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四十八章 这是一条死胡同

[字数:7988 更新时间:2014-9-10 20:11:00]




  .王路手端一碗咸菜年糕汤,正在顾盼自雄天下我有时,突然阵剧痛袭来,脑门一阵晕眩,眼前一黑,咣一声,汤碗摔到了桌子上,人一个后仰,昏mi过去。

  办公室内的气氛本有些古怪,沈慕古借着隔离一事难得占了上风,正有些得意洋洋,钱正昂有些不以为然,在他这样一个专业医生的角度看来,王路这次提前解除隔离虽然事出有因,却有一不可再,更不能因此而成常例,周春雨则是低着头对着汤碗沉默不语,说心里话,他并不认为自己当初支持对王路隔离有错,错的是自己的行事方法太生硬,以至引起了王路和自己之间的猜忌。周春雨觉得,有必要找个机会和王路拉拉家常,唉,自从崖山搬到卫生院后,不但和梨头见面时间少了,和王路、陈薇相处机会也不像以前多,原来虽然睡在厨房地上狼狈不堪,但大家之间却亲密无间,不像如今,家业是越来越大,但和王路平时聊天打屁的时间都没有了。

  陈薇也感觉到了办公室内气氛异常,正想说笑几句,就在这时,王路突然摔碗翻倒在地。

  大家都惊得跳了起来,周春雨碗一扔就扑了过去,扶住倒在椅子上的王路道:“王哥,你怎么了?”继而脸sè大变:“不好,王哥昏mi过去了。”

  陈薇也扑了上来,眼泪直流:“这是怎么啦?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就倒了?”

  钱正昂试了拭王路的脉搏:“还好,王哥的心跳很有力,快,我们把他送到手术室去。

  手术室内,王路再一次躺在chuáng上,钱正昂在忙着给他检查,其他人都大气不敢喘地在旁边盯着。

  布在丧尸围攻解除后,王路随手取了块纱布匆匆包扎了一下纱布已经快被血浸透了钱正昂只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刀伤实在古怪,同一处位置捅了好几下而且伤口边沿还有被粗暴扒拉的痕迹。

  钱正昂想像不出来,这是在怎样的状态下,才会造成这样的伤口。

  陈薇抽着鼻子道:“钱医生,是这手上的伤造成王路昏mi的吗?”

  钱正昂摇了摇头:“这处伤口看起来骇人,其实只是普通外伤,连筋骨都没伤着,我尽量缝扎一下以王哥的体质,很快就会好的。”他转头看了看王路的额头,那处额头的伤,血已经凝结了,钱正昂不无忧虑地道:“我倒是担心这头上的伤,得照下x光和ct。”

  一个多小时后,王路shēn吟了一声,张开了眼朦胧中,他看到陈薇、周春雨、沈慕古和钱正昂都围在自己身边,而自己再一次躺在手术chuáng上,只是这一次,并没有被绑起来。

  王路自家知自家事,这肯定是异能状态解除后,受到伤害的身体对自己的反扑,开玩笑,当时磕头那一撞有多狠,王路自己门儿清,当时自己是真想找死去的啊。异能解除后,昏mi是正常的不昏mi才是反常的。

  其实王路已经很满意了,这次异能生效时间相当长,唯一的遗憾是自己的狼狈样全被周春雨他们给看到了,王路清醒过来后,强撑着道:“体力有些透支,头有些晕呵呵,没吓着大家吧。”说着,就想坐起身。

  旁边陈薇连忙扶住他,哽咽着道:“快躺下,钱医生刚刚给你检查了身体,你、你要有思想准备,听钱医生给你说说。”

  王路听陈薇说的含糊,有些诧异,目光转向一边的钱正昂,钱正昂咳嗽了一声,举着手里x光片和ct图,对王路道:“王哥,你刚才昏mi后,我给你做了下检查,这是x光片,你、你额头的受伤部位有轻微骨折。”

  王路一愣,情不自禁想抬手momo额头的伤,最终又放下了,他苦笑,这一磕果然下了死力气啊,居然骨折了!王路缓缓道:“严重吗?要怎么治?”

