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百一十二章 压在人家女生身上了

[字数:7400 更新时间:2014-9-10 20:11:00]




  卢锴小组的第一次和丧尸实战,其实是失败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如果不是他在最后关头使用了异能,那丧尸早就在他身上咬了一大口了,但是,孩子们看着施施然从石灰圈里出来的卢锴却是一片羡慕嫉妒之色――异能啊,这就是异能的威力啊,普通人辛辛苦苦和丧尸拼命才能求得一条活路,可卢锴只不过是动动嘴皮子,连一滴汗都不用出,就能让丧尸乖乖滚蛋。(1_1)封海齐和卢锴最后关于异能的对话虽然意味深长,可除了王比安、黄琼等人听得认真外,其他的孩子都当是过耳东风,心里只想着,啥时候自己要是也有异能就拉风了。

  封海齐瞧了瞧场中的丧尸,这只丧尸在被卢锴施用了异能后,已经不中用了,尽管封海齐不断将它向石灰圈内驱赶,可丧尸还是固执地向远离卢锴的方向走去,那些原本在它眼中鲜嫩可口的孩子们,如今对它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封海齐无奈地摇摇头,将丧尸带回树边重新绑上,又解开了另一只丧尸,照原样敲牙戴手套红漆抹唇后,赶入了石灰圈中。.

  “哪一组自愿上来?”封海齐问。

  孩子们的眼光都瞧上了林久,林久也自觉地拉着同伴向前走了一步,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道:“让我来。”

  是黄琼,只见她握着螺丝刀大步上前,王比安愣了一愣,连忙跟了上去,贴着黄琼轻声嘀咕着:“等会儿我们分别站在石灰圈的两边,互相干扰丧尸,只要躲过10分钟就行了。”

  黄琼斜了王比安一眼:“你不是学过封所长教你的本领吗?以前也跟着王首领杀过丧尸。为什么不直接把丧尸给杀了?”

  王比安老老实实地道:“封伯伯说了,这节实战课主要是锻炼大家的躲闪能力,我们就该先把这学好,要杀丧尸,机会多得是。”

  黄琼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哼了声。

  陈薇和王路远远看到王比安和黄琼上了场,王路握了握陈薇的手:“放心。王比安肯定对付得了这只丧尸。”

  陈薇点了点头,她看清了石灰圈内的是只女丧尸,个头和王比安差不多,虽然没什么明显的外伤。但长期的饥饿让它整个人瘦得像芦柴棒一样,似乎风大一点,就能把它吹走一样。

  王比安和黄琼进了石灰圈,依着两人刚才商定的主意,分站在两头,故意挑逗着丧尸左扑右挠,眼见着丧尸向谁扑的近了。另一个就赶上去冲着它的屁股踢一脚,或在背上拍一下,总之千方百计引诱丧尸顾此失彼。

  这只女丧尸明显比卢锴一组对抗的男丧尸要痴笨得多,在石灰圈里蹒跚着,几分钟过去了,硬是连王比安和黄琼的衣角都没碰着。

  王比安和黄琼的胆子越来越大,两人一开始还只敢站在石灰圈的外沿,接下来就逐渐一步步向丧尸靠近。如今两人离丧尸只有一米之遥,他们都能闻到丧尸身上的臭味,有时甚至能感受到女丧尸挥着胳膊抓挠时带起的风。

  王路和陈薇看到。王比安和黄琼绕着女丧尸颇有默契的前进后退,女丧尸向黄琼探出胳膊时,王比安会一拳将它的胳膊打偏,黄琼顺势一矮身,险而又险地从丧尸胳肢窝下钻过,然后转身顺势推了它一把,将正向王比安扑过去的丧尸推得向旁一个踉跄,王比安正好安然脱身。两个孩子围绕着丧尸如穿花蝴蝶一样穿梭来往,动作从起初的生涩,变得流畅灵动。颇有点武侠小说里双剑合璧的风采。

