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十八章 神雨天佑

[字数:6251 更新时间:2014-9-10 20:08:00]




  陈薇突然扑哧一声笑出来。

  原本狰狞可怖的丧尸,现在看起来却是――滑稽。

  两支光秃秃的胳膊在铁门栏杆的空隙间胡乱舞动着,支离破碎的断骨,与铁枝碰撞发现咚咚的钝音。

  丧尸的头就像陈薇小时候拥有过的一只啄米小鸡玩具一样,一顿一顿,颇有规律地撞着栏杆。

  虽然腐烂的牙齿、眼窝看起来还是很恶心。

  但是,一点也不怕人了。

  只是好笨!

  陈薇看着丧尸执著地用头撞着铁栏杆,连额头皮绽肉破了也没感觉。

  王比安在后面挥着胳膊大喊:“妈妈,砍它的头,砍它的头!”

  陈薇信心十足地举起了砍柴刀,瞄准铁栏杆缝隙里的丧尸头,娇呼一声,一刀劈了下去。

  丧尸正往后仰头,准备再次撞门。

  陈薇臂短,砍柴刀没够上丧尸的脑袋,扑哧一下,砍进了丧尸的胸膛。

  被肋骨卡住了。

  陈薇用力往后一拨。

  没拨动,只是把丧尸连带着扯得撞在了门上。

  陈薇再次用力,这次丧尸不干了,它虽然失去了双臂,却没影响到身体的活动能力,只见丧尸在铁门外又扑又撞,带得砍柴刀横撞在铁栏杆上,刀身一阵颤抖。

  陈薇手一震,她的右手小指在搬石头时被砸伤,一直没包扎过,使不上力,刀柄眼看就要脱手而出――陈薇急得汗都冒了出来,这砍柴刀,可是家中惟一对战丧尸的近战武器,丢失的后果不堪设想。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大手突然搭上了陈薇的手,紧紧一握,再度抓牢了刀柄,大手往后一扬,砍柴刀轻松地从丧尸肋骨中拨了出来。

  毫不停顿,砍柴刀顺势一落,咔一声,砍进了丧尸的脑门。

  深深地砍了进去。

  丧尸就像块木头一样,一头撞到地上,一动不动了。

  在丧尸倒地前,那只大手灵活地一抽,把砍柴刀抽了回来。

  陈薇傻掉了。

  她甚至没有多看倒在门外的丧尸一眼,鼻子一酸,眼泪奔涌而出。

  她哽咽道:“老公!”

  身后的王比安一个劲儿蹦着高:“老爸你好厉害!好厉害!”

  是王路,真的是王路,在昏迷了一天一夜,在地狱门口转了这样长时间后,终于被陈薇救了回来。

  在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赶到陈薇身边,再次成为她最值得依赖的后盾。

  陈薇软软地靠在王路并不宽阔却足够温暖的怀里,真想就这样永远呆下去。

  王路轻笑了笑,立刻又咳嗽了起来:“老婆大人,我还有伤在身呢。”

  陈薇立刻清醒过来,一个转身,扶住了拐着一条腿的王路,连声自责道:“你没事吧?快,快让我看看伤口,有没有扯坏了。”

  王路当啷一声脱手放下砍柴刀,依靠着陈薇道:“我没事――就是有些头晕,睡得时间太长了。”

  陈薇这才想起来,王路除了被自己灌了点盐开水,至今没进食过呢。

  她正要招呼王比安一起把王路护回卧室,自己好去厨房把凉了又热热了又凉了不知几回的蛋羹端来。

  王路喘着气道:“僵、丧尸是怎么上来的?有几只?”

  陈薇这才想起来,迫在眉睫还有更重要的事呢。

  王比安已经抢着道:“有三只丧尸上山了,我在山道上看见一只,后来又追到门口两只,对了,有只丧尸跑到庙后,把我们家的鸡吃了。”

  王路目视陈薇,陈薇点点头:“山道上的那只丧尸被我用石头砸下悬崖了,这两只――-”

  王路挣扎着直起身:“这么说,山上不有一只丧尸?就在庙后的鸡窝?”

  陈薇点点头,喃喃道:“那些鸡――肯定都被它吃光了。”

  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庙后再也没传来鸡的扑腾声,想来都安静地呆在丧尸肚子里了。

  王路强撑着道:“得把丧尸引过来,不能让它乱走到后山,要不然,我们家今后就永远存在危险。”

  陈薇明白这个理,点了点头,开玩笑,让只活蹦乱跳的丧尸进了后山的山林,打起游击战来,一家人连个安稳觉都没得睡。

  王路勉强弯下腰,却又撑不住,重重喘着气直起了身。

  陈薇连忙道:“想做什么?我帮你。”

  王路简短地道:“纱布。”

  陈薇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看了一眼王路,王路点了点头。

  陈薇蹲下身,从只穿着短裤的王路腿上,轻轻解下了伤口外的纱布。

  纱布和伤口处的血痂已经粘连在一起。揭下来时,扯动了伤口,王路咝地倒吸了口冷气。

  他感觉到陈薇顿住了手,轻喝了一声:“揭。”

