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楚汉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六章 谣言

[字数:3453 更新时间:2013-11-10 16:53:00]





  第三十章 谣言

  需知,古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人们几乎都要铁定遵守的生活规律。而这些人却一反常态,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有就是,那时候人们对自然灾害的抵抗力极弱,这防洪河堤,就像他们的命根子一样,好好的却要毁坏。一时间,众多问题直指那伙身份不明的家伙,这其绝对有阴谋金大寻思,那伙人已经迅速的将鄱水的大堤给掘了一个大口子。没有了堤坝的阻拦,顷刻间,这滔天的洪水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一般,轰隆隆的奔腾着。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虽然这河堤村民们的努力下,被筑的极为结识,但是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凭着整条鄱水的力量做为依托,洪水的冲击力岂是人力所能衡量的。这巨力的冲击下,大堤的缺口越来越大。

  大堤下面,窄小的防洪河道根本就起不到半点作用,瞬间便被洪水灌满。接着为汹涌的水势,漫过草地,穿过树林,山谷的头直泻而下。可怜山谷数个村落,那些几辈人辛辛苦苦建成的家园,都被这洪水咆哮声毁于一旦。

  那一刻,金大看的呆了,他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有何深仇大恨,还是出于什么目的,非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报复村里的人。

  后来,决堤的那些人,见大功告成,也都纷纷逃走。只留下金大还躲后面的草丛,目睹了这一切。

  “之后,你就一时贪财心起,想借着机会,再赚一笔?”看金大叙述到后面有些支支吾吾的,林跃便打断了他的话,似笑非笑的问道。

  “大人,小人真的不敢了,是小人该死,小人贪财……”金大看来,林跃的表情比之刚才加诡异,遂一面死命的抽打着自己的嘴巴,一面乞求林跃,希望对方可以饶了自己这条小命。

  这回林跃没有再理会这家伙,自己该问的都问完了,所需知道的也都弄清楚了。这时候的金大,林跃眼里,就是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垃圾,与死人无异。如果这时候,有人想要杀这金大,林跃绝不会反对。

  转头看向刘庸政,林跃抱拳道:“托大人鸿福,跃,此次幸不辱使命,已经成功的查明了这次水患的原委!”

  “嗯!但是,即便是知道了这其的来龙去脉,可是那些人的身份?”刘庸政还是有些迟疑,毕竟,即使自己弄清楚了水患的原因,可是一天凶手没着落,这个案子自己就没法交代。到时候把这个解释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人们只会认为,自己这个祁阳县令,玩忽职守致使生水患,后还编了个理由来为自己推脱罪责。

  “这倒是个麻烦!”一时间,林跃也有些无从下手。毕竟这个时代,既没有指纹提取技术,那堤坝处也没装有摄像头。茫茫人海,对方连个影子都没留下,这让林跃怎么追查,就算是巧妇也难成无米之炊啊!

  听到两人交谈,那金大猛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这一收获,一时间让他都忘了自己的腿是断的,正准备站起来走过去。

  “扑通”一声,刚刚爬起还未松手的金大,却因为两腿下方传来的剧痛,而无法站立再次摔倒了地上。然而金大却并没有放弃,而是再次是爬到了林跃的脚边。才费力的从怀摸出一块腰牌,献包似得举到林跃的小腿高。

  金大那沾满了泥血的脸上,因为疼痛而纠结一块的五官,这一刻,又再次舒展了开,忙讨好般的对林跃道:“大人,这个是我从他们驻足的地方寻到的,您看,有没有用处?”

  “哈哈,不错!不错!”林跃恨不得立马就赦免了这家伙得罪,笑眯眯的拍着金大的肩膀。林跃心大喜,暗道: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真是要什么来什么。正愁这唯一的线就这么断了,没想到这金大又主动的送上了门儿,看来老天还是挺眷顾自己的。

  相反,刘庸政这时的脸色,已经变的有些不太好看。一把夺过金大手的腰牌,便仔细端详了起来,越看这脸色是越差。短短两三秒,那紫檀木制的的腰牌,刘庸政的手,仿佛就变得重若千斤。

  心思细腻的林跃,早已察觉了刘庸政的不对劲。顾及到这其,怕是有什么不能为外人所知的机密。林跃便悄悄凑到刘庸政的跟前,耳语道:“大人,这块腰牌,莫非有什么问题?”