  石灰圈外的孩子们渐渐也看出其中的妙处来。郑佳颜和黄冬华更是在旁边连连叫好,每当王比安和黄琼互相配合以极险的姿态差之毫厘地躲过丧尸的扑击时,孩子们都会报之以一阵掌声。(1_1)

  封海齐看了看表,时间只剩下二十来秒了,他对两个孩子的表现很满意,这才是他今天真正想教给孩子们的本领。

  就在这时。女丧尸突然变了性子,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突然死盯着黄琼不放,不管王比安如何干扰它,一直紧紧追着黄琼。这一下石灰圈内的情况急转而下,只见黄琼绕着圈子的边沿跑,而丧尸在后面紧紧追赶,王比安又跟在丧尸后面又踢又打,可丧尸本就是没感觉的,无论王比安怎么折腾,都是如击朽木,女丧尸吃定了黄琼,死追不放。

  黄琼毕竟是女生,刚才和王比安互相配合着挑逗女丧尸时,虽然动作在旁人看来轻轻巧巧,其实体力消耗极大,如今也不知道女丧尸发了什么疯,只追着她一人不放,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指好几次已经挠到了自己背上,顿时心慌起来,明知道就算是被丧尸抓住自己也不会真的受伤,可奔跑的脚步却偏偏凌乱起来,也不知怎么的,两只脚硬生生绊在了一起,唉呀一声,仆倒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紧追在后的女丧尸一个虎扑压到了黄琼背上,一口就啃了下去,黄琼脑中一片空白,似乎又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扑倒在地,几只丧尸压在她背上撕咬的那一幕,她下意识地脱口尖叫:“王比安!”

  王比安大叫一声,一跳,就跳上了女丧尸的背,左臂一把从背后卡住了丧尸的脖子,右手一挥,螺丝刀直捅进女丧尸的右耳,深深地戳了进去,还使劲搅了搅。

  一缕黑色的尸液从女丧尸的耳洞里流出来,女丧尸就像断了发条的玩具,突然一动不动了。

  王比安吓得话都不利索了,结结巴巴道:“黄、黄琼,你、你没事?”

  压在女丧尸下的黄琼哼了哼了一句什么,王比安没听清:“你说什么?”

  黄琼提高了声音,尖叫道:“快走开啦,你压在我身上快把我压死了。”

  可不是嘛,女丧尸加王比安,加起来可有200多斤了,压在黄琼死上压得她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王比安连忙翻身从女丧尸身上跳了下来,顺势把女丧尸的尸身从黄琼身上给推了下去。

  黄琼从地上爬起来后,匆匆擦了把眼角的泪。拍打着身上的沙土、石灰粉,一脸的沮丧,旁边的王比安也苦着脸。因为两个人失败了。

  虽然女丧尸倒在了地上,可黄琼身上却粘着石灰粉。她倒下时,身子压在圈子外了,而王比安,左前臂上有一抹红漆,这是他在伸臂卡住女丧尸的脖子时磳上的,这要是在真实的战斗中,也就意味着王比安已经被丧尸咬了一大口了。

  陈薇忍不住悄声对王路道:“真是的。都怪那个黄琼拖了王比安的后腿,如果不是她突然摔倒,咱们孩子急着去救她,王比安根本不会被丧尸伤到的。”

  王路哑然失笑,陈薇也真是的,只不过是一堂模拟课而已,哪用得着这样认真,有封海齐教着。孩子们只会越来越成熟,王路道:“王比安做得不错,他刚才要是只顾自己安全躲开了。我倒要生气了。”

  陈薇虽然知道王路说的话有理,如果王比安胆怯退缩了,她心里也同样会失望,只是,看着王比安为了一个认识才没几天的小女孩这样拼命,自己这个当娘的,心里总不是个味儿。

  王路似乎猜到了陈薇心里想什么,拍了拍她的肩道:“好啦好啦,咱们儿子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其实。也不算坏,别人我不敢说,可你看和他同一组的郑佳彦,黄冬华等孩子,这才几天不都和王比安关系处得蛮好了吗?这年头,没有一点心眼自然活不下去。可要是一脑门子歪门邪道,也不见得有什么好下场。王比安现在还小,以诚待人,倒也能交到一些贴心的朋友。”说着,转身就向山庄外走去。

  陈薇道:“你这就走了?”

