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民国岁月1913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网友上传章节 第二卷 九霄龙吟惊天变 第二百五十七章 稳坐钓鱼台

[字数:4725 更新时间:2014/8/14 3:38:00]



  当晚六点五十,方子达抵达京城,不过车队并没有进城,而是顺着小路来到了城外的一个小镇,住在了镇中的一幢宅子里。

  这个地方当初软禁过陈其美、蒋志清等人,之后一直就是特工处的安全屋,这里离京城近,而且位置偏僻又不容易被人注意,等到了后由周元良安排众人住下,方子达简单梳洗用过了晚餐没多久,他等人也来了。

  在dú lì的后院里,方子达和来人闭门谈了许久,等送走来人后天sè已经很晚了,但方子达并没什么倦意,抽着雪茄又向周元良交代了些事,直到半夜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直到rì上三杆方子达这才让大家出发,车队经小路绕到大道,随后直接入城。等到了京中,方子达先回了官邸,见过妻儿后换了身衣服,这才去了总理府。

  “这不是鄣明老弟么,什么时候回来的?一路上平安否?”刚进总理府,迎面就遇上国防部长段芝贵,瞧见方子达对方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伸手相握显得很是热情。

  “刚刚到,这不就赶过来述职了么,有劳香岩兄挂念,除下船时有些小麻烦外,一切还算顺利。”方子达微笑着回答道。

  “嗯,此事昨rì老夫也听说了,这些记者真是惟恐天下不乱!天*津那边的人干什么吃的?怎么就能让他们私自闯进码头呢?如今孙文案正闹的沸沸扬扬,多事之时。幸好鄣明老弟没出什么事,要是和在美国一样也混进个刺客什么的怎么办?”

  “呵呵。没这么严重,码头的jǐng卫们还是很称职的。再者,我们现在可是宪政zhèng fǔ,舆论zì yóu嘛,记者们这样做虽然有些不妥,可毕竟还是符合法律的。何况我也没什么事嘛,香岩兄就不用太过责怪下面人了。”

  方子达轻松地耸耸肩膀,摆出副无所谓的姿态。段芝贵瞧着他样子哈龖哈大笑,连连点头。

  “鄣明老弟,孙文被刺这事要说是老弟背后下的手,老夫是绝对不信的!以鄣明老弟的本事,何必用这种拙劣手段?就算要杀孙文这办法也多了去,把自己陷入困境,谁都不会这样干。依老夫看。这个事显而易见就是有人故意而为,目的就是想陷老弟以不义啊!”

  “多谢香岩兄,可惜这世上明白人不多啊!”

  顺着段芝贵的口气打了几声哈龖哈,双方表面上至少瞧起来很是融洽。段芝贵也知趣,知道方子达过来是找宋教仁,并没有拉着方子达长聊。不过。在离去时,段芝贵轻声说了一句:“其实,这孙文这家伙早该死了,只不过他名气太大,谁下手谁就沾上一手泥。这次死的还真是好啊!没了这家伙捣乱估计许多人都能睡个安稳觉了。鄣明老弟,你说是也不是?”

  不等方子达回答。段芝贵哈龖哈一笑冲方子达拱了拱手,带着副官大步就出了门。

  “这个老狐狸……。”方子达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笑,摇摇头,朝着相反方向走了。

  宋教仁早就在办公室等着方子达了,等方子达到来后,他并没有先谈孙文案,而是询问起这次出使美国的情况。

  对此,方子达把已经准备好龖的文件递了过去,在宋教仁仔细阅历的时候在一旁解说着。

  “计划不错,虽然我对经济不是很懂,不过从这份报告上来看如果成功对国家是很有好处的。”二个小时后,方子达总算说完了他的方案和出使结果,宋教仁摘下眼镜很是欣慰地说道:“这方面你是强项,还是和你出去时我们谈的那样,一切计划由你来安排,并交由总理府备案就是。”

  “没问题!”方子达点头称是,不过他提了个意见,就是绝对的保密。总理府备案是必须的,但保密工作也得加强,他这个计划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要不然会引起整个世龖界的大地震。

  宋教仁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重要,稍一沉咛就道:“让特工处派几个人过来,总理府会成立一个新的机要室,具体工作就由特工处负责。”

  “这个办法好,我没意思。”

  “行了,就这么着吧。”宋教仁把文件放到一边,神sè凝重道:“鄣明,孙逸仙被刺我相信不会是你干的,不过在电报里你虽然没有点名,但我看得出来,你的意思是倾向于rì本人贼喊抓贼是不是?”

