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93章 请赐教

[字数:4787 更新时间:2014-9-10 20:34:00]




  “你若是不应允此事,那还算你识趣。可是,你若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硬要强出头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了。”听到众人的议论,张守成心里不由得冷笑道。

  没有错,在他看来,他举荐秦永的举动,真可称得上是一个一石二鸟之计的。

  因为,秦永若是不答应了出战的要求的话,那就意味着,他同样是让武梓香失望了。可是,他如果是真的勉强出战呢?那就更是符合张守成的愿望了。因为,张守成想的是,也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废掉秦永的一双手?

  因为,张守成是误以为了秦永还根本不知道一会将要与大食人比试的到底是什么项目的。所以,秦永如果是打肿了脸弃胖子代表“阴山学会”出战的话,到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恐怕就由不得秦永了。而秦永一旦是真的把手伸进那滚烫的油锅里的话,那就很有机会废掉他的一双手了。

  “哼!到时候你没了双手,我看大公主殿下还会不会对你另眼相待!”张守成的心里得意地想道。

  没有错,秦永与他固然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他却是下意识地觉得秦永会对他的“娶公主”大业造成相当的阻碍了。

  是啊,怎么会不是阻碍呢?前一次的时候,秦永都还没有真正露面呢,结果就已经是让他在武梓香的面前狠狠地丢了一次脸了。而这一次,秦永更是当着他的面,从武梓香的马车上走了下来,所以,他自然是认为秦永对他“娶公主”大业是一个“威胁”了。所以。为了将这个“威胁”消除在萌芽状态,他自然而然地就想出了这个“废”掉秦永的办法了。

  因为,他很清楚的一点是,当今的圣上要为自己的三个公主挑选驸马的话,那是势必要顾及到朝庭的脸面的。你可以名声不显、官位不高。甚至是出身贫寒、家途四壁的,可是,最起码的,你得四肢健全、五官端正吧?否则的话,你当什么驸马啊?朝庭百官面前,你还能不能露面了?天下百姓的面前。你还能不能周全了?别到时候成了一个的笑话,那就有损朝廷的脸面了。

  只是,他所不知道的事实是,秦永如今不仅是早已经知道了此次比试的内容了,而且是早已经在心中有了具体的应对办法。所以,他在听到张守成的举荐之后笑了笑。然后才拱手说道了,“张公子缪赞了!不过,大公主殿下如果需要,在下确实可以一试。”

  “哗……”

  “什么,什么?听到没有,他说可以一试?”

  “我……我没有听错吧?”

  “就是啊,难……难道。他知道这其中的奥妙?”

  “不太可能吧,我听说这是大食人苦苦研究之后才想出来的一个把戏,而且,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将人烫伤的。”

  “那……那他怎么还敢出头?”

  “可能是,他根本还不知道这比试的内容!”

  “嗯,是了,是了!想必就是如此!”

  ……

  听到秦永的话,现场果然就响起了一片“惊呼”声了。因为,他们这些人和张守成一样,都是认为秦永之所以答应。那完全是因为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油锅洗手啊,这样的事情,又岂是普通人所能办到的?所以,在他们看来的话,秦永很有可能是根本不知道这次比试的内容。所以,这才会强出头的。

  可是,秦永真的是如此吗?当然不是,所以,就可以看到武梓香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了,“好吧,那就辛苦你了。”

  “呃?殿下也答应了?”

  武梓香的这个反应,让在场的众人也是一阵不解。怎么?秦永是不知道此次与大食人比试的内容,难道连武梓香也不知道吗?那怎么可能呢?不过,不管怎么样,既然是有人愿意替他们“阴山学会”出战的,最起码的,他们是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了。大不了就是秦永临阵退缩又或者是被烫伤了吧,反正,这也与他们无关,所以,自然就用不着多费心思了。

  “好,很好。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改。等一会,本公子就看看你如何应对。”

  张守成的心里冷笑着说道。没有错,武梓香对秦永的态度确实是让他很有些意外的。可是,他也没有在乎这一点,甚至他的心里还有点小高兴,因为,武梓香既然是愿意让秦永去冒这个险,那说明了她对秦永的“另眼相待”,再怎么高也有限啊!否则的话,她也不会不劝阻秦永了。

  只是,有关于这一点,很明显的是张守成自己想岔了的。因为,秦永在事前就已经向武梓香说过这件事情了,所以,武梓香自然是知道,他起码有着几分的把握的,所以,自然是不需要再多劝,甚至也是不需要作过多的解释的。可是,没有想到,张守成却是根据这件事情,直接是认为武梓香其实也并不怎么看好秦永,她也许仅仅是只需要一个“应战”的人而已,所以,谁去还不是一样呢?

