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74章 最后一题,咏月?

[字数:7490 更新时间:2014-9-10 20:34:00]




  把《春江花月夜》的下半部份都写了上去之后,秦永的这第二题才算是答完了。而此时再看看时间?似乎已经是又过了一个时辰了。

  而到这个时候的话,他的心里就不由得是在一阵感慨了,看来,这会试大考所规定的两天一夜的考试时间,那还真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最起码的是,他要想完全答完那十道的题目的话,估计最后剩下来的时间也就没有多少了。

  其实吧,这中间制约他的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对题目的理解,因为,他在文言文上的水平是相对有限的,所以,有的时候要搞懂其中的一道题目的意思的话,那就已经是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了,所以,他的很多答案虽然都是从后世的诗句中照抄的,可是,最后所花费的时间也是不短的了。

  当然了,这倒不是说,因为这样,所以,其他人的速度就会比他更快了。因为,虽然他们那些人在对题目的理解上是并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可是,在答题方面,他们却是有着更大的难题了。

  因为,这是要考究到一个人的真才实学的,可是,在这个天下间,又有几个人是能够做到像古代的曹植那样,七步成诗呢?

  所以,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他们对一道题目,一般都要花费一两个时辰甚至是更多的时间,那才能够勉强写出那么一两首比较合乎命题的诗词来的。

  可是,这也仅仅只是写出来而已,要想使得诗词的质量更高,那就更是需要精雕细琢了,也就是需要更多的时间。

  所以,你别看是秦永在经过了那么一两个时辰的时间之后才能答完两道题目,可是事实上,他的速度在同一个号舍里的十多名考生当中,那还算是比较快的。

  而答完了两道题目之后呢。秦永对于这个科举考试的内容和形式,大致上就已经是了解了,所以,对于可能要遇到的意外情况,那也是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时辰里。他也是不急不躁了,只管是埋头答题也就是了。

  只是,他虽然在这两三个时辰的时间里,大半的时间都是埋头答题的,可是,等到了酉时。接近平常用晚膳的时候,他是又拿出来了那些放在竹筒里的饭菜来吃了。经过了那么几个时辰的时间的话,这些饭菜的温度肯定是会有散失的,不过,相比较起来的话,还是比较的温热的,所以。当秦永又在大快朵颐,像张守业等等的这些同一个号舍里的考生们的话,可又是被那些“刺鼻”的味道给弄得心神晃忽了。

  “真真的是太可恶了,本公子此次若是不能高中会元的话,一定不会放过你!”

  此时的张守业,那可真的恨秦永恨得牙痒痒的了,于是,在心里就不由得是暗自想道。

  只是。他自己也不细心地想想,秦永无意中使得他分神的事情就已经是让他这般的难受了,可是,他蓄谋让验身官扣下秦永的干粮,那又什么样的行为呢?那岂不是更加的可恶?只是,由于秦永的准备比较充分,所以。他的“奸计”才没有得逞而已。

  当然了,像他这么自私和小气的人,是绝对不会记得这一点的。他只记得,自己是被秦永所坑害了的。可是,他自己坑害秦永的事情,那就是完全地不放在心上了。

  “唉,这么快就天黑了啊!算了,我还是睡一觉再说!”

  酉时过后,天色也就逐渐地暗了下来了。而这场会试考试的话,那一般是没有什么暂停休息一说的,而是两天一夜的全部时间,都由考生自由安排。

  于是,等到天色是真正地暗下来了之后,整个号舍里的那些考生们,就大部份都已经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白蜡烛点燃了。

  因为,他们的计划就是挑灯奋战,就算是不能整个通宵的都要答题的,可是,最起码的也是要将睡觉的时间压缩到最短,因为,只有这样的话,他们才会有足够的时间答题的。这也是科举考试里的常态了,可是,秦永却是不打算这么干,因为,他是觉得吧,这平常的生活习惯既然都是这样了的话,那还是不要随便地打破比较好。

  而且,他如果是不休息好的话,难保第二天会不会有足够的精神来答题,所以,略作权衡之下,他很快地就选择了依时睡觉了。

  只是,他的这么一个决定,顿时又是引得了整个号舍里面,在座每一个考生的纷纷侧目了。因为,他们是实在是没有见到,有人在这会试大考的考场里面,还会睡得是如此的心安理德的。

  这也难怪了,像他们之间的这些人的话,虽然大部份人到凌晨时分也是会打个盹的,可是,那也最多只是支撑不住的情况下,所采取的一种临时措施而已。可是,秦永如今的作为却并不是如此啊,他是整个人都放松了,所以,在睡下以后没有多久,竟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起呼噜来了。当然,其实他的呼噜并没有多大声,可是,在此刻是显得如此安静的考场中,那就是相当刺耳了,于是,像张守业他们这些同一个号舍里的考生的话,那就又等于是生受了一番不小的折磨了。

