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盛唐烟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章 不周山 (二 上)

[字数:6868 更新时间:2013-11-11 17:42:00]



  第五章 不周山 (二 上)

  两旁先前冲出来的那些飞龙禁卫原本就是为预防王洵不肯奉旨而准备的,听到冯姓钦差的命令,立刻毫不犹豫地往上冲。只可惜他们太低估了几个猎物的本领,还没等靠近到王洵三尺之内,三道寒光已经凌空闪起。宇文至、万俟玉薤和齐横同时抽刀,相互配合着转了半个圈子,将冲得最快数人齐齐斩于刀下。

  血瀑布般落下,将众人染了个通红。红色的血雾中,王洵彻底变成了一头暴怒的狮子,   “不怕死的就过来!”他大声怒吼。单手手拎着冯姓钦差做盾牌,抬腿就往屋子外边走。两名旅率打扮的飞龙禁卫还不甘心,相互使了个眼色,再度带队前扑。被他一脚一个踢飞,连同背后的门板一道跌入院子内,口中鲜血狂喷,眼见就不得活了。

  还有数名不怕死的陆续冲上,被宇文至、齐横和万俟玉薤三个手起刀落,砍成了数段。王洵手里拎着个人盾,来不及抽刀。干脆拿双脚当兵器使,冲着挡在身前的人影猛踹。

  “啊——!”“啊——”几把砍过来的横刀,都差点落在钦差大人身上,吓得他大声惨叫。持刀者不敢伤害钦差,动作稍稍停滞。王洵的包铁战靴如重锤般踢破刀光,将几名挡住自己去路的飞龙禁卫踢出门外,个个都摔得筋断骨折。

  宇文至等人簇拥才王洵两侧和身后,跟他齐心协力往外闯。这四个人加在一起,纵使在大食精兵中,都能硬趟出一条血路来,更何况面对的是一群从没上过战场的菜鸟。转眼间,便已经从香案前硬闯到了门口,身后的尸体和断肢摆了满地。

  从没上过战场的飞龙禁卫们几曾见过如此阵仗,被吓得惨叫连声,相互推搡着往后退。短暂的惊慌失措被王洵等人毫不犹豫地抓住,钢刀人盾并举,再度奋力前冲,一刹那,又从二堂正门直接闯到了院子内。

  院子内埋伏的飞龙禁卫更多,听到惨叫,刀矛并举,列阵而上。王洵往前冲了几步,发现寡不敌众。立刻快速后退,将自家脊背贴住二堂前侧的砖墙,左臂夹住冯姓钦差,同时右手拔出横刀压住此人的脖颈,“谁敢再过来,老子先杀了他!”

  “让他们都让开。否则我先宰了你!”宇文至也发现前路不通,靠到王洵身边,拿着血淋淋横刀冲着钦差的两腿之间比划。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冯姓钦差倒也光棍得紧,生死都掌握在别人手里了,嘴巴却丝毫不肯服软,“全给我上,别管咱家。上——啊,疼!”

  “给我闭嘴!”宇文至被叫得心烦,反手一刀,割在此人的大腿根儿处。紫色苏绸袍子登时被割开了长长的一道,鲜血和皮肉跟着刀锋飞了出来。

  “啊——”冯姓钦差疼得厉声悲鸣,却依旧咬着牙威胁,“你等这是谋反。谋反。按律,要被族诛,赶紧放了-----啊,好疼------”

  “老子就是谋反了,你又待怎地?!”宇文至又是一刀下去,片下老大一块皮肉,疼的冯姓钦差白眼直翻。“原来是个死太监,怪不得不怕被老子割卵蛋!退后,全他娘的给我退后。否则,老子下一刀,就直接挖他的心。失了传旨钦差,你们都被军法从事!”

