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正德五十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三五八巧言令色朝堂诬陷

[字数:8099 更新时间:2013-11-10 3:00:00]



  三五八巧言令色朝堂诬陷

  (感谢‘书友19384335’、‘hailinhai’、‘书友100523165331344’、‘觉醒的呢喃’、‘懒人2006’等兄台的月票,还有一些投票的兄台因为的显示原因看不到,也同样感谢你们,嘿嘿,你们的支持是俺的原动力。

  感谢‘hailinhai’、‘sibyl~~欢宝’、‘那一個書呆子’兄台的打赏。

  谢谢陈起雄兄弟一如既往的支持,谢谢所有支持俺的兄弟,万分感谢。

  无以为报,唯有写出精彩章节。

  嗯嗯,剧透一下,下一章是个**,什么**泥?……嘿嘿嘿嘿,你们猜……)

  戴章浦轻轻点头:“说得有理。”

  他欣慰的看了女儿一眼,昔日那个骑在自己肩膀上撒娇的乖囡,真的是长大了呢,如此处变不惊。

  他一震衣袖:“如此说来便能轻松多了,爹爹现下便去找几位同泽,此次北征军中不少大将朝中都是很有些关系的,想来为他们打算的人也不少。为父的现在出去联络一些人,到时候便奏请圣上,莫要着急,待查明一切之后再行处置,如此便能拖上个十天半月,到时候,城璧也该来信了。”

  清岚脸上强挤出一丝笑意:“祝爹爹顺利……”

  话音未落,精舍外面便传来了戴管事的声音:“老爷,小姐,连相公的妹妹过来求见,您看?”

  ——————分割线————

  七月二十六日夜,正德皇帝幼妹太康长帝姬入慈宁宫为魏国公徐鹏举求情,恸哭几至晕厥,太后动容,责令皇帝不许下徐鹏举诏狱。

  七月二十八日辰时,徐鹏举单骑入北京城,数千家将卸甲弃械,被锦衣卫当地看管。

  是日,北京城大雨如注,瓢泼不绝。徐鹏举午门外长跪一昼夜,粒米未进,晕死不醒。

  正德帝不忍,准其七月三十大朝会自辩。

  正德五十一年七月三十,暴雨依旧没有停下,奉天大殿前面的大广场笼罩在一片密集的雨幕之中,硕大的雨点重重的打在汉白玉的广场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天地之间一片晦暗,天际堆着浓重的乌云,虽然是白天,但是能见度和黄昏时候差相仿佛。

  多余的雨水顺着皇宫良好的排水系统排走,倒是没有在三大殿广场上出现来紫禁城看海的景致。

  放在洪武朝的时候,越是这般大雨,皇上越是爱临朝折腾大臣,顺便看看哪些大臣偷懒敢不上朝,顺便治上两个人的罪。大雨天杀朝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若是放在后面那几朝,这大雨天的朝会。基本上就是免了。到了正德朝更是形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大雨天不上朝,都在家歇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但是今日却是有些特殊。

  外面暴雨如注,噼里啪啦的吵得人心里乱慌慌的,奉天大殿里面也是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虽说声音都不大,但是汇在一起,却也是够瞧的。

  但是怪的是,碰上这种情况,往日里专门维持秩序的那些讨人嫌的官儿们早就跳出来横挑鼻子竖挑眼了,但是今日,他们都像是没看见一般,只顾着溜达,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谁不知道?这两天可是发生大事了!

  北征军惨败,徐鹏举率先逃跑,皇上本来已经准备把他下诏狱治罪,但是挨不过自家小妹子的面子,准其大朝会自辩。

  有些浑浑噩噩的凑热闹,而已经很有些心思通透的感叹这一次只怕朝廷又要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变动了。

  你说徐鹏举你老老实实的死了就不行么?瞎折腾啥呢?你若是死了,其他人上头有了个顶缸的,无论是胡编乱造还是确有其事,总能备出一些说辞来,有了这些借口,再加上朝中有人说好话斡旋,说不得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徐鹏举你不甘心就死,必然就要构陷他人,不知道要牵扯出多少人来,而这些背后又要扯出多少人来?

