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马踏天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九百五十章:安得猛士兮守四方(6)

[字数:4683 更新时间:2013-11-11 2:33:00]



  .王朝尚未正式成立,即将成为王朝首任皇帝的李清居然就在想着怎样避免子孙后代守不住江山的问题,这才李文看来,实在没有必要,纵观史书,没有那个王朝的每一任皇帝都是雄才大略,实际上,除了开国之初的几位皇帝能励精图治之外,更多的皇帝都是在深宫之内长大,怎么可能指望他们能赶上祖宗的那份才能呢?或许聪明才智尚有过之,但那份坚韧,毅力,却绝不是温室之中能够培养出来的。

  这是定律,非人力所以改变也。

  李文也没有将李清的话放在心上。

  第二天,王启年却找到了李文的府上,说是来找李文喝酒。虽然有些诧异,但李文还是热情接待了王启年,这位将军与他人不一般,可是随着李清起家的老兄弟,极得李清信狂酒过三巡,王启年却有些伤感地道:“李兄弟啊,我们在一起可喝不了几顿酒啦!”

  李文笑道:“王兄这是说那里话,我的大门可是永远向王兄敞开着,什么时候想喝,什么时候便来。”

  王启年笑道:“我要走了,而却这一去可是万里之遥,也不知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回来找李兄弟你喝酒了?”

  李文惊道:“王兄要去哪里?”

  “海外!”王启年挟了一颗花生米丢在嘴里,“郑之元的舰队在海外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主公准备派我过去领兵,我想等主公正式登上大位之后,我便会率领一支军队出发吧!”

  李文这才知道以前李清所说的会给王启年安排一个好地方的用意,却不想竟然如此之远,“海外虽然遥远,但却富庶无比,王兄捞了一个好差事!”安慰着王启年,在李文心中,却暗道这可真不是什么好差事,远离本土,孤悬海外,要是自己,绝不愿去。

  王启年一仰脖子倒下一杯酒去,“其实本来呢,让我去哪里的确是一件好事,但现在我却有些发愁了。”

  “有什么好愁的?”李文笑着给他倒满酒.“发愁将来你的金银财宝没地装?还是那边的美人让你受不了?哈哈哈,郑之元应当也给你送了几个那边的美女吧?啧啧,的确够野,够劲,够味道!”

  王启年呸了一声,“黑不溜秋的,不习惯,灯一熄,我都看不到人儿了!”

  李文不由放声大笑起来。“那你有个什么愁的?”

  王启年压低声音,“主要是,安民公子也会随我去呀!”

  劈里啪拉一阵碎响,李文端在手里的酒杯一下子失手掉了下来,将桌上的盘盏砸得一片狼藉,王启年斜着眼睛,看着李文,“怎么啦,还没有喝多少呢,就醉了?”

  李文压抑不住脸上的惊容,“老王,你这是从那里听说的?安民是主公的长子,怎么会跟着你去海外?”

  王启年哧的一笑.“这事儿我会乱说,这是主公亲自对我讲的,我会带着安民公子一齐去海外,协助公子管理那片大陆。”

  李文深吸了一口气,强行使自己镇静下来,主公让安民去海外,看来是为未来布局了,这也实际上在说,安民已经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但此举实在过于冒险,安民的背景可不是一般的深厚,想到清风在定州深厚的影响力,李文不由心乱如麻。

  “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我就说给你听了!”王启年道。

  “不行,我得马上去告诉李大人他们!”李文霍地站起,“这事儿非同小可!如果没有一个舀善的对策,恐怕会引发大问题的。”

  李文拔tui便走,王启年伸手一抓,却抓了一个空,看着李文健步如飞地跑了出去,独坐席边的王启年呵呵一笑,抓起酒壶,大灌几口,“主公真是算无遗策。”他喃喃地道。

  过山风到翼州已经整整一天了,一到翼州,过山风并没有住进专门为回来军议的高级将领们准备的驿馆,而是径直到了翼州原国公府外,也不进门,双膝着地,就这样跪在了公府门外,倒是让守门的亲卫们一阵惊讶与慌乱。

  过山风是李清麾下第一大将,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论是他所统军马的精锐,还是他所立下的功劳,实实都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人选,看到他一言不发地跪在门外,早有人飞跑着去向李清禀报。

  “族长,这安民出海一事,您还得再三斟酌啊,这委实是非同小可啊!”李思之正苦口婆心地劝着李清,“且不说安民是长子,便是清风院长,难道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侄儿被您放逐到海外去当一个草头王?这,这可是事关全局的大事,万万不能随心所yu啊!

