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明政客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三十章 说做就做

[字数:4722 更新时间:2013-11-10 6:42:00]



  孙承宗、刘宗周、黄道周和鹿善继等人,都坐在静思堂。

  这样的情况,可不多见,很多的时候,他们中间的任意一个人,坐在静思堂,与诸多人交谈,就算是很不错了。

  蓝桥正坐在下首。

  苏天成站在中间。

  说做就做,这就是苏天成的性格,既然决定要营救张溥,那就没有什么需要耽误的,直接做,具体的办法,他也想好了,自己写一份奏折,重点突出读书人从军的勇气,从过去现在将来的角度出发,说明读书人从军的重要性,这种思想是需要提倡的,而不是打压。

  至于说中兴学社,可以从读书人的尊严角度,说出来一些道理。

  但有一个条件,千万不要为张溥辩解,适得其反,张溥深陷到是非漩涡里面去了,如果追究事情的真想,弄得不好,营救不成,张溥反而掉脑袋了。

  众人的意见,有婿乎苏天成的预料。

  孙承宗、鹿善继两人的态度很是激烈,他们认为,张溥应该受到责罚,前面就因为干涉军队的事情,被押解到厩,不思悔改,继续干涉军务,导致了如此的大祸,不值得营救。

  刘宗周和黄道周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从神态上面看,也是默许的。

  苏天成很快明白了,四人以前都是朝廷命官,牵涉到朝廷大事情了,他们首先想到的,还是朝廷的利益,不管怎么说,车厢峡之败,造成的后果是严重的,影响是恶劣的,那么多的流寇,从官军眼皮子底下逃走了,而且是诈降之后逃走的,张溥身为陈奇瑜最为重要的幕僚。究竟在干什么,责任肯定是重大的。

  苏天成叹了一口气。

  前面他仅仅是叙述了事情的经过,没有做出来什么解释,看来面对四位经历丰富的老大人,解释是必须的。

  “诸位大人。晚辈提出来为张溥辩解。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朝廷的邸报,没有详细说明情况,这里面。本来就存在疑点,晚辈曾经带领将士,征伐过流寇,也知晓其中一些情形,正是这样的情况下。晚辈才想到了,为张溥辩解的。”

  “流寇诈降,这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曾经引发了严重的后果,诸位大人应该还记得,崇祯四年的时候,杨鹤大人也是主张安抚的,那时候就有了深刻的教训,流寇诈降。浪费了朝廷的钱粮,令剿匪的官军白白牺牲,而且愈发的嚣张,时至今日,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只能够说明,朝廷里面,有很多的大人,依旧对流寇有着愧疚的心理。”

  “这些大人认为。流寇是迫不得已造反的,依旧是大明子民。晚辈以为,这等看法,迂腐之极,战场上,哪里有那么多的仁慈之心,杀伐果断,才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车厢峡战役的失礼,陈奇瑜大人难辞其咎,但朝廷里面的有些大人,也应该反思。”

  “张溥身为读书人,主动投军,做陈奇瑜的幕僚,这是需要勇气的,晚辈看过不少朝廷邸报,认真分析过了,大军初期战斗很是顺利,流寇节节败退,这说明,张溥还是起到很好的作用了,有了不少好的建议,退一万步说,这次的征伐失礼了,还可以想办法,吸取之前的教训,就算是功过相抵,也算是可以了。”

  “车厢峡的失利,罪责不可能在某一个人的身上,晚辈以为,身为统帅,陈奇瑜必须要承担责任,但若是因此连累到张溥,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读书人从军,这等的事情,应该是鼓励的,朝廷若是处理了张溥,会令不少读书人心寒的,古代不知道有多少的谋士,出谋划策,不一定每一次都是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时候,这主要看主帅的决断了,若是战败了,追究幕僚,岂不是惹人笑话啊。”

  苏天成侃侃而谈,一番话语之后,众人都沉思了。

  鹿善继的脾气很直,有话憋不住。

  “苏大人,你说的很有道理,但那张溥,前面有着鼓动军队、危害江宁营的嫌疑,这一次又可能导致车厢峡兵败,纵观他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与你作对的,甚至是与中心学社作对的,这样的人,为何要苏大人和中兴学社出面营救啊。”

  其余几个人没有说话,同时看向了苏天成。

  “晚辈就事论事,原则就是原则,就算是他张溥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晚辈与张溥之间的争论,总体属于读书人的争论,张溥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晚辈以前也说过,在权柄的面前,必须要有清醒的头脑,切不可自高自大、沾沾自喜。”