  真真就不好说了。

  别说是理当上朝的朝臣们一个不落,就是那些平日里时常自称老年痴呆或者是称病不来上朝的老勋戚们也都来了个全活,穿着大红的伯爵公爵的官服或者干脆是御赐的蟒袍,抱着腰带,腆胸叠肚的一个个杵在那儿。

  徐鹏举倒霉,很是有人开怀大笑,连连称善。他嚣张跋扈,再加上一张嘴相当的恶毒,很是得罪了不少人,再加上魏国公府素来是号称大明朝第一勋戚,不知道引了多少人的羡慕嫉妒恨,也很有些觉得自己府上实力够强,资格够高的勋戚向动一动魏国公府的位置,所以此时多出这些勋戚前来幸灾乐祸就顺利成章了。

  当然,也不是都来瞧着他的倒霉的,也有些觉得这魏国公府毕竟是咱们大明朝第一勋戚,他倒霉了,那是勋戚们丢了面子。

  而文官团体,则是大部分脸上都带着冷笑,这场波动涉及勋戚和武将颇多,却少他们的事儿,此刻只是冷眼瞧着,且看看这一日之后,谁家盖高楼,谁家楼塌了。

  朝堂之上,各自有各自的心思。

  一声尖利的叫声传来:“皇上驾到!”

  百官跪迎皇上,问了安,免礼起身,看到站在鱼台一侧的那个身影就更是心里凝重——御台一侧那个满脸皱纹跟风干的老橘子皮一般的老太监,可不就是现如今内廷第一人,马永成马老公公?练他老人家都出来了,今儿这事儿可不小!

  正德这几日正被这事儿折腾的烦闷的不行,太康连着几次进宫哭诉,在自个儿面前就哭晕了好几次,眼看着这个自小疼爱的妹子这般摸样,正德心里也是一阵阵揪得慌,只得好言安慰,又赏赐了若干皇家用度这才算罢了。幸好太后还是稳得住,只说让正德且不忙着把徐鹏举下狱,给他一个自辩的机会,待查明了,若真是他的错处,那么也定然不得姑息。

  若是太后太过于偏向徐鹏举的话,那今儿个这场自辩,也就没什么必要了。

  正德皱了皱眉:“宣徐鹏举!”

  “宣,徐鹏举进殿!”一连串的声音传了下去。

  没一会儿功夫,一个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大殿门口,大伙儿目光刷刷的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门口出现的这个汉子,大约三十来岁,穿着一身布衣,刚在外面理当是没打伞,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布衣紧紧的黏在身上,头发也是湿透,披头散发的,上面还不断的滴着水柱。他光着脚,露着生了毛的小腿儿,刚一上殿也就是放个屁的功夫,脚底下已经是积了一滩水了。他抬起头来,不少人都是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眼前这个人胡子拉碴,脸颊削瘦,眼窝深陷,颧骨高耸,看上去狼狈不堪,憔悴不堪,哪还有那日那个一介贵公子走马章台风流倜傥的模样儿?

  他上了殿,也不说话,只是普通往地上一跪,在光滑的大金砖上出溜出去足有五尺,撅着屁股便是连连磕头,用劲儿极大,砰砰作响,没一会儿便是额头发青,也渗出一些血来。

  周围很快便是湿了一大片,雨水淋淋漓漓的从他身上落下来,良好的诠释了落汤鸡这个词儿的含义。

  大伙儿都是侧目而视,有些人心中便是冷笑,现在倒是这幅作态,当初把几十万大军扔下逃跑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么惶惶切切?

  但是正德偏偏就吃这一套,他上下打量了徐鹏举一眼,想起太康说的话,心里叹了口气,毕竟是自己的亲外甥,看到他这幅样子,心下也是有些不忍,便道:“给他裹一层毯子,换身干衣服!”

  话音刚落,徐鹏举便是嗷的一声哭出声来,泣声叫道:“罪臣徐鹏举,谢主隆恩,谢主隆恩啊!”