  钱正昂摘着x光片道:“王哥你瞧,就这部位有些发散xing的裂纹,以我看,还是保守治疗的好,等裂纹愈合了,就没事了,只是这位置今后不能再磕碰了。”

  王路笑道:“这倒没问题,以后进庙烧香,还有理由不给菩萨磕头了。”

  这句话一点不好笑,在场的众人个个沉着脸,王路自己干巴巴笑了两声,也无趣地合上了嘴。

  钱正昂严肃地道:“王哥,除了额头的骨折,你脑前额叶的淤血又有新变化。”说着,拿过了ct图,“王哥,你看,这团yin影就是脑出血,它显然比上次要大了一点,看样子,你脑内的出血不但没有好转,还因为这次骨折,越发严重了。”

  王路沉默了好一会,才一字一字道:“最坏的后果会怎么样

  钱正昂干巴巴地道:“如果淤血继续扩大,我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恶果,但脑前额叶因此受到伤害的话,王哥你,就会变成白痴。”王路想到以前自己对脑前额叶受到伤害和丧尸生理反应之间的联系的推论,也就是说,自己某种程度上将会和丧尸一样。

  钱正昂看到王路脸sè铁青,连忙道:“当然,如果好好治疗休养的话,这淤血应该是会被肌收慢慢消失的,只要淤血一消失,我刚才讲的那些危险xing就都不存在了

  陈薇抹了把泪:“钱医生,我们该怎么治疗啊?“

  钱正昂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治疗方面也没什么捷径,王哥还是要继续吃药,护好额头的骨折,让它尽快愈合,另外,人不能太ji动,不能暴怒,思考过度也不好,总之,就是尽量减少脑部运动,因为大脑活动越多,血液流动越快,毛细血管渗血也就越多,在不进行开颅手术保守治疗的情况下,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王路听明白了,现在的自己,最好是做头猪吃了睡睡了吃,啥也不操心,啥也不去想。

  王路躺回手术chuáng上,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大家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周春雨等人互相看了一眼,又望向陈薇,陈薇点了点头,这才纷纷出了门。

  陈薇站在门口送走众人后,掩上门回到王路身边握着他没有受伤的右手道:“你也不用太担心,钱医生说过,只要放宽心态,安心养身,这伤还是能好的。”

  王路苦笑,这丧尸遍布,智尸蠢蠢yu动,崖山赖以为生的物资所出地鄞江镇奇变横生之时自己又怎么可能真的当只吃吃睡睡的猪?

  王路从chuáng上坐起身,左右四顾上了下,指着一只装医疗器械的铝合金浅口盘道:“把盘子拿过来。”

  陈薇不知所以但还是把盘子取了过来,王路将盘子竖起来,当一面镜子一样,照了照自己,镜中的人脸sè苍白,胡子拉碴,挂着黑黑的眼袋,额头正中贴着一块纱布。

  王路举起手,碰了碰额头,咝地倒抽了一口冷气陈薇见了一惊,“小心,你那儿骨折还没好呢。

  王路没理睬陈薇,飞快地伸出手,又碰了一下额头的伤口,但这一次他在打了个哆嗦后,脸sè并没有再浮起痛苦之sè。

  把盘子递给陈薇后,王路面无表情地躺了下来,两眼定定地直视着天花板。

  就在刚才自己用力触碰了额头的骨折处后,异能再次生效了,剧痛消失了。

  很显然,磕头造成的额头骨折,影响到了脑内出血,而脑内的淤血,又影响到了脑前额叶,进而触发了异能。

  原来以**的剧痛引发异能已经失效了,如今却改成了脑内出血触发异能。

  这哪里是什么进化,这根本就是恶xing病变!

