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征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六十二章:设伏

[字数:4783 更新时间:2013/11/9 19:21:00]



  “放下武器,束手就缚,饶你不死!”关宁腰刀前指,看着被迫到院子里的那名黑衣人。四周,卫士们已经在慢慢地逼近。

  黑衣人眼中露出绝望的神情,蓦地发出一声大喝,纵跃而起,直扑关宁。

  “找死!”关宁怒哼一声,蹂身而上,与那黑衣人斗在一处。关鹏举走出门来,“关宁,抓活的,我倒想看看是谁想来找我的麻烦?”

  “明白!”

  黑衣人武功不弱,此时绝望之下,亡命而斗,竟是将关宁一步步迫退,倒是占了上风。卫士们的眼光都被院子之中这场翻翻滚滚的战斗吸引了过去。

  关鹏举所住的是官驿的最好的一幢院子,此时,紧靠着这幢院子的另一个小了约一半的一个小院之中,二层楼上的窗户被缓缓推开了一条缝隙,一枚闪着幽幽寒光的羽箭悄无声息地对准了约百步开外的关鹏举。

  “永别,关大将军!”窗户之后的那人咧嘴一笑,如此的距离之上,又是在关鹏举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他有绝对的把握一箭将其毙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关鹏举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现在他正想抓住的那人只不过是刻意放出去诱饵而已。

  就在此时,关鹏举突然抬头,似有所感,看向了箭手所在的方向。长箭破空而至。

  另一个院子里,关宁稳住了阵脚,已是完全占住了上风,数招之下,将对手压制的死死的,瞧准一个破绽。一脚将那黑衣人踢翻在地,一边的卫士们一涌而上,将那黑衣人压住,便要绑起来。

  就在此时,长箭破空而来。

  凄厉的箭啸之声让关宁大吃一惊。偏转头来,便看见一溜乌光从眼前闪过,直奔门口的关鹏举。关宁顿时魂飞魄散:“将军小心!”他大喊道。

  关鹏举身体一侧,夺的一声,那箭擦着他的脖子夺的一声钉在门框之上。箭尾兀自颤巍巍地抖动着。

  好险!关鹏举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刚刚那一瞬间,他直觉之中觉得似乎有危险,这才转头去看,也许是多年的战场生涯让自己对危险有着一种本能的直觉吧!那箭手箭法相当不错,侥幸避过这一箭,关鹏举立刻便退向屋内。空气之中再一次响起长箭破空之声。

  两名离门最近的卫士一跃而起,挡在了关鹏举的前面,哧哧两声,羽箭正正地命中两人的咽喉,两人惨叫一声。仰天便倒,但这一点点的耽搁,关鹏举已是退到了房中,卫士们一涌而上,将门,窗。挡得严严实实。

  关宁已是发现了箭来的方向,大叫声中,猛跑几步。高高跃起,手在院墙上一按,翻身而上,已是跃到了旁边的院子里,向那幢楼房狂奔而去。

  “可惜!”箭手不无惋惜地叹了一口气,那势在必得的一箭竟然会鬼使神差的落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了。连发两箭之后。他一个转身,从楼上跃了下去,几个大步,已是到了墙边,那里有一扇后门,箭手推开小门,快步消失在黑暗之中。

  片刻之后,黑暗之中响起了急骤的马蹄之声。

  关宁无功而返。

  驿馆上上下下立刻便被翻了一个鸡飞狗跳,先前关鹏举不许惊忧其它人,只是让驿丞腾了一间院子出来,现在出了刺客,关宁立刻将所有驿馆的人全都拘在了一起,派了人细细地审着。

  黑衣人被拖到关鹏举的房中,腰刀重重地敲在他的膝弯里,卟嗵一声,便跪倒在地上,两手反剪过来,一名卫士拉着头发,反拗过来。

  “蒙人?”关鹏举笑了起来,“我就说嘛,有谁这么不欢迎我呢?原来是你们。”

  距离驿馆十数里外,先前从驿馆走脱的箭手翻身下马,径直走入一间农居。

  “札木合将军,可得手了?”一个农夫打扮的人急切地问道。

  札木合摇摇头,没有理会他,大步向内走去,农夫脸色立马沉了下来,在札木合身后张望了一会儿,再无人来,心知另外的同伴必然已经失陷了。

  “公主,我们马上得走!”走进内室,札木合急切地道:“关鹏举运气好,本来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在走,但鬼使神差一般,在那一瞬间,他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在最后一霎那避开了我那一箭,他们很快就能循着我的马蹄印追到这里来。”

  雅尔丹站了起来,一身男儿打扮的她显得英气逼人,“可惜了,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不会再有机会了。走吧,回燕京去!”

