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087 一个条件

[字数:4678 更新时间:2014-9-10 20:37:00]




  李晓峰的做派实在让亨利无语,见过嚣张跋扈的,却没见过你这么狂的,拿腔拿调的不就是威胁我么!你妹的低调一点,得饶人处且饶人会死啊!我们欧根家大小也是皇亲贵戚,你就不能给一点面子?有鉴于此,他对某人的感官更是差到无以复加,就算对方真的能治好他妹妹的病,他也生不出什么感谢的念头。

  不过从硬币的另一面看,李晓峰的得理不饶人也不是没原因,什么狗屁的皇亲贵戚,在他这个仙人眼中连粪土都不如,谁会尊敬一坨屎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更何况,某人自认为是对方无理在先,怠慢了他这个仙人,以德报怨?某人的胸可是一点都不大,谈不上什么有容乃大。

  说到底这是一个面子问题,在亨利看来自己已经摆足了诚意,你再不依不饶的提一些非分之想,那就是没大没小;而对于李晓峰来说,老子不高兴了天王老子都敢拉下马,王族又怎么,我知道你是谁?

  于是,一边是坚持原则力争到底,另一边则是得理不饶人寸步不让,结果自然是谈不拢。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李晓峰立刻就无视了埃里克森的苦苦哀求,登时扭头就走。

  如果事情按照这个轨迹发展,那么可怜的贝拉小姐绝对只有死路一条,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些意外的因素能起到峰回路转和柳暗花明的效果。

  早前落荒而逃十分不讲义气的老斯別洛斯基终于闪亮的回到了舞台的聚光灯下,被四五个大汉簇拥着,老头五花大绑的就被请进来了。如此戏剧性的出场效果让愁眉不展的埃里克森都差点乐出来了。

  “你们对我父亲都干了什么?”康斯坦丁顿时就跳脚了,当然同时跳脚的不止他一个,被某仙人修理得满头是包的维策尔斯巴腾也嚷嚷开了:“就是这个老混蛋烧了我的马!”

  某伪娘奋起反击:“你才是混蛋!”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维策尔斯巴腾吼道。

  场面很混乱,可以说是鸡飞狗跳,作为主人的亨利额头上青筋都在跳动,愤怒的向自己的死党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埃里克森显得很无辜,面对盛怒的老友,他只能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原委说个明白。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了解了前因后果的亨利气得差点没吐血,感情这两伙人就为了这么点屁大的事儿起了争持,你说你个死老头,想跑来巴结我们欧根家,你就得老实点不是,瞧你做的什么缺德事!被打也是活该!

  还有你个混蛋维策尔斯巴腾,这里是欧根家的地盘,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凭什么就让人家滚开?你妹的,你低调一点会死啊!知不知道你丫在德国混不下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个货太不长眼太不知死活!

  不过某个为老不尊的家伙的意外出场,倒是让亨利灵机一动,他仿佛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钥匙。他认为某人之所以不依不饶,就是为了帮自己的无良老子讨一个公道,这对亨利来说太简单了!

  “快给这位老先生松绑!他是我们欧根家的贵宾!”亨利立刻吩咐开了,紧接着对某个挑起祸端的混蛋大加训斥:“伯爵,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这已经是一个月来你地八次给我惹祸了!你怎么能够指使车夫对以为老先生大打出手呢?这实在是与高贵绅士的风度不相称!实在是太恶劣鸟!”

  维策尔斯巴腾脸都白了,如今的他只有一个贵族的头衔,就靠着欧根家吃软饭混日子,这个铁饭碗要是没了,估计也只有露宿街头了。早先他还有莫瑞根一张牌可以打,但是眼下莫瑞根对于欧根家的意义大大下降,这张牌也就不怎么灵光了,至少是不可能向以前一样要挟对方了。

  虽然维策尔斯巴腾还可以赌某仙人是虚张声势,但是如果赌输了,那就将是万劫不复,对于他这样的二世祖来说,破釜沉舟的勇气从来就不存在。

  “你听我解释!”维策尔斯巴腾选择服软,他慌慌张张的推卸责任:“这不能怪我,都是那个该死的车夫挑拨离间!我不过是受他蒙蔽罢了!我是无辜的,殿下,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看着满头大汗哭丧着脸像死了老爹一样难过的维策尔斯巴腾,亨利心中一阵暗爽。对于这个势利小人,他不爽已经很久了。仗着有莫瑞根这张王牌,这个混蛋无法无天已经很久了,最近一段时间更是闹得不成体统,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高价码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打贝拉的主意,你从哪里生出来的狗胆,老子的妹妹岂能嫁给你这种废材!

