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将血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八十六章回京(一)

[字数:4164 更新时间:2014/5/27 12:18:00]



  纵马奔驰的感觉很舒服,将马速提到极限冲出去,如雨点般密集的马蹄声在耳畔回响,体会着座下战马起伏的腰身那雄健的肌肉的律动,迎面而来的狂风像一张大网,搂头罩了上来,一切都显得原始而狂野,这可要比坐着xìng能最好的军车飙到二三百迈还要有滋味。

  一行十人一路并不停留,直向南行,不几rì便出了鞑靼草原。

  随着路程的缩短,不管是年轻的木华黎,还是随行的宋人逢等人,心底自然都既是期待又有些紧张。

  崔适赵光两个也是归心似箭,草原上的景sè也无心看上一眼,在他们眼中,草原之地就是蛮荒所在,并不值得他们关注上哪怕一下。

  不过这一路有了赵石,自然不会让他们舒服了,宋人逢等人轮流值夜,完全是军中的规矩,在赵石眼中,这几个家伙身上匪xìng很重,不服管束,就说这次草原之行,几个家伙明明伤势并没多重,只因为所在部落盛情挽留,这几个家伙便在那里大块吃肉,大口喝酒,还有女人随时伺候,逍遥快活的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竟然过了数月,才到汪古部与他会和,若是行军打仗,早就被他砍了脑袋。

  一身江湖气息的宋人逢等人确实也不对他的眼缘,要不是几个家伙一身功夫在他眼中堪称神奇,他早将这几个家伙扔在汪古部不管了。

  于是这一路上几个绿林中出来的好汉都好像吃了黄连,被折腾的胆战心惊,终于在一次宿营的时候,蔡老三正睡的香甜无比,猛不丁却被一双大手卡住了脖子,差点没把蔡老三的魂儿给吓飞了,第一时间去摸自己的短刀,却是摸了个空,这一下更是惊破了他的胆,之后就是亡命挣扎。大手却是如同铁钳般卡的他直翻白眼,直到呼吸越来越是困难,他心里只也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完了,被人黑了。

  直到对方的手离开了他地脖子,他才真正清醒过来。劫后余生,让他浑身上下都酸酸软软的,但瞬间升起的能淹没人的理智的怒火,硬是让他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一边咳嗽着,一边拉开了架势,“铁彪,真有你的,摸黑下冷刀子。怎么着,当了官儿,连心都变黑了?”

  铁彪搓着大手。常见地笑容依旧挂在脸上,却有些尴尬,又有些别样的复杂,不过听了蔡老三的话,眼中寒光一闪,有些着恼,“你也不用恼我,没别的意思,大人的吩咐罢了。大人说了,做他的护卫,睡觉都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咱们散漫惯了,刀不磨不快,人不磨不出头,今天只是给你个教训,睡的别那么死,刀被人摸走了没什么。头没了才是要命。”

  一路上本就被折腾的够呛的蔡老三早就憋着一肚子地火气,这时险些没被自己人掐死,末了还要被教训一通,他xìng子本就火爆,再也忍不住,上去就跟铁彪扭打在了一起,铁彪自是不惧,他也不是吃素的,轮拳踢腿。和蔡老三打在一处。蔡家兄弟的功夫都在刀上,这般肉搏自也不会是铁彪地对手。几下子便被铁彪按倒在地,吃了一顿痛打。

  “这官我们不作了。”

  被打地满脸是血地蔡老三在赵石面前咆哮道。他地两个哥哥对铁彪怒目而视。刀子也摸了出来。大有一言不合。便即上前火拼地架势。

  桀骜不驯之辈赵石见地多了。尤其是前世所呆地地方。随便拉出一个人来。也是放进人群里就不让人放心地狠角sè。哪里会在乎这几个人地愤怒。

  淡淡道:“强扭地瓜不甜。我手下也不缺你们几个。当兵吃粮是那么容易地?给我做衙兵就更不容易。当初没给你们说透。今天就把话说清楚。跟在我身边。如果几年之后还没死地话。我许给你们个前程。最不济也能领个百十人。弄个校尉当当。这个你们自己掂量。在我手下。有本事地人总不会饿死就是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手下地人也不是一个两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你们今天敢当着我地面亮刀子。明天说不准就敢在背后给我一下。这样地人我不敢收。也不想收。我也不为难你们。跟我走到黄河边儿上。我放你们离开。这句话对铁彪你和小宋一样管用。。。。

  “我们现在就走你又能怎么样?”既然撕破了脸皮。话也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也没什么好说地了。蔡老大瞪着眼睛道。

  赵石笑了。眸光清冷如水。“你说呢?”

