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25章 秦永才是咏月公子

[字数:4215 更新时间:2014-9-10 20:33:00]




  “喂,听说了吗?红……红娘子化成彩蝶,飞走了!”

  “什么?有这等事?你不是在诓我吧?人怎么可能变成彩蝶呢?更何况是那红娘子!”

  “嗨,我骗你干什么?今天在燕楼里举行的那场赏戏会,你知不知道?”

  “那当然知道啊!我还知道那赏戏会的主客双方可都是什么扬州才子!”

  “你知道就好了。要说啊,那‘咏月公子’的才学可真的是高的,一出《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戏曲,可真的是震惊四座了!可是,一对比起那秦公子的《梁祝》,那又是差上了不少的。”

  “哦哦?那《梁祝》是怎么个厉害法?”

  “嘿嘿,什么剧情曲折、曲词凄美就不提了,单单是最后的那一幕‘梁祝化蝶’可就让人目瞪口呆了啊!”

  “哦?怎么的,怎么的?”

  “还记得我刚才所说的吧!红娘子化成彩蝶飞走了,那就是因为红娘子所演的祝英台在跳进了棺木里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是与那梁山伯一样,通通都岂空消失了!最后,棺木里面是只剩下来了两只不知道怎么跑进去的彩蝶,然后就翩翩起舞地飞走了!”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

  “当然,这是现场一百来人亲眼所见的,还能有假?”

  “啊?那既然如此,红娘子到底去了哪里?”

  “谁知道呢!也许是真的变成彩蝶了。”

  ……

  那出名叫《梁祝》的戏曲,一片混乱中就宣告结束了。

  只是,戏内的剧情虽然是结束了,可是,戏外的议论却是没有丝毫像要停歇的模样了,反而是有越演演烈的迹象.

  主要的原因是在于,那红娘子在戏曲彻底完结了之后,居然也是根本没有露面的,于是。那些早已经是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才子、公子们,自然是关心起她的安危来了。

  可是,这一关心,可谓是没有丝毫的结果,因为,他们的心里虽然都明白,那红娘子应该是不会真的化成了彩蝶飞走的。可是,当时岂空消失的情景,他们却又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所以,这才引起了天大的议论。

  “来,秦公子。奴家敬你一杯!”

  “这酒呢,是奴家的一位客人从外地带回来的,听说是叫什么‘女儿红’的,那劲道,可确实是不凡,像我这样的女儿家,可……可是不能多喝的。不过。像你这样的翩翩才子,倒是可以一醉方休的。”

  当天晚上,红楼之外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可是,红楼之内,却是一副歌舞声平的模样。因为,红娘子在看到当天的戏曲大获了成功之后,那是马上将秦永还有他的几位家眷一同请到了红楼里去设宴答谢的。

  “呃。红姑娘客气了,今天的事,还多得了红姑娘出手相助呢!”

  秦永抬了抬手,笑了笑说道。

  不过,此时他的心里其实是有些无语的,因为,那红娘子所给他倒的这杯酒。正是他当初在扬州城里的时候所配制出来的“蒸馏酒”,也就是“大窖酒”了,当初他们在扬州城里的时候,可是几乎是把它当成了是水一样来喝的。可是,到了这千里之外的汴京城之后呢,倒是变成了一种珍贵无比的佳肴了,所以,红娘子拿它出来宴客的话,那倒也是很正常的。

  “秦公子说的哪里的话,奴家虽然是帮了公子一点小忙,可是,公子却是为奴家写出了这么好的一出戏,说起来,可是奴家赚大了呢!”

  “呵呵,那也得是红姑娘技艺精湛,才有这般的效果吧!”秦永说道。

  其实,今天的盛况,那是连他自己都没有预估到的。因为,他虽然是设计了最后的那一出“梁祝化蝶”的惊人壮举,可是事实上,前面几天还在排练的时候,那可是出过不少的岔子的。可是,没有想到,在真正上演的时候,却是半点的岔子都没有出,反而是完美无暇。而这其中,红娘子的功劳自然是最大的,因为,若不是她的演艺足够精湛的话,也许就根本达不到如今的这种地步了。

  “咯咯,秦公子过誉了,最主要的,还是秦公子的戏写的好啊!要说,秦公子可真的是大才啊,居然是想出了这么一个把戏,结果是把全场的人都给吓坏了!我看这一回那个什么‘咏月公子’啊,估计是不敢再说他是什么‘扬州第一才子’!”

  “噗哧!”

  “咯咯……”

  红娘子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肺腑之言,结果却是引来了柳落瑶,还有林黛儿等等这些秦永的女眷们的笑声。她正在不明所以之际,只听到琴棋书画那几个小丫头就笑道了,“嘿嘿,红姑娘,那你可就说错了!我们家姑爷虽然确实是大才,可称得上是扬州城第一才子,不过,那却是绝对不比‘咏月公子’高出分毫的!”

  “啊?这……这是为何?”

  红娘子一下子就被绕晕了,她们姑爷可称得上是扬州城第一才子?可是,怎么就不能胜过那“咏月公子”分毫的呢?“咏月公子”,不也是扬州城的才子吗?

  “呵呵,红姑娘有所不知道,其……其实,我家官人,才是真正的‘咏月公子’,至于那什么韩服,不过是冒充的而已。”

  听清楚了红娘子的疑问之后,柳落瑶摇了摇头,终于是笑着说道了。

  “什么?秦……秦公子才是真正的‘咏月公子?不……不是那韩公子?”

  红娘子这下才算是真正地震惊了。不是吧,之前的汴京城中不是一直在传言着,那韩服可是扬州城的“咏月公子”的吗?而且,最后韩服也是以“咏月公子”的身份,宴请了秦永到燕楼里去观戏的,可是,怎么事情到了最后,结果却是秦永才是“咏月公子”?那前面“咏月公子”对上什么秦氏才子的话题,又算什么?

  “当然了!红姑娘,你不会以为,那什么韩服有本事写出那场道尽了女儿家情丝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吧?其实,那出戏是我们家姑爷在扬州城里为林姑娘写的,当时林姑娘演的可就是杜十娘呢,而且,当初的那‘惊天一跳’,可是跳下了画舫,跳到了江上的,当时就轰动了全城。哪里像他现在的什么‘跳戏台’?根本就是东施效颦,尽是丑态而已。”

  看到红娘子那震惊的模样,也许是琴儿那个小丫头还嫌她的表情不够夸张,于是,就又是在旁边添油加醋地说道。

  “啊?《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也是秦公子写的?天……天啊,这么说来,奴……奴家我岂不是一直都是有眼不识泰山?”

  “嘿嘿,你知道就好!”

  听到红娘子的这么一番话,琴儿这才算满意了。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只顾服侍着秦永喝酒了。只是,琴儿此时是满意了,可是,她身边的画儿此时却好像是并不怎么满意了,于是就又是说道了,“嘻嘻,红姑娘,其实,有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很多呢!喏,你刚才说的那什么‘女儿红’,其……其实,也是我们姑爷所醉造的。”

  “啊?不……不会吧?这……这也是秦公子所酿造的?”

  “怎么?红姑娘不信?你若是不信的话,大可以看看那坛‘女儿红’的坛底,是否是有‘扬州秦家酿造’六个大字!”

  “呀,真……真是如此!”

  红娘子是完全不敢想像啊,于是,在听过了画儿的话之后,居然是真的就叫人拿来了那个酒坛子,结果,这一看之下,这才是真正地愣住了,因为,在那上面,居然是真的印着“扬州秦家酿造”六个大字。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