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四章 堰上有客留不住

[字数:6269 更新时间:2014-9-10 20:08:00]




  它山堰,虽然有中国四大古代水利工程的美称,实际上,只是一条拦在奉化江和鄞江之间的水坝。

  在现代人眼中看来,它与雄伟根本不沾边,这并不奇怪,看惯了钢筋水泥的几十米高数百长宽得能跑汽车的现代水库大坝,千年前唐代人的工程,实在不算什么。

  王路以前带着家人来过几次它山堰,令他比较好奇的是,它山堰顶铺着的大青石。

  传说中,这上面铺了108块青石,但是,没有人能把它数完整。

  你数过一遍,回头再数,数字又不一样了。

  王路来一次试一次。每次陈薇和王比安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但是,没人数清过青石板。

  传说中,这叫神灵保祐,甚至还牵强附会出一个民间故事,说某某地主想要破坏它山堰,听说只要把第88块青石板橇掉,它山堰就会垮掉,洪水就会冲进来。于是他晚上摸黑来破坏,可数来数去,这第88块青石板一直找不到。

  这当然是扯蛋。

  不过,把它当游戏玩还是蛮有意思的,所以王路每次来都要数几遍青石板。

  就像那只丧尸,低着头,在它山堰顶来来回回走着。一幅不把青石板数清不罢休的样子。

  问题是,你说这神灵管着丧尸不让它数清青石板作什么?

  害得王路一家过不了它山堰。

  地图上看着近,逆水行船可不容易。

  一路行来虽然没有迷路,特别是进入奉化江的支流后,水流速度转小,划船容易一点,可挣扎到它山堰时,眼看就能进入鄞江,却被一只丧尸挡住了路。

  木船躲在一处江边的岔湾,王路探出头,用望远镜观察着丧尸。

  陈薇挤过来,也张望着:“那只丧尸还在?”

  王路放下望远镜,苦闷地点点头。

  陈薇接过望远镜:“你看了半天,真的确定这里只有这一只丧尸?它山堰好歹也是个旅游景点,哪道就没游客来玩?”

  王路扯了扯嘴角:“它山堰又没开通专门的旅游线路,除非租专车,所以很少有整团的游客来。你忘了,我们以前来过几次,每次都只看到一两辆自驾车来玩的,根本没看到有旅游大巴。”

  但还是个别有钱又有闲的人。

  比如说,现在还在它山堰上散步的丧尸老兄,它“生前”肯定也是个驴友吧。

  在这样一个鸟不生蛋的日子里,巴巴地跑到它山堰,又巴巴地变成丧尸,就是为了恶心一下王路,在他们一家逃生的路上添点障碍。

  它山堰本身就是为了隔离奉化江的咸潮水进入鄞江而设的,所以,王路一家所在的奉化江水位,比鄞江要低。

  也就低了一点点。

  王路原来打算,是一家人下船后,把木船拖过它山堰的青石板堰顶的。

  当然,从它山堰登岸,走陆路,也能到石窟山。

  但这样的话,就要穿过整个鄞江镇。

  虽然是农村,可鄞江镇并不是个偏僻的小镇,也有好几万人口,丧尸的数量和密度,并不是王路一家三口足以挑战的。

  最安全的方法,还是进入鄞江后,一路行船,到石窟山岸边。

  这一翻好算盘,被这只看风景的丧尸给打破了。

  王路很心烦。

  就算是他把丧尸引走,可光靠陈薇和王比安两人,是没有足够的力气,把木船拖过堰顶的。

  让陈薇或王比安诱敌?――想都不要想!

  偏偏身边连一点称手的装备都没有。

  更别想着靠蛮干干掉丧尸了。

  眼见着,已经到下午了,难道,还要在船上再过一夜?

  可问题是,就算在船上熬一夜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明天,丧尸依旧在,这在水一方的“伊尸”,有的是耐心。

  我们这活人,可耗不过死人啊。

  看着王路一脸愁苦,陈薇无奈地开解他的心情:“还好还好,我刚才看过了,旁边就有一块番薯田,就算是米吃光了,我们还能烤番薯吃。”

  王路没好气地道:“你想在船上烤番薯?干脆把船板拆下来当柴烧好了。”

  陈薇听到王路硬梆的回话,愣了一下。

  王路猛然醒悟过来,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老婆,我这也是急得上火了。”

