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100 交钱和开会

[字数:4650 更新时间:2014-9-10 20:38:00]




  哥么这就入党了?摩挲着手里的党员证,李晓峰真有想掐自己一把的想法,想想后世千方百计的向党组织靠拢,挖空心思写入党申请,还要考察个三五年的积极分子。他这个党员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白给的。

  最关键的是入党介绍人给力啊!不光比别人多两个,最关键的是第一介绍人是列宁,第二介绍人是捷尔任斯基,第三介绍人是季诺维也夫,第四介绍人是加涅茨基。

  尼玛,不说后面两个废柴,单论列宁和捷尔任斯基这样的巨无霸能联名介绍就是不可想象的。这两个签名不亚于古代的丹书铁券和免死金牌,至少别人在打他的主意的时候得掂量掂量。

  “你这个家伙就是运气好!”捷尔任斯基似乎看出某人有些忘乎所以,立刻警告道:“入党了就要有个党员的样子,好好工作,努力为革命事业添砖加瓦。还有!老实一点,再闯祸,不光列宁同志不答应,我第一个收拾你!”

  李晓峰算是体会到铁面人的严厉了,不过他还不能说什么,人家堂堂中央委员教训你,那也是爱之切责之深,不然人家吃撑了招呼你个小屁孩?中央委员没有那么闲!

  所以这厮立刻端正了态度,正经危坐,问道:“费利克斯同志,您就下命令吧!党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绝不含糊!!”

  这还像话,捷尔任斯基点了点头,道:“你有这样的觉悟就好,对你的工作安排党内还在讨论,有了结果,我会通知你……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把这个月的党费交了!”

  党费?李晓峰先是一愣,继而露出了狐疑的表情,自己这该不是上了贼船吧?什么都没安排,就先出钱。这一刻他着实感觉到了那四个入党介绍人的分量有多重。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我该交多少党费呢?”

  捷尔任斯基似乎也在憋着坏笑,对他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不过这个事儿还确实好笑,当时他也问了列宁,一般而言入党有两个介绍人就够了,何必要四个。

  列宁同志怎么回答的?他老人家说了,安德烈同志的情况比较特殊,多两个介绍人也是好的,也是党对他的信任和爱护……这话的弦外之音他听出来了,党对你格外信任和爱护,你小子也不能无动于衷吧?总要有点表示吧?别的不说劳动四个中央委员级别的大佬介绍你入党,那个啥,党费你总得多交一点吧?

  一般来说,捷尔任斯基是不赞成这么搞的,但是如今情况特殊,党确实是缺钱,要不然列宁同志至于腆着老脸换银子?这也是没办法,再说李晓峰的情况特殊,多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也算是党对你的第一次考验。

  “有钱多出,没钱少出!”捷尔任斯基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嘛!李晓峰彻底明白了,自己这回又要做挨宰的肥羊了,什么叫有钱多出没钱少出?这就跟后世的假和尚假尼姑跟你化缘,嘴上说心意到了就够了,实际呢?你还真不能只在精神上支持!也就是说只能多不能少。

  李晓峰算了算账,一咬牙一跺脚,问道:“一千美元够不够?”

  捷尔任斯基很满意,一千美元不是小数目,能够极大的缓解党内拮据,当下表示了表扬:“每个月一千美元,嗯,安德烈你果然是个好同志!”

  你大爷的!李晓峰差点暴走,哥几时说了每个月交一千美元的党费了?杀猪还要养肥呢!老费利克斯你也太狠了!

  狠吗?捷尔任斯基不觉得,实际上他觉得已经很照顾某人了,若是换更狠的加涅茨基来,估计某人得大出血了。好在某人转变也快,一千美元就一千美元,哥捏着鼻子认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捷尔任斯基不是一个月一收:

  “先交半年的党费吧!”老费利克斯轻松的吩咐道。

  半年?六千美元?

  李晓峰觉得眼前发黑,来瑞典的这些日子虽然有大把的时间修炼,但满打满算他也就兑换了价值万吧美元的黄金,一次就被搜刮走了六成,布尔什维克这刮地皮的本事,那个什么,哥是不是也该送块天高三尺的牌匾。

  腹诽归腹诽,但李晓峰能讲价吗?当然不能,哪怕明知道被敲竹杠他还得笑眯眯的去交钱,不过这些不着急,捷尔任斯基没打算立刻将钱榨出来,党怎么说也要讲一点面子的,落实了金额也就成了。当然,转天李晓峰提着八公斤黄金交党费的时候,着实让他也吓了一跳,贪婪的加涅茨基更是在病床上哭天抢地的埋怨捷尔任斯基刀子下得不够狠。

