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晚清神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15章 我不是福寿膏

[字数:4598 更新时间:2014-8-14 12:19:00]



  甄玉环纠缠着李国楼,娇声道:“麦克,告诉我,你干嘛拿《咏牡丹》这幅画呢?”

  身边的人不老实,李国楼无奈道:“安妮塔,好好坐着,我怀疑有人要杀你,这幅画就是证据。画里的含义好似在夸赞你,男人把你护在中间,可男人死了,你能活吗?说说看你得罪过谁?”

  甄玉环正襟危坐,思索着说道:“庆平社团是搞情报搞公关,很少搞暗杀,靠金钱美色铺路,很少得罪人,大家你情我愿的事情。现在又不是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状态,我想不出谁会对我们不利。”

  李国楼注视甄玉环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有看出甄玉环撒谎的动作,那双翘动的眼睫毛没有眨,炫耀起来说道:“《咏牡丹》这幅画有问题,你没有用心看,国画应该是用水彩画的,景物是靠笔墨的浓淡来突出意境。但是这幅画中间的花瓣是用西洋画的油彩画的,油彩是厚厚的一层,所以花瓣看上去是饱满欲滴的样子。我怀疑这幅画有毒!”

  “麦克!”甄玉环怒目横眉,怪叫一声:“有毒你还带上车啊!想让我早点死是吗?”说话间伸出手想把那幅画扔出去,她的命比破案重要得多。

  李国楼抓住甄玉环的手抓,急道:“安妮塔别害怕,就算有毒,这么长时间,毒气早就散发掉了。”

  “哦——”甄玉环屁股坐下,差点吓死她,惊骇的看向旁边位子上的那幅画卷。心里狐疑不定,想着谁会对她不利。

  “可惜,你把茶杯里的残渣扔了,不然我会找使毒高手看看,到底是什么毒?”李国楼有些恼恨甄玉环自作主张,把案发现场的东西给扔了。

  “我已经找过毒王看过残渣了,保证没有毒!”甄玉环傲然道,丰胸挺拔让李国楼瞧瞧她是有真本事的人。

  “哎!”李国楼长叹一声道:“安妮塔,时代不同了,毒物也与时俱进,化学懂吗?毒王也不懂得实验室里可以制造出生物界没有的毒物。”

  “哦——若是外国人想杀我,那一定是法国鬼子,他们在京师的情报网被我破获了,安南的法国鬼子得到假消息,吃了闷亏。现在法国人和我们大清代表已经坐下来谈判了,奶奶的!法国鬼子星期六还邀请我去参加慈善晚宴,背地里却想杀死我。”甄玉环终于想到她得罪谁了,恨得牙关紧咬,好似吸血鬼一样要喝人血。

  “哦——大清赢了!”李国楼听到鼓舞人心的话,有些激动眼眶里含着热泪,多少年没有听过大清军队赢过西方列强的军队,认识庆平社团的首脑有好处,内部消息比民众早一点知道。

  “哦!麦克,我记得死者尤高明书房里也有这样一幅画,我想起来了也有这样一幅画,我放在哪了?”甄玉环急得冒冷汗,回想那幅怪异的《咏牡丹》放到哪里去了。

  李国楼惊悚,瞪着甄玉环,摇晃着她的肩膀,说道:“甄玉环,快给我想一想这幅画是谁画的?”

  “我我我!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麦克!我是不是中毒了。”甄玉环全身乏力,斜靠在李国楼身上。

  李国楼微笑道:“甄玉环胆子大一点,幸好你崇洋媚外,喜欢西方的装饰品,没有把这幅画挂出来。这幅画要是有毒,应该是花瓣上面有一层保护膜,你若是喜爱这幅画,观赏之下,会忍不住触摸突起来的花瓣,保护膜被你自己摸掉,毒气散发出来。还有可能就是有什么东西触发毒物,我要见到下毒的人,才能知道答案。”

  “你疯了!”甄玉环银牙紧咬,怒叱李国楼想法疯狂。

  李国楼意志坚定的说:“甄玉环,你放心吧,我会小心谨慎,和罪犯斗法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再聪明的罪犯也会露出马脚。”

  甄玉环摇头道:“哎······麦克,我想起这画是谁做的,三圣庵的白眉师太画的,那里是皇家寺庙,可有点麻烦了。”

  “哦······是这个老巫婆,我知道她。”李国楼闭口不言,白眉师太祖籍四川,是唐门的子弟,使毒对于唐门的弟子是小菜一碟,白眉师太皈依佛门,成为京师有名的女画师,竟然还在杀人。李国楼了然于胸,知道他在和斗法了,危险来临,但他乐在其中不能自拔,破案对于他来讲好似“福寿膏”。