  陈薇笑笑:“我又没生你的气。”只是笑容有些勉强。

  王路不敢看陈薇,陈薇也刻意躲着王路的眼神,船上,一时冷清下来。

  夫妻两人之间的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平息了,但丧尸还在。

  真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啊。

  王路很羡慕西方那些不禁枪的国家,碰到这种落单的丧尸,上前,抬手就是一枪。呯,就解决了。

  然后冲冒烟的枪口吹口气。

  哪象自己的国家,长一点的西瓜刀,都是管制刀具。

  王路正在胡思乱想,突然有只小手晃了晃他的肩膀:“爸爸,我想出对付丧尸的办法了。”

  是王比安。

  王路有点感动,儿子大了啊,知道给大人分忧了。

  他转过身,心不在焉地摸了摸王比安的头:“噢,你想出什么好办法了?说给爸爸听听。”

  自然,这是有口无心。

  打丧尸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大人吧。

  王比安拨拉下王路按在自己头上的手:“爸爸,我真的想出办法了。你看,我们把船倒过来,然后我们躲在船里面,就不怕丧尸了,这船就象盔甲一样,能保护我们。”

  王比安还在比划,王路已经呆掉了。

  靠!这样简单的办法,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王路一把搂住王比安:“小子,有你的啊!好!好!好!真他m的是个好主意!”

  陈薇也听明白了王比安的话,她惊喜地看着王路:“这办法能行?”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王路说着伸出了桨,捅到水里,“你看,这片江水已经很浅了,就算是王比安,也能趟过去。它山堰那一边的鄞江水更浅,你还记得不,我们以前来玩时,那水又浅又清,都能看到底部的沙子。”

  陈薇一把搂过王比安,不顾他的挣扎,狠狠亲了他一口。

  说干就干。

  半个小时后,它山堰顶上的丧尸,就看到一件奇怪的东西,从奉化江“挪动”过来。

  那是只木船,不过,现在却是底部朝天,飘在江面上,渐渐向它山堰靠近。

  在接近它山堰时,船内传出声音:“小心点,前面有石阶了,大家踩稳一点,千万别滑倒了,这儿水浅,能不能阻挡住丧尸可不好说。”

  “知道了知道了,你在前边摸清道路就行了,后面有我管着。”

  “记着过堰顶的时候,大家蹲下身,别把身体暴露在船外。”

  “快走吧,这都说了几百遍了。越快过堰顶越安全。”

  在吵吵嚷嚷声中,在磕磕绊绊中,倒罩着的木船翻上了它山堰,船下“长着”六条腿,一步步向对侧的鄞江走去。

  丧尸能不能理解这玩意儿没人知道,但船内散发出的活人味道,肯定刺激到了它。

  只见丧尸猛扑了过来,重重撞在木船上,对着船底木板,又抓又咬。

  木船剧烈摇晃着,差点翻倒,船身下的腿踉跄着,好不容易保持住了平衡,王路急促地催着:“快快,就几步路,马上就到鄞江了!”

  真的只有几步路了,前头的王路已经一脚踩到了对面鄞江的水里,这时,陈薇突然尖叫了一声。

  王路一回头,这才发现,丧尸挠不动船板,居然变了手法,它的胳膊伸进了船底部,正在掀动船体。

  王路脑袋一胀――这船要是被丧尸掀翻了,一家三口就象被掀翻的王八,人家丧尸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了。

  电光火石之间,王路大喊一声:“全都趴下!”

  船体应声而落,咚一声,落到堰顶的青石板上。

  丧尸已经伸进来的胳膊被撞出了船外,等它再次扑上来时,木船已经稳稳地倒扣在堰顶,虽然被丧尸连撞带推,木船在石板上被侧着挪动了一点距离,却再没有翻倒之虞了。

  王路一半身子扒在水里,勉强抬起头,不让水淹到口:“陈薇,王比安,你们没事吧?”

  王比安在船中央,他闷闷道:“爸爸,我没事。”

  王路焦急地喊:“陈薇!陈薇!”

  陈薇的声音从船尾传来:“我没事。”她又补充了一句:“刚才船板撞到头了。”

  王路吁了一口气,不过,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他听着船板外面丧尸的抓挠声,道:“好,大家听我的,我们匍匐前进,一点一点往水里挪,进水后,头抬高一点,小心呛水。”

  磕磕声中,木船的船帮撞击着青石板,一点点向鄞江前进。

  丧尸似乎也知道美食正在逃脱,它更抓狂地攻击着船板,但是除了木屑,它一无所获。

  一步步,木船缓缓,却坚定地进入了鄞江,当整个船身进入水中后,里面,传出了一阵欢呼声。

  等江水已经漫到王比安肩膀时,王路停下了脚步,三人齐心把船又翻了过来。

  三人重新爬上了船,王比安冲着身后它山堰顶上的丧尸挥了挥手:“byebye。”

  小船缓缓前行。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