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十四章 抉择

[字数:5746 更新时间:2014-9-10 20:08:00]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陈薇跪在床头的水泥地上,望着越来越模糊的王路的脸,愁肠百结。

  有一个救王路的办法。

  但是,非常非常危险。

  崖山下,沿着江边公路,绕过鄞江镇,走左侧的快速道,前行300米,就是镇卫生院。

  在卫生院里,轻易就能找到用来缝合王路伤口的手术器具。

  但是,那简直就是孤身入虎口。

  平时,听着王路闲聊,吹嘘自己在山下打丧尸的事,曾经提起过卫生院。

  那个地方,连王路也不敢靠近。

  生化病毒爆发时,肯定有大批病人前往卫生院求医,现在卫生院绝对是丧尸密度最大的地方。

  王路曾经远远的用望远镜观察过卫生院,能隐约看到卫生院的门诊大厅里,有影子在晃动。许多的影子!

  只是奇怪的是,卫生院的大门虽然开着,里面的大量丧尸却没有跑出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不愿离去。

  不出来就好。

  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王路不但自己远远避开卫生院,也禁止陈薇和王比安不准接近――这是自然的,母子两人除了偶然下山摘菜,基本不外出。

  想救王路,就要去丧尸成堆的卫生院。

  然而这对陈薇来说,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先不说王路杀丧尸的大杀器兽夹不见了踪影――陈薇不知道被王路遗落在镇里了――就是学王路用栓了钓鱼线的血石子“勾引”丧尸,再用弩箭射杀,陈薇也不知道,凭自己打小连弹弓也没玩过的准头,能不能杀得了丧尸,搞不好,自己反而成了丧尸的美食。

  好吧,就算自己非常幸运,能照着王路说过的办法,依样画葫芦,把卫生院清理干净――可那得花多长时间?!

  一星期还是一个月?

  反正王路是肯定等不住的了。

  难道就眼睁睁看着王路死吗?!

  陈微打了个寒颤,从地上撑了起来。

  紧紧握住双手,深深呼吸了几口气。

  冷静,冷静,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去卫生院,自己是九死一生,最可怕的是,一旦自己惨遭不幸,既救不了王路,又把王比安孤身一人扔在这个世界上。

  王比安能活下来吗?――陈薇想都不敢多想。

  可不去卫生院,王路死了,自己母子两人,又能在这末世支撑多久。――可是,可是,这毕竟给自己和王比安留下了一点希望,万一,两人真能活下来呢?!

  为了自己和儿子渺茫的生存之路,就眼睁睁看着放任王路去死?!

  放眼望去,两条路,都是绝路。

  陈薇的思绪陷入了死胡同,越想越迷惘,两难的取舍像毒蛇一样,啮咬着她的心。

  去卫生院!死就死吧,大不了,全家一起死!

  放弃王路吧。让王比安活下去!一定要让孩子活下去!我们夫妻俩挣扎求活至今,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孩子吗!

  有一刹那,痛苦、绝望、自责、无助、悔恨一股脑儿涌上陈薇的心头,她双膝一软,重重摔倒在地上,双手搂住自己,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牙齿磕破了舌头,嘴腔里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这时,一阵腾腾的脚步声从屋外传来。

  是王比安!

  陈薇立刻恢复了清醒,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飞速的抹了一把脸。

  不能让孩子看到自己无助的一面。

  自己已经是孩子最后的希望。

  王比安拎着弩探进身来,轻声道:“妈妈,爸爸的伤怎么样了?”

  陈薇挤出一个笑脸,柔声道:“你爸爸没事,他――正睡着呢。”

  王比安看了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王路,轻轻吁了口气:“太好了。妈妈,我刚才一直守在山道上,没看到有丧尸上来。你安心陪着爸爸好好了。”

  陈薇走过去,揉了揉王比安的头发:“自己小心……有危险,就叫妈妈。”

  王比安一举手中的弩:“没事,妈妈你放心好了,我的弩比爸爸还射得准呢,上次乘爸爸不注意,我还偷拿他的弩去射过癞蛤蟆,一射一个准。”他吐了舌头:“这事你可别告诉爸爸。”

