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四五章 文魁

[字数:5178 更新时间:2014-8-29 9:54:00]



  (第三更奉上,感谢ysl555书友,流星巨巨的打赏)

  苏锦带着夏四林逃也似的离开了那栋小酒楼,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说起来,滕王的看重应该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才对,可不知为何,苏锦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他总觉得座上几人,包括那滕王赵宗旦在内,都有些阴测测的感觉,潜意识里竟然有些排斥。

  两人刚转了个弯,身后便传来呼喊声:“两位公子留步!”

  苏锦和夏四林愕然回望,却见那滕王随从手里拿着一个纸条气喘嘘嘘的跑来,将王府的地址交予苏锦之手,苏锦捏着纸条眉毛拧成一股绳子,若有所思。

  夏四林待那随从走远,笑道:“这位王爷倒是对苏兄极为看重呢。”

  苏锦苦笑道:“谁稀罕呢?布衣跟王爷结交,身份上如此悬殊,言谈之际必然诸多忌讳,有什么意思。”

  夏四林道:“苏兄真是与众不同,换做旁人,定然黏住不放,苏兄却避之唯恐不及,真是怪人一个。”

  苏锦一笑,不予置答,举步便行,夏四林眨眨眼跟在身后道:“苏兄,小弟有一事相询,只是有些冒犯,不知当问不当问。”

  苏锦知道她要说什么,逗她道:“既然是冒犯之词,还是别问了吧,为兄脾气不好,待会翻了脸可不大好。”

  夏四林撅嘴道:“恁般小气,狗儿脸上无.毛,说翻脸就翻脸。”

  苏锦扭过头笑道:“跟狗儿称兄道弟,不知贤弟是什么?来来来,咱们兄弟二狗同去堂上,再不快点,学堂开课又要迟到了,到时候先生戒尺打过来那就成了落水狗了。”

  夏四林自然知道苏锦被打了戒尺之事,闻言噗嗤一笑,道:“手还疼么?怎地你我前后脚进明伦堂,我便没被打,而你却被打了戒尺呢。”

  苏锦道:“先生看我不顺眼,没办法;我乃一介布衣,打打手算什么,若是你这个娇生惯养的娇小……子,怕是当时便要哭出来。”

  苏锦差点说漏嘴,泄露了自己知道夏四林的女扮男装身份这件事,生生的秃噜了一下嘴巴,含糊带过。

  “手倒是不疼,但是嘴巴却有些疼。”

  “怎地嘴巴疼了?”夏四林奇怪的道。

  苏锦促狭一笑道:“拜你夏公子主仆所赐,一个忽然勒马,一个借机咬我嘴唇,能不疼么?”

  夏四林脸色绯红如血啐道:“说的什么话儿,真难听。”

  苏锦嘿嘿直笑,脚步不停,两人不知不觉便已经到了明伦堂外,午后开讲时间尚有一刻,两人各自进了书堂,夏四林钻进书堂的最龖后一刻还不忘扭头道:“你写的一手好词,居然不跟小弟说说,晚间须得好好分说一番,旧作也拿出来给我欣赏一番,否则……否则……”

  苏锦替她道:“否则就不理我。”

  “对,就不理你,一辈子不理你。”夏四林一头钻进书堂中。

  苏锦心道:好一个蹩脚的演员,此刻的表现,若是有心之人看见,定然一眼识破她的身份。

  苏锦刚刚跨进自己的书堂,立刻便感觉气氛不对,屋内二十多名学子,见苏锦迈步进入,齐齐站起作揖行礼,眼光中满是感激之意。

  苏锦赶忙抱拳回礼道:“诸位同窗,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众人大翻白眼,这装的也太离谱了吧,明知道我们为什么向你行礼,你却装的很无辜一般。

  一名瘦小书生道:“兄台仗义执言,为我等争取了好龖的餐食,我等皆为布衣学子,深感兄台大义。”

  众人纷纷附和道:“对对,兄台好胆色,若无兄台直言,怕是我等还要忍受这不公之待遇。”

  苏锦赶忙摆手道:“诸位莫要谢我,苏锦可担当不起。”

  众人道:“兄台何须过谦,事实如此,我等可都是在场的。”

  苏锦挤挤眼睛道:“要谢先谢当今仁天子的恩典,四海升平万象有序,有拨专款让我等学子免于饥寒之苦安心苦读,日后须得尽心尽力为大宋尽忠,替皇上分忧乃是最好龖的回报。”

  众人忙道:“是是是,兄台说的对,皇上天恩浩荡,我等应谢君之恩。”

  苏锦又道:“第二要谢的自然是咱们的讲授官曹大人,曹大人为我等莘莘学子日夜操劳,咱们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可都是曹大人一手操办,辛苦的很呐,虽偶有一时不到之处,也是情理之中,在下只是提醒了一句而已,当不得谢意,让我等一起感谢曹大人的恩典吧。”

