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八章 初哥的初战

[字数:4495 更新时间:2014-9-10 20:08:00]




  那是只串串小京巴。

  王路认得它,是小区里清洁工养的,散放在小区里,任它跑进跑出。

  王路没少骂过这只小京巴,因为开车进出小区时,小家伙有时候会突然从某个角落窜出来。害得王路不得不急刹车。

  看清绿花带里窜出来的只不过是只小狗,王路松了口气,这时才感觉到嘴里叨着的剑实在是不方便。

  随手把剑取了下来,背着手抹了一下嘴角,有点刺痛,举起手在眼前一看,手背上有丝红色。出血了。

  王路无谓地甩了甩手,反手把剑夹在胳肢窝下,运了运气,双手拎起煤气瓶,准备迈步。

  就见到小京巴一颠儿一颠儿地小跑了过来。

  跑到离王路还有10来步的时候,小京巴抬起头,象笑一样咧开了嘴,然后――它的嘴一下子裂了开来,分成了五六瓣,每一瓣上都长满了尖利的牙齿!

  王路并不是个胆小的人,《死神来了》他一集不拉都看了,但此时此刻,他才知道,真正的恐惧是什么样的滋味。

  他的腿一动也不能动。

  身体里有个声音正在狂呼,让他快跑,快跑!

  可这该死的腿却一动也不能动。

  有一刹那,王路转过一个念头,用那把武当宝剑砍下小京巴不知有没有用。――但也只是一转念。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胳膊酸得要命,连手中的煤气瓶都快拎不住了。更不用说,挥舞宝剑,冲着小京巴冲上去。然后用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机会,试试这一剑能不能砍中小京巴,砍中以后,又能不能伤害它,伤害以后,又能不能阻止它。

  最后的最后,试试躲开自己攻击的小京巴用它分成五六瓣的嘴的的利齿,能不能刺穿自己雨衣+大衣的防具。

  想了乱七八糟这样多,其实当时,王路只做了一件事,唯一他有能力做的事。

  他手一抬,半是推半是扔,把煤气瓶向冲着自己冲来的小京巴迎头甩去。

  煤气瓶出手时,王路才想起来――靠,这煤气瓶经不起撞啊,这要爆炸了,自己连成为丧尸的机会都没了!

  煤气瓶咚一声撞到地上,吓得小京巴畏缩了一下。

  没错!可怕的狗型丧尸,被一只煤气瓶吓了一跳!

  虽然是丧尸狗,虽然嘴巴能变形。可说到底,它的本性本能还是只小京巴,一样胆小,一样容易受惊。

  所以,小京巴停止了前扑。还侧了侧身,企图避让煤气瓶。

  可煤气瓶可比小京巴大多了,它撞到地上后,顺势滚动了一下,不偏不倚,正正好压在了小京巴的后腿上。

  一瓶煤气差不多有60斤。

  小京巴根本挣不脱。

  小京巴刚刚还变形的嘴一下子又恢复了回去,重新变成正常狗的样子,接着,从小嘴里发出尖利的呜咽声。

  说到底,还只不过是只狗啊。

  王路拎了拎裤子――内裤有点潮潮的。

  紧了紧手里的“宝剑”,一步步向小京巴走去。

  丧尸小京巴似乎感觉到了王路的不怀好意,一张嘴来回在正常形态和变形形态之间切换着,间或传出几声呜咽声。

  王路轻松多了,如果说,初次看到小京巴的嘴变形,给他以极度的冲击的话,现在看多了,也只不过是那么回来事。

  小京巴体型本来就小,嘴是樱桃小嘴,现在分成五六瓣后,露出来的牙齿也并不大。

  说实话,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杀伤力。

  王路稳稳站在小京巴前,当然,脚尖离狗嘴还有一鞋托的距离。

  然后,冲着小京巴伸出了剑。

  嗖一下,小京巴的嘴变形了!

  王路手中的剑振动了几下,发出刺耳的磨擦声。

  王路赶紧缩回手,举起手中剑一看。

  剑身上,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王路高兴、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说明,小京巴变成丧尸后,攻击力并没有大的变异。

  还是只小狗。这剑就是让它啃一天,也不会啃下一个印子。

  开玩笑,不锈钢也是钢啊。

  王路再次稳了稳心神,伸长手臂,坚定地,缓缓地,把宝剑对着小京巴的嘴中心捅了下去。

  小京巴的嘴又一次fen.lie,无数的尖牙在剑身上撞出咯啦咯啦的声音。

  王路不为所动,一捅到底。

  剑身下传来的是菜刀切肉时那种韧韧的触感。

  王路使劲扭了扭手腕,拨出了剑。

  小京巴的身体剧烈扭动着,带着煤气瓶一晃一晃的。

  王路举起了剑,剑尖上是黑色的沾乎乎的液体。他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小京巴,这一剑捅下去,并没有对它造成多大的伤害。小京巴还在变形,在挣扎。

  王路又捅了几剑,有捅在嘴里,也有捅在身上的。

  剑太差劲了,甚至连狗皮都没捅破。

  王路又举起剑在狗身上剁了几下,有一剑剁在前腿上,听到了咯啦的一声,小京巴的活动明显迟滞了许多,没准是骨头断了。

  能起到伤害作用。

  但起不到大的伤害作用。

  王路看着依旧在挣扎的小京巴,有些沮丧,靠,难道连这样一只小狗也对付不了?

  王路直起腰,左右看了看,绿花带里散落着几块红砖,也不知是哪家装修时扔下的,风吹日晒,都有青苔了。

  王路走过去捡了两块,在手里颠了颠。

  然后转身回到小京巴身边,高高扬起手,狠狠砸了下去。

  第一砖砸在了狗腿上,第二砖就瞄准得多了,正正砸在正在变形的狗嘴中心。

  这下就很滑稽了,小狗想恢复变形,可嘴里多了一块砖,根本收不回来了。

  王路心情大好,换了一只手中的砖,接连几砖冲着狗头拍下去。

  阳光下,车道中,传来沉闷的“呯呯”的粗重物体拍击在**上的声音。

  不知何时,王路手中砖已经断成了几截。

  煤气瓶下的小狗已经一动也不动了。

  它的嘴还保持着变形状态,但头已经被砸得粉碎了,红砖末、碎骨碴混着皮毛和不知名的液体,在车道的水泥地上,混成了一摊。

  王路喘着粗气,伸出雨靴,踢了踢狗身子。

  软软的,一动不动。

  死透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