  *******************************

  “哈哈,公主殿下,请了!”

  半个时辰之后,武梓香终于是带着“阴山学会”的一群人来到了农庄的后院。而此时的大食国众人,早已经是恭候多时了,于是,一看到武梓香的身影,那个所谓的“阿布王子”马上就笑着迎上来了。不过,以他满脸横肉的相貌,就算是在笑,那也是笑得相当难看的。

  “哼,阿布王子不必客气。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那就开始吧。”

  这个“阿布王子”,事实上全名阿布?阿拔耶,是大食国的二王子,不过,在他上面的话,还有一位哥哥,也就是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而他,仅仅只是第二顺位继承人而已。而武梓香是根本懒得跟他废话了,反正,今天双方见面的唯一一个目的就是所谓的切磋交流而已。否则的话,难道她还要与对方花前月下不成?

  “嗯?”

  “好吧,那咱们就比试过后,再来说话。”

  阿布?阿拔耶看到武梓香的态度,多多少少总是觉得有那么一丝不满的。毕竟,他在大食国里也是一位王子,论身份、论地位,也不比武梓香差到哪里去。

  可是,这里毕竟是大周朝,形势比人强,所以,他也不敢太过放肆。好在,他对这一次的比试是有着十足的信心的,所以,也不担心先进行比试的话,会造成什么影响,反而是,他隐隐地有些期待一会大展“神威”,将大周所派出来的代表击败,这么一来的话,岂不是更能够吸引武梓香的注意力?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以他的这个相貌还有番邦蛮夷的身份,其实就不管是他做出了什么样的事情,在武梓香的面前,基本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好,第一场,贵国派出来的是何人?”

  既然是想好了要在比试中显露自己的本事,从而是吸引武梓香的注意力,所以,阿布?阿拔耶也不再犹豫了,直接就站出来,负手说道。

  “呃?不……不是吧?他……他打算亲自上阵?”

  “就……就是啊!这也太危险了吧?他不是王子的身份吗?怎么也敢冒这样的风险?”

  ……

  当阿布?阿拔耶站出来,宣示自己就是大食国使团的比试代表的时候,在场的众多公子、小姐们,纷纷都是脸上变色了。

  其实,这样的一种可能性,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的。毕竟,在前面的一段时间里,大食国的众人甚至还胆敢宣称阿布?阿拔耶是格物学里的天下第一人的。可是,他们却认为的是,阿布?阿拔耶也许是知道原理,可是,亲自动手的时候,必定是请人代劳的,毕竟,他的身份可不简单,稍有不慎的话,那就有可能受伤的。

  但是,眼前的事实偏偏就是,他似乎根本不惧怕这一点,所以,在场的许多大周人,仅仅是因为这个,那就是“未战先怯”了。因为,他们是认为,大食人如果是没有必胜的把握的话,他们是必定不会让阿布?阿拔耶冒这个险的。

  “哼,那是当然的。本王子在‘格物学’的事情上,向来事必躬亲!”

  听闻“阴山学会”的众人的一番议论,阿布?阿拔耶顿时是得意起来了,于是,满是自负地说道。

  不过,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看着的,可一直都是武梓香的那个方向。其实,他的意思就很明显了,那就是想告诉武梓香,他是有真才实学的,可不像是某些喜欢吹嘘的人,仅仅是徒有其表而已。

  可是,他的这一番表情注定是要浪费了的,因为,武梓香压根就没有向他的这个方向看来一眼,而此时,早已经是等在一旁的秦永看看时机已经到了,于是就上前一步,对着阿布?阿拔耶说道了,“是吗?那看来,贵国宣称王子是天下第一人,那是真有其事了?呵呵,区区不才,只学习过几天的‘格物学’,请王子赐教。”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