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纵横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之我是张辽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068 对手的动静

[字数:2870 更新时间:2014-9-5 16:19:00]






  早在207年春,关中就有探子就传来消息,说从淮南漏网的司马懿似乎投靠刘备不成,转而前往汉中投靠了张鲁,在汉中被奉为座上宾,甚得张鲁的器重。而在司马懿成为张鲁手下谋臣之后,汉中张鲁针对蜀中刘璋的军事动作频频发动。

  其实在司马懿到汉中之前,东西两川的guān xì 就早已经相当恶劣,彼此间小规模的军事摩擦时有发生,刘璋和张鲁彼此视为仇寇。究其原因,还要从刘璋的父亲刘焉那一辈说起。

  起初,刘焉和张鲁的guān xì 还是很“亲密”的,据《后汉书》载:“沛人张鲁,母有姿色,兼挟鬼道,往来焉家,遂任鲁以为督义司马……”解释说来,就是张鲁的母亲很有姿色,并且修炼了一些阴阳和合之术,因此被刘焉看中,一来二去张鲁凭借母亲这一层guān xì 被刘焉赏识,奉为督义司马,替刘焉镇守汉中。

  刘焉此人,说来可算汉末第一个睁眼看tiān xià 的主儿,他眼见恒灵二帝以来汉庭的衰败,有意避祸自守,便第一个向朝廷提出申请出任监军使者,监察益州军务,也由此成为了汉末第一位州牧。

  州牧,这可算是一州最具实权的职位了,手握军政大权,执掌人事任命。刘焉在益州“造作乘舆车具千乘”,俨然以一方土皇帝自居,并且命张鲁“住汉中。断绝谷阁、杀害汉使。”打定主意不和朝廷往来,保州自守。从这段史料可以看出,刘焉活着时还是挺赏识张鲁的,杀害汉使这种大事都肯交给张鲁来做,显然是将张鲁当成了他的心腹。说张鲁是刘焉的私生子,说不定都有可能。

  本来东西两川都牢牢的掌握在益州牧刘焉手中,可是在刘焉死后,情况就开始发生了变动。

  兴平元年,刘焉旧伤复发病卒,这个时候,益州的官员赵韪等人,上书奉刘焉的儿子刘璋为主,而推荐他做益州牧的原因,是赵韪这些人觉得刘璋“温仁”说白了就是懦弱没有主见,容易被忽悠,才合力让刘璋做了州牧。

  但凡新官上任,三把火总是要烧的,否则不让人感觉新官上来没有新气象不是?刘璋上任,生性懦弱的他也难得爷们了一回,而第一把火就烧到了父亲的干儿子——张鲁头顶!

  要知道汉以孝治tiān xià ,刘璋就是个孝子,至少表面上是。在刘焉身边多年,对父亲和张鲁母亲的那点破事刘璋哪能不清楚,对张鲁母亲这种第三者插足的做法早已是恨之入骨,所以在接班之后,刘璋随便找了个由头,借口张鲁擅杀下属,二话不说就把张鲁的母亲和弟弟抓起来杀了。由此和张鲁结下了血仇。

  被刘璋杀了母亲和弟弟,张鲁哪能善罢甘休?说你你刘璋是孝子,难道我张鲁就是不孝儿子不成?此时的他已经替刘焉打下了整个东川,被刘焉委任为汉宁太守,母弟被杀的消息一传来,张鲁当即宣布和新主公刘璋决裂,并且刀兵相见,率领他的兵马要替母亲弟弟报仇。

  两人都已孝子之名和对方大打出手,连年来兵戈不断,虽然西川地广人多,土地肥厚,可总的来说局面还是张鲁占优,毕竟人家张鲁是从司马这个低级军官干起来的,还征服了整个东川,相比之下,子承父业的刘璋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绣花枕头。

  可蜀道艰险,关隘险固,张鲁虽然占着优势,却不能一举掀翻刘璋报仇,两边打打杀杀这些年,张鲁取得的战果非常有限,只是让刘璋一提起张鲁就胆战心惊,如此不知不觉之间,时间就到了207年初春。

  这一年,张鲁得到了司马懿,还有不少跟随司马懿从淮南逃亡出来,不肯归顺文远的士族顽固。张鲁自觉如虎添翼,又或者受到某些人的怂恿,便拜手下张卫为大将,司马懿为军师,出兵讨伐刘璋。而刘璋听说张鲁又来攻打汉中,虽然慌张,无奈却也只能派兵与汉中兵马相抗衡。

  蜀中并非没有大将,既有张任、严颜一流的大将,其他将领班底的配置也高出汉中数筹,奈何刘璋暗弱无能,一帮将领在他手下不得善用,军队又管理松散,战力低弱,如何会是人精司马懿的duì shǒu ,几次交战,蜀军大败亏输,躲在葭萌关里龟缩不出,zài也不敢和汉中军交手。

  消息传到成都,刘璋自然大惊,召来手下人紧急商议对策、具体谈了些什么文远手上的情报并没有具体说明,但是在数月之后,安插在荆州的习作来报,刘备——这个文远最关心的老duì shǒu 开始在荆西与益州的交界处集结部众!

  得到这个消息,文远几乎已经确定刘璋和刘备达成了协定,请刘备出兵入川对付张鲁。历史与此事的情形惊人的相似,只是文远有些纳闷张松没有来邺城找他,而刘备似乎也比史料记载的更急切想要得到益州!

  张松没来,文远苦思许久也得不出答案,而且这个疑惑也不能告诉身边人为自己分忧。想破了脑袋,文远只能模棱两可的认为如今的形势和历史上显然有所不同,张松没来献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刘备,文远觉得有些摸到了这个枭雄的脉络,毕竟历史上赤壁之战后的刘备,受到曹操方面的压力显然不及现在文远所给的沉重!

  南征,自己并没有败。而刘备虽然得到了半个荆州,对自己的畏惧显然并不能让他安枕无忧,应该是强烈的危机感迫使着刘备撕掉了虚仁假义的面具,迫切的想要拿下益州获得更大的地盘安身立命!

  恩,应该就是这样了!

  事实正如文远所料的,刘备果然是沉不住气了,刘璋那边刚一派人请他去对付张鲁,刘备就麻溜的带着兵马屁颠屁颠的进了蜀中,接下来蜀中发生了什么事文远就实在不清楚了!蜀道艰难,从那里到邺城一个单程就要花去两个月的时间,那里的情报基础wú yí 是最薄弱的,即便是文远,在这个时代也不能及时得到有关蜀中确切的消息。

  而得不到消息还不是最guān jiàn 的,最让文远闹心的是眼睁睁看着刘备入川,文远这边却一时没有能力做出反应。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