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僵尸之地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 第十章 开工

[字数:4595 更新时间:2013-11-11 4:54:00]




    满面带笑的叶天语这才想起来,先前四个人只顾了逃命,一直没有顾及易风的形象,毕竟在他们看来,无论易风变成什么模样,都一样是他们的同伴。1⑹ k  小 说 wαр.⑴⑹kxs.COM整理

    但现在,融入了人群,就不得不顾及一下形象了。

    叶天语见易风一脸的懵懂,赶紧从日用品的袋子里翻了翻,她记得当时曾特意装了几个小镜子,很快,一个巴掌大的镜子便递到易风手中。

    对着镜子一照,易风被自己吓了一跳。

    怪不得公鸭嗓子一伙看自己不顺眼,而童言无忌的小女孩更是怀疑自己是瓢虫变得,弄了半天症结在这里。

    镜子里的易风一脑袋蓬松的头发,一脸密密麻麻的大胡子根根都像钢针一样,没想到自己昏迷的这段时日,竟似没刮过胡子也没剪过头发。虽然像个刺猬似的,如果不是因为那张脸,也勉强算是个猛男。

    易风脸上虽然没少什么配件,但品相确实很难恭维,感觉就像有人拿烧红了的硬币在他脸上烙过一样,到处都是红白相间的圆形印记,甚至一双上眼睑都印着一红一白两个圈。

    “七星瓢虫!”易风哭着脸,撇了撇嘴,分开发根看了看,没想到头皮上也是如此,只不过红的多,白的少。

    “我叫王翠,要不要帮忙,我原来是个发型师,队里的头发都是我剪的。”

    愁眉苦脸的易风正拿着镜子左照右看,前排座上一张嘴角含笑的少女的脸从座椅中探出头来,齐耳的短发随之耷拉下来。

    易风左右看了看01小队的人,顿时一脸的喜色。

    别说,车上在座的各位,发型还都挺酷,看来这个叫王翠的手艺不错。

    “胡子去光,但头发可别剪得太短,要不然就真成瓢虫了!”易风的话一出口,所有人脑袋里都闪过一幅全是密密麻麻红白圆圈的和尚头像,笑声再也掩不住了,一个个喷薄而出。

    在一车的笑声里,开车的王崇也踩下了刹车,车慢慢停了下来。

    “孙明、老赖,你们俩上桥,其他人休息,吃午餐。”王崇吩咐了一声,双胞胎中的一个就跟大背头结伴下了车。

    坐到走廊箱子上面的易风,向窗外瞅了一眼,停车的地方是个十字路口,头顶上是过街天桥。往前走是主干道,高耸的建筑耸立两旁,远处一个个漫无目的的身影正在废弃、拥塞的车辆间游荡。

    往左边拐是一座桥,但整座桥却被两辆打横相撞的公交车给堵死了,目光掠过公交车顶,极远处一个巨大的招牌在正午的阳光下不时闪光,“公交集团”四个大字依稀可见。

    往右拐是一条爬坡的上山路,远处一个4栋居民楼的小区就镶嵌在小山丘里,路边高高的树木和铁栅栏挡住了山上滚落的山石撞进小区的可能。

    叫王翠的少女正忙着解横挂车厢的绳子,看样子是要拿那块黑布来围易风的脖子,好剪头发。

    而王崇的老婆,王翠称之为何阿姨的,正拎着热水瓶挨个给队员们倒开水,一个个伸到过道上的方的、圆的饭盒里,都躺着一块方便面块或者米线团。

    “阿姨,你们就带了这点东西?”叶天语小心的帮安安端着一个不锈钢的大饭盒,里面原本孤零零只躺着半块方便面,这还是安安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另一个小口袋里掏出来的,瘪瘪的方便面袋子里只有这么半块面。

