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听壁脚

[字数:3941 更新时间:2014-9-10 20:10:00]




  陈薇被渴醒了。

  整整一天,她除了一碗汤面外,什么都没下肚。饿倒还能忍受,只是这极度的干渴却从胃里延伸到喉咙,就象有只小手从身体里伸出来,扒拉着几乎要冒烟的嗓子。

  陈薇呻吟了一声,从床上半撑了起来,含糊着嘟囔了一声:“水。”

  卧室里静静的。

  陈薇迷糊了半晌,才想起来谢玲正在照顾王路,稍稍清醒了点。

  她半闭着眼睛摸索着下了床,没有趿鞋,光着脚挪到了靠着窗户的书桌旁,伸手摸索了一番。

  桌子上并没有杯子。

  陈薇干咽了口涶沫,转身到门边,想开门到厨房倒水喝。

  顺便也提醒一下谢玲,王路也已经很长时间没进水了,他的牙关咬得死死的,自己是用针筒吸了水,从牙缝里给他勉强注射了一点水进去的。

  就这样也有不少水又漏了出来。

  得让谢玲时不时也用针筒“打”些水给王路。高烧病人脱水是最厉害不过的。

  陈薇一推门。

  咯吱一声响。

  门动了一下,却又卡住了。

  陈薇又推了一把,门一动不动。

  陈薇彻底清醒过来――怎么回事?门怎么从外面反锁上了?

  卧室的门除了一把普通的牛头牌旋转锁外,在外面还有个类似铁片一样的搭扣,往门框上的扣眼一搭,里面的人就推不开了。

  这搭扣从来没人用过――噢,有一次王路为了教训满山乱钻的王比安,曾经把他关在卧室内小半天。那时就用这搭扣反锁过门。

  陈薇很快明白过来,是谢玲把门反锁了。

  这丫头真是的,怎么魂不守舍的,做出这样没头没脑的事情来?

  陈薇苦笑了笑,其实也怪不得谢玲,就是自己何尝不是整天昏头晕脑的。两人从精神和体力都透支得七七八八了,都是硬撑着一口气在照顾王路。

  陈薇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想扬声叫谢玲,扭头看看高低床上睡得正香的王比安的侧影,又收了声。

  她手一伸撕下了窗户上用来充当玻璃的塑料布,探出胳膊摸到了门框上的扣眼,轻轻一顶,笃一声,铁条搭扣掉下来反撞到门板上。

  王路弄的这东西根本就是“压压糊”(本地话糊弄的意思),反正回头用几枚小钉子就能轻易把塑料布重新蒙上。

  陈薇出了门,刚向厨房走了几步,突然听到厨房里传来轻微的说话声。

  是王路醒了吗?陈薇大喜。走出卧室时她被室外的夜风一吹,原本委靡的人又爽利了不少,听到厨房内的动静更是精神抖擞。

  她加紧向厨房走了几步,却又停住了脚,那声音是谢玲的,并没有王路的声音,靠近了听得更仔细,是谢玲呜呜咽咽在哭诉着什么。

  陈薇大急,难道是王路不行了?

  她光着脚飞跑过去,一推门,厨房的门也被反锁上了。

  陈薇刚要拍门,却听到了门里谢玲边哭边骂王路有色心没色胆。

  陈薇举在门板前的手呆住了。

  心里涌上千般滋味。

  谢玲和自己一家三口真是称得上不是冤家不聚头。

  在为了生存而拼命时,人的情感总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容易侵入的。

  别的不说,陈薇和谢玲相伴卫生院一行,两人间的情谊就与往日有了大大的不同。

  说实话,以前在陈薇心中,谢玲是个类似邻居家妹妹的角色,偶然会找王路这个大哥哥来帮忙换下漏了气的车胎。

  现在只是角色互换了一下,变成谢玲帮着王路打丧尸。

  陈薇对谢玲很好,那是没得说的,可以说在崖山,除了王比安之外,陈薇待人最客气的就是谢玲了。

  没错,是客气。

  崖山需要谢玲,但王路却又曾经想杀过她,难免谢玲心里不会没有一点疙瘩,王路是个男人,又不知道女人的小心思,虽然在战斗的过程中越来越信任谢玲,但在怎样对待她这件事上却是湿手抓面粉,尴尬得狠。不能太亲昵,免得谢玲误以为王路动了什么歪脑筋,太生硬了却又容易伤着谢玲的情感。

  这个角色只能由陈薇来扮。陈薇的定位很明确――谢玲不是姐姐姐姐的叫嘛,那好,我就把你当妹妹,亲妹妹。

  妹妹就是用来宠用来哄的,什么管教啊督促啊,都是大人的事,我这个当姐姐的就做个你的知心人。

  那天找到王比安回山时,陈薇与王路在卧室中私语时,突然冒出让王路要了谢玲之话,是陈薇一时失言也是陈薇的一次试探。

  王路和谢玲天天在一起打生打死,情感没有增进那才见鬼了,没听说过有句老话叫日久情生吗?更何况谢玲的确是个出色的女孩子,平日走在大街上,光那双长腿的背影就能让王路这傻瓜吹声口哨。

  王路的回答让陈薇很安心,只是没想到王路坚持让谢玲走,唉,真是两难。只不过现在王路一病倒,让谢玲离开的事自然耽搁下来,更离谱的是,反而是原本要被赶走的谢玲为了救王路,到卫生院出生入死。

  真是冤孽啊。

  陈薇在窗外隐隐听到了谢玲呜咽中的只言片语――这、这个傻姑娘,这是对王路动了真感情呢。

  陈薇凑到厨房窗户边,往里一张望,正好看到谢玲把王路的手摁在自己的胸口,顿时吓了一跳――现在的女孩子表达自己的情感居然这样直接吗?幸好王路病重,要不然这死鬼还不得乐死。

  陈薇抬手想拍门,手举了一半又放了下来,不行,现在惊动了谢玲,小姑娘非羞死不可,而自己也会很尴尬――这躲在门后偷听算什么啊?大老婆来抓奸吗?

  陈薇在窗外尴尬地站了半晌,又凑近玻璃窗,想看看里面的谢玲平静下来没有。嗯,随便也把衣服穿穿好嘛,你这样子让姐我怎么进来啊。

  陈薇只瞄了一眼,就呆住了。

  厨房内,在摇曳的如豆的烛火中,谢玲袒露着丰挺的胸口,神情呆滞,一步一步地向躺在床上的王路走去。

  她的右手,拎着一把刀。

  砍柴刀。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