  陈薇突然控制不住自己,一把将王比安扯进自己的杯里,紧紧搂住,哽咽道:“你真是个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放心,爸爸妈妈永远保护着你,永远在你身边。”

  王比安有些发愣,想挣扎,又放弃了,在陈薇怀里闷闷道:“妈妈,我等会儿就回去守山道。家里有没有吃的,我肚子饿了。”

  陈薇这才想起,中午做了汤面,等王路带客人回家一起吃。没想到,出了一连串的事,全家到现在一口热食都没进肚。

  陈薇放开王比安:“厨房灶上有汤面,你去自己捞一碗吃吧。”

  王比安答应一声,刚要出门,陈薇突然又叫住了他:“等等,给妈妈也捞一碗来,要大碗的。”

  没有大碗,王比安干脆用一个小不锈钢锅盛了锅面条,给陈薇端来。

  汤已经凉了,面却还很筋道。

  这是陈薇用王路从山下找来的高筋面粉,加上酵母,自己发的面。

  不会拉面,做的是刀削面。

  撒了葱花,还加了一点点用肥腊肉熬的猪油。

  陈薇呼啦啦把一大锅面都吃了,根本没留意面的味道。

  要吃,还要吃饱。

  凡有大事临头,能吃,能吃得饱的人,才有希望。

  陈薇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小时候,经常在她耳边念叨一句话:“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无论你遇到什么事情,就算天下塌下来了,也总要吃饭。

  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去想事情,去做事情。

  王比安已经吃完面条,又去守山道了。

  陈微放下不锈钢锅,抹了抹嘴,无声地打了个嗝。

  她瞅了瞅床上,王路依然纹丝不动地躺着,很久,才能看到他的胸膛在微微起伏。

  很好。陈薇站直了身。

  老公,你还没死。

  我不会让你死的!

  什么两条绝路?!屁!!老娘偏偏要走出一条生路来!

  陈薇抬头向屋顶,看着看不见的天空:“老天爷,你折腾我们一家够久的了,很好玩是不是?好,老娘就陪你玩到底!想让我们全家去死?!做梦吧你!”

  陈薇深吸一口气,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眯起眼睛,细细回忆着自己生王比安那一天的事。

  陈薇原来是想自己生的,谁知临生前一天,最后一次b超检查,却发现孩子居然脐带绕颈。

  这是可大可小的事,如果接生医生技术高超,在孩子探头出腹时,托着孩子的头轻轻一转,脐带就能从孩子的脖子上脱落。

  可要是运气不好,这脐带就会缠住孩子,窒住他幼嫩的呼吸,变成他的索命索。

  把王路吓得,原本一直取舍不定的名字,立刻灵机一动想了出来,就叫“比安”,咱不求别的,只求孩子安全。中国人的思维嘛,中庸之道,百分之百的安全是不存在的,咱只要比别人安全一点点就行。

  陈薇却很冷静,淡然发话道:“那就剖腹。”

  接下来,就有护士来细细解释剖腹产需要注意的细节,以及有此可能引发的危险,结果把王路又吓得一惊一乍的,敢情剖腹产和自己生一样危险,各种各样并发症,都能要母子的命――

  不,等等,自己要回忆的不是这些,是什么来着――陈薇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隔着薄薄的衣料,手指能隐隐感觉到腹部上的一道竖着的长长的疤痕。

  对,就是它。剖腹产留下的刀疤。

  记那个护士曾经说过,剖腹产后刀口缝线,可以选择两种不同的线,用肠线,就不用拆线,肠线自己可以融合入身体,但腹部的疤痕就会比较明显,而用另一种不会融合的线,需要5天后拆线,还要吃回小苦头,但疤痕较小。

  记得自己毫不犹疑选择了后一种线,倒不是考虑什么疤痕小不小的问题――王路要是敢为了这嫌弃老娘,看老娘一脚把他从床上踹下去――只是想早早出院回家。

  那个护士说,那后一种线叫什么来着――

  陈薇眼睛突然一亮――丝线!那种线是丝线!

  王路前段时间,从山下带来过两床被子,说天凉了好盖――自己还好一通笑话他,盖那被子,都要等年尾了。

  那被子,是蚕丝被!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