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幕1925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八章 千倍利润

[字数:5517 更新时间:2013-11-15 10:01:00]



  藏品市场的规模很大,商摊、档口加上店面数量足有一百多,这里是收藏家的天堂,各种各样的藏品应有尽有,交易十分火爆。

  于坤和吴安平问了几家,有的欺生,给出得收购价格比典当行还低不少,但也有两家价码提得比较高,到了每枚“袁大头”750元左右。两人选了其中一家规模较大的完成了这次交易,得钱8250元,那个姓周的老板还一个劲儿交待,再有“袁大头”一定还来找他,就这个价,有多少收多少。

  有了钱,虽然不多,但吴安平已经很兴奋,他也没数,大致分了一半出来,硬塞到于坤手里道:“于坤,在这里我没有亲人也没什么朋友,从昨天的接触看,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要是不嫌弃,我就当你是朋友了,以后叫一声‘于哥’,这些钱你收下,当我在你那里的入伙费。要是嫌弃,就当我没说。”

  于坤没想到在这里接了一张“好人卡”,这钱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最后没奈何地说:“好吧,安平老弟,不过我怎么就觉得那么怪呢!昨天我把你接回家,想看看能不能帮到你,这24小时还没过,居然就成你于哥了。”

  吴安平见他答应,高兴地说:“于哥,太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人,你不会后悔的,相信我,真的。”吴安平其实心中稍有些愧疚,毕竟从实际来说,他有利用于坤尽快融入这个社会的想法,但是通过短时间的接触,他确定于坤是值得真心相待的人,这才有了刚才的举动。

  于坤其实心中并不反对,虽然彼此的关系转换太快,但吴安平的性格很对他的脾气,而且他身上一种极特别的气质会让人不由自主心生好感,所以多一个这样的朋友还是比较令人愉悦的。

  钱最后于坤还是没收,他看得出来吴安平很需要钱,只说若真缺了吴安平再拿不迟。吴安平即便再坚持,也知道在这里推来推去不太好,也就答应了下来。

  事情办完了,但吴安平非要在藏品市场到处看看,说是寻找什么商机。于坤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反正无事,就陪着吴安平到处乱逛。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整个藏品市场走过来,吴安平真可以说得上大开眼界,真没想到除了古玩字画、邮票钱币等常规藏品外,连香烟盒子和电影海报都有人收藏,他甚至发现有几种烟标和海报自己在1925年经常见到。

  这里也有不少商机,比如“袁大头”、古钱币等等,这些他都可以轻松操作,不过最令人激动得是,在一个专卖仿制品的店铺内,他意外发现了一种可以在1925年大力发卖而不至于太过突兀的好东西——复古怀表。

  这种表吴安平在广州发了那笔小财后曾一度想买,只是看三百多大洋的价太高,有些舍不得才放弃了。而在这个店里,最便宜的那种怀表价格还不到100块人民币,这是两千倍的利差呀!。

  吴安平忍不住低声嘟囔句粗口,向于坤强调道:“我们要发财了!发大财!”于坤只是翻翻白眼,懒得理会他。

  吴安平学着跟老板讨价还价,虽然磕磕巴巴,但还是以每块70元的价格一次性买了五十块。

  钱刚到手就出去了一半,于坤都惊呆了:“安平,你疯了!这东西你要喜欢买一块留着玩就行,五十块你给谁用啊?”吴安平神秘一笑:“放心,于哥,我心中有数,要发财就靠它们了。”于坤无奈道:“ok,反正钱是你的。”

  回到住所,吴安平总结今天的收获,发现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有了赚取财富的门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发觉跟着于坤一起,看他行止如何,一天回想下来,每个动作、每句言谈都历历在目,关键是理解的很透彻,这才是无与伦比的收获和提高。那么,如果能完全复制于坤一个月的生活,应该就可以初步了解这世界的规则,毕竟学习都是首先从模仿开始的。

  忙了大半天,两人都有些累。吃过中饭,于坤自去卧室睡觉,晚上还要去网吧上班,没有充沛的精力可不成。吴安平窝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独自一个人琢磨起下一步的秘密计划。

  等于坤起来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多,家里还有剩下的馒头,热一下再炒两个菜就是一顿晚饭了。于坤进厨房的时候,吴安平也跟了进去,于坤也没赶他,自顾自开始蒸馍炒菜,不过吴安平也够烦,几乎于坤做得每个动作、用得每种调料,他都要问清楚是什么意思、起什么作用,把于坤搞得不厌其烦,不过吴安平倒是兴致勃勃,最起码厨房的一切对他已经不再陌生了。

  吃饭的时候,吴安平犹豫着对于坤道:“于哥,我想离开几天回家一趟。”

  于坤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离开?”

  吴安平尴尬道:“就是几天。还记得我说要发财了吗?这次回去就是办这事的,运气好的话,等回来我们能赚他几十万。”

  于坤惊得把豆芽都从鼻孔喷了出来,揉揉耳朵道:“我没听错吧?你说几十万?”