  交了党费,李晓峰光荣的获得了旁听会议的资格,发言权是肯定不会有的,你看看屋子里五十多个党内党外大佬,像他这样的小虾米有个站的地方能混个眼熟就不错了。

  会议的中心议题跟未遂的刺杀息息相关,这毕竟是关系到列宁同志生命财产……人身安全的大事,不讨论一下说不过去。

  首先是瑞典社会民主党左翼议员古斯塔夫发言,谁让他是东道主,而且在瑞典官方能说得上话,毕竟就算抓到了刺客,布尔什维克也无权扣押审问,一切都得听官方的。

  “官方的消息是,斯德哥尔摩警方已经突击审问了刺客,此人名叫布尔加科夫,俄国人,职业不明,来瑞典的意图也不明,初步认为是俄国政治保守份子,沙皇的死忠,刺杀列宁同志应该是个人行为……”

  真是个人行为吗?如果信的话猪都会笑,列宁一贯跟沙皇作对,平生的志愿就是推翻沙皇的政权。要说俄国的保皇派看不惯列宁,意图刺杀不是不可能。但是如今推翻沙皇政权的可不是列宁,要打板子也落不到导师的头上。所以什么保皇派刺杀列宁就是扯淡,如今真正看列宁不顺眼的是临时政府,打个幌子收拾政敌才在逻辑上才说得通。

  在座的几十位可没有一个智商不够的,就是用小脑都能想出瑞典官方为啥会得出一个如此蛋疼的结论,还是因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瑞典虽然中立,但是这世上不是说你想中立就中立的,更何况瑞典还不是偏不倚的中立。

  从骨子里说瑞典是亲德的,要不然同样中立的丹麦怎么被德国人收拾了?瑞典的铁矿石和粮食这样的战略资源也不会一船一船的往德国运。但是瑞典又真心惹不起英法俄三家,不敢做得太出格。而此次列宁过境瑞典返回俄国,对谁不利?英法和俄国临时政府嫌疑最大,如果不管不顾的捅出去,那是什么样的后果?英法会怎么想,俄国临时政府又会怎么想?

  所以一切为了和谐,瑞典政府只能帮着捂盖子,这样的大事他们真心参合不起也不想参合,反正列宁也没受伤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找个说得过去的惹得起的势力背黑锅就得了。大家哥俩好,老子继续和稀泥。

  瑞典政府的心态所有人都了解,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季诺维也夫第一个不接受:“简直是笑话,沙皇的政权已经垮台,他们吃撑了刺杀列宁同志!瑞典政府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简直是欺人太甚!”

  季诺维也夫在党内影响力不小,当即就有一杆死党为之摇旗呐喊:“确实不能接受!一定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捷尔任斯基望着群情激奋的会场,很不认同季诺维也夫的搞法,醒醒吧!同志哥,瑞典政府凭什么给你说法?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讨说法?说句不好听的,我们这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弄得瑞典政府火气上来了,不让我们过境了怎么办?再说人家也不是成心,实在也是不得已。

  “我认为眼下不宜扩大事态!应该尽早启程回国!”捷尔任斯基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捷尔任斯基说的有没有道理?非常的有道理!跟瑞典政府较劲有什么意义,除了会恶化双方的关系,一点好处都捞不到!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赶紧走人。

  可季诺维也夫却是不依不饶:“什么叫扩大事态!我们不过是争取合理合法的权益,有什么错?我认为必须强硬的表明态度,不能助长这股邪气!不能这么灰溜溜的就走了!而且这么直接逃跑也是对列宁和广大同志的生命安全的不负责任!”

  捷尔任斯基简直无语了,同志哥,难道我们有讨价还价的资格,难不成你以为通过斗争就能让瑞典政府护送我们回国?你这不是做梦,你这是该吃药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看着一帮小弟唇枪舌剑争得面红耳赤,列宁很是头痛,实话实说他对瑞典政府的结论很不满意,但是却倾向捷尔任斯基的意见。和瑞典政府吵架扯皮没有一点好处,人家就算不用强制手段赶走你,仅仅一个拖字就能耗死他们。时间紧迫,他是真心等不起。

  但是季诺维也夫的意见列宁也不能不听,这关系到士气问题,就这么夹着尾巴逃回俄国,面子上确实过不去。至少他本人不能直接出面否决季诺维也夫。一时间他不禁有些为难,该怎么办才能两全其美呢?

  列宁在人群扫来扫去,希望能找到一个和稀泥的选手解决当前的困局,但是他带回来的人马泾渭分明,不是支持季诺维也夫就是支持捷尔任斯基,想找个中间派真心不容易。找来找去,除了犄角格拉里蹲着的昏昏欲睡的某仙人,也没有旁人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