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首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卷

[字数:6297 更新时间:2013-11-11 15:48:00]




  紫禁城,永寿宫。www.FHZWW.COM

  “啊……舒服。”嘉靖皇帝躺在龙床上,背上附着几个拨火罐,眯搭着眼睛呻吟着,“黄伴,你这门手艺虽是几年不用,却是愈加的娴熟了。”

  在龙床边,又放着一个蟠龙紫金面盆,一团淡蓝色的火焰在面盆里面跳跃着,带出了一阵酒香。

  “虽然万岁爷没叫老奴伺候,可老奴自个却常使着呢。”黄锦嘿嘿笑了两声,手上又抄起一把火酒,在嘉靖帝的腰间按摩着,“只是这酒,却觉得还是用老奴老家河南的杜康为佳。”

  “朕且都忘了,你却是要比朕还大上几岁。”嘉靖听了黄锦的话,不由得感慨道,“再过个几年,朕也该六十了,你伺候朕,也是有五十年了,都老喽。”

  “万岁爷是神仙体,再过个一万年也不显老。”黄锦又抄起一把火酒。

  “不显老。”嘉靖帝呵呵的笑了起来,“不显老还要你在这伺候着?朕年轻的时候,从来都不信这些个。”

  “万岁爷这是为天下的百姓累的。”黄锦从嘉靖背上取下拨火罐来,“却还有那许多人良心似被狗吃了,把万岁爷的一片苦心弃若草。”

  “为君者,无非是用人,用对了人,自个才能省心。”嘉靖伏在黄龙枕上,微叹一口气,“若是用错了人,百姓不但要骂朕用的人,还要骂朕。可历朝治世能臣,又能有几个。”

  “皇上眼下倒似很器重那萧墨轩呢。”黄锦从一边的蒸格里取出几块热气腾腾的棉布,盖在嘉靖帝的背上。

  “萧墨轩。”嘉靖微微点了点头,“此人若是能再沉稳上一些,兴许倒果真是可用,不过他年纪尚轻,血气盛些也是应该。假以时日,当是大有可图。”

  “朕召了他明日进宫,却不知眼下他那案子审得如何。”嘉靖想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哦。”黄锦听嘉靖帝提起这事,连忙回道,“适才萧天驭进了份奏折来,送到司礼监时,万岁爷正召老奴来,也是没细看,只见是说那案子里另有玄机,他萧家父子也是不能再审。”

  “玄机?”嘉靖诧异的转过头去,看着黄锦,“那奏折何在。www.syzww.net

  “还在司礼监,老奴来的匆忙,却是未及带来。”黄锦连忙回道。

  “去叫人拿了来给朕看看。”嘉靖帝从床上伸出一只手来挥了下。

  “是,老奴立刻差人叫送来。”黄锦欠了下身,走到门边唤过一名小太监低语了几句。

  不一会,就见冯保捧着奏折,送了过来。

  “这郑必昌和何茂才为何要设计陷害萧墨轩?”嘉靖看完手里的奏折,缓缓丢到了地上,皱眉问道。

  “这……难道是萧墨轩在浙江的时候,和他们起了什么争执,或者是有什么仇?”黄锦憨憨的笑了一下。

  “争执?”嘉靖帝略摇了摇头,“一起去江南的不止是萧墨轩,还有罗龙文,若是真有什么争执要行到这一步上,必然动静不小,那罗龙文便也丝毫不知?”

  “老奴听说,萧墨轩在浙江的时候曾经查到过何茂才富阳老家里乘灾兼并农田,除了这点,老奴也想不到会是哪里生了隙。”黄锦略想一下,又继续说道,“可从时间上看,萧墨轩去富阳在后,郑何二人寻凶在前,着实是有些令人费解。”

  “若说有仇,便就更令人费解了。”黄锦摇了摇头,帮嘉靖重新换上几条热蒸巾,“老奴适才也不过随口一说,现在想想也是无理。他萧家父子,无论哪个,都和郑何二人从来连面也没着过,何谈仇恨至此。”

  “那郑必昌和何茂才也没说出缘由?”嘉靖低头看了看丢在地上的折子,那上面只是大概说了些情形,并算不得详细。

  “万岁爷。”黄锦忽得凑近了些,低声说道,“老奴适才倒是听说桩事儿,却不知和此事是否有干系。”

  “啥事?”嘉靖侧过脸来。

  “听说今个审郑必昌的时候,郑必昌却是有一句话里提到了严阁老。”黄锦环顾了番左右,见宫女和太监们都离得远,才开口说道。

  “哦?”嘉靖心里微微动了一下,“却说来听听。”

  “郑必昌的那句话却是‘严阁老,两位萧大人,你们都赢了,输的是我。’”黄锦小声的说道。

  “严嵩?”嘉靖一下子坐起身来,背上的棉巾也落到了龙床上边。黄锦连忙捧过袍,帮嘉靖披上。

  “这点朕倒是没想到。”嘉靖帝似是在自言自语,“郑必昌,何茂才和罗龙文却是都严嵩的人。”

  “老奴也只是觉得郑必昌那句话古怪,兴许他只是乱说一句罢了。”黄锦干笑两声,“严阁老若要想对付萧墨轩,似乎还犯不着用这般手段。”

  “哼。”嘉靖面色微沉,鼻子里哼出两股粗气来,“只怕他要对付的,不止是萧墨轩。”

  “不止是萧墨轩?”黄锦似是不解的问道,“难道还有萧天驭?”