  甄玉环想起在哪里遇龖见白眉师太,就是在法国公使举办的慈善晚宴之上,白眉师太的白眉是染成白的,作假的人做师太,难怪会成为法国人的间谍。

  “我知道白眉师太是被逼循入空门的,她一定找了个法国姘头。”甄玉环十分肯定的说,只有这样事情才说得通。

  “不谈,我们还是去看案发现场。”李国楼闭起眼睛想在马车上休息一会儿。

  车厢里静默下来,各自打着各自的主意,想到杀人犯还没有绳之于法,心有羁绊不再打闹嬉戏。

  甄玉环想到今天要和李国楼分手,不由难过起来,斜睨闭眼打瞌睡的李国楼,应该忘记这个男人,好男人会有许多女人争抢,还是找一个平凡一点的男人吧。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李国楼的手,她不想放手,靠在李国楼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李国楼睁开眼睛,露出得意的微笑,降服这名“西施”,他能少走许多弯路,“女公关”将为他的事业开辟新天地。

  来到将军府的书房,李国楼仰头看向《咏牡丹》,有一丝担忧,取出一块手帕捂住鼻子,不管这到底有没有用。

  李国楼将两幅《咏牡丹》平铺在地砖上,仔细的观看这两幅画有何不同。书房里就他一个人,怕死的甄玉环不愿再看一眼有毒的《咏牡丹》,呆在客厅里等他。

  “画是绝品,可惜有毒!”李国楼看出了蹊跷,得意的摸着下巴,欣赏旷世杰作,料定油彩的毒性已经散去,可以收藏传世。想到白眉师太的未来,李国楼不由为这样一个有创新精神的女画师惋惜,太有才了,这种“毒蜘蛛”的人才不应该死啊。

  李国楼腋窝里夹着两幅《咏牡丹》,进入客厅,一甩头说道:“甄社长,我们走吧。”

  李国楼一点也没有给将军府里的人面子,招呼也没有和寡妇尤吴氏打,他现在就怕寡妇,傍上身一辈子甩不脱。

  幸好寡妇尤吴氏已经知道李国楼手里的《咏牡丹》有问题,没有和李国楼计较,缓缓说道:“两位既然来了,团子一定要吃的,坐下来吃好才能走。”

  这里是将军府,不是寻常百姓家,这份面子谁敢不给她。李国楼捧着碗吃两只大团子,一不小心甄玉环碗里的一个团子到他碗里了,李国楼泛起胃酸,硬是把粘嘴巴的糯米团子吃进嘴里。

  “李捕头,你要为我夫君报仇啊!”寡妇尤吴氏站在李国楼身侧,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着哭哭啼啼的尤吴氏,李国楼心里难过,人情冷暖两重天,家里的主心骨死了,将军府立刻败落了。

  “放心吧吴夫人,节哀顺变,我一定竭尽全力抓住杀人凶犯。”李国楼终于吞下第三个汤团,说出一句安慰人心的话语。

  尤吴氏尝尽壮年丧夫之苦,以后占不到国家的便宜,贪污不到军饷,这个家即将四分五裂,小妾们卷一笔家产,离家另寻夫君。而她只能与孤灯相伴,再怎么滴也要守三年寡。尤吴氏不由好奇的偷看李国楼,这个小男人怎么不怕寡妇克夫呢?

  “李捕头,有消息你要亲自来通知我啊!”临走尤吴氏酸楚的说出一句话,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

  “好龖的!”李国楼低着头离开客厅,看都不敢看一眼尤吴氏,一身素缟的尤吴氏是位俏佳人。

  “麦克,你还不承认自己的福寿膏,人家第一次看见你就准备带着家产嫁给你了。”马车之上甄玉环按耐不住说出她的判断,破案她不行,看人她早就如火纯情,不会走眼的。

  “我不是福寿膏,是被大记者尤金写得不堪,现在尤金已经知道错了,开始为我鸣冤平反了。最龖后警告你,不许用这种恶毒的比喻说我。”李国楼很不满意,脸蛋凑到甄玉环面前,好似要看清甄玉环脸上有几道皱纹。

  “哦!那我以后在床上叫你福娃,人人喜欢的福娃。”甄玉环的小嘴贴上去了,这么近的距离只能做这件事。

  李国楼激动,情人们在家里就叫他福娃,他还自鸣得意,原来是在说他是“福寿膏”啊,又一个谜团被他解开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