  按照唐律,侍卫保护不周导致主将身死,至少也得打一百脊杖。如果连主将的尸体都没抢回来,那就是斩立决,先前曾有有多大功劳都抵不得。众飞龙禁卫相信宇文至这狠人说到做得到,纷纷犹豫着向后缩。就在这一瞬间,万俟玉薤抓起随身号角,奋力吹响。

  “呜呜呜呜呜呜呜————————”宏亮的牛角号声,将众飞龙禁卫们震的脸色发白。门外的王十三早就发觉情况不对,听到警报,立刻抽刀在手,带领着侍卫们冲向衙门口。

  衙门门口附近的飞龙禁卫赶紧出手阻拦,却哪里是王洵从西域带回来的这些百战勇士的敌手?转眼间,已经被砍杀了一大半儿,剩下见势不妙,丢下兵器,连滚带爬地就往院子里跑。

  王十三带领侍卫们紧随其后,一路杀过正堂,直扑警报响起所在。院子内的众飞龙禁卫们既得不到统一指挥,又没有决死之心,仓促着抵抗了几下,便被王十三冲了个七零八落。

  “十三,堵住正门,侧门。一个别放走!沙大哥,下他们的兵刃,敢不弃械投降者,格杀勿论!”这回,轮到王洵发号施令了。开口,就没打算留任何回旋余地。

  “诺!”王十三和沙千里两个齐声答应,就在众飞龙禁卫面前分了兵。一个退出去包围整个县衙,另外一个带队开始收缴兵刃。

  论人数,飞龙禁卫们足足是王洵所带侍卫的三倍,此刻却根本组织不起有效抵抗。胆子小的,见到大势已去,干脆选择直接投降。胆子大的,勉强在沙千里面前走了几招,便死得死,残得残,再也不敢继续抵抗了。

  有几人自恃机灵,转身去翻墙壁。被宇文至瞥见,从距离自己最近的飞龙禁卫手中抢过一把步弓,一箭一个,给钉死在墙下。这回,更没人敢继续抵抗了,纷纷丢下兵器,双手抱头蹲在了血泊当中。

  “齐横,你带五十个人去封了华亭县城门,不准任何人出入。赵大哥,你带五十人去抓张文忠和这里的文武官员,把团练也顺便给我控制起来。”见局势已经渐渐被自己人掌握,王洵想了想,迅速下达善后命令。每一条,都令腋下的冯姓钦差的脸色更灰败几分。

  眼下形势兵荒马乱,某个钦差和他的侍卫集体失踪了,朝廷还真未必顾得上追查。想到自己肯定会被杀人灭口,冯姓钦差终于坚持不住了。挣扎了几下,喘息着道:“你不能,不能如此。如果,如果咱家失踪了的话,高,高骠骑肯定能猜到是你下的手。到那时,即便有人替你说情,你也难逃一个谋逆之罪!”

  “老子不谋逆,高力士那老太监,会让老子活么!”王洵又是生气,又是难过,将冯姓钦差狠狠丢在石头台阶上,一脚踩住,“封帅几曾谋过逆来?高仙芝几曾谋过逆来?老子当年就一个小小的校尉,又几曾有本事谋过逆来?!你们这些没卵子的家伙,没本事对付叛军对付自己人,却是如此狠毒!”

  “封,封矮子,啊——”冯姓钦差辩解,刚提了句封常清的绰号,便被宇文至又补了一刀。

  “没卵子的家伙,你再敢说一句对封帅不敬的话,老子就割你一条腿下来。不信你就试试!”

  “呜呜,呜呜,你,你不能这样对待咱家.......”冯姓钦差又疼又怕,眼泪和尿液上下齐流。“咱家,咱家当年,与你有过救命之恩!若不是咱家在干爷面前替你说情,你,你.......”

  “胡说,老子哪里用你来救!”宇文至根本不相信对方的花言巧语,把血淋淋的横刀向上举了举,继续竖着眼睛威胁,“你少给我转移话题。说,到底是谁谋害了封帅?又是谁派你来对付我等的!”