  王路耸耸肩:“有老封管着孩子们,还有什么好操心的,你也忙自己的事儿去。”

  陈薇扭过头,看到草坪上郑佳彦和黄冬华已经跑了上去,搀扶着黄琼和王比安退了下来,一幅友爱互助的形象,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转身回餐厅去了。

  王比安其实并没有受伤,只是有点心慌,退下场后,看到封海齐又去处理另一只丧尸,以代替被自己杀死的女丧尸,让另一小组的人上场,悄悄转到了黄琼身边:“唉,你真的没事?。

  黄琼咬着下唇,拧着眉看着被拖出石灰圈扔在一边的女丧尸,不服气地道:“倒霉,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就到时间了。”

  王比安见黄琼说话利索,果然没受到一点伤害,这才松了口气,顺着她的话头道:“就是啊,我估计着也就一分钟不到就到点儿了,唉,也不知道那只丧尸后来不知发了什么疯,死追着你不放,你在前面跑没看到,我都已经扯着它的衣服使劲往后拽了,那只丧尸居然还不回头。真是见鬼了。”

  黄琼脸突然一红,支支吾吾道:“这个、这个,其实不能怪你的。嗯,是我不好,都怪我,算了,反正不关你的事儿。”

  王比安一愣,自认识黄琼以来,她说话办事一直干脆得很,一是一,二是二,一向据理力争,有话说话,从来没有这样扭捏的样子。

  王比安奇道:“黄琼你怎么了?我又没怪过你,说起来,是我没做好,说好了两个人互相配合干扰丧尸的,是我没做好才让丧尸盯着你不放。”

  黄琼的脸越发红了,突然一跺脚道:“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了是我的原因,是我的错,你满意了。”

  王比安傻了眼,不知道黄琼莫名其妙发的什么火,这时,到旁边给黄琼找水的郑佳彦拎着一瓶矿泉水走了过来,听到两人在那儿争执,她是和黄琼住一屋的,自然知道出了什么事儿,这时忍不住笑道:“王比安,你也别追着黄琼问了,黄琼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因为一些个人的原因,所以被丧尸紧追着不放,那是因为丧尸嗅到了她身上的味道……”

  黄琼羞得恨不能把郑佳彦的嘴堵上,她通红着脸道:“郑佳彦姐姐,你什么时候变这样八婆了!”

  王比安挠着头,苦苦思索着想不出黄琼身上有什么味道吸引了女丧尸的紧盯不舍――难怪这孩子不懂,其实是黄琼今天在和丧尸拼斗时,突然来了月经。郑佳彦因为早上起床时,黄琼曾红着脸向她讨要卫生巾。此时自然猜到了。

  黄琼看着王比安还是一脸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知道他依然没放下好奇心,脸上一红,推了他一把:“你把心思放正事上。快看,封伯伯又驱赶新的丧尸入场了,这次轮到林久他们了,你看仔细了,多学学,省得下次我和你搭伙,又被丧尸扑到。”

  黄琼这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明明自己说了不怪王比安的,怎么这话又隐隐有责怪他的意思,但是王比安却并没在意,噢了一声,就转身去看石灰圈内林久一组人和丧尸的对抗了。

  黄琼有些过意不去,过了一会儿,又挨到了王比安身边。悄声道:“等会儿下了课,你把外衣脱下来给我。”

  王比安头也不回地道:“做什么啊?”