  好在,这种折磨的程度比起之前的饭菜的味道,那还是轻了不少的,所以,在不久之后,他们就又是投入了自己的答题当中了。

  一直等到了第二天的寅时时分,秦永才幽幽地从睡梦中醒来。

  其实吧,如果是放在平常时候的话,他在这个时辰更多的时候是赖在床上的,可是,也没有办法了,毕竟如今已经是四月的下旬了,天气早已经是热到了一定的程度了,而在这个贡院里面呢,散热效果又远远达不到他们的府邸的程度,再加上是各式各样的蚊虫鼠蚁是这般的多,所以,他能够睡到寅时时分,那已经是相当的难得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苛求的了。

  “这……这是真的?”

  既然是睡不着的话,那秦永也是不会再勉强的,毕竟已经是睡了有四五个时辰了嘛,所以,那个时间早已经是够了的。

  可是,他是睡够了。周围的考生们却正是到了最为疲惫的时候,所以,当他提笔准备是要继续答题的时候,周围的许多考生们,这个时候却是纷纷“睡”下了。

  当然,这并不会影响到秦永的心情。毕竟,他可不会像其他考生们那样,还把这一次的会试大考看得是多么的重要的,于是,他很快就把其他人的事情是忘到脑后去了,接着是继续投入到了答题的工作当中去了。

  只是,要全部完成那剩下来的几道考题的话。那也真的是相当不容易的,大多数时候拿不准题目的意思也就算了,可是,当他看到最后一道题目的时候,他直接就是愣住了的。

  “不是吧?咏月?”

  没错,秦永通过自己的一番推断和猜测之后,所得出来的结论就是这最后的一道题目就应该是“咏月”的。

  “咏月”这个命题吧,对于秦永而言。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毕竟,他当初初次显露“本事”的时候就是因为“咏月”,而且,他也因为这个命题,最终才获得了“咏月公子”的名号的。

  所以,他就算是只把那首《水调歌头》和《静夜思》搬上来的话,他也算是能够答上这道题目的。只是。这两首诗词的话,终究是已经是被写出来了的,而且,时间也已经不短了。虽然在以往的时候,这两首诗词大多数只流传于江南一带,可是,谁就能够肯定,到时候批卷的阅卷官就一定没有听过这两首诗词呢?所以,最后如果是被评定为了抄袭的话,那岂不是冤枉了?

  当然了,其实就算不是抄袭的话,像这样子直接沿用考生自己以往所作的诗词的话,按照科举考试的规矩,那也是不允许的。因为,这样的科举考试,考的是考生的临场应变能力,所以,不管是抄袭了其他人的诗词,又或者沿用了自己以往所作的诗词,那都算得上是违规的。

  只是,如果你以往所作的诗词是没有发表过的话,那如今用上来倒也是无人知晓的。可是,这样的情况一般比较少见,因为,一般要在会试考试当中,真正地撞上这样的一道以前做过的命题,那是比较困难的,所以一般人根本就不会多费这个心思了。

  而且再说了,才子一般都比较喜欢显摆,特别是在诗词的方面。所以,他们在平常如果是一旦作出了一首所谓的好诗、好词出来的话,那是多半会对外直说的,这样一来的话,他们的诗词就很有可能是传到别人的耳中了。

  而一旦是传到了别人的耳中的话,那最后就很有可能会有人出来指证他们的违规行为了。因为,每一个最后高中了进士的考生们,他们的诗词都是需要对外公示的,特别是那些排名比较前列的进士们,他们的诗词更是会被全天下的读书人们所传诵,所以,如果一旦是有抄袭或者违规的行为的话,那是根本逃不掉众人的耳目的。

  甚至就算是过了十年八年的话,只要是指证的人是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考生是有抄袭或违规行为的话,那朝廷方面都很有可能是会追究他们的责任的。

  嗯,只是沿用自己以往诗词的人,罪行还小一点,一般也仅仅就是革职查办而已。可是,如果是用抄袭的手段最后成为进士的话,甚至有可能被定为欺君大罪的。

  这也算是这个大周王朝吏治比较清明的一个例证吧,因为,有这一点制作条件存在的话,想要在科举考试中徇私舞弊的人,就不免是要掂量掂量了,考不上进士的话,那还算是小事的,真被定成了欺君大罪的话,那可是有可能会诛连九族的。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是能够想得明白的,所以,在大周王朝的科举考试中,抄袭的现象可算得上是比较少见的。

  “怎么办,抄哪一首比较好?”