    叶天语看不过,这才剥了两个茶叶蛋放在安安的饭盒里。

    何阿姨一看女儿饭盒里多出的两个蛋,一脸的感激,边冲热水边说:“小叶,你不知道,我们出来做任务的时候,基地只配给一顿午餐的量,等任务完成了,返程的时候,我们才敢往车上弄些吃食,一方面为了执行任务时车载不会过重,跑起来轻便,另一方面则是以防万一,否则刚出基地后就把车装满,一旦被丧尸围住,人都跑不出来,车上的东西也就都浪费了。基地配给一餐,也是为了怕有去无回,人死了还浪费粮食。”

    “那我们这些东西不是给你们添了麻烦?”叶天语没想到还有这层道理,看看赵盾、常飞,看看堆放的东西,又看了一眼正闭目享受、沉浸在王翠一双玉手抚慰下的易风。

    “这才多少东西啊,不碍事的。”何阿姨却是爽朗的一笑,走到易风身后,从忙碌的王翠口袋里掏出一包方便面,放进一个饭盒里,冲上了热水。

    “不就是减少载重吗,天语看看生产日期,把那些没过期的火腿肠、茶叶蛋全给大家分了,先吃饱了再说,饿得走路都轻飘飘的,哪能斗的过僵尸。”

    易风闭着眼睛发号施令,叶天语一听自然乐的做人情,跟赵盾两个忙站起身来,去塑料袋里翻弄。

    “这怎么行,老王,你看看。”何阿姨显然没有料到,易风四个对自己拼死拼活弄来的东西竟然处置起来如此慷慨。

    这些东西换作在基地里,黑市上一出手,能换老鼻子钱了!

    “既然阿风这么说了,就没把大家当作外人,那就别客气了。”王崇嘴里这么说,心中却一阵感动,就算这次大家都埋在市里,也总算不是饿死鬼。

    “我出去一下。”原本不吭声的常飞,伸手抓了5、6个袋装茶叶蛋,两瓶水,闪身的下了车,眨眼工夫就到了天桥上站岗放哨的孙明和老赖身旁。

    两个人正一边四处观望,一边人手一包方便面在干啃,眼前人影一晃,高大的常飞已经出现在面前,手里的东西向两个人递过去,顿时换来一串的感谢之辞,原本显得拒人千里的常飞,在01小队的眼中立时变的高大而亲切起来。

    “你们几个要不要吃点东西?”何阿姨好心的询问正忙着分发火腿肠和茶叶蛋的叶天语和赵盾。

    “不瞒您说,我们都吃了一路了!”赵盾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包小包,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王翠剪头发的速度极快,泡着两个茶叶蛋的饭盒里,面饼刚刚松软开来,易风的脚下已经铺了一地的头发。

    很快,恼人的大胡子也簌簌的落了地,易风顿时感觉彻底清爽起来,只不过脖子里有些痒痒的,是头发茬子在作祟。

    王翠已经端起了自己的饭盒,看到两个蛋的时候,笑着向叶天语说了声谢谢。随后三下五除二就把饭给吃完了。

    “只要脸上卜点粉,你还是帅哥一个。”赵盾很是认真的端详了一番易风的新发型,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易风瞪了他一眼,没吱声,摸摸自己滑溜溜的下巴,又举起镜子,看了看,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脸能不能恢复原样,但对发型感觉还挺满意,

    “谢谢….啊”

    易风对王翠谢字说到一半,老赖和孙明就匆匆忙忙回来了。

    “主干道的丧尸发现我们了,正往我们这边移动。”老赖一张嘴,露出牙缝里塞着的蛋黄。

    而常飞还像钉子一样伫立在过街天桥上,警惕的四处探望。

    大巴车车头正对着的主干道上,一个个身影从楼的缝隙里闪出来,失去下肢的则拖着一地的内脏从阴影里爬出来,一个个僵尸从堵塞的汽车里钻出来,有几个被车门或破玻璃窗卡住的,在一阵怪力过后,要么汽车门被扯下来,要么就是把一截断臂或断腿留在车上。