  众人一愣,不明苏锦之意,明明这曹讲授坏的猪狗不如,苏锦居然说要感谢他,不知是反话还是怎地。

  心思灵敏之人很快就明白了苏锦之意,苏锦公开向曹讲授发难,此番如果私下里在大放厥词,传到曹大人耳中无异于增加与曹讲授之间的矛盾,苏锦正是利用私下里的机会给曹敏一个大大的台阶下,缓解一下曹敏的情绪。

  “对对对,我等是应该感谢曹大人的日夜操劳,曹大人要感谢,苏兄也要感谢,一并谢了得了。”有人促狭的道。

  “对对,同谢,同谢。”

  苏锦翻翻白眼:谁和你们同泄,老子坚挺的很,你们全泄.了,老子还硬梆梆呢。

  正热闹间,钟声响起,教论语的黑袍的先生捧着几本书推门而入,见众人全部站着,面色一肃道:“都在做什么?闹哄哄的成何体统。”

  众人瞥了一眼书本上那根黑乎乎的戒尺,全体失声,纷纷灰溜溜的坐下,苏锦赶紧收起方才得意非凡的神情颠着步子往自己的座位上溜。

  “你站龖住。”黑衣先生喝道。

  苏锦一哆嗦,不是吧,又捋了您老的虎须了么?不会又要挨打吧。

  适才还无限崇敬异口同声感谢苏锦的众同窗们,此刻个个面露期待之色,等待有人挨戒尺;苏锦看着众人幸灾乐祸的表情,牙恨得痒痒的,心道:“活该你们吃臭咸菜,吃苍蝇,吃蛆虫。”

  “你便是叫苏锦么?”黑衣先生问道。

  “学生是。”苏锦转身躬身毕恭毕敬的道。

  “听闻午间在馔堂你说了些话是么?”黑衣先生面色无悲无喜,苏锦想研究他说这话到底是褒还是贬,但是很无奈的失败了。

  “学生多言了,师尊大人莫怪。”苏锦及其低调。

  “倒也无妨。”黑衣先生一句话顿时让苏锦松了口气,基调是定下了,戒尺多半也不用挨了;众同窗却是一片惋惜之声,没人挨板子,少了些许意趣。

  “然,来此读书须得以书业为主,第一天来便挑剔饭食不精,公然大方厥词,非君子所为也;古来有为之人十之八九乃苦寒出身,莫说什么咸菜干饭,便是稀粥也落不上半口,你那日束修,曾言范公昔日划粥而食,说起来头头是道,为何做起来又是另一套呢?浮夸跳脱,岂是苦读之性,一望而知,你便是没吃过苦之人,虽所行之事尚能通情理,毕竟为众人谋利之事,而非一己之私,但斤斤计较于这些细枝末节,难以成才也。”

  黑衣先生一个转折,劈头盖脸的一顿狂数落,将苏锦刚刚活跃的心思一顿拳打脚踢又打回原形;苏锦听得心里很不舒服,但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自己本来就是他所说的那样,束修时强词夺理,吃不到好龖的饭菜却又马上翻脸的主儿,这么一想,苏锦都开始鄙视自己了。

  “学生知错了,学生太过浅薄,学生无知,学生过于斤斤计较,学生……”苏锦一连串的自我批评,就差没说自己不是人了。

  “好了好了,你也无需枉自菲薄,少年人行事本就是随性而为。”黑袍老者语气忽然温柔起来。

  “之所以老夫今日要和你说这些话,可不是因为你在馔堂之所为,老夫也无意替曹大人分辨什么,乃是因为老夫认为你是个可造之才,看了上午诸位所做的文章,老夫以为你的那一篇算是颇有见地,相较于你这篇,其他的诸篇只配做引火之物了。”

  黑衣先生掌控着学堂上的气氛,先扬后抑然后再扬,几上几下之后,将诸位学子弄得云里雾里,不知身在何处了。

  苏锦暗道:先生原来也是喜欢打一巴掌给个甜豆吃,说话一会好一会坏,心脏不好龖的怕要被他折腾死;但苏锦惊讶的不是先生的说话方式,而是他说自己上午所做的那篇《不知而不愠,吾辈当效》竟然入得他的法眼,这不能不说是奇葩之事,那可是自己胼五骊六、七拼八凑写出来的文章啊,交稿子的时候自己差点要捂着脸,没想到还能得到先生的好评,这个世龖界真他妈太疯狂了。

  那边厢,黑衣先生已经从一叠稿子中抽出一张来,同时示意苏锦归坐,开始讲评众人所作的《不知而不愠,吾辈当效》的命题作文。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