奔,冲散自己的军队。

  “痛快,痛快!”

  拓跋成大叫着,赤膊上阵,挥刀杀入了战团。

  出击的远征军分成两路之后,他统领着东面的一路,从联军的左翼向中央包抄,以便和统领着西面的一路从联军右翼包抄的李逸如会合。

  虽然以步兵为主,但是由于联军的骑兵此刻正在南门和圣龙远征军的骑兵争斗,而大食所独有的骆驼骑兵则由于印月炎热的气候而根本没有出动,因此双方的激战便成了纯粹的步兵和步兵的对决。

  尽管不敌赤狮军步兵,但是大食人的步兵显然远比圣龙盟友们的士兵更加出色,只可惜中央突破的象群很快扭转了局面,三百头庞然大物组成的军队在第一时间将联军主阵一分为二,随后便像骑兵一样左右出击,从背后呼应着东西迂回包抄的圣龙远征军。

  尘沙和硝烟中,一个又一个年轻的生命倒下,严密的方阵逐渐开始残缺,联军从一分为二,便成了一分为四,一分为八……,渐渐地被圣龙远征军分割包围,然后逐个消灭,战局就此抵定,即便大食士兵奋勇顽抗,即便南门外的联军骑兵不顾一切地回援,都已经无法挽回整个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追击!”

  李逸如脸上一片平静,他既没有因为之前战局的不利而焦躁,也没有因为眼下战役的获胜而激动,甚至都没有去瞟一眼注定将记载下圣龙远征军辉煌的战场,更不顾士兵的疲惫和伤亡,依然绝对乘胜扩大眼前的战果。

  东哥鲁邦,旁遮普邦,甚至是大陆诸公国、大食帝国,只要有敌人存在的地方,都将是年轻的印月总督期望驰骋的战场。

  不好意思,这段时间雨过天晴住院了,所以好几个月没有上网更新,在此向众多新老朋友道歉。

  作为弥补,这段时间我将把积存的旧稿全部发完,并更新新写的文章,在此预祝大家新年愉快!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