  黄琼道:“你的衣服上不是粘上了红漆吗?红漆很难洗干净的,我来帮你洗。”

  王比安直通通地道:“没事儿。我叫我妈洗好了。”

  黄琼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王比安根本不领情,不,不是不领情,而是这浑小子就是个生瓜蛋子,连人家对他好坏一点都不晓得,气得咬牙,但一想到王比安刚才不顾自己被咬也要救她,心又软了,转而好声好气地道:“你妈妈――陈老师多忙啊,咱们就不要拿这些小事麻烦她了。你悄悄儿给我,我很快就能洗干净的。”

  王路一门心思都在草坪上林久和丧尸的打斗中,林久吸取了前两场的教训,既不与丧尸硬抗,也不一味游斗,而是充分利用自己行动快速的优点。不断欺近丧尸,一边格挡丧尸乱挥的胳膊,一边抽冷子捅丧尸的眼窝,有一下,他的螺丝刀已经插进了丧尸的眼球,只可惜丧尸头一甩,整颗眼珠都被螺丝刀剔了出来,后面的眼神经还联在眼窝里,那眼球就这样挂在丧尸脸上晃荡着。包括王比安在内,孩子们都发出了大声的叹息。

  听着黄琼在自己身边嘀咕着,王比安不耐烦地点了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把人家女孩子的好意当一股春风吹去,挥着胳膊大叫:“林久哥哥,加油,再来一下子。”

  对于衣服上的红漆,王比安很快就扔到了脑后,这一天事儿可忙着呢,上午结束了封海齐的实战课后,大家又要去照顾正在孵的鸡蛋,虽然有了灯珠供暖后,沫箱里的温度稳定多了,但大家还是要时不时检查一下温度计,再说,还要定时翻蛋呢。到了下午,又有陈薇上的语文课,谢玲姐教的数学课,以及李波叔叔的机械课。语文和数学是最无聊的,幸好老妈的语文课上关于背诵和默写的东西都没有了,什么名家名句啊,如今只要自己会读就算过关了,只是谢玲姐变得好怕人,黄冬华他们因为年纪小,不懂怎么解方程题,她就瞪着人家说要打手心,相比之下,倒是李波叔叔的机械课好玩点,他拎了几把电钻来,教大家如何针对不同的材料使用不同的电钻头,他还说过几天想办法弄台机床来,教大家怎么进行车、磨等简单机械加工,可惜的是,李波叔叔说,用钻头钻丧尸脑门并不是好办法,还不如直接用螺丝刀捅更有效。要知道,卢锴已经打算下了课用电钻在封海齐伯伯抓来的丧尸头上开几个洞洞眼了。

  总之,这一天瞎忙下来,王比安直到吃了晚饭,洗了澡,从卫生间出来,才想起让黄琼帮自己洗衣服上红漆的事儿,本来,王比安已经不想去找黄琼了,可探头看看陈薇,抱着梨头正在打哈欠,知道她一天忙碌下来已经很累了,便拎着脱下的衣服悄悄出了门,向黄琼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王比安轻轻响了响门,里面很快传来黄琼的声音:“谁啊?”

  “是我,王比安。”

  门很快开了,掩着的门里探出黄琼半边身子,她的头发还在滴着水,问道:“你来做什么?”接着又道:“郑佳彦姐姐正在洗澡呢,我可不能让你进来。”

  王比安扁了扁嘴:“我可不希罕进来,那,这是我的衣服,你说了你会洗的。”说着,把衣服往黄琼手里一塞,转身就回自己的房间。

  王比安想着回房间还能不能偷偷打一会儿电脑游戏,因为老爸王路又不在家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只要谢玲姐帮自己说说好话,老妈还是会同意自己玩一会儿游戏的。

  这时,王比安听到身后黄琼郑佳彦的房间门,呯一声关上了,接着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他一回头,却见是黄琼拿着自己的衣服跟了过来。王比安站住了脚:“怎么了?你不是说衣服你会洗的吗?说话可要算话,不能赖皮。”

  黄琼轻声道:“谁赖皮了?我只是去找汽油,这漆染在衣服上,只有用汽油才洗得掉。”(未完待续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