  王路很早以前就已经认清了所谓的异能的真面目丫就是脑部病变形成的生理缺陷。

  只是如今这病变越发严重了,原来自己还因为异能的长时间生效而在窃喜,可现在看起来,是脑内出血压迫脑前额叶,从而延长了生理缺陷的时间。

  这脑内出血如果越来越严重,造成淤血进一步扩大,那自己的异能也就成为常态化,换句话说,将永远无知无觉。

  偶尔采用一下异能倒无妨,可以后要是永远什么感觉都没有,那不真成了活死人,做人还有什么味道啊。

  如果正像钱正昂说的,发怒,ji动,思考过度都可以影响脑内血,从一方面来说,自己ji发异能的手段是越来越多了,再也不用玩自残这一招,也算是得好事,可从另一方面来说,王路不是吃素念佛的老和尚,心里古井无bo,他是活生生的人,男人,有老婆有儿子还有个想吃又吃不到嘴的小三,喜怒哀乐那是常态,如果动不动就没感觉了,这还怎么过日子啊。

  别的不说,你想想,要是拿一天把谢玲拿下了,两人正在圈圈叉叉,王路一ji动,然后宾果一下,异能触发,啥子感觉都木有了,那不是坑爹啊!?

  但是,不使用异能又是不可能的,如今这异能已经是王路带领崖山众对抗越来越聪明的智尸丧尸的终极武器,王路能想像到,今后,自己只会越来越频繁地使用异能。除非,崖山上能接纳更多如封海齐那样武力超群的强者,以减轻生存的压力。

  这就成了一个死胡同了,想生存,必用异能,用异能,自己就会变成活死人,身为活死人,这样的生存,又有什么意义。

  王路越琢磨越心情消沉,到最后一阵心烦意乱,突然长叹一口气,对陈薇道:“我想回崖山龙王庙。”

  陈薇一怔:“你这受着伤,回崖山做什么?咱们就在卫生院住着好了,有个什么万一,也方便就近检查治疗。”

  王路固执地道:“有什么好检查治疗的,你也听钱正昂说了,我这反正是保守疗法,吃吃睡睡就是了。我要回崖山,这手术chuáng睡得我腰酸。”

  陈薇照顾着王路的情绪,怕他一时又ji动了,连忙道:“好好好,我陪你回崖山,只不过你总得和周春雨商量一下这事儿吧,还有,要不要叫谢玲、王比安回来?镇上的丧尸怎么个处理法也得安排一下吧。”

  王路闭上眼睛,胡乱挥着手:“我不管,你自己去和周春雨他们商量吧。”

  陈薇无奈,只得出了手术室自去找周春雨。

  周春雨等人其实并没有走远,就在隔壁房间,听了陈薇说王路闹着要回崖山,几个人都有些面面相觑。

  半晌,周春雨才道:“回崖山不是不可以,只是龙王庙的警戒设施得改良一下了,丧尸如今都会爬栏杆了后山的防备一点用都没有了。”

  陈薇皱着眉道:“我就担心那些智尸和丧尸会不会也来围攻崖山,就算是谢玲和王比安都回来了,山上也是女人孩子成堆,防守力量并不强。”

  周春雨忙道:“这倒并不用担心,崖山的地理位置易守难攻,只要挡住了智尸丧尸的偷袭,卫生院和鸣凤山庄两地都能及时救援,再说了镇上的丧尸如果要偷袭崖山,我们卫生院里的人肯定会事先察觉,怎么也要保崖山龙王庙平安。”

  陈薇略为思索道:“那好我这就陪王路回崖山,反正王路下山本就是为解卫生院之围,现在围困已经解除,我们是该回去了。”

  沈慕古连忙道:“陈姐,你这话就见外了,无论是崖山、卫生院还是鸣凤山庄,都是王哥一手一脚辛苦打拼下来的,什么来来去去的,这话我听着不舒服,陈姐不是拿我们当自家人咧。”

