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草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仇恨不是力量,畏惧才是

[字数:5603 更新时间:2013-11-20 8:51:00]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仇恨不是力量,畏惧才是

  金银鲤号初次出航,不约而同地都成了它们的初战。此时李肆并不知道,萧胜已经掌握了他这快船的核心思路。尽管跟后世借高速抢占t字头阵位的战术有细微差异,毕竟他的炮还不够猛,所以萧胜是去咬对手的屁股,但原则却是一样的。

  银鲤号之所以被胡汉山当成海上城墙,打了场失败的胜仗,不仅在于没领会到这样的原则,还在于操船人的水平不及格,根本没办法让银鲤号完成那一系列的战术动作,所以李肆训过他们之后,也教育了老金,让他跟着胡汉山一起继续摸索演练。

  海上的事情见了眉目,李肆的注意力就转到了岸上。

  “编练水勇?休想!杀了我吧!爷爷我绝不皱眉头!”

  听了刘兴纯的要求,受伤卧床的郑永没给一分好脸色。

  “仇恨……这是个问题,不过仇恨不是力量,畏惧才是,不必担心。”

  李肆对刘兴纯这么说。

  把以香港八郑为首的海盗力量收为己用,这是李肆在香港的第一步棋,具体的做法是双管齐下。

  康熙五十三年二月,青田公司在香港岛上开办了莞香会,以预买的方式,将数百户种植莞香树的香农组织了起来,同时新安县县丞和九龙巡检呈请在新界、香港岛和大屿山编练水勇,巡弋水道。两件事情的关联之处在于,一甲十户,能出三丁到水勇,这一甲才能进香会。

  新安知县金启贞对这两件事拍手称好,大力支持,报到广州府,知府李朱绶大笔一挥,写下两个字:“善政”,呈文上到巡抚满丕那,再多了两个字:“德事”。

  知道那些地方都是些亦盗亦民的人,如今有人肯出力导其向善,虽然是瞅着莞香去的,可总是好事,官府上下自然乐见其成。当然,该走的程序,该上的套子一样不少。名册齐全,互保落实,船只武器备案,还指定九龙巡检为水勇总领。

  在这两件事的背后,藏着的是李肆又立起来的一座司卫营地,就在大屿山下的石笋村外,对外名为水勇寨,实际是一座训练营。

  一个月后,大屿山下,分流湾岸边,一座营寨拔地而起,数百衣衫褴褛的精壮汉子正聚在寨子里的空地上,一个个神色涣散,无精打采,在官兵的督促下,排成长队,一个个作着登记。

  “姓名、年纪、家中有谁!?”

  套着一身官兵制服的王堂合朝桌子前的青年呼喝道,他之所以来作这***,是准备挑一些炮手。司卫的两大炮头带着大部分炮手进了海军,他这个两度负伤的步兵霉星被提拔为炮哨哨长,负责重建炮哨。

  虽然上报的政策是一甲出三丁,可实际的作法却不一样,刘兴纯、张应带着官兵巡丁,外加方堂恒带队的司卫,将大屿山和香港岛几乎所有壮丁都搜刮一空。“官府”力度空前的“清乡”,外加传说中水勇也有一份薪银,当了水勇,自家也能靠莞香挣到一份安稳生计,当地人也有所期待,所以整个过程还算顺利,并没发生什么冲突,除了新界东面。那里的渔民似乎是另一套路数,刘兴纯等人暂时没去料理,只派了公司商行的牙人去做说服工作。

  “郑威,十九岁……”

  那青年的回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王堂合没怎么在意,只是无聊地想,又一个姓郑的,这一带十个人里八个都是这姓……

  “我爹叫郑云,一个月前,死在海上。”

  说到这,王堂合才明白这青年的不善语气是从哪来的了,原来是被胡汉山他们杀了的海盗头领之子。

  “怎么着?是来报仇的,还是来讨生活的?”

  王堂合皱眉盯住了他,被李肆从穷苦孩子带出来,时时刻刻灌输着“你们跟其他人不一样”的观念,对上外人,他们这些司卫虽然说不上跋扈,可骨子里却总有一股藐视,更见不得谁在他们面前耍脸色。

  “是什么不都是总爷说了算?”

  郑威貌似恭顺,实则桀骜地回道,一边说还一边心想,这总爷年纪未免也太小了点吧。

  “嘿……”

  王堂合差点被气笑了,好,好得很……

  啪嗒一声盖下了章,将凭照给了郑威,王堂合悠悠道:“我记住你了。”

  听起来像是威胁,可被父仇和家中生计两面夹磨的郑威已是麻木了,无所谓地哼了一声。

  营寨的单独一间屋子里,胸口缠着绷带的郑永正朝跪在地上的几个年轻人咆哮不停。

  “想想咱们这姓氏的来历!这辈子绝不当清狗的鹰犬!杀便杀了,骨头怎么这么软!?”

  跪在前面的一个青年流泪不止。

  “大叔,如果只是咱们也就罢了,可咱们八郑家,老弱妇孺上千号人,怎么也不能受咱们连累。”

  另一个青年干脆叩头了。

  “水勇也只是保境安民,算不上官兵,咱们不是真投了清狗。大叔,你就吭一声吧!你不吭声,总有些毛头小子按捺不住,到时候可是害了大家!”