  札木合顿了一下,“也许,我们还可以再试一次,关鹏举要去泰州,红石峡是必经之地,我们去那里埋伏。”

  雅尔丹摇头道:“不可能了,关鹏举经此一役,必然会提高警惕,再说了,他本身便有一百多护卫随行,再上路之时,必然会征调苍梧的镇军随行,我们即便将所有人都汇聚起来,又能有几人,没有机会了,不必再纠结此事,走吧!”

  “可是陛下交待的事?”

  “本来就是不大可能成功的事情!”雅尔丹断然道:“我们只是尽我们的努力做到最好而已,关鹏举如果有这么好杀,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不必多说了,赶紧走。”

  一行人迅即上马,趁着夜色,离开了这间民房。

  天色渐明,札木合与雅尔丹一行人已是离开苍梧数十里远,再向前,穿过红石峡,便已是泰州境内了。

  一骑忽然自红石峡方向狂奔而来,札木合反手已是握住了身后的铁弓。

  “是我们的人!”雅尔丹奇怪地看着奔来的人,“我安排他在红石峡那边警戒,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公主!”来人滚鞍下马,向雅尔丹与札木合抱拳行了一礼,“公主,红石峡过不得了,我们必须绕路走。”

  “出什么事了?”札木合问道。

  “红石峡来了大批部队!”来人道。

  “你说什么?部队,是那里来的部队?”雅尔丹问道。

  “莫不是泰州方向来迎接关鹏举的部队?是不是关震云的武卫左部的兵马?”札木合问道。

  “不是!”来人肯定地道:“他们穿着乱七八糟,光看外面的穿着,倒象是一帮土匪一般,不过他们的武器,战马,那都是十足十的精锐之师才可能拥有的,他们甚至还带了好几架床弩。”

  雅尔丹与札木合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露出骇然之色。

  “他们在红石峡干什么?”

  “公主,他们在那里设下了埋伏,好象准德算计什么人!公主,我们必须绕路走。”

  “看来泰州卫军果然是要动作了!”雅尔丹却是脸露狂喜之色,“这只可能是泰州的卫军,只是不知是从良的骁卫还是苏灿的武卫?”

  “不管是那一支人马,他们是来对付关鹏举的!”札木合亦是欢喜地道:“早知如此,我们倒是多此一举了,昨夜的一箭,极有可能让关鹏举提高警惕,也不知这伙人还能不能得手,早知如此,我们便不应当动。”想到这一点,札木合不由有些懊恼。

  “只要关鹏举进了红石峡,两边一堵,他便有通天本领,也跑不了了。”雅尔丹大笑道:“想不到,泰州的卫军胆子这么大,看来他们已经是拿定注意了,泰州知州权昌斌必然也已是加入了他们的阵营,否则这么大一支卫军不可能无声无息地便潜行到此处,我们等着看好戏吧!”

  “公主,您带人绕路先回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报告陛下,以使陛下早作准备,我在这里监视他们,必要的时候,倒是可以帮他们一把!”札木合抚摸着身后的铁弓,总要看着关鹏举倒下去,才算大功告成。

  “那你小心一些!”雅尔丹点点头。“泰州卫军暗算了关鹏举,下一步必然便是要举起反旗反对李鉴了,大越内战便会正式爆发,我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红石峡内,一支然达千余人的军队已经设下了埋伏,带队的正是武卫右统领苏灿,看着部下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苏灿的眼光转向苍梧方向,现在,便只等关鹏举来自投罗网了。站在红石峡的高处,劲风猎猎,吹得苏灿一身黑衣鼓鼓的,他的眼神亦是极其复杂,一直以来,关鹏举都是大越军人心中的军神,但现在,他要亲自将这位大越一代军人的楷模亲手葬送在这红石峡中。

  “对不起了,关大将军,既然你已经背叛了先皇,背叛了先皇指定的继承人四爷,那你就不配再成为大越的军神。”苏灿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在权昌斌的配合之下,苏灿成功地将自己的心腹兵马化整为零地调了出来,而此时,冯从义也好,关震云也好,应该都以为自己还在泰州城内,有权昌斌的配合,这一切都显得轻而易举,当红石峡这里开始行动的时候,冯从义也应当落到了从良的手中,剩下关震云一个,便已经不足为虑了。

  彻底控制了泰州的二十万军队之后,接下来便是要与蒙元谈判了。苏灿想起从良的话,要想带着二十万军队从容地退走,没有蒙元的配合是根本行不通的。而他们准备付给蒙元的价钱,便是大越的北部十六州。.rt!~!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