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曹贼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309章 延津大撤退

[字数:8781 更新时间:2014-4-9 6:39:00]



  回来了,恢复正常更新。

  所欠字数,会在二十号以后补上。

  ——————————————————————田豫,字国让,幽州渔阳雍奴(今河北安次)人,生于江宁四年,也就是公元171年,年28岁。

  早年刘备曾投奔公孙瓒,田豫那时候年少,故而毛遂自荐,史书上记载是‘刘备甚奇之’。后来,田豫一直追随刘备,历经平原相,高唐令等刘备最低cháo的阶段。后来刘备任豫州刺史,田豫却以母亲年迈,需回家奉养的原因而此行。刘备再三挽留,最终还是涕泣而别。

  返回幽州后,公孙瓒命田豫出任东州令。

  时公孙瓒大将王门造反,引袁绍兵马万余人来攻,东州上下皆yù归降。惟田豫不同意,登城将王门臭骂一顿之后,王门羞惭而退。公孙瓒明知田豫有权谋,却碍于田豫出身雍奴大族,始终不肯重用。直至界桥之战,夏侯兰离开公孙瓒之前,田豫都只能偏安于小县中。

  “如此说来,田豫倒是一位能人?”

  阚泽惊异的说道:“可他又怎么到了司空曹公麾下?”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夏侯兰搔搔头,苦笑道:“当初刘备向公孙借兵,带走两人。

  一为我那兄弟,另一个便是田国让。

  据我那位兄弟说,田国让离开的时候,刘备曾执其手而称:恨不能与君共成大事。只可惜,他返回幽州之后,就一直没有被重用。所以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大都是道听途说知晓。”

  想想,似乎很正常。

  夏侯兰那时候不过是公孙瓒白马义从之中的一员小将,当然不可能接触太多人。

  曹朋对田豫这个名字也非常陌生,不过听够被刘备称之为‘恨不能与君共成大事’,足以说明这田豫非同等闲。要知道,刘备的眼光是相当好,不管你是否喜欢他,都不能否认刘备看人之准,犹胜于诸葛亮。就著名的例子,就是那因街亭之战,而被诸葛亮挥泪斩杀的马谡。

  刘备曾说过,马谡不足以担当重任。

  可诸葛亮不同意,最后来时重用了马谡,而使得诸葛亮兵出岐山的大计落空,最后不得不挥泪斩杀。

  同样,在诸葛亮兵出岐山中立下大功的另一位蜀国大将马忠,也被刘备称赞为‘虽亡黄权,复得狐笃,世不泛贤人’。这也充分说明,在看人的问题上,诸葛亮比刘备有很大差距。

  曹朋不知道的是,这个田豫在历史上,的确是一个大大有名的人物。

  此人一直活到了嘉平二年,也就是公元252年,官至太中大夫,享年八十二岁,是当时即有声望的一位曹魏名臣。

  不过,这并不会阻碍曹朋对田豫的看重。

  “子幽!”

  “嗯?”

  “既然如此,以后你不妨多与田豫接触一下。”

  “喏!”

  曹朋知道,田豫不可能像阚泽那样过来帮助自己。

  他历经刘备,公孙瓒和曹cāo,如今更是司空府军谋掾,其地位不同凡响。要这样一个人臣服自己,难度的确不小。可是,曹朋却能与他拉近关系。既然夏侯兰和田豫都在公孙瓒帐下效力过,那么他们之间就可以产生很多共同的话语。相信,田豫也不会对他的好意视而不见。

  后世不是有一句话: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曹朋知道,自己在曹cāo手下,要走的路还很长,能够多结识一个能人,rì后必然能成为一大臂助。

  ————————————————————————————休息片刻后,队伍重新开拔。

  当晚,曹朋抵达yīn沟渎亭,远远就看见一座略显破败的兵营,在夕照斜阳下,透出些孤寂。

  “何方兵马?”

  当曹朋率部快要抵达兵营的时候,从两边疏林,冲出十几名军卒,拦住曹朋的去路。

  “新任检验校尉曹朋,奉司空之名接掌渎亭大营,尔等什么人?”

  夏侯兰催马过去,厉声喝道。

  “新任检验校尉?”

  为首的什长一怔,上前一步道:“卑下乃浚仪部吴司马帐下什长,敢问新任校尉,可是那火烧白马的曹八百,曹中侯?”

  一个小小的什长,居然知道自己?

  曹朋催马上前,“我就是曹朋,你们何故在此?莫非是想要效仿盗匪行径?”

  什长吓了一跳,连忙道:“校尉休得误会,我等是奉吴司马之名,在此值守,并不是要做盗匪之事。”

  “哦?”

  曹朋眼睛一眯,“你叫什么名字?”

  “回校尉的话,卑下名叫高月,浚仪人。

  吴司马说,渎亭虽是后方,但距离延津并不远,位置非常重要,故而命我等在两边林中设下两座小营,轮流值守。卑下并未得到通知,校尉前来接掌渎亭,请校尉提交兵符腰牌,待验证过后,才可以通行。”

  高月说话时,不卑不亢。

  曹朋轻轻点头,扭头看了阚泽一眼。

  阚泽取出校尉兵符,并腰牌度牒等物品,上前递给了高月。

  “请校尉在此稍候,卑下这就禀报司马。”

  曹朋没有吭声,只朝着高月点了点头。

  高月跑回去,与部下交代了几句后,便跨上一匹瘦马,朝着大营飞奔而去。

  田豫突然开口:“这个吴班,倒是个人才。”

  “何以见得?”