  “咱家,咱家真的没说谎啊!”冯姓太监又是委屈,又是害怕,哭得眼泪婆娑。“你当年被人抓进了监狱,王,王都督四处托人往外捞。辗转托到了贾昌那里,他们两个花了二十个金元宝到咱家开的酒楼吃饭......”

  老子当年捡回一条命,还真跟这厮脱不了关系。宇文至举刀四顾,心里一片茫然。可什么恩情,能抵住封帅数年来的子侄般相待?想到这儿,他心里又是一痛,向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大声骂道:“二哥当年付了钱给你,咱们早就两清了。你甭想拿此事来给自己讨人情。赶紧老实交代,封帅,封帅到底被谁害死的?”

  “封,封.......”冯姓太监不想交代,又实在惹不起宇文至着催命无常,一边哭,一边拿眼睛四处瞄。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院子内埋伏的数百飞龙禁卫,已经全被沙千里带人缴了械。几个偷偷藏起了来的,也被细心的赵怀旭搜出,直接带到俘虏们面前砍了脑袋。殷红的血迹面前,没人再敢玩什么鬼花样。众飞龙禁卫一个个低头耷拉脑袋,谁也没胆子往钦差大人这边看。

  “还不老实!”宇文至等得不耐烦,再度一刀割下。将冯姓太监疼得拼命挣扎,“饶命,饶命。我老实,我老实还不成么?我说,我说.....”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王洵轻轻叹了口气,松开脚,伸手将冯姓太监拎起来,走向先前接圣旨的屋子,“在屋子里说,你的话轻易不会传到你高老太监耳朵。王某就给你这一次机会,你可要好自为之!“

  “哎,哎!谢王都督,谢王都督。”冯姓太监感激得热泪盈眶,一边打躬作揖,一边低声回应,“您老的大恩大德......”

  “别啰嗦!”宇文至把眼一瞪,又把冯姓太监给吓了个趔趄。踉跄了好几步,才勉强扶住香案站稳了身体。想要缓一口气,却又不敢。可怜巴巴地看着宇文至,低声道:“不罗嗦,小的不啰嗦。封,封常,不,不,封爷爷前头得罪了边令诚,最近又不肯接受咱家干爷的拉拢。干爷怕他跟杨国忠勾结起来,就,就跟陛下提了提,提了提安西军上下都替他抱不平,不肯卖力作战的事情。然后皇上就给了边令诚一道圣旨.......”

  ”无耻!”没等他交代完毕,宇文至已经再度举起了横刀。前头已经反了个安禄山,老太监又跟昏君说,安西军上下眼里又只有封常清。这不是怂恿着昏君早杀封常清,以免后患么?只可怜那封帅,恐怕临死之时,都没想明白自己到底触了陛下哪块逆鳞,居然连个阵前拼命的机会都没有!

  “咱家,咱家真的没说谎啊!”冯姓太监把头一缩,直接往王洵双腿之间藏,“王都督,王都督,咱家今天说的话,句句是真。句句是真!您老可是答应过,给咱家一次机会的。”

  “先别忙着杀他!”王洵想了想,伸手拦下宇文至,“我还有话需要问这厮。说,高仙芝高都护,又是得罪了谁?王某这些年来,又怎生招惹了你们?”

  “问明白了又如何?还能让人家将刀收起来么?”宇文至冷冷地看了王洵一眼,拔腿向屋子外边走,“你愿意问就问,我不拦着你。我先出去转转,看看他们善后事情做得如何了!”

  “嗯!”王洵答应一声,将目光继续转向冯姓太监,“赶紧说,别挑战王某的耐心!”

  “哎,哎,我说,我说。高,高都护,其实跟封,封帅一样,谁也没得罪!”冯姓太监从王洵胯下向外看了看,小心翼翼地继续解释,“他,他也是不肯,不肯表态支持干爷。而太子殿下请他赴宴,他也给拒绝了。为了避免他跟杨国忠勾结,防患于未然......”