  这萧墨轩便是朕给他们的最后一道警告。”嘉靖的I起来,“他们若是连萧墨轩都容不得,朕便也容不得他们了。”

  “朕的家里事,还轮不着他们三番两次的来管。”嘉靖缓缓捏紧了拳头,指节间发出一声脆响。

  东安门,萧府。

  从刑部回来的萧墨轩,心情似乎也算不错。让萧三从冰窖里取了块冰,合着宁苏儿,小香兰和李杭儿,在侧厅里做起了“冰激凌”。

  萧墨轩先把牛奶,果浆和香料混在一起,用小碗装了。再让萧三萧四把冰砸成了小快,放在了木桶里头,又在上面洒上了盐,然后把那一排小碗全放到了冰窝里。

  “以前只尝过把冰打碎了拌上碎果的‘冰酥淋’,表哥这等做法,却是没见过。”宁苏儿好奇的伸头向桶里看着。

  至于李杭儿,更是没想到大夏天的居然还能弄到冰,已是惊讶无比,不禁凑到了桶边上,享一享那股凉气。

  “只要等上一个时辰,便是好了。”萧墨轩说罢又盖上了木盖。

  “只闻着这味,便是不错。”小香兰微微抽了抽鼻翼,闻了闻空气中残留的香味。

  “那是自然。”萧墨轩顿时有几分洋洋得意。

  “裕王爷到。”包括后面的萧三萧四在内的六个人,十二只眼睛,正全盯着那只木桶。忽得门外又传来一阵锣声,紧跟着便是一声唤迎。

  “裕王爷?”萧墨轩吃惊的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的人,“我却不是听错了?”

  “少爷,我也听见了。”小香兰看着萧墨轩说道。

  “真叫的是裕王爷?”萧墨轩看了看萧三和萧四。

  “是裕王爷。”萧三和萧四也是连连点头。

  他怎么又来了?哪有一个王爷天天往同一个大臣家里跑的,萧墨轩有些愕然,但是却也来不及多想,连忙整了整衣冠,向门口迎去。

  “呵呵,闲来无事,串串门罢了。”裕王呵呵笑着,和萧墨轩一起向前厅走去。

  “师兄肯来,自然是蓬荜生辉。”萧墨轩请裕王坐下,让人赶紧奉上茶点来。

  “子谦今日案子审得却是如何?”裕王坐下后,先声问道。

  “若说起来,倒是也无不顺。”萧墨轩于是将今天在刑部大堂上审案的事情,一件件说与裕王听。

  “哦,哦。”裕王一边听着萧墨轩说话,一边朝正厅门外看着,似乎是在找着什么。

  “师兄?”萧墨轩说了半天,却见裕王竟似漫不经心的样子。

  “哦,如此甚好。”裕王听见萧墨轩叫自己,连忙回过头来,“如此这般,那严党一群日后也该是要收敛一些。”

  “师兄却是在想些什么?”萧墨轩如此聪明之人,又怎会看不出裕王异常之处。

  “哦,子谦府里院中的花草,甚是不错。”裕王朝着萧墨轩点头一笑。

  花草?这里的花草再好,又如何能和你王府里比。萧墨轩此时心里,却似是也想到什么。

  “子谦府里那丫头。”裕王憋了半天,终于再忍不住,“便是昨个打翻了果盆的那个,倒很是有趣。”

  “哦,呵呵,下人没见过世面,胆怯而已。”萧墨轩微微一笑,低下头去,嘴角却又不禁再扬起。

  堂堂一个王爷,跑来居然是为了想见一个丫头,难怪他竟然这般难以开口。

  “子谦。”裕王又沉默半晌,开口说道,“本王府里,近日送了一批年长的侍女出去,人手却是不够,子谦能否去帮着买几个丫头来。”

  “这事儿在下却是不熟,想是李公公定然更懂一些。”萧墨轩似笑非笑的朝站在门檐下的李芳看去。天气本来就热,李芳又生得胖,此时却在那不停的擦着汗。

  王府的宫女基本都是宫里配给,哪里要去外边去找。

  “这……”裕王微微皱了皱眉头,像是心里有几分懊恼。

  “难道师兄看上了那丫头?”萧墨轩试探着问,毕竟总和王爷装糊涂,也未免过头了些。

  “既然子谦明白。”裕王脸上立刻泛起笑来,“哈哈。”

  “只是……那并不是在下府里的丫头。”萧墨轩觉得这事也再瞒不得了,就这样让裕王把李杭儿带走,他觉得并不妥当,自己也没那权利,更对苏儿交代不过去。

  “不是丫头?”裕王顿时有几分惊诧,“那又是什么人?”

  “她……”萧墨轩脑子里盘算着怎么才能让裕王先消了这个念头,“她却是在下表妹的手帕交,因双亲亡故,前来投奔的。”

  “那子谦你便把她当丫头使唤?”裕王顿时抱起不平来。

  “哪有这事儿……”萧墨轩苦笑一声,“只是她和在下的表妹,听说王爷来了,一时好奇,便想来看看王爷长什么样儿。”

  “哈哈,原来如此。”裕王眼中的光彩顿时又增了几分,“当真是可爱。只是,本王又有甚么好看。”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