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枭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3章 雪夜话淮王

[字数:5112 更新时间:2014-8-14 10:05:00]



  赵勤民在延清等了一夜,虽说有孙敬堂作陪,心里也满是不舒服,他更不知道淮东有什么能让林缚脸色崩变的大事瞒着他——他心里虽说不满,但也知道他仅是顾家的客卿,也没有将不满表现在脸上。

  次日传来林缚在建陵病倒的消息,林缚在江宁就有过装病的先例,赵勤民心里自然是不信,他在孙敬堂的陪同下,赶到建陵与林缚见面。

  建陵是海陵府东北角上很不起眼的一座小县,城周长两里许,经年失修,版筑的土墙有些残破,城门上的铜钉子也缺失许多,城门楼子覆着皑皑白雪。

  林缚倒是要求淮东两府十一县都要整顿兵备、修缮城池,不过这些跟地方财力相关,府县筹不出银子来,军司一时也补贴不了这么多,修缮城池的事情只能拖下去。

  赵勤民进了城,到林缚下榻的馆驿,才晓得林梦得、秦承祖等人都从崇州赶来;小夫人小蛮还特地从崇州赶来伺候林缚。

  林缚在建陵歇了两天,人恢复些精神,请赵勤民进来,要小蛮亲自伺茶,说道:“赵先生难得过来,我也没有抽出身来招待,真是怠慢得很。梦得叔恰好要去一趟江宁,恰好可以代我送一送赵先生……”

  见林梦得会亲自到江宁解释此事,赵勤民心知林缚对海陵知府一职志在必得,也不再坚持劝说。即便顾悟尘对林缚的固执会有意见,会有不满,但他们毕竟是翁婿,他何苦挤到中间做恶人?

  送赵勤民进馆驿休息,林缚身上穿着皮袍子御寒,仅让秦承祖、林梦得、周普等人在暖阁子里陪他说话。

  “能说服江宁那边配合着行事最好,”林缚压着声音,对林梦得说道,“要是意见不能统一,那也只能先照我们自己的安排来进行。我写好龖的几本折子,你都带在身上,见机行事……”

  几本折子:一是向江宁吏部、总督府及宁王府,弹劾刘庭州兼任军领司使失职之过,与淮东军司不肯配合,林缚以退为进,举荐刘师度接替出任淮东军领司使,总之是要海陵知府的位子空出来;二是向江宁户部、总督府及宁王府申诉江东粮价大涨、使津海粮运之事,成本大增,商民生怨,若朝廷再不事安抚,怕有断粮之虞。

  这几本折子呈上去,岳冷秋、张希同等人自然就能明白林缚谋取的是海陵知府之位,但要是由淮东自个儿将这个意图捅开,就有些太生硬。

  首先还是要说服顾悟尘愿意配合淮东行事,实在不行,那就只能开口硬讨了。

  走到这一步,除了跟宁王府一系的矛盾会更尖锐,东阳系内部的分歧也会更刺眼,暴露在外人面前。

  谁也不清楚辽西战线就告崩溃,诸事都宜争在前头。这边商议完毕,林梦得也顾不上天色将黑,就直接从建陵动身赶去江宁。

  在林梦得之前,吴齐已经动身北上,初步是打算去津海坐镇,甚至有可能亲自潜入京中观望形势。

  ***********

  赵勤民看着雪地远方的如血夕阳,知道赶夜路即使是坐在马车里也会十分的辛苦,心里有百般不情愿,也只能随淮东安排,跟着林梦得一起上路。

  很快,马队就驰入静寂、没有边际的夜色里。

  马车头角上挑着淮东特制的马灯,随着车辙摇晃,昏黄的灯火混着寒冷的空气,从车窗外透进来——三十余骑随行护卫,踏雪而行的马蹄声散而不乱,在静寂的雪夜里听着格外清晰。

  赵勤民心里感慨:林梦得位居淮东军司长史,列从六品,江东郡官衔比他高一抓一大把。依制,五品以下的官员将领出行只能带四名随扈,只是这年头有权有势都不再理会这些,但出行动不动就一队骑兵护卫,江东郡还真没有几个人。

  幽暗的灯火透进来,赵勤民看着林梦得夹染霜白的鬓发,问道:“梦得兄今年还没到五十吧?”

  有些话,赵勤民在林缚面前不方便说,但在林梦得面前,他就没有那些顾忌。

  “只比勤民你痴长两岁,”林梦得笑道,“只是头上的白发要比你多得多……”

  “淮东之事让你太操劳了,”赵勤民笑应道,“不比我在江宁悠闲自在——当然了,梦得兄是有大志向的人,也不能学我在江宁胡混日子。”

  “什么志向不志向,”林梦得说道,“勤民替顾大人筹谋算计,怎么能算胡混日子?只是我智薄识微,不比勤民你大才,寄望勤能补拙,所以多添了些白发罢了。”

  “要说大才略、大志向,世间倒无几人能比制置使,”赵勤民说道,“我在江宁,就曾听人议论,制置使大权在握,堪比淮东王;要是这次能顺利获任海陵知府,倒是更名符其实一些了……”

  林梦得警惕的看了赵勤民一眼,警惕之色在脸上也是一闪而过,转眼看向窗外的风雪,淡然笑道:“村言野语而已,听了只是徒增困惑。大人一心念着民生社稷,有些急躁些,也是有感形势急迫——至于权柄什么的,换了勤民你,人活一世,也不外是求个荫庇子孙……”