  蔡氏兄弟瞳孔都是一缩,粗糙的手掌更是紧紧握住了刀把子,这位大人地狠辣他们是见过的,心里都是一紧,蔡老大却是将目光看向宋人逢,光他们三个人还真没有把握走得了,加上宋人逢就不一样了,宋人逢可以缠住铁彪,他们三人围住赵石,还能一战,其他三个人无足轻重,到是那个长的好像狗熊一样的哒懒有些难对付,但也只是个空有蛮力的家伙罢了,只要别让他拿起弓箭,也是好对付的紧。

  赵光和崔适方才还在看热闹,这等窝里反的事情可透着新鲜,也不知道这位大人从哪儿弄来这么几个家伙,几个人还都属于那种身怀绝艺的异人之列,这种人物和豪门大户里看家护院的可不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叫做野xìng地东西,就好像好勇斗狠却吃不饱肚子地野狗和懒洋洋的家猫地区别,一看就知道是杀人放火没少做了的主儿。到了后来,剑拔弩张,崔适这样的文人自然是脸sè发白,赵光毕竟是将门出身,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胆气却还够用,慢慢抽出腰间的佩刀,站在了赵石的身后。

  木华黎和哒懒都是两眼放光,慢慢围了上去,在年轻的蒙古人心里,背叛主人的家伙最好是砍掉他们的脑袋,让天空的鹰隼啄食他们的尸体。或者拖在马尾巴后面,磨烂他们的皮肉才算得上是惩罚。

  宋人逢脸sèyīn晴不定,最后却是握紧了铁枪,向前一步,一言不发的站在了铁彪地身边,态度已是十分明显。

  “好。。。。。。。。好。。。。。。。。。”蔡老大苦笑了一声。一把拉住两个兄弟,“我们兄弟本来也不想去当什么官儿,也不想阻了大人的行程,就跟着你们到黄河边上,不过大人说话可要算话,到时候放咱们兄弟平安离去。。。

  也不用他放什么狠话,赵石已经说道:“你们本就无足轻重,说句你们不愿听的话,就你们三个。早晚得横死异乡,还用得着我动手?哼,绿林豪杰?匪xìng难除而已。大伙儿都散了吧,明天还要赶路。”

  之后的数rì还算平静,蔡氏兄弟虽是不甘,但到底还有些理智,也没找什么麻烦,赵石也再管这三个家伙如何的难受,这就和练兵一样,去芜存真罢了,若不是怕杀了他们会让剩下的人心寒。他可不介意手上再沾些血腥地。

  路过吕梁山之时,也没去天王岭见那位光头寨主,这些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们可没什么慈悲心肠,更谈不上什么交情,犯不着再去那吉凶难测之地冒险了。

  一路上赵石向赵光仔细打听朝廷上的变化,赵光自是知无不言,这半年时光,朝廷中变化确实不少,光巩义县令徐闻禀刑部玩忽职守。匪人冒官之事便使朝廷震了几震,所有人都明白,这不过是太子一案的余波罢了,总是免不了的,那个胆大包天的巩义县令不过是适逢其会,给当今圣上一个不错的借口罢了。

  明白归明白,但大案既起,陷于其中的官员也只有自认倒霉,最后一番清查下来。牵连刑部兵部户部官员数十人。直管刑部签押事宜的官员杀了几个,其他人流放地流放。罢官的罢官,处置的分外严厉。

  不过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除了太子余党有些惊心之外,到也不算多大地风波,几月之后便也平息了下来。

  还有就是魏王回京,表面上却没撕破脸皮,那位陛下代魏王这个兄弟甚厚,言语殷殷,关切的很,不过魏王初一回京,便使其到西山陵寝代为看望废太子李玄道,魏王从西山再回到京师之后,便立即闭门谢客,说是专心养伤,不论是以前的旧部,还是朝中亲近的官员都是一律不见,熟悉其中曲折的人也都明白,这位一直镇守潼关的魏王殿下恐怕是再无领兵的机会的了。

  其余就是一些琐碎事情了,问到自己家人是否安好的时候,赵光却是给了他一个坏消息,石头娘据说是病了,其他到是没什么,赵石也自明白,估计是听说他陷于敌境地消息把老人家给吓坏了,不过还是免不了有些担

  之后行程便加快了许多,到了黄河边上,也没难为蔡氏兄弟,任他们自去,众人渡过黄河,更是归心似箭,在潼关也不停留,不数rì间,便已经能隐约看见长安城那雄浑博大的身影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