    有拎了外卖的,有背着书包的,有握着砖头的,还有举着菜刀的,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变成嗜血的恶魔之后,仍然保持着生前最后一个动作,他们或许从前是学生,是军人,是送外卖的伙计,是正剁骨头煲汤的主妇,但现在他们却拥有一个共同的、也是唯一的身份---食人者。

    从天桥上往过去,整个主干道上,密密麻麻拥过来的全都是狰狞的僵尸,就仿佛正不断汇集壮大,不断蜂拥向前的蚁群,而排成长龙的汽车阵则像淹没在黑色河流中的五色礁石,时而露出水面,时而被黑色的大浪扑落。

    常飞越看眉头皱得越深,显然,这里的僵尸群可比海珠荣总多得多,再想像当初一样踩着车顶一路冲过去,绝无可能。

    尽管大巴车上人手不算少,但能用的枪支弹药却少的可怜,再加上老弱妇孺的构成,要冲过去谈何容易。

    由此可见,四个人先前想要穿城而过的想法是多么的不切实际。

    突然,震耳欲聋的大巴喇叭声从常飞身后响起来,常飞还以为是大巴车在催自己上车,几下纵越,矫健的身形就已经到了平地,一抬脚就踏上了大巴车。

    常飞这才发现,王崇按着喇叭的手依旧没有放松,主干道两侧的高大建筑里,很多僵尸从各层的窗户或阳台上往下观望,当呆滞的目光终于发现远处一辆汽车在奋力鸣叫的时候,饥饿的它们露出贪婪的光,紧接着但凡能扑下来的,都一个个像煮熟的饺子,扑通、扑通的从高空坠落下来,摔出一个又一个馅大皮包的人肉丸子。

    嘶鸣的大巴,更为主干道上涌来的僵尸指明了方向,一个个像赶来赴餐的绅士,走的镇定从容,当然,他们似乎还不懂得跑。

    本来打算洗头的易风没来得及浪费水源,只是用一块毛巾从何阿姨的暖壶里借了点热水擦了擦脸和脖子,就带着满脑袋的碎发凑到了王崇的驾驶座旁边。

    “王叔,您这是干嘛,招呼他们来吃午饭?”易风一张嘴,把正目测对方距离、速度的王崇给逗乐了。

    “我想让它们给让让路。”王崇微笑着说。

    “让路?就算这条路上一个僵尸都没有,以咱们这车的个头,也甭想从堵的一塌糊涂的车道上挤过去。”

    “谁说我们非要往前走了,咱们可以绕吗?你看那边。”老头董明义向十字路口的右边一指,易风这才发现,往右拐的那条山坡路上,尽管大巴车喇叭声惊天动地,但一个僵尸都没见从右边路上钻出来,即便是小区里的僵尸早就发现了大巴,也一个个挤在小区的铁栅栏围墙上,就仿佛集中营里的犯人一样,张着血盆大嘴跟要饭的似的,从栅栏缝里向大巴的方向伸出乱舞的手臂。

    易风一拍新剃的脑门,明白了。

    不愧是地头蛇阿,看意思王崇早就计划好了把大部分的僵尸都引过来,尽量减少目的地的僵尸数量,争取把电脑城一片给空出来。

    等僵尸被调过来了,大巴车就从相对安静的山坡路上绕过去,估计车在电脑城一停,现在涌过来的一大群就会掉头往回走,这样又把天桥下的十字路口给调空了,把招牌拆下来装上大巴,然后再从山路返回到现在停车的地方,一踩油门,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个计划的关键就是速度,僵尸和大巴的速度差,以速度差换时间差。

    果然,眼瞅着僵尸的前锋部队已经靠近天桥,距离大巴20米左右的时候,大巴车开始移动了。

    “各就各位,都坐稳了。”

    随着王崇一声令下,大巴车的方向盘往右一搂,整个车身在变异体前锋伸出来的爪子面前,画了一个优美的曲线,就冒着一屁股的黑烟窜上了右边的山坡车道。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