  又是为了“防患于未然。”王洵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了。杨国忠、太子和阉党们争权,关着高仙芝和封常清何事了,为何偏偏要拿他们的性命做筹码?难道这些家伙眼里,除了自己之外,就没把别人当做人看么?

  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当年他为了不成为那些高官们的眼里蝼蚁,不得不投军谋取功名。本以为做了飞龙禁军的校尉,并且在天子心中留下了姓名,就能高枕无忧了。谁料高力士和杨国忠两人根本没拿他一个小小的校尉当回事儿,随便动动手指,便差点将他从世间抹掉。

  待到了安西军中,他汲取先前教训,继续努力上爬。从校尉、都尉,一路爬到中郎将,却依旧不能保证自己不被别人无端地谋害。然后他又拼命努力,从中郎将到将军、到正三品大将军,郡侯,眼看着就差点成为一镇节度了,原来却还没有逃脱一只蝼蚁的命运,随时都会被人踩得粉身碎骨!

  就算成了一品大都护,封了国公又如何?几个太监动动手指,高仙芝和封常清还不是要身首异处?而自己到底要怎样做,才能不被人随意地当做棋子牺牲?这条人吃人人踩人的青云路,又何时才是个尽头?

  越想,王洵越是绝望,只觉得头顶上的天空都即将塌陷了下来。冯姓小太监先前喋喋不休地提自家开脱,见王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吓得魂飞天外。双手死死抱住王洵战靴,大声哀嚎,“咱家真的是奉命行事啊。咱家本来不想来对付你的。是,是边令诚,是边令诚那老贼说,斩草要除根。否则,一旦你日后得了势,难免会替封常清讨还公道。咱家刚才只是想吓唬吓唬你,只要你肯低头,咱家就保证跟你一道,跟你一道带领兵马去,去抵抗叛军,保卫长安!”

  “去你娘的保卫长安!”王洵此刻,恨不得化身共工,把天给捅出个口子来。一甩腿,将冯姓太监踢出老远,“找你家哥舒翰去,他不是跟你们这伙太监勾搭在一起了么?老子没空!”

  “哥舒翰,哥舒翰兵败了啊!”冯姓太监趴在墙角,继续大声痛哭,“邸报今天才送到华亭县的。朝廷命令给地团练,立刻进京勤王。咱家,咱家收到后,才,才想起你手里有,有一支百战精锐!”

  “兵败?哥舒翰怎么可能败了?他,他可是带着河西和安西两支大军!”宛若晴空中突然打了个霹雳,将王洵炸得头晕眼花。再顾不得发泄心中怨恨,冲上前,双手将冯姓太监从地上拎起,奋力摇晃,“你赶紧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哥舒翰带着近二十万大军,难道连潼关都守不住么?”

  “我哪里知道啊?!”冯姓太监裂开嘴巴,放声大哭。“咱家临来之前,潼关还是好好的。谁料说丢就丢了。”

  “邸报呢,邸报上怎么说!”

  “邸报,邸报!”冯姓太监低下头,手忙脚乱从自己怀里找邸报,“咱家怕动摇军心,把它给藏了起来。这,这呢,大都督您看!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是哥舒翰不听监军边大人的劝告,执意出击,结果中了安禄山的埋伏.......”

  “去你***监军!”王洵劈手夺过邸报,瞪大了眼睛细看。他多么希望冯姓太监说的是假话!但白纸黑字,却告诉他,自己刚才听见的,字字都是真的。潼关丢了,近二十万河西、安西两镇的精锐没了。无数名将战死沙场,大唐天子眼里的最后一根柱石,哥舒翰大将军,却选择了投降。

  “肯定,肯定是边令诚,逼迫哥舒翰主动出击,肯定是他,没错。这老王八蛋,最喜欢把责任推给别人!”为了能让王洵留自己一条活命,冯姓太监不得不主动把责任往自己人身上揽,“上次怛罗斯兵败,他就把责任都推给了高仙芝。这回.......”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