  吴安平点头道:“于哥,我没骗你。”

  于坤把碗筷放下,不解地看着吴安平:“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昨天你还跟乞丐一样无家可归,今天突然告诉我马上能赚几十万,这变化也太快了吧。安平,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呀?你潜入地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吴安平心中一跳,见于坤笑吟吟的,知道他是因为不信才戏谑开得玩笑,这才喘口气认真道:“于哥,我是有许多秘密不能跟任何人说,但是我可以保证,这些秘密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于坤耸耸肩:“姑妄听之吧。”见吴安平还是一副认真的样子,笑道:“好了,小子,有想法就去做,我可记住你的话了,发不了财我可跟你没完。”吴安平这才勤快地给于坤夹了筷子豆芽,自己也欢快地吃起来。

  其实于坤心中还是高兴的,回家而已,这种事本来不需要解释,但跟自己说,正代表了对自己的尊重,说明这个刚从陌生人突然变成朋友的小子,人品还是比较坚挺的。

  吃过饭于坤自去上班,吴安平收拾一下,将五十块怀表用自己原来的衣服裹好,便发动了d-7引擎回到了1925年自己在西安租得那个小院。

  只不过离开几天,住所各处除了需要清理一下灰尘,没有任何变化。这里也是晚上,吴安平这几天经历这么多事,感觉有些劳累,将怀表放在一旁,连衣服也没脱就上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吴安平换好这时代的衣服,带着几块怀表精神抖擞走出了院门。这里比较偏僻,几天没见小院有人也没人会注意到。

  他先是找了一家字号叫“隆兴阁”的当铺,进去后看见掌柜的正在柜台前整理账目,便上前道:“掌柜的,我当样东西。”这掌柜叫马力闵,为人精明但性子并不奸,所以整条街的当铺就数他的隆兴阁生意最好。

  马力闵抬头打量一下吴安平,慢条斯理地道:“小哥要当什么?”

  吴安平从口袋内拿出块怀表手表递了过去。

  “是怀表......”马力闵见是这东西,知道大生意上门,立刻收好帐薄,接过怀表仔细查看起来。说实话,隆兴阁几万大洋的买卖照样做得,按说对怀表之类的不该这么重视,但其实这个时代做当铺买卖的,绝大多数都是穷人才来光顾,涉及的金额很小,所以但凡超过百块大洋的买卖都可称得上大生意了。

  “小哥是要活当还是死当?”

  “死当的话能有多少钱?”

  马力闵见过这样的怀表,兰州的洋货店里就有卖的,只是价格很高,差不多三百五十大洋一块,而吴安平拿来的这块从外观来看比洋货店的还要精致,需要多少钱还真不好说,再说他接了死当还要再设法卖出去,价钱也要往下压一压。

  “定三百大洋小哥你看如何?”马力闵估计要卖的话自己能卖到四百多,这样的利润已经相当不错。

  吴安平想了想道:“掌柜的是实在人,给得价格还算公道。这样,我这里有三块,你是不是全都接下?”

  马力闵笑道:“小哥莫小看我们隆兴阁的实力,别说三块,三十块也接得下。”

  吴安平笑道:“那正好,我家里还有一些,明天一并给拿来,就凑三十块给你如何?这本是我家自西洋采来,准备用来自卖的,谁知另有事钱不凑手,等不得慢慢脱手,干脆就一并卖入当铺,虽不怎么赚,周转也快。”

  马力闵倒正有些怀疑,吴安平一下子就出手三十块,这哪像当东西,根本就是卖表嘛,不过听这么一说,想想也是合乎清理,便不再多想。他缓慢道:“三十块就是一万两千大洋,小哥真是好手笔,不过隆兴阁可以接下来,就是不知小哥是要现大洋,还是银元券,金条也行,我需要提前准备。”

  吴安平道:“这倒不及,还是先把这三块怀表交割了再说,我现在要现大洋,袁大头的那种,至于另外的,我还有打算。掌柜的,你这里有没有上好翡翠首饰,我打算挑几件送人,如果合适,便是一万两千大洋都花用了也不是不可能。”

  马力闵这下倒是喜出望外,如果真是这样,他赚得可就多了,笑逐颜开道:“我这就给小哥准备大洋,翡翠的事儿更不是问题,我们还真有几件这样的死当,正好一并拿来你看看。”

  很快大洋和翡翠就被拿到了柜上。

  吴安平见大洋一封封都是包好的,大致数了下见数目正确,便取出另两块怀表一并交给了马力闵,马力闵检查后发现没什么异常,两人就签订了文书,将钱货做了交割。吴安平将大洋拿布包好,这次慢慢检视一旁的翡翠。

  翡翠放在一个木质托盘中,下面垫着一块白丝绒,映衬得更是青翠欲滴。样式有四种,菩萨、佛陀挂坠、手镯和扳指。这中间其实各个材质都有些差异,只是吴安平却看不明白,只能让掌柜的做个介绍,从贵贱中分出那种好那种次之。

  马力闵倒不胡乱吹嘘要价,那个扳指和一个弥勒挂坠材质最好,价值在三千大洋以上,其他七八个较次些,一千多的、几百多的都有,加起来也在五千大洋。吴安平一愣:“掌柜的,这却巧了,我要是都要,那二十七块怀表的钱就拿不走了,正好两相抵过。”

  马力闵老脸一红,他确实是比照着挑得翡翠,在他自然希望以货抵货一块大洋也不出,不过这当然不能说出口,便支吾道:“小哥可挑好了?”吴安平笑道:“也罢,就是这些了,全都给我留着,明天我过来,咱们怀表换翡翠两不相欠。”

  马力闵自是十分高兴,忙道:“一定恭候大驾!”他自己为算得精,却不知道真正算得精的是眼前这位。这些翡翠在2010年应该能卖个大几百万,而他买三十块怀表花了2100块人民币,这翻了三千多倍,要不是有d-7引擎在,做什么生意能有这么赚、敢赚这么狠?

  说好明日见面时间,吴安平便出了隆兴阁。走几步,他突然转入一条无人小巷,再一转眼,小巷中也不见了人,原来他已发动d-7引擎回到了住所。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