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十九章 挠痒痒

[字数:4069 更新时间:2014-9-10 20:09:00]




  7天后。

  王路仰天躺在床上,光着两条大腿,陈薇低着头,埋首他的双腿之间――不许想歪喽――正用酒精棉签轻轻擦拭着伤口周边的血痂,试着挑了挑。

  “痛!痛!痛!”王路鬼叫起来。

  陈薇抬头白了王路一眼:“叫什么叫,那天用针穿肉,也没见你这么叫过。”

  王路苦着脸:“人家那时候不是昏迷了嘛。”

  陈薇又丢过来一个大白眼:“什么人家人家的,别给我娘娘腔。躺好了,不许动,这都还没开始拆线呢,就鬼叫鬼叫的。叫得老娘心烦了,弄破了伤口我可不管。”

  面对陈薇赤果果的威胁,王路只得老老实实躺好。

  陈薇嘴里嚷得凶,下手却越发轻了,想着法子,用酒精浸湿了血痂,才慢慢用棉签挑掉,露出下面用丝线缝扎的伤口来。

  歪歪扭扭的伤口是红色的,这让陈薇有担心――不要是发炎了吧――待细细看过了,才发现并没有发炎化脓的迹象,这才松了口气。

  继而查看丝线,丝线牢牢地固定着伤口,表面上两侧伤口已经完好地收了口。

  陈薇试着用棉签戳了戳,换来王路半声怪叫,伤口好端端的――瞧这手术,没说的。想医闹都让你没借口。

  陈薇得意洋洋,取过早已消好毒的指甲钳,最后警告了王路一句:“别动啊。”

  埋下头去,先用指甲钳两头夹断了留在皮肤外面的线段,然后用自己的手指甲夹住线头往外拉。

  为了今天这拆线,陈薇特意留长了指甲。

  丝线有些滑,指甲夹脱了。

  陈薇没有气馁,坚持着试了好几次,终于依靠还留着的线头,把第一根丝线拨了出来。

  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所有的丝线拆掉后,陈薇满意地看着只留一条蜈蚣爬一样红色疤痕的大腿,轻轻扇了一巴掌:“行了,起来吧。”

  王路在拆线的时候,就再没有鬼叫过,这时听了陈薇的话,站起身,光着脚站在地上,踮着脚,来回试着走了几步,点了点头,又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还行,就是有点痛。”

  陈薇自然知道是什么感觉――自己当年剖腹产拆线后,也是一样一样的――她“切”了一声:“今天只是拆线,这伤口里的肉啊肌腱啊神经啊什么的,还没完全长好呢,等你觉得伤口发痒了,就说明里面在长肉了,那才叫好了呢。”

  王路讪笑了笑:“这不是想早点下山嘛,我看你和王比安天天吃蔬菜,这心里急啊。”

  “窗都没有,别说门了!不许下山!”陈薇一瞪眼:“反正不会少了你的肉吃,家里香肠还有好几条呢。我和王比安吃点蔬菜又算不了什么事,以前困在阳光城时,也没少吃,连只放盐的白米饭不也吃得香。反正在伤彻底好以前,你别想下山。”

  王路挠挠头,也没硬顶,家里米还足够,水是不用担心的,就连蔬菜,因为陈薇此前自己在山后弄了块小田,种点葱,移植了几株耐活的丝瓜、番茄什么的,一时也不缺。

  就是少肉吃。

  家里仅剩的腊肉、香肠都被陈薇塞给自己吃了,母子两人天天吃蔬菜,虽然王比安很乖,就算是自己把肉夹到他碗里,王比安也会抢着夹回来,嘴里还说着:“爸爸,你快点养好身体。”但孩子眼里盯着肉的模样,还是让王路心痛。

  王路甚至打过战斗宠物羊的主意――结果被陈薇和王比安投了集体反对票。

  而且,一时手头都没有杀羊的器具。

  厨房里的破菜刀是不行的。估计连羊毛都割不下来。

  用砍柴刀?

  那刀天天用来杀丧尸,谁知道刀刃上有没有沾上丧尸病毒,用它杀羊,造成病毒二次感染怎么办?

  要知道,王路平时回家,都是把再三用鄞江水清洗过的弩箭、砍刀、兽夹,远远放到龙王庙大殿角落里收起来,溅上丧尸体液的衣服,也坚持去泉水下游处自己洗,就是怕陈薇和王比安不小心碰着了。

  唉,没办法,只能慢慢等伤口自己好起来。

  总算皮肉伤比骨伤好得快,要不然,伤筋动骨一百天,自己可以在山上等得发霉了。

  又是一星期后,这天夜里,王比安早就睡着了,王路却在钢丝床上不停地翻来翻去。

  陈薇轻轻起了身,光着脚走到钢丝床前,低身问:“怎么了?这样晚了还不睡。”

  借着窗外的月光,王路的脸色有些古怪,半晌才道:“痒。”

  痒?陈薇一愣,继而又是一喜,“太好了,伤口正长肉呢,快好了。”

  她一见王路伸手想去伤口处挠,连忙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这可不能挠,一挠,好得就慢了。”

  王路眉毛不是眉毛,鼻子不是鼻子,哼哼着:“痒死人了。”

  陈薇是过来人,知道这种痒又不能挠的感觉,也尝到过痒比痛还难受的滋味。

  连忙抓着蠢蠢欲动的王路的两只手:“想些别的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绝对不能挠。”

  王路扭来扭去,钢丝床咯吱作响:“有什么事好想的啊,不行,我要挠挠,你就让我挠一下,一下下就好了。”

  陈薇眼看自己握不住王路的手,心中生智,突然做了一个动作――

  把王路的一双手,塞到了自己薄薄的内衣下。

  王路一愣:“老婆,你这是做什么?”

  陈薇脸色微红,吐语如珠:“傻瓜,笨蛋。”

  王路感受到手下熟悉的滑腻丰满,突然明白过来――靠,自从生化末世来临后,一家人颠沛流离,忙于挣扎求生,根本顾不上做这件自己最爱做的事。

  月光下,王路化身为狼――娘子,为夫来也。

  正要一头扑过来,陈薇双手轻轻一推,媚眼如丝,娇喘微微:“等等,你伤没全好,不能用力。还是――我来。”

  王路被逆推在床,在月光下,看着陈薇俯身低头――娘子理解万岁!

  在这生化末世,过着“性”福的日子,咱连丧尸也不怕,还怕什么伤口痒痒吗。

  嗯嗯,这伤口再多痒痒几天――不,最起码一星期,才好呢!

  ――――――――――――分割线――――――――――――――――――――

  封推,感谢书友支持让我写到现在,新的一卷即将展开,新女角将闪亮登场,更精彩的情节等着各位。求收藏推荐评论票票,评论一律加精。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