  “不是倾向,是肯定!”方子达微微一笑,很有把握道:“不瞒你说,我其实昨晚就到京了,只不过有些事要处理所以没通知任何人。根据最新的情报来源,孙文被刺就是rì本陆军部和黑龙会搞的花招。”

  “真是这样?”宋教仁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急问:“可有实际证据?”

  “机密情报,哪里来的证据?”方子达苦笑着摇摇头:“rì本人故意设了个局,岂能让我们抓到把柄?再说了,提供情报的人也不会傻到把证据交给我们,如果这样的话恐怕他自己都保不住。但是,这个情报我可以保证是千真万确的,不仅如此,在旧金山的刺客明面上是革命党的人,实际也是rì本人派出来的。”

  一抹失望在宋教仁脸上闪过,点起支烟猛抽一口,他道:“就算知道又如何呢?没有任何证据,这事就难办了。鄣明你还不知道吧,这几天有些不妙啊!在国会我kmt虽以第一大党强行通过决议,但导致诸多国会议员所不满,如今不光是针对你方鄣明了,许多舆论更是针对整个kmt和zhèng fǔ内阁,如果此事处理不好龖的话,恐怕后患无穷。”

  “外交方面现在是什么情况?”方子达皱眉询问。

  “毫无进展。”宋教仁生气道:“rì本人当然不会承认是他们干的,而且还以司法dú lì为由拒绝联合调查。至于各国反应也不乐观,欧洲大战越打越厉害,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协约国各国根本没兴趣顾及此事,除了一大堆毫无营养的外交措辞外,都不肯表明态度。”

  “嗯,这个结果我预料过,想不到还真成了事实。”方子达并没有感到太意外,轻叹了一声。

  用着有些奇怪的目光看着方子达,宋教仁有些不解:“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

  “争取时间罢了。”方子达笑笑:“除了用这些办法,难道还有其他手段不成?至少如今的形势还不算最坏,这对我们来说已足够了。”

  宋教仁哑然失笑,抬起手指冲着方子达虚点道:“你这家伙,就是不消停呀。不过话说回来,要不这样做反而闹得更厉害,至少现在我们被动是被动,可也没到最糟糕的时候。”

  “是的,我的用意就在这里。协约国是靠不住的,他们的jīng力都被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给束缚了,何况在如此关头冒着得罪rì本zhèng fǔ的风险替我们出头,以西方政客的圆滑这样做的可能xìng极小。至于美国那边,我已让两大财团向美国zhèng fǔ施压,如果美国zhèng fǔ能出手的话,这事就好办得多。但这也只不过是半数对半数的概率,把宝全部押到美国人身上并不明智。这些资本家都是jīng明之极的家伙,一旦没了利用价值,他们才不管我们的死活呢。”

  “有道理!”宋教仁赞同方子达的看法,可对于眼前局势他依旧拿不出更好龖的办法来。一旦rì本方面强硬把刺杀事件归在蒋志清和戴季陶等人头上,并正式审判,到时候整个kmt就会陷入困境,就如方子达和段芝贵说过的那样,这天下明白人毕竟少,不明真相的群众、老百姓能有多少判断能力?一传十、十传百,众人悠悠之口传来传去,天晓得最龖后会传成什么样子。

  这还不算,更关键的是还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惟恐天下不乱在背后搞鬼。这些人除了始作俑者的rì本人外,当然还有kmt、宋教仁、方子达的政敌。能通过这事把现任zhèng fǔ搞下台,甚至让方子达身败名裂,是这些人乐而意见的结果,要不这样他们怎么才能取而代之呢?

  “遁初兄,被动是被动,但我们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就在宋教仁一时间找不出更好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方子达高深莫测地笑了。

  “你意思是……?”

  “呵呵,没什么,只是姜太公稳坐钓鱼台罢了。”方子达胸有成竹道:“耐心,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耐心,做应该做的事,千万不要被人抓到攻击点。至于如今局势,我想很快就会有改变的。”

  方子达这话让宋教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方子达的底气来自何处。可他追问之下,方子达并不解释,只是神神秘秘地告诉他过几天就会知晓,在之前只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该交涉的继续较少,该抗议的接着抗议,一切如旧就行。

  宋教仁见问不出来,也就不不再追问了,可心中的好奇一直猜测方子达这葫芦里究竟卖着什么药。没想到,几rì之后迷团终于解开了,在同一天内突然连出了几件事,这几件事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其中自然也包括rì本人。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