  顾悟尘这时候绝对不会支持林缚割据淮东的——这也是顾悟尘这次不支持林缚强取海陵知府的根本原因。

  顾悟尘身为江宁兵部侍郎,他的权势直接来自于大越朝廷体系之内,便是江宁水营,他完全不可能依靠杨释一人就掌握之。

  整体上,江宁水营还是忠于元氏朝廷的一支武力。

  便是顾嗣元、陈/元亮等人在青州有些势龖力,也过于薄弱、分散,眼前只能借着朝廷的大义,将梁家的触手挡在青州之外。

  真要有什么野心,青州内部就会先暴露出很多致命的矛盾出来。

  林庭立虽然对东阳军的控制力很强,但林庭立本人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野心,包括林续文在内,他们现阶段都不会支持林缚割据淮东,与元氏朝廷尖锐对立。

  在林梦得等人看来,唯有元氏朝廷顷刻间崩溃掉,顾悟尘、林庭立、林续文等人都失去效忠的对象,各自手里掌握的势龖力才有可能以淮东为核心聚拢……

  当然,要做到这点很难,就算燕京给东虏攻破,这边还可以立宁王为新帝,元氏的正统一时间还不会断绝掉。

  赵勤民这时候突然提出“淮东王”这个刺眼的字眼,哪能令林梦得不警惕?

  这世道便是如此,刘庭州百般刁难淮东,淮东诸人反而认为他有气节——孙壮身在淮东,暗中与红袄女勾结,淮东诸人也假装看不见,反而认为他知忠义。

  便如张玉伯、赵舒翰等人,都不是很赞同淮东的做法,也都游离在淮东体系之外,但淮东诸人与他们的关系也甚为密切。

  与淮东的关系不谈,但赵勤民对顾悟尘还是能做到忠心耿耿的,但他有改投门庭的前例,淮东诸人反而待他冷淡。

  “这倒不假……”赵勤民哈龖哈一笑。林梦得商贾出身,早年就替林家在江宁独挡一面,早就是成精的人物,才会给林缚如此依重,他也没有指望从林梦得嘴里挖出些什么来。

  这会儿有快骑接近,听着外围的喝答声,是从建陵过来送塘抄的驿骑——林梦得在淮东地位特殊,除了保证他与林缚随时保持联络之外,还会保持他能知道最新的局势变化,有什么塘抄,都会有专人送到他手里。

  林梦得隔窗接过骑卫递进来的塘抄,借着车窗外的马灯看过,微微一叹:“江宁决定从浙北调兵马进当涂……陈芝虎兵马南下,封锁红袄叛军西逃的道路——”这样的消息倒不用瞒过赵勤民,林梦得将从建陵递来的塘抄递给他看。

  赵勤民接过塘抄,借着马灯阅看,在塘抄的边白上,有人拿炭笔批注。

  赵勤民认得是林缚的字迹,比起塘抄所载内容,他更认真的看林缚的批注:“受辽西影响,江宁诸公心态也轻狂起来。如此调动,是妄图在蓟军北进犯辽阳之时,一举解决淮泗形势,然而进退已无度,或致恶果……”

  赵勤民细思,倒是认同林缚的这个判断。

  之前,罗献成率兵南下,江宁仓促间调陶春分兵守庐州,防备长乐匪东窜,又调江宁水营驻守采石,完全是以守势,防止江东西线形势恶化,甚至在淮阳西面打开缺口,诱红袄匪西逃再打击之……

  这时候调浙北军西进当涂——明显是看到奢家重兵集结西线,而东线又受到淮东军的严重袭击,浙北军面临的压力减到最低,所以才调浙北军当头镇住罗献成东窜或南下之势。又令陈芝虎封锁红袄匪出淮阳西逃的道路,接下来一步很可能就是再调陶春率长淮军北进,将红袄匪彻底的困在淮阳城里,予以歼灭。

  长淮军调来调去,江宁在兵力部署是有些手忙脚乱,但赵勤民不认为这是进退失度、轻狂冒进的表现——他认为这恰恰是受辽西大捷的鼓舞,江宁诸公心里又起斗志。

  兵力如此调整,是更利于进攻,以前则是太保守了些。

  至少相比较淮东最初建议调江宁水营西进封锁长乐匪渡江的可能,江宁此时的兵力调整还是保守的。

  不过这些批注都是林缚所写,赵勤民知道林缚在淮东诸人心里是什么威望,他不会在林梦得面前说林缚的不是,反而顺利批注的口气说道:“倒是有些乱啊!”

  林梦得一时也没有听出赵勤民的好歹话,感慨的应道:“是啊。”

  除非能做到非常的迅捷,就像淮东水师南下奔袭,在短短三五天内,兵锋就直指闽江口,才能令奢家措手不及,不然的话,上万人的兵马调动,很难瞒过敌人的眼线。

  就算好些人看不到辽西可能存在的恶劣后果,但就正常的战略选择,南线这时候更应该以静制动、保持原先的策略不变:辽西松城一役,使好些人的心态都发生很大的变化,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我的QT房间开通了!更俗官方QT房间号[9167] 




諰路客wWw。siLuke。infO,小说更新快,无弹窗!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