  几乎是咬着牙来压制胸腔的怒火,过了好久,刘庸政挤才勉强挤出了一句话,道“这块腰牌,是阴陵县府的……”

  这阴陵县府好端端的为何要给刘庸政下绊子呢,而且还不惜做出掘河毁堤,这种迫害一方姓的做法!难道是刘庸政与那阴陵县令有什么私人的仇怨,一想到这些,林跃不禁有些头痛。说句实话,如果是一些公家差事,他还很乐意去做。

  但是,一扯到这些私人恩怨之类的,林跃却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躲开这种事。毕竟,这个县令与县令之间的恩怨,不是林跃一个小小的吏员可以从左右的。非但林跃起不到什么作用,还很有个能被牵扯进去,到时候成了两人争斗之间的炮灰,这可就不划算了。

  从后世穿越而来的林跃,深知明哲保身之道,该你管的你就管,不该你插手的就不要乱插手,免得搞到后面引火烧身。

  也许是察觉到了林跃的想法,刘庸政缓缓地吸了口气,花了好长时间才平复激愤的心情。随后自嘲的笑了笑,对林跃道:“不仅是你,就是我也没想到,堂堂一县之尊,竟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暗害别人,实是叫人不耻!”

  “那,大人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对刘庸政拱了拱身子,林跃这时候难得一副谦虚模样。其实倒不是他这么快就一改了先前张扬的性格,而是故意装作一副不知如何应对的样子,恳求刘庸政拿主意。

  林跃既然决定,自己不想跟着这件事,搭上任何一点关系。所以就应当时刻注意自己说的话,每每这一刻,当轮到林跃提建议的时候,林跃总是打太极般的将话锋一转。再转回去由刘庸政定夺,因为只有这样,林跃才能算是勉强与这件事撇开关系。

  “唔,此事影响之大,实不宜公布!”沉默了许久,刘庸政终于决定,还是独自咽下这口恶气,并非是自己胆小怕事,而是这件事后面的两县人物牵扯之广。刘庸政觉得自己实不宜捅上天去,对于这种事,有时候,还是私下解决来的好。

  当了近十年的县令,这刘庸政心里可是雪亮着呢。对于林跃刚话隐隐传递出,想要置身事外的心思,他岂能不知。不过,他也没有戳穿林跃,毕竟林跃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人家好好的,干嘛要这么替你拼命,除非他是傻子。

  不过也正是这样,这林跃也就越让刘庸政欣赏。审时势,适当出击,也只有这种人,才能这种世道,活的为滋润。日后的仕途,相信着林跃也可以左右逢源,获取大的利益。说不定以后的日子里,就算是刘庸政,还有依靠林跃照拂的那一天。

  这一刻,刘庸政笑了,仿佛是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之前心的种种烦恼,都他这笑容烟消云散。轻轻的拍着林跃的肩膀,刘庸政微笑道:“如果没有腰牌,我却让你就水患问题,给个场乡民一个解释,你当如何啊?”

  看着刘庸政那别有深意的笑容,林跃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这一刻,好像完全被看穿一般,心的每一件事都被对方完全看透。一时间,冷汗浸湿了林跃的后背心,这是他自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忙心下暗自警惕,以免再露出什么下意识的举动,让对方看了去。

  同时,刘庸政话的意思,林跃也明白,他是动了杀心,让这金大做替罪羔羊。至少,这蛟龙作乱,引洪水的故事,民间也不止这一起,就算没了阴陵县令这个幕后凶手,这蛟龙一说还是颇有分量的。只可怜这金大,虽然极力配合林跃查案,到头来却还是要落了个身分离的下场,真是好不悲哀。

  之后的时间里,林跃刘真等官兵的配合下,将所有难民们都聚集到了一起,对他们说了有蛟龙出没,以至于破坏了堤坝,引了洪水一事。并很快处理好了难民的安置问题,至于刘庸政,就提前带人押着金大,回了县衙。

  一时间,江郡内谣言四起,不过这些起因都是相同的。都是说有蛟龙出没于鄱水一带,并四处作恶,引了一场大水,导致祁阳县域内,数个村庄被毁,人们流离失所。因为这是官方的解释,所以,谣言这些部分也都大致相同。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