  郑永咬牙,目光闪烁了好一阵,却还是摇头:“我郑永从知事开始,就受着老爹的教导,这江山咱们扳不回来了,那就埋头过自己的日子,怎么也不能帮着清狗做事!你们愿意怎么着,我管不了,要我去低头,没门!这帮清狗手里可有咱们七八十条人命!我怎么也不能忘了这仇!”

  众人唉声长叹,再无话说。

  郑威也忘不了自己的父仇,只是为了家中能有本钱将莞香树照顾周全,同时还能拿到每月二两银子的饭食钱,名义是补贴家中壮丁不能出海捕鱼的损失,算算自己这水勇的薪银竟然比绿营兵还高,他不得不咬牙认了自己的身份。

  头三天过得很辛苦,被穿着灰蓝短装,戴着短檐圆帽,扎着宽皮带的兵丁用鞭子棍子赶去洗澡搓背,生吞活剥地记下了一大堆什么《卫生条令》。之后被分配到二十人一间的大通铺里,继续背什么《作息条令》,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起床梳洗,怎么样才能出门,全都被限得死死的。

  如果不是发下来一大堆新鲜玩意,郑威敢保证自己吆喝一嗓子,整个营寨都能反了,连囚犯都没遭过这么多规矩的整治。可收到那些新鲜玩意,他们才醒悟自己没被当囚犯对待。

  软软的棉毛巾不提,还有柳木绑鬃毛作的“牙刷”,上好青盐加了什么膏来刷牙,郑威觉得简直是暴敛天物。每人都收到了新崭崭的棉织内衣,灰黑棉布短装,还有有钱人才穿得起的皮靴,以及绑腿棉袜。更带劲的还是腰间那根宽皮带,再戴上和那些兵丁式样差不多的短檐圆顶布帽,原本一群苦哈哈凑在一起,居然也有了几分整肃的模样。

  而后每天三顿的伙食,隐隐让郑威心中的仇恨蒙上了一层薄雾,连带也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劲。每日清晨有一顿,豆浆外加玉米或者稻米饼子,中午和晚上有菜有肉,米饭吃到饱。几天吃下来,这些海岛上的汉子脸上都带出了一丝血色。

  郑威和众人开始泛起嘀咕,更有人直接说,这是杀猪饭,要准备送他们去死了。

  这说法在三百多水勇里很快传开,郑威的心思又开始活络起来,咬着牙想,报仇、保命,是不是把两件事一起办了。

  他的打算在第二天就被粉碎,就在营寨空地里,三百多人眼睁睁看着三个四下串联,想唆弄众人***的汉子每人挨了四十鞭子,浑身鲜血淋漓,都是噤若寒蝉。

  处置完这几个人,又一队“官兵”进了营寨,领头一个人的身影像是刀锋一般,逼压在所有人的眼瞳前。这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初看上去还带着几分书卷气,可左眼被眼罩遮住,让他的独眼格外摄人。

  独眼青年一路行来,其他人都朝他恭敬行礼,郑威等人在想,这估计是个比刘巡检还大的官。

  “古人云,以德报德,以直报怨,给你们好吃好穿,还给了你们银子帮补家里人,为什么不想着报恩,却想着***?”

  踩上空地里的木台,范晋的高筒皮靴在木板上蹬蹬作响,将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踏进郑威等人的心底。

  “官爷,我们不过是怕而已。”

  沉默许久,见没人回应,郑威壮着胆子回了句。

  “怕?怕什么!?”

  范晋的质问中气十足,气势压得郑威心中那股翻腾的异样念头赶紧沉到心底,嘴上更是呐呐无言。

  “忘恩负义,以怨报德,你们连老天都不怕,还怕什么!?”

  范晋冷声说着。

  “我没料错的话,你们中的不少人,都在海上讨过生活,手下也欠了不少人命。你们劫货杀人,王法也都没放在眼里,还怕什么?”

  范晋一边高声反问,一边回想来之前和李肆的那番谈话。

  “他们怕的就是拳头和刀子,怕的就是暴力而已。千百年来,他们畏惧的是官府的暴力、豪强的暴力、盗贼的暴力,他们只熟悉这样的力量,当他们成了强者的时候,也只会用暴力说话。”

  李肆这么对范晋说道。

  “没错,他们骨子里的确是反贼,大方向和咱们一样。可他们的力量仅仅来自仇恨,失去故土旧朝的仇恨,这力量只能让他们苟活,再作不了更多。你要给他们带去的,是对老天的畏惧。”

  这些话语在范晋心头流过,独眼环视众人,他的话语就像是刀锋刻石一般有力。

  “老天始终睁着眼睛,有所得就得有付出,这是老天的铁律!”

  范晋沉声质问着。

  “要得食,就出力!要富贵,就赌上性命!你们之前不就是这么干的吗?现在让你们来干这份工,可以堂堂正正挣前程,怎么还怕了呢?”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怕的其实是这帮“官爷”的居心。

  “老天是老天,官爷是官爷。”

  郑威再憋不住,嘀咕了这么一句。

  “我们……是为老天办事的。”

  范晋微微笑了,笑得郑威只觉心头发毛,脑子更是一团迷糊。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