  陈薇手一抖,纱布揭了下来。

  幸好,除了伤口的血痂被连带着扯了一小块下来,缝扎处,并没有流血。

  王路用下巴点了点铁门:“把纱布绑门上。”

  陈薇把带血痂的纱布绑在了铁栏杆上,又转回王路身边,挨着他受伤的腿,用肩膀架住了王路的胳膊。

  王路并没有拒绝,现在可不是装好汉的时候,自己的力气,能省一分是一分,他叫来王比安:“帮爸爸把刀捡起来。”

  接过王比安递过的刀,王路偏偏头,示意王比安后退一点,转身对准门,喃喃道:“但愿丧尸喜欢人血胜过鸡肉。”

  事实很快证明了王路的猜想,等了没一会儿,就有只丧尸吼叫着从庙后跑了过来,一头撞到门前,抓着带血的纱布,又啃又咬,简直要把爪子都吞到了肚子里。

  王路单手搂紧陈薇的肩,绷起全身的劲,右手一挥刀,喀,刀劈入了丧尸的脖子。

  除掉了崖山上的丧尸,王路并没有听陈薇的劝解回到卧室,而是执意来到了山道口。

  他眯着眼睛,盯着山道半天,才转头对陈薇道:“我知道丧尸是怎么上山的。”他顿了顿:“是我带它们上山的。”

  还真是王路把丧尸“带”上来的。当“带路党”的,就是王路那天受伤后挣扎着上山时,滴落在地上的鲜血。

  丧尸们是追逐着血滴的腥味,跟踪上山的。

  王路重重喘着气:“得把山道守住,要不然,更多的丧尸冲上山来,我们全家肯定完蛋。”

  到时候,就像在阳光城一样,孤立无援,在丧尸重重包围中,就算没被吃掉,也会活活饿死渴死。

  古之兵法云:孤城不可守。就是这个理。

  可明白这个道理,看着因为走了短短一段路,就气喘吁吁脸色又重新发白的王路,陈薇还是犹疑不决:“王路,你身体吃得消伐?”

  王路呵呵一笑:“吃不消,也得吃得消。”

  最终,拗不过王路,又想到在山道用石头砸丧尸,总好过隔着铁门砍丧尸,陈薇答应王路,让他守在了山口。

  从屋里把钢丝床搬了出来,又叮嘱王比安陪着王路,替王路登高望远,让王路能借机躺在钢丝床上好好休养休养身体,甚至差点把被子也抱过来――王路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天热得,连穿件t恤都冒汗,就算自己受得了,这伤口捂着,反而有害。

  陈薇总算作罢,于是又回厨房,张罗着给王路弄吃的,补营养。

  陈薇在厨房里千刀万剐地骂丧尸――把家里的鸡都吃了,要不然,还能给王路燉个鸡汤。

  王路闭着眼,半坐半躺在钢丝床上,让王比安爬到了山道口的一棵榕树上,可以看得更远,一见到丧尸的影子,就叫自己。

  王路知道,这也是无奈的办法,最好的处理方式,是自己下山,把追逐着血滴而来的丧尸引走,远离崖山。

  等丧尸上了崖山的山道,就输了一半了。

  刚才自己拼了吃奶的力气,才砍了两只丧尸,虽然嘴里安慰着陈薇,其实对自己能搬起多大的石块砸丧尸,王路自己也没把握。

  王路轻轻抚摸着受伤的大腿,伤口处依然火辣辣的痛,隐隐中,伤口一抽一抽的。

  他已经看到了陈薇缝的线――真是个了不起的娘子!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陈薇,你为我们一家,做得够多的了,接下来,交给老公吧。

  王路虚眯起眼,躺下,准备多恢复些体力。

  山风吹过,在燥热中,带来一点难得的凉意。

  突然,王路不顾伤口的刺痛,跳了起来!

  骑在树枝上的王比安吓了一跳,还以为丧尸来了,连忙搭眼往山道望去,看了好一会儿,低头对王路喊道:“爸爸,没丧尸啊,你怎么了?”

  王路充耳不闻,单手高举过天,做托塔天王状。

  他的脸上,混杂着欣喜、疑惑、企盼等等神情。

  过了一会儿,王路猛地缩回手,两眼炯炯有神瞪着掌心,似乎不相信地瞄了一遍又一遍,接着,又伸手举掌向天,这次,他很快缩回了手,仰天大吼一声:“下雨啦!”

  下雨啦!

  一场夏季午后雷雨滚滚而来。

  王路本来还想在雨中,坚守山口一会儿,被陈薇和王比安硬拉了回来――开玩笑,这伤口要是被雨水沾湿了,都不用请丧尸来吃你了。

  回到卧室,王路在陈薇扶持下,七手八脚换衣服,嘴里却乐得呵呵笑:“好雨,好雨!这场雨水冲去了我流下的血滴,崖山,就又安全了。真正是老天保佑啊。”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