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411章 封爵

[字数:5647 更新时间:2014-9-10 20:34:00]




  “呃……啊?”

  秦永原本来只是觉得阿布?阿拔耶的话里有些夸张,可是,却没有想到,武梓香到了最后也说出了这么一番类似的话来。

  “你若是喜欢美人的话,本宫也可以赐你几个。”

  没有错,武梓香作为这个大周朝里的大公主,真正的金枝玉叶,她要找几个美女来送给秦永的话,那可真的是相当的容易的。因为,就在他们的皇宫里面,可以数得上的宫女就多达数千人。

  当然了,也非是这皇宫里面的每一个宫女都是全凭武梓香来支配的,因为,这数千名的宫女,事实上还要分配到各自不同的宫室里面,服待不同的主子。

  当然了,这也并不是说明,其他的宫女就完全可以无视武梓香了,事实上,她们在每一个宫室的主子面子,通通都只是下等人的身份的,只是,能够掌握她们的命运的人,也就仅仅只有当今的天子和她们各自宫室里的主子了。

  所以,武梓香要处置自己宫里的那几十名宫女的话,那自然是可以有的。而这其中,就包括了是赏赐给别人当姬妾,甚至在这个过程中,她还不需要是向她的父皇报备。

  “怎么?嫌少?秦公子,多了怕你也照顾不过来吧?”

  武梓香看到秦永在听完自己的话之后,却愣在一旁呆呆地半天没反应过来,于是,她就误以为了是秦永嫌少了,于是,很有些不满地说道。

  这也难怪,她毕竟是公主嘛,放在平常时候,她什么时候试过要故意讨好人的?可是,如今却是不同,她为了要留住秦永的话,居然是愿意一下子送出几名的宫女去服待秦永的。所以,单从这一点来看的话,她对秦永的态度已经是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可是秦永呢倒好,居然却好像还不领情的?所以,也难怪武梓香会生气了。

  嗯,其实几个宫女和几十个美人的这个比较,在数字上确实是差得远了一点的。不过。武梓香的心里却是清楚,她要是也学阿布?阿拔耶那样,赏给秦永五十个的宫女的话,恐怕她的宫室里就要空了。所以,她心里根本是没有想过的,同时。也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却始终是认为,自己能够赏给秦永几个宫女,那这份赏赐也是绝不小了的。毕竟,这也是全大周朝里的独一份了嘛,而且,异邦蛮夷里的数十位美人。能与她赏赐的这些中原女子相比较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也难怪她会觉得秦永贪心不足了。

  “呃,不……不是,殿下误会了。在……在下哪里敢有这样的心思,在下只……只是受宠若惊而已!嗯,公……公主殿下放心吧,在下生是大周朝的人。死是大周朝的鬼,断然不会背叛大周国的!”

  秦永闻听到武梓香的话,他终于是回过神来了,于是,头上马上“汗”了一个,接着就是连忙解释道了。

  开玩笑的不是?他虽然是喜欢美女,可是。也不能被色所迷啊!就仅仅是为了几十个的美女,所以就要离开大周朝了?前去那什么都还不知道的大食国?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的是,他目前在大周朝里那是有钱、有家,正是过得最为轻松惬意的时候。所以,就算是武梓香没有送给他什么美女,他又哪里舍得前去什么大食国啊?

  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是要解释清楚的。也省得了是武梓香误会,否则的话,一旦是武梓香记恨了他,他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哦?是吗?那就好!”武梓香听到秦永的这番表态,她终于是放心了。同时也是满意了,于是,点了点头也就不说话了。

  “当然,当然!嗯,那个,阿布王子,承蒙抬举,在下爱宠若惊。不过,在下还是比较喜欢中原女子,所以,就不陪你们回西域了。”

  秦永说道。转头就跟阿布?阿拔耶解释清楚了,他刚才由于是一时愣神,所以,这才没有在最快的时间内进行表态,所以,这才会引起了武梓香的误会。现在,他是再怎么样也不会继续犯这样的错误了的,所以,自然就是要快些说清楚了。

  “什么?五十个美人,你还不满意?要不然,本王子再请我大食国王,赐你一个封号,如何?”

  阿布?阿拔耶不知道是没有听明白,又或者是还不甘心,于是,在听完秦永的话之后,又继续加着筹码说道了。

  结果,他的这一句话一出口,当场就是使得再场的那些围观者们纷纷地又是“轰”的一声炸开了。

  赐封号?那可是只有爵位不低的人,那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啊。可是,秦永目前有爵位吗?那肯定是没有的,可是,阿布?阿拔耶要封他一个爵位的话,却是并不怎么困难的事情。只是,他也许是觉得这还不够?所以,居然还要给他加封号!

  要知道,这一旦是加了封号的话,基本上这个爵位可就是可以传下去了的,也就是世代相传的意思。这对于一个家族的延伸,还有一个家族的长期繁荣昌盛自然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于是,意识到这一点的在场众人,纷纷都是瞠目结舌了。

  因为,这秦永如果是一旦答应了的话,那他在大食国中的地位可就是绝对不低了的,直接就等于打入了大食国的贵族阶层了。

  这么一来的话,现场的那些大食国人,自然是对秦永是无比的羡慕的。而至于是那些“阴山学会”的公子、小姐们呢?他们虽然并不是大食国人,可是,他们却仍然是惊诧于阿布?阿拔耶的大手笔,因为,这秦永如果是答应了下来的话,可无异于是一步登天了。