  说着说着,便是哭声大作,最后竟然是在朝堂之上嚎啕大哭起来,哭声凄惨悲切无比,让人听了便觉得慎得慌,一层鸡皮疙瘩从后背上泛了起来。

  奉天大殿里静悄悄的,只听到徐鹏举一个人杀猪一般的哭声,很是诡异。

  他这哭声倒不是装的,自从松花江北那一场大战逃逸以来,他心里一直是担惊受怕,不知道回到京中之后等待自己的是什么,直到秘密见了母亲,面授机宜,心里才是稍微妥帖了一些。而此刻跪在大殿之上,等待着上首那位至尊的裁决,还不知道前路何处,心中凄惨,莫以言表,也只能从哭声中发泄出来了。

  马永成吩咐了几句,便有小太监捧着毛毯和干衣过来了,徐鹏举也是冻得狠了,没换衣服便直接裹上摊子,面色稍微和缓一些了,便又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好了!”经过了这几日许多人在耳边吹风,正德心思也和缓了许多,他温声道:“别哭了,镇准你殿上自辩,你便好好说说吧!那一场大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说到这里,他声音一冷,脸色也变得冷峭起来,他就是这般性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心里一股子恨意上来,就又改了主意。

  徐鹏举一惊,赶紧应了一声,按照之前想好的说辞道:“罪臣启奏陛下,此次大战,确有隐情。”

  正德寒声道:“讲!”

  “罪臣闻广宁卫知府言道臣率先逃跑,罪臣闻之愕然骇然!此间实有隐情,罪臣率领大军北征期间,路过广宁卫,广宁卫知府竟然视圣山谕旨为无物,大军过境,竟然无丝毫准备,导致我二十万大军无一房屋可住,无一粒米可食,罪臣一怒之下,便斥责与他,次獠定然是怀恨在心,因此捕风捉影,污蔑与罪臣!”

  徐鹏举慷慨激昂的说着,满脸的愤怒和委屈,倒也真是迷惑了一些人,心里便想到,难不成他说的当真是有隐情?

  正德面色冷然,不置可否,道:“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回禀圣上,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徐鹏举大声道:“当日女真夜袭,猝不及防之下,我军大乱,罪臣带领家将竭力组织维持,杀伤女真骑兵甚重,甚而已经是组织了防线,抵挡住了女真精锐披甲骑兵的冲击,眼见着已经是有了成效,即将八大局稳定下来。谁承想到,就在这时,神武右卫陈大康率先带人逃跑,然后府军前卫指挥使万世成和金吾前卫指挥使贾鹤年紧随其后,数万人向南逃逸,我军大阵立刻崩溃,至此再也无力抵挡,罪臣回天乏力,只得率领精锐家将突围,以期收拢残兵败将,再作打算,却没想到,臣在关外几日,惊闻有人制造谣言,中伤于罪臣,罪臣心急如焚之下,只得赶往京师。事实如此,还请圣上明鉴!”

  这一番话在群臣之中激起了一番窃窃私语,很有一些不知兵事的人,此刻心里开始产生疑惑,遮莫是真如徐鹏举所言,其中有隐情?

  那些对军中大将熟悉一些的勋戚和兵部的官儿,却都是抿着嘴儿不说话,心里面都是冷笑——陈大康、万世成、贾鹤年三人都是有名的老将宿将,打老了仗的,更知道分寸,若是说他们率先逃跑,谁信啊?相比起来,还是你魏国公爷率先逃跑更有可信度一些。

  戴章浦垂着头,斜斜的看着徐鹏举,脸上表情很是有些高深莫名。

  正德脸上表情丝毫未变,只是冷笑一声:“说来说去,不还是败了么?”

  他声音一扬:“老马,拟旨,陈大康、万世成、贾鹤年三人,诛三族!待他们回京之后,立刻下诏狱,凌迟!以儆效尤!”

  这几句话仿佛是夹着寒风一般从目无表情的正德皇帝的牙缝儿中漏出来,让殿中群臣都是悚然一惊。上来就是诛三族,主犯凌迟,皇上这一次下手可够重的,看来是真想杀鸡给猴而看了!