  这几句话说出来,气氛发生了明显的改变,众人看向苏天成的眼神,已经变化了。

  “晚辈觉得,张溥的本质是不错的,只不过是被一些意气之争迷住了双眼和头脑,若是他能够幡然醒悟,利用自身的才学,为朝廷做出来贡献,这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了,最为关键的还是,车厢峡战役的失利,张溥不应该承担责任,朝廷处理事情,必须要公允,出于这样的情况下,晚辈以为,应该为张溥辩解。”

  刘宗周和黄道周两人,同时站起来了,走到了苏天成的面前,稽首行礼。

  苏天成猝不及防,连忙还礼。

  刘宗周看了看黄道周,开口说话了。

  “苏大人的胸襟,我等佩服啊,能够有着如此的胸襟,什么事情做不好啊,人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今日我等见识了,张溥是复社负责人,更被誉为士子领袖,以前我等还是有这样的看法,觉得张溥名副其实,今日见到苏大人的胸怀,才知道张溥远不能够成为领袖,这天下士子的领袖,非苏大人莫属啊。”

  苏天成愣了一下,连忙摆手。

  “不敢当,真的不敢当啊,晚辈想到的,都是俗事,吃喝拉撒的事情,没有站到那样的高度,这士子领袖,真的担待不起啊。”

  黄道周笑着开口了。

  “在中兴学社这大半年时间,我等总算是弄明白了,读书人和士子,若是能够考虑到吃喝拉撒税以及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才算是真正的读书人啊,读书是为什么,学而优则仕,当官又是做什么,就是为了老百姓能够丰衣足食,读书人有学识,能够明辨是非,更应该明白自身之责任,苏大人早就是理解透彻了,老夫曾经认为,东林书院和复社的理论,是无懈可击的,不到一年时间,老夫为以前的理解,感觉到羞愧啊。”

  “这士子领袖的称誉,非苏大人莫属啊。”

  孙承宗也笑着站起来了。

  “刘大人和黄大人的话语,令老夫也有感慨了,苏大人所倡导的观念,老夫和众人仔细商议过,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精髓了,苏大人就是要告诉天下的读书人,不管是有无功名,是不是入朝为官,为朝阳、为百姓做事情才是最为重要的,那些所谓的清流,暂且放到一边去,身为读书人,自命清高,不食人间烟火了,要你何用,这等简单的道理,好多的读书人,都不能够明白。”

  “中兴学社发展如此的迅速,也是因为这些道理,能够令人信服啊。”

  观点很快统一了,孙传庭等人,决定写奏折,为张溥辩解。

  苏天成有些不放心,思考再三,还是说出来了顾虑。

  “诸位大人,晚辈觉得,这奏折千万不要提及车厢峡战事失利的事情。”

  几人再次看向了苏天成。

  孙承宗的眼神有些深邃。

  “晚辈以为,车厢峡战事的失利,原因是多方面的,若是追究已过之事,可能会陷入到争论中间去,再说了,战事究竟为何失利,晚辈以为,朝廷还没有给出来定论,这个时候,评论战事,恐怕不合适,可能适得其反,只能从其他的角度,为张溥辩解。”

  这一次,没有人反对苏天成的观点,几位大人经历丰富,岂能不明白里面的含义,流寇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着就要全军覆没了,如此的情况下,通过诈降,能够翻身,这里面肯定是有故事的,但这样的事情,哪里是那么好追究的。

  回到县衙,苏天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蓝桥正进入三堂的时候,苏天成正在考虑奏折如何写,看见蓝桥正,他的眼睛亮了,蓝桥正的文采是很不错的,这样的奏折,肯定是请他代笔了。

  “蓝大人,奏折的事情,我正想着麻烦你啊。”

  “大人就是不说,下官也是要承担这件事情的,大人的胸襟,下官是真正的佩服啊。”

  “不要这样说了,这奏折的重要观点,还是从读书人从军的角度出发,都说好男不当兵,张溥能够从军,很不错了,至于说如何的润色,就麻烦你了。”

  “大人放心,刚刚在静思堂的时候,下官就认真思考过了,明日奏折就可以写出来。”

  “好,县衙的事情,还有中信学社的事宜,就请你多操心了,刘仲基和刘云清都去参加乡试了,这是大事情,县衙和学社的事情,就不要麻烦他们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