  陈薇笑道:“好好我看王路是该好好休息休息,天可怜见,这样长时间来,他哪里过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只是要麻烦你们大家多分担点担子了。”

  说走就走,当下大家也不耽隔为了防止有落单的丧尸袭击,周春雨和沈慕古留下钱正昂守卫生院,护着王路和陈薇,回到了崖山龙王庙。

  王路一路沉着个脸,也不和周春雨等人搭话,回到龙王庙后,直通通走进卧室,拉过被子,méng头就睡。

  陈薇在旁边看得连连摇头,王路身上的衣服上还沾着杀智尸时溅上的尸液呢,只得做好做歹,把他从chuáng上拉了起来,换了衣服,端了热水进来给他擦了个身子,这才让他躺下睡觉。

  陈薇端着脏衣服出门,这衣服自然不能用洗衣机洗,得到泉水处去用活水洗,却见周春雨和沈慕古从后山转了回来,两人都是一头汗一身草屑。

  陈薇连忙道:“我还以为你们下山回卫生院了。”

  周春雨道:“我不放心后山防御,和沈慕古去查看了一回,倒好还,并没有丧尸、智尸入侵的痕迹。对了,陈姐,我想把龙王庙的大门拉”

  陈薇知道这是怕智尸夜间偷袭,她问道:“你不是造成漏电吗?”

  周春雨比划道:“这高压电网要接了地才会漏电,我在卫生院铁栏杆上拉火线时,忽略了这个问题。电网是肯定要拉的,卫生院、崖山龙王庙因为都是易于攀爬的铁门,所以一定都要拉,鸣凤山庄的大门是木门,倒不需要,只是要做好防接地的问题,这其实也好办,一是绝缘,二是位置要高,丧尸触电后,掉到地上不会造成接地。”

  陈薇对电路十窍中通了九窍,一窍不通,以前家里换个电灯泡都是王路的事,这时听周春雨说得头头是道,连忙道:“这事儿小周你尽管去办吧,只是要注意安全,不要没电到丧尸,反而把自己给电了。”

  王路正在呼呼大睡,他刚回到卧室时,躺倒在chuáng,多少有些赌气沮丧的成份,但人在chuáng上一放松后,体力的消耗和精神的重压,让他很快就真的睡着了。

  这一睡,一直睡到下午,饥肠辘辘方才醒来。

  王路躺在chuáng上,看看窗外,天依然亮着,只是外面传来叮丁当铛的敲打声,声音不是很重,有一阵没一阵的,王路扬声喊了声:“外面在搞什么名堂?”

  听到王路的声音,很快有一阵脚步声传来,门嘎吱一声响,陈薇走了进来,看到王路坐在chuáng上,脸sè比刚上山时要红润不少,喜道:“可醒啦?肚子饿不饿?中午原想叫你吃饭来着,要看你睡得香,就不忍心叫你醒来了。中午饭还剩了些,我给你烧几个菜端上来吧。”

  王路揉了揉肚子,的确饿得厉害,忙道:“还烧什么菜,别费那个劲了,赶紧的,拿剩饭做个蛋炒饭就是了。”

  陈薇应了声就去了,不一会端了碗蛋炒饭上来,炒饭卖相极好,明显是先炒饭再下蛋浆,一粒粒饭裹着金黄的鸡蛋,还加入了切碎的红肠和葱花,旁边还有个小碟,里面盛的是生切西红柿片拌白糖和一碗紫菜汤,王路吃了满满一大海碗蛋炒饭,这才放下筷子,打着饱嗝,慢悠悠喝着紫菜汤。

  这时,他又听到门外的敲打声,随口问道:“外面在搞什么?”同一件事,现在再问,语气就轻快了不少。

  陈薇笑道:“周春雨和沈慕古在装高压电网。”

  王路神sè一动,刚要张嘴问个究竟,突然又闭上了嘴老子从今儿起要当只猪,万事不管。rs!。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