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一品公卿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章 没有忍住

[字数:3497 更新时间:2013-11-12 0:03:00]




  看到林三洪在自己对面坐下来,月娘的心就开始砰砰乱跳,还没有说话呢就已经有了意乱情迷的感觉,红嘟嘟的飞霞早就上了脸面,眼睛里带着异样的神采。如此娇羞的模样让月娘愈发娇媚动人,真恨不得立刻就诉说衷肠成就一番美好姻缘。

  因为心里牢牢惦记着强嫂的叮咛,不敢表露的太过明显,月娘勉强压制住心中早已澎湃的春情,故作淡然的说道:“林公子来的也快一月了,还住的习惯吧?”

  “习惯,伙计们都很照顾我,东家也关爱有加。”林三洪很正式的说道:“多谢东家了。”

  “什么东家不东家的,听着这么生分,我痴长了你几岁,以后就叫我月姐姐吧。”话一出口,月娘就感觉到说的有点太露骨了,急忙掩饰道:“要是叫不出口,喊我月娘也行。”

  林三洪微笑道:“还是月姐叫起来顺口些,月姐也别整天公子长公子短的叫我了。我就是穷苦人家出身,可不是什么公子,月娘尽管喊我三洪就成。”

  不知不觉之间,两个人的关系就亲近了一些,这让敏感的月娘欣喜万分。

  “通过这一阵子的账目,可以看出月姐听信了我的建议,已经开始大量销售存粮了。尤其是北方的各个分号,这些时日以来,江南几个仓库的存粮似乎是在减少,主要是因为北边分号的粮食没有再运送过来,而是就地销售的缘故,是不是这样?”

  月娘很希望能在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说一些风花雪月的话题,最好是涉及到男女情感之类的那种,但是林三洪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总是在说生意的事情。月娘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唯恐犯了“急功近利”的错误,把这个如意小郎君给吓跑,所以就顺着三洪的话头说道:“确实如此,江北几个分号正在销售存粮,已经和燕军方面取得一些接触……”

  “这就好,虽然我们不能把亲近燕军的样子做的太明显,只要不过分的和燕军作对,以后会有莫大的好处。”

  月娘真的把林三洪当作了在世的卧龙,由衷的赞叹道:“林公子……三洪真的好眼光,除夕之夜你对燕军的分析真的是入木三分,纵论天下大势如掌上观纹,这一点真的是无人能及呀。”

  近期以来,燕军的动作大的惊人,忽然之间就甩下了山东的官军,放弃在北方的纠缠,奇兵突出直接往南而来,看这个架势,分明就是准备走一步险棋——直奔长江而来。

  这也暗合了林三洪当初的分析。

  只要燕王朱棣看到全局的形势,就会兵行险招,放弃步步为营的打法,直接渡江作战。

  只要燕军到达长江附近,局势就会进一步明朗。

  而天丰商号能够在此之前就做到未雨绸缪,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同时也要承担很大的风险,毕竟还要担心燕军败北之后建文皇帝方面秋后算账的举动嘛。

  但是局势在一步一步朝着林三洪所预测的方向前进……

  对于三洪的眼光,月娘愈发的坚信不疑:“若是早生千年,三洪肯定是能和公瑾卧龙比肩的大才,说不准会写进史书呢。在我这小小的天丰号做个库管伙计,真的就是明珠弹雀牛鼎烹鸡,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林三洪心中暗笑:真是笑话,别的我不知道,还能不知道靖难之役中最后的胜利者是谁?嘴上却很谦逊的说道:“我哪里有什么才,只不过是混点衣食而已,只要能求了平安富足,也就不错了。”

  月娘试探性的问道:“如三洪这样的才干,肯定是胸有沟壑万千,所图者大。如三洪这样的人物,必然是要觅一温柔娴熟的女子为偶,也不知哪一家的千金小姐大户闺秀有这样的好福气呢……”

  林三洪哈哈笑道:“月姐您这是笑话我呢,我家那个贫寒的样子月姐你不是不知,前番和钱家解婚的事情你也见了。连钱屠户都不肯把女儿嫁给我,还说什么大家闺秀千金小姐……“

  “钱家鼠目寸光,檐下燕雀罢了,安知鸿鹄之高远?我敢打赌,那个叫什么春桃的小丫头解了和你的婚事,绝对会后悔的肠子都青掉。若我是那个什么春桃,哪怕是打断了腿也不会悔了这门亲事……”月娘意识到说的有点过头了,立刻就掩饰道:“三洪你的岁数也不算小了,也应该找了良伴为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你想找个甚么样的女子?告诉我一声,月姐给你找个合适的,保管能让你称心如意。”

  月娘做出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样子,“循循善诱”的把话题进一步深入,万分期待的看着林三洪。

  到了三洪这样的年纪,婚姻已经是摆在面前的事情,怎么也不可能绕过去。在这样的时代,婚姻一事最重要的不是两情相悦,而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强要说什么感情基础婚姻自主都是扯淡。

  这样的时代里,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就成为新娘是社会的主流现象,十五岁的女孩就做了孩子他娘的事情随处可见,根本就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社会现象,所以林三洪也不对自己的婚姻抱有多大的幻想:“我们这样的贫寒人家还能找什么倾国倾城的如花美眷?只要人长的还能看过去,懂得孝敬老人相夫教子,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说到最后,林三洪又特意的加上一句:“那些十四五岁的新娘子完完全全就是个娃娃,能知道什么?所以要我说呀,年纪太小的肯定不行。”

  听到这句话之后,月娘兴奋的立刻就跳了起来,眼睛里水汪汪的满满盈盈都是蓬勃而出的春意。

  这句话分明就是一种暗示,而且是很明显的暗示,绝对是三洪对自己有点那个意思了。

  一时间,心猿意马的杜月娘再也顾不得什么“循序渐进”的嘱咐,再也记不起什么“水到渠成“的叮咛,满脑子之有一个念头:这是林郎在暗示我呢,我那上天注定的姻缘终于来了!

  说的好好的,忽然就看见月娘离座而起,而且面色极其古怪,这就让林三洪有点摸不到头脑了,难道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月姐,你……你怎么了?”

  杜月娘粉面含羞的样子真如芍药笼烟一般娇艳,低着头好半晌子,终于以蚊子叫唤一般的声音说道:“林郎的意思奴奴心里明白,既然林郎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何不央了媒婆来我家提亲?”

  “你……月姐,你在说什么?”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