  亨利非常清楚维策尔斯巴腾打的什么主意,他妹妹名下的财产可是不在少数,某人无非就是冲着钱去的。你那时候不是很嚣张、很得意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是该哥给你算账的时候了。

  亨利肆无忌惮的训斥道:“相信你?伯爵,你让我如何相信你,我们欧根家待你如贵宾,可你是怎么回报我们对你的信任的,挥霍无度、惹是生非,你知道自己在斯德哥尔摩的风评有多差吗?伯爵!”

  维策尔斯巴腾上下牙齿都在打架,哆哆嗦嗦嘴里不断嘟囔着什么,仿佛是在求饶。

  但亨利却不放过他,指着他的鼻子训儿子一样骂道:“如果不是看在莫瑞根小姐的面子上,我早就要将你赶出瑞典,赶回德国去,相信在德国有大把的债主会提醒你,该怎么去做一个高尚的人!”随即他对左右侍从吩咐道:“将伯爵带下去,安排头一班船去德国!”

  可怜的维策尔斯巴腾还想抗争一下,但五大三粗的几个保镖可不答应,原本捆着某个老混蛋的绳子顿时就拴住了这个小混蛋,两个保镖像抓小鸡仔一样提着他就走了。

  这时候的亨利却仿佛换了张面孔,原本正义凌然怒气冲冲焕然消散,带着和煦如春风一般的笑容,他上前握住了某个搞不清楚状况的老不羞的手,夸奖道:“斯別洛斯基先生,真是对不住,让您受惊了,都是手下人不懂事,还请您多多包涵!”

  老混蛋已经完全晕了头,搞不清楚状况的他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给震晕了——我不是在做梦吧?欧根家族的掌门人竟然和颜悦色的跟我说话?我的上帝啊,发达了,真是要发达了!

  “公……公爵阁下,您……您真是太客气了,我……我,我一直都想来……拜会,拜会您……”

  狂喜之下的老混蛋已经完全语无伦次了,当然这不能怪他,作为一个小小的外国商人,不说双方身份上的巨大差距,光是欧根家的巨额财富和手眼通天的门路,都让他自卑不已,不然他也不会死皮赖脸的跟过来了。

  看着老混蛋因为过于兴奋而扭曲的脸,亨利心中暗自松了口气,甚至生出了一丝一切竟在掌握中的念头。他认为只需要许给眼前这个怎么看都不顺眼的老头一点好处,那么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搞定某个无良的仙人。

  “哪里,哪里,我是后辈,怎么能让您来拜会我。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能和您会面,听说您在商业上取得了不少成功,对于您这样成功的商人,我们欧根家十分乐于合作,不知道……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天上掉下来的巨大馅饼已经砸晕了某个无良的老头,跟欧根家合作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唾手可得的巨大财富!对于这样的好事老头怎么可能拒绝,当下里小子啄米一样不停的点头。

  成了!亨利其实比老头更加高兴,对于他来说这点钱财真是如粪土一般,只要能救他的妹妹,花钱神马的都不是问题。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让某个想入非非口水都快流出来的老头回到了现实。

  亨利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对于我们的合作,我充满了期待,不过在这之前,斯別洛斯基先生,我有一点小小的问题需要您的帮助!”

  “什么问题?”老混蛋懵懂的问道。

  “我的妹妹患上了肺结核,而您的小儿子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但是我跟他之间有一点点小误会,我希望您能帮忙调解一下!”

  亨利原以为老头会满口答应,但是真是小看了某个老不良了。老头谨慎的问道:“阁下,您确定我家那个小鬼真有这种能力?”

  “是的,我十分肯定!”

  一听这话,老头顿时变了脸色,看上去仿佛比亨利还难过还为难,那种凄凉悲惨的样子让亨利生出了一种十分糟糕的念头。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头用沉重的声音缓缓说道,“对贝拉小姐的病情我也十分关注,时刻期盼着天使一样的她能够好转。实话实说,肺结核几乎是一种绝症,虽然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斯別洛斯基家族拥有一种代代相传的古老秘方能有治愈它……”

  亨利的心都凉了,他不傻,完全明白了无良老头打的什么主意,哪怕对方话还没说完,但是他已经完全清楚接下来对方要狮子大开口了,虽然他不在乎钱,但是这种被敲诈的感觉还是十分不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驱虎迎狼?

  “别听那个老混蛋胡说!”李晓峰冷冷的就开口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无偿治愈你的妹妹!”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