  “你……你……阿布王子,你可不要太过份了。”武梓香这个时候却愤怒了,于是,也不管什么外交上的礼节了,直接黑着脸说道。

  也难怪她会这么生气了。因为,阿布?阿拔耶的这个条件。她可真的是没有办法往上跟的。

  原来,他们大周朝的爵位管理,那是远比什么异邦蛮夷要严格的多的。可以说,除非是对于国家社稷有过重大功劳的人,否则的话,是不可能获得爵位的,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男爵。也不可能的。因为,那需要经过朝堂上大臣的提议,然后交由当今的天子去决定的,所以,根本是没有暗箱操作的可能。

  当然了,你说武梓香有没有这个提议的权力呢?那当然是有的。只是。这个被她提议的人,必须是真的有那种被封为男爵的功劳才行,你若是没有这样的功劳的话,就算是当今的天子想封你的爵位,那也是极难极难的。因为,朝堂上的那些言官们,可不是好对付的。

  当然了。在男爵以上,还有“公、候、伯、子”这四个爵位,这一点,和后世的明情时代有些相像。在“公、候、伯、子、男”这五个等级之上,也还有亲王和普通的王爵等等,不过,这些爵位基本上都是属于各皇亲国戚所专有的,其他的大臣们。最多也就是会被封为公爵而已,异姓王的情况是极少出现的,最起码的是,大周朝里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至于是其他的朝代,有出现过的,基本都是各个时代里的开国元勋而已。而且。通常所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

  因为,“飞鸟尽良弓藏”,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各天子、皇帝,在开国之初为了收买人心。一般确实是会封那么几个所谓的异姓王的,可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权力巩固之后,他们多半就是会对这些异姓王下手了,因为,他们会认为,这些异姓王对他们的统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是他们所不允许的,所以,自然是不会留情了。

  “过份?大公主殿下,何出此言?本王子只是识求才若渴而已,所以,这才会许诺那么高的条件的。你不会那么小心眼,还不允许公平竞争吧?”

  阿布?阿拔耶说道。他这时候其实也是知道,自己刚才输掉了那三场比试,最后还想抱到武梓香这个美人归的话,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是不会跟武梓香客气了。因为,在不能够是娶得武梓香这个美人的情况下,如果能把秦永这个格物学上的天才带回去,那也是一个非凡的成就的,于是,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了。而且,他心里其实也是早已经知道,武梓香在这一个条件上,那根本是没有办法跟上他的“脚步”的,所以,一想到这一点的话,就觉得有些胜卷在握了,于是,此时表现出来的态度,自然是有些自大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虽然是觉得自己所开出来的条件已经是极其的丰厚了,可是,落在秦永的眼里,却是根本算不得什么的。什么爵位、封号什么的,能给自己带来一毛钱的利益吗?好像是没有吧?就算是每全月里应该都是有月俸,可是,恐怕也不多吧。于是,想到了这里,他就直接说道了,“呃,那个,阿布王子,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在下是大周人,确实故土难舍,所以,这个封号,在下还是无福享受……”

  他是吸引了前面的教训啊,知道自己如果是表现得太过犹豫的话,只会是引起武梓香不满,所以,他的心里虽然是很有兴趣知道知道,阿布?阿拔耶打算是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爵位,同时又是什么样的封号,再有,得了爵位之后,自己的月俸又是多少,可是,在这种情形下,他也不好多问了,于是,只能是直接拒绝了。

  “什么?如此条件,你还不答应?”

  原本觉得自己胜卷在握的阿布?阿拔耶,最后听到秦永还是拒绝了,于是,他忍不住就发起怒来了。这想来也是,他都已经许诺了秦永,可以给他封号,给他爵位位了,可是没有想到,秦永却仍然还是拒绝了。这么一来的话,他还哪里有什么可以再给秦永的条件?难不成,真要把他当成是祖宗在供奉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一摆手就继续说道了,“哼,那便算了!不过,你可不要后悔,封爵在你们大周朝里可不是常有的事,错过了这次,你以后再想封爵,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阿布?阿拔耶最后说道,他的这最后一番话,其实就是在提醒秦永,这自己是到了自己的底线了,他再不答应的话,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原来,一直到这个时候,他心里都还以为,秦永是在向他要价的,毕竟,他和武梓香目前是摆明了争将他这个所谓的格物学天才嘛。所以,秦永想着要“坐地起价”的心思是可以理解的。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秦永由始至终可都没有这样的心思的,他仅仅是因为好奇自己的身价而已,所以,这才多问了两句,没有想到,居然是引起阿布?阿拔耶的误会了。

  而且,阿布?阿拔耶更不知道的另外一个事实是,其实秦永是一个来自于后世时代的人,所以,他是根本就不知道所谓的男爵等等的爵位,对于他自身而言,到底是存在着什么样的意义的,所以,虽然阿布?阿拔耶在不停地强调着这个爵位的珍贵性,可是,落在秦永的耳朵里,又哪里有半点的吸引力呢?于是,就可以看到他顿了顿之后就说道了,“哦?是吗?那也无妨,在下家中薄有几分产业,要想图下半辈子的富足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就不劳殿下费心了。“

  “哼,好,我们走!”

  阿布?阿拔耶百般的利诱、色诱,可是,结果秦永却始终不为所动,最后,他自己也觉得是无趣了,于是冷哼一声,一拂袖,带着他的那些早已经是垂头丧气的门人们就离开了。他们如今已经是没有脸面留在这里了,所以,尽管外头的天色已经是慢慢地暗下来了,可是,最终他们也是决定,摸黑返回汴梁城了,反正,他们人多,所以,就算是遇上了几个肖小,他们也是不惧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