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最才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五十三章 奇怪事

[字数:3313 更新时间:2013/11/14 21:11:00]



  第二百五十三章 奇怪事

  回到家,屁股刚落椅子,还没喘上一口气。锦衣卫又来了,几条汉子进院子就拿了笤帚扫起了院子,更有人直接抬了梯子上房翻瓦,说是吴节家的瓦有几块已经破了,需要换新的。

  接着,又有人送来一大车白菜。

  反正任伯义他们就没闲下来过,只要院子里活儿,总会抢先一步给干了。

  蛾子气得发发雷霆,可碰到这群厚脸皮,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吴节看得直摆头,这情形还真像后世的解放军帮老百姓干活,军民鱼水情啊!

  就这样,任伯意在吴节这里纠缠了两日,吴节实在没功夫同他磨蹭,同蛾子说了一声,搬去了西苑,并道,或许要在里面呆上十天半月,家里的事情一切都由蛾子做主。

  倒不是他在躲避任伯义,实际上,现在已经到十二月了,按照大明朝的规矩,每年这个时候,朝廷都要做来年的财政预算。作为随侍在皇帝身边的近臣,吴节自然免不了要去帮忙,再说,这也是一次学习观政的好机会。

  况且,这期间,他还有同皇帝一起将厘金制度给完善了。

  这是其一,其次,会试就在二月三日,距离现在不过两个月,这才是关系到吴节前程的大事,在这之前,还得去礼部把名给报上。

  吴节现在虽然挂了个文渊阁校理的职务,可以在宫禁里行动,但因为没有品级,军国大事也轮不到他来议论。因此,在内阁和司礼监讨论厘金制度的时候,他也没有出席。本来,他倒是想看看徐阶、张居正等人究竟是什么模样的。

  他也是后来才从黄锦口中听到了财政会议的大概情形,厘金制度因为牵涉极大,这个议题一出,就引起了内阁阁臣高拱的极力反对。高拱性子急,首先就闹了起来。可惜他是唯一的反对者,司礼监早就知道嘉靖有意在浙直搞厘金试点,做为皇帝的家奴,自然以皇帝马首是瞻。

  至于内阁,严嵩巴不得自己的门生胡宗宪的势力能够进一步坐大。而次辅徐阶一向不管事,这几年早就被严阁老压得死死的,自然没有反对意见。而张居正则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想了想,觉得这个制度可行。

  所以,厘金制度在没有任何阻挡的情况得一顺利实施,并以明文的形式颁发在邸报上,通行全国。

  这些上层建筑的事情同吴节也没有任何关系,在西苑行走十来日,又协助皇帝做了几本帐目之后,嘉靖皇帝决定放他一个月假,一是去礼部报名,二是备考。

  离家多日,回家之后,蛾子等人见了吴节,自然是十分惊喜,连声叫“阿弥陀佛,老爷终于回来了。看着城中,到处都是来报名参加春闱的举子,估摸着老爷也该回来了。再拖延几日,只怕就来不及了。”

  吴节哈哈一笑:“是啊,我这次回家,就是去报名参考的。对了,那几个跟屁虫呢?”

  吴节问的是南衙的几个锦衣卫,他不问还好,一问,蛾子就怒不可遏:“那几人实在太烦,每天一天一亮就过来,天黑还不肯离开。别人畏惧他是锦衣卫,也不敢惹。我们也是被烦得受不了,这才收了他们的赔礼,打发他们回去了。”

  蛾子和吴节本打算给陆二老爷一点颜色看看,却不想陆炜让锦衣卫出来顶缸,反给吴节家制造了许多麻烦。

  现在回想起来,陆二老爷还真是一个没担待的,做错了事只一味推委,陆家有这样的家长,前途也有限得紧。

  这几日在西苑上班,作为一个文科生,却在古代干起了会计这个工作,还真有些累了。

  同蛾子说了一会儿话,又吃了些东西,就上床安歇了。

  这一夜自然好睡,到第二天天光大亮时,吴节这才带了文书和身份证明,雇了顶轿子,到皇城的大明门。

  明朝的皇宫主要分为两个部:皇城和禁中。

  其中,禁中就是所谓的紫禁城,是皇帝和后妃们的住所。而皇城则是内阁、六部等中央机关的所在地。

  吴节所需要参加的会试不同于乡试,只需在顺天府的贡院报名即可,而是应该先去礼部仪制清吏司报名。

  礼部分为四个司,仪制清吏司,掌嘉礼、军礼及管理学务、科举考试事;祠祭清吏司,掌吉礼、凶礼事务;主客清吏司,掌宾礼及接待外宾事务;精膳清吏司,掌筵飨廪饩牲牢事务。

  吴节以为自己来得早,实际上还是迟了,等他经过严格检查,进如礼部仪制清吏司所在的那座幽深大院时,院子里已经挤满了人,看总数至少有两百之巨,将一座院子挤得水泄不通,据说不少人都是卯时就在皇城外等着了。

  吴节前一段时间随侍皇帝身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便利无比,可这里却没人认识他。只得按下心中的不耐烦排起队来。

  这次报名最主要的任务是验明考生的身份,毕竟,考生们来自天南地北,古代又没有照片和身份证,这些都需要一一核对,速度自然快不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很快就到了中午,院子里的考生不但没少下去,反多了不少。

  只见,满世界都是人脑袋,地上的雪也被踩得一塌糊涂,脏得不成样子。

  吴节这才想起,一般来说, 每次会试大概要取三百名进士、赐进士和同进士,按照三十取一计算,来参加会试的考生至少有一万人。一万个有功名在身的举人,想想就觉得可怕,大明朝开国两百余年,文教昌明,人才已是大大地过剩了。

  轮到吴节时,已经是下午两三点种模样。

  听说是顺天府先科解元,负责报名和记录的小吏一脸的羡慕:“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据说本科乡试头名吴节除了文章了得,一手诗词也写得极好,想不到却是你。”

  吴节心中暗自得意,正要客气,那小吏却将吴节的文书放到桌上:“这个名却是报不了的。”

  ps:刚从医院出来,无大碍了,可就是脑子里糊涂,没办法思考,这几天就慢慢写吧。写得不好的地方,各位看官多多担待。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