  李清支着下巴,看着李退之,嘴角却是浮起淡淡的笑意。

  “叔父,将安民放到海外去历练一番,有何不可?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不历经磨乱,如何成大才?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儿们都成了温室之中的花朵,稍风风吹草动便蔫了,让他们却见识见识海外风光,对他们的成长是有极大帮助的。”

  李思之连连摇头:“如果是其它人倒也罢了,但安民是长子,我们不同意。族长,虽然您为尊,但您也不能不考虑考虑一下宗族的意见吧?”

  李清呵呵一笑:“叔叔,其实不单单是安民,便是济世,我也打算在战后让他随尹宁舰队往另一个方向上去历练,郑之元即然难在西边发现新大陆,那么在黑水洋的另一边,我相信也一定是有大陆的。”

  “济世去无妨,但安民不能去!”李思之道,“族长,其实这也不单单是我的意思,相信大哥,还有你父亲,都是这个意思。”

  李清的笑容慢慢敛去,上身前倾,“叔叔,清风什么时候与你们谈过了安民的问题?”

  李退之一怔,看着一脸严肃的李清,脸sè慢慢地变白。半晌,才道:“族长,我们的确谈过,安民,济世两人,在我们李氏宗族所有人看来,安民更合适成为继承人,而济世是倾城之子,绝对不行。”

  李清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向后仰靠,“果不其实啊!叔叔,告诉我,李氏宗族一向对于清风是有戒心的,可这一次为什么与她却走到了一路?这居中联络之人是宗华叔父吧!”

  李退之沉默半晌,才道:“族长,其实这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李清忽然暴怒起来,“叔叔,我还只有三十岁呢!难为你们就在替我考虑接班人了!”砰的一拍桌子,李清霍地站了起来,听到屋里的响声,门口的李文与另一名亲卫都是推门走了进来,李退之后退了几步,跪在了地上,脸上冷汗直冒。

  屋外,一名shi卫狂奔而来,一脚跨进门口,突地看到屋内李退之,李文等人都跪伏在地上,大吃一惊,僵在那里,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李清喝道。

  shi卫吓得一个ji凌,大声道:“回王爷,过大将军不知何事,径直来到门外,就那样直tingting地跪在了哪里,任谁劝也不起来!”

  “他要跪,就让他跪在那里好了!”李清怒喝道,“滚出去!”

  shi卫从没有见过李清如此暴怒,两tui都有些软了,赶紧转身,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李清疲惫地坐了下来,对李思之和李文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要好好地静一静!”

  李思之站了起来,yu言又止,终于站起来,退出房去。

  看着关上的房门,李清叹了一口气。他一直担心清风会与李氏宗族有所联系,特意让王启年去试上一试,果然,一试便出来了。

  清风在定州的势力本就已经根深蒂固,如果再加上李氏宗族,如果当真是安民将来上位,那这就是一个恐怖的庞然大物,自己在时,尚可利用自己的威信推行自己思考了极长时间的政治改革,但如果自己一旦不在,这个庞然大物瞬息之间便可以将自己苦心积虑的政改成果完全推翻,毕竟,从短期利益上来看,自己在登基之后推行的政改将极大地损害李氏宗族的利益,但这可是为了李氏的长治久安啊!

  这些人不可能有自己两世为人的经历,再有长远眼光的人也不可能看到自己这么远!所以,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安民肯定是不能留在大陆的,只有将他放到海外,再由王启年看着,他们才闹不出什么乱子!

  过山风在外面已经跪了一整天了,到得下午,关兴龙也过来跪到了过山风的身边,两名大将一齐跪在公府之外,这可是了不得的一件大事,公府之外,聚集了大匹的人群,指着两位大将,叽叽喳喳地说着些什么。

  “老关,看来主公是要严惩我了!”过山风惴惴不安地道。

  “将军不需担心,如果真要严惩,就不会是我们跪在这里了!”关兴龙低声道。

  两人直跪到擦黑时分,饶是过山风武功过人,身子壮健,也是跪得头昏眼花,摇摇yu坠。

  “两位将军请起来吧!”李文终于出现在了大门前。“关将军,你却先请回去休息吧,过大将军,主公有请!”!。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