  对于徐鹏举的这些说辞,正德却是浑然不在意,无论原因如何,反正是败了,既然败了,那就要人出来顶罪。

  “徐鹏举,你说了这么多,还不是败了?为何会败?我大明朝数十万大军,为何会被女真那般杀进来,岂非还是你这主帅的责任?”正德身子微微前倾,眼睛眯了起来,盯着徐鹏举问道。

  意思就是,你说的那几位都已经治罪了,你也去陪他们吧!

  徐鹏举又何尝不知道,前面那都是次要的,毕竟是打败了,自己这个主帅无论如何辩解,都是难辞其咎。而想要减轻罪责,唯有把最大的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而前面那几个,还不够格。他现在已经不奢望能保留官职了,只求能留下一条性命就行。

  徐鹏举疾声道:“启禀陛下,臣有本奏,之所以天崩地乱如此,亦是有内情!”

  “讲!”正德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启奏陛下,之所以会沦落到底境地,固然有臣指挥不力之职责,但是最大责任却在一个人身上,那便是……”他挫了挫牙,咬牙切齿道:“武毅军总统,连子宁!”

  连子宁?

  这三个字一说出来,群臣为之大哗,他们对这个名字都陌生。

  就在数月之前,也是在这奉天大殿之上,那个允文允武的年轻人敬献上了始皇帝的传国玉玺,而且以一首惊才绝艳的沁园春折服了群臣,折服了皇帝,换了一个武毅伯爷的超品伯爵!

  一首词换一个爵位,如此佳话美谈,正是大明朝的文人雅士最爱的素材,早就已经传遍了天下。

  群臣对这个年轻人印象倒是都还不坏,毕竟那一首沁园春已经传遍天下,而词中将殿上文武百官比作今朝风流人物,更是让他们心头有些窃喜。

  却没想到,徐鹏举却是陡然间把矛头对准了连子宁。

  戴章浦表情丝毫不变,还是那份半死不活的样子,脸上表情越发的令人玩味。

  正德皇帝蹙了蹙眉头:“武毅军也在北征军中,待朕查明原委,自然会一一治罪,不过大军溃败,跟连子宁又有何关系?”

  “启奏圣上!因武毅军善战之名在外,故以其为大军后卫,押运粮草辎重后勤等。熟料……”说到这里,徐鹏举满脸的愤然:“熟料,连员玩忽职守,懈怠不前,我大军在前线浴血奋战,他却在后面吃喝玩乐,悠哉快活。待罪臣率领大军抵达喜神城下时,连员武毅军尚在柱邦大城,与我大军足有十数日路程,我军后勤等所有物资都在连元手中,致使我大军攻取喜申卫之时无床子弩,无投石机,无任何器械可用。只得以性命硬填,将士损失惨重。”

  他吸了口气,大声道:“若非连员,我大军何至于在喜申卫城下碰的头破血流,若是后勤充足,器械齐全,当日便能攻破喜申卫。若是当日便攻破喜申卫,有何至于让女真余孽逃走?若是女真余孽不逃走,罪臣又怎会率军北渡松花江北追击?若是罪臣不追击,又怎会中了女真鞑子的圈套,以至于万劫不复?”

  一连几个问句,说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气冲斗牛,脸上表情,更是透着十分委屈,十分愤怒。

  若是不知情的人,听了他说的这番话,确实是感觉很有道理。

  却是殊不知,连子宁之所以拉大跟主力大军的位置,便是因为被徐鹏举排挤。而徐鹏举当日完全可以等连子宁来到再行攻城,但是他太心急,便是提前攻城,却也赖不得别人。

  只可惜,这大殿中熟悉内情的人,除了徐鹏举一个也无。

  徐鹏举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干公然构陷,推卸责任。

  正德一听,眉头便是皱了起来,一股煞气在眉宇间汇聚,眼中寒芒闪烁,显然已经是动了杀机:“此话当真?”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