  其他的那些考生们,是不可能敢抄袭其他人的同样的诗词的,就算是略作变化的也不可能。可是,在秦永这里的话。这个问题就完全不存在了。因为,他要抄的话,可通通都是另外一个位面上,各唐宋大家的诗词。可是偏偏是在这个时代里的话是没有的。所以,他如今要烦恼的,其实倒不是要不要抄袭别人的诗词,而是抄哪一首比较好。

  因为在后世社会里的话。像这个“咏月”题材的诗词,最为有名的就是《水调歌头》和《静夜思》这两首了,这两首诗词的话,甚至是就连三岁的小孩都有可能会念的。再加上一首由于长度比较长,所以流传并不像前两者那么广的《春江花月夜》,那基本上就是整个“咏月”一题上的巅峰代表了。

  而既然是巅峰代表的话。秦永要想从其他剩下来的那些诗词中找到一首能与这三首来媲美的,那基本上是很困难的。可是,他不找到也不可以啊!因为,他既然是被人家称作为是“咏月公子”的话,那到了最后的诗词公示阶段的话,有关“咏月”这一命题的诗词,想必他就会受到很多的关注了。

  毕竟。有了《水调歌头》和《静夜思》这两首巅峰代表作在前面作示范的话,知道他名号的人,多半是会对他有所期待的吧?而他呢,如果是只写出了一首质量一般的诗词来的话,那与他“咏月公子”的名号,也就不符了。

  “抄王维的《山居秋瞑》?那一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倒是挺美的,不过写得更多的好像是秋雨初晴后傍晚山村旖旎风光的。于命题不太符合;嗯,要不然,抄白居易的《暮江吟》?切题是切题,不过质量却也不一般……”

  秦永考虑了很久,从唐代想到宋代,甚至是后面的元、明、清,结果发现。好像确实是找不到一首比《水调歌头》、《静夜思》、《春江花月夜》等这三首诗词更好的“咏月诗”了,于是,他最后不由得是傻眼了。这么下去可不行啊,没错。这已经是整个会试考试之中的最后一题了,也就是最后的一个难关,这个难关的话,他是无论如何都必须啃下来的,可是,除了是想出一首质量比《水调歌头》、《静夜思》、《春江花月夜》更好的诗词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呢?秦永一时间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咦,对了,《月下独酌》!《月下独酌》可以啊!”

  秦永埋头苦思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结果,于是,正是满头发懵的时候,结果,当他想到了《月下独酌》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是突然觉得眼前大亮了。

  没有错,若单是从质量的这个角度来讲的话,其实什么《月下独酌》的质量,也绝对是没有《水调歌头》、《静夜思》和《春江花月夜》这三首诗词高的。可是,这个《月下独酌》却是有着另外的一个优势,那就是,它其实不是一首诗的,而是四首。

  “嘿嘿,没错了,既然是不能以质量取胜的话,那以数量取胜,也未尝不可啊!”

  秦永的如意算盘是打得很响,最主要的依据,还是考场方面并没有对多答题的什么倒“扣分”的规定。甚至还很有可能会出现的情况是,如果他是一连写出了四首符合题意的诗词来的话,那还会“加分”的。

  当然了,这也仅仅只是秦永自己的猜测而已。不过,就算是没有在主考官的心里是“加分”,可是,当最后要公示各进士所作诗词的时候,他也算是能够交了差的,毕竟,他如果是一连作出四首同样题目的《月下独酌》的话,即便是在质量方面是还不如《水调歌头》等那三首诗词的,可是,也是足够的震惊世人了。因为,这绝对是整个会试考试里的独一份了,除了他以外,谁还会有这样的时间和力,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对一道题目作出四次不同的回答呢?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吧!甚至是在很多的考生心里面的话,他们如果是有那个时间的话,倒不如是把一首诗词是作得更为好一点了,这也胜过了还要再多想三首吧?更为重要的是,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再多想三首同样题目的诗词的话,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其一: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其二: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其三: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谁能春独愁,对此径须饮。穷通与修短,造化夙所禀。一樽齐死生,万事固难审。醉後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

  “其四:穷愁千万端,美酒三百杯。愁多酒虽少,酒倾愁不来。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开。辞粟卧首阳,屡空饥颜回。当代不乐饮,虚名安用哉。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

  以上四首,也就是唐代诗仙李白的《月下独酌》组诗作品了,秦永将这四首诗全部细心地抄录到答卷上之后,这一场历经两天一夜的会试考试,也总算是功德圆满了。

  PS:感谢书友“jasontsui80”和书友“cash61”的月票。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