  “渎亭大营并未有任何任务,若一盘散沙。这个吴班还能坚持设下斥候和戍卒,一方面说明他治军严谨,另一方面,此人说不定是看出了渎亭的重要xìng,所以才会在这里设立关卡。”

  田豫说罢,便闭上了嘴巴。

  但曹朋却从他这一番话语中,听出了别样的味道。

  田国让,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曹朋心里有些不高兴:这吴班是忠于职守,我又岂能因为他设关卡拦截,而刻意去为难他?

  就在这时,一队骑军,大约有二十余人,从远处军营疾驰而来。

  为首一员小将,大约在二十上下的模样,一件已经掉了颜sè的破旧战袍,一身札甲,装束颇为整齐。他催马来到队伍跟前,跳下战马后紧走几步,朗声道:“浚仪部军司马吴班,特来迎接曹校尉。

  敢问,哪位是曹朋曹校尉?”

  目光,下意识的向队伍中的夏侯兰和甘宁等人看去。

  高月连忙上前在吴班耳边低语两句,又伸手指了一下曹朋。

  吴班一怔,看曹朋的时候,眼中不免流露出一抹失望之sè,但稍纵即逝,又恢复到平静之态。

  “末将吴班,拜见曹校尉。”

  他眼中的失望之sè,被曹朋看在眼内。

  虽然不明白吴班为何会有这样的表情,可是在表面上,曹朋还是做出亲热之态,下马走上前。

  “吴司马,做的好!”

  吴班疑惑的看着曹朋,不太明白曹朋的意思。

  “渎亭虽非延津,但吴司马仍保持jǐng觉,设立关卡,显然是用了心思。

  曹朋年少,又是初临渎亭,有许多不清楚的地方,还要吴司马多费心……不过,这两座小营,只能起到关卡的作用,若袁军偷袭,只怕难以抵挡,所以还需要进一步加强。郝昭,韩德。”

  “末将在。”

  “你二人立刻接手关卡,并向东推进十里……我记得东十里处,有一处名为‘小潭’的地方。你二人就在那里设下营寨,严密监视延津战事,若有异动,立刻向我禀报,不得有误。”

  “喏!”

  小潭,是一处水潭,面积并不大。

  距离酸枣大约二十里左右,也是酸枣道渎亭的必经之路。

  吴班眼中眸光一闪,脸上登时露出一抹淡淡笑意。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设立的关卡,只能有一个简单的预jǐng作用。若袁军来袭,单靠一个关卡,根本没有用处。此前,他曾与其他三名军司马商议,把关卡向东推进十里,设立一座小营,四部兵马可以轮流在那里值守。

  但其他三人,特别是舒强坚决反对。

  在他们看来,渎亭又不是战场,根本不需要如此。

  如果曹cāo在酸枣无法抵挡袁军,那小小渎亭,又怎可能抵挡?

  一方面,是溃败后士气低落,军心不稳;另一方面,几位军司马各怀心思,谁也不肯做这种事情。

  吴班也是无奈,只好派人在这里守护。

  能不能抵挡袁军不说,至少不要让袁军抵达,而本部大营毫无所觉。

  曹朋一来,立刻表示了对他做法的赞成,并抽调兵马,在小潭设立前哨营寨,令吴班非常高兴。

  别小看这两座小营!

  有这两座小营,渎亭大营的军卒,至少可以睡上一个安稳觉。

  看起来,这位曹校尉倒是个知兵的人,能够迅速做出反应,至少不是一个只为混资历才过来的纨绔子弟。

  田豫说,吴班是陈留吴氏族人,和吴老夫人有关系。

  可事实上,陈留吴氏早已经衰颓,不复当年兴旺。吴班的父亲吴匡,曾经是大将军何进的部将。光熹元年,何进谋诛十常侍事败被杀,吴匡因怨恨车骑将军,也就是何进的兄弟何苗与何进不同心,甚至怀疑何苗与宦官同谋,才使得何进事败被杀,故引兵攻杀何苗于朱雀阙下。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演义里也有出场,和董旻联手杀了何苗。

  不过也正因为这件事情,吴匡被人弹劾。加之他忠于少帝刘辨,于是和董卓反目。董卓入京之后,吴匡见董卓兵少,于是联络其他人准备攻杀董卓。不想董卓使了一手瞒天过海,命麾下兵马夜间出城,而后rì间入城,致使许多人产生错觉,那就是董卓的人马一直在增加。

  吴匡见无人响应,自己也有些害怕,于是弃官而逃,返回陈留老家。

  在史书中,吴匡后来成为张飞的部将。

  可如今,由于刘备并没能在豫州站稳脚跟,而后率部逃离,吴匡非但没有成为张飞的部将,反而当上了雍丘令。他和曹cāo是旧识,关系也不错。只不过,吴匡并不知道,自家族人当中,还有一位成了曹cāo的养祖母。吴老夫人入宫之后,也和家里断了联系,故而陈留吴氏也不太清楚自己和曹cāo的关系……陈留吴氏,如今只剩下两支,吴匡就是其中的一支。

  而另一支的代表人物,名叫吴懿。

  在中平六年时,举族随刘焉入蜀,如今出任益州中郎将,为刘璋做事。

  吴班少而豪勇,有任侠气,是陈留本郡极有名的少年游侠。官渡之战开始后,夏侯渊下令征召乡勇郡兵,吴班也因名气响亮,而被夏侯渊征辟,出任陈留军的军司马,颇有些战功。

  不过,吴班没有想到,陈留军在延津大败,主将被文丑所杀。

  陈留军随之溃散,吴班勉力保住了浚仪部,败退封丘之后,又奉乐进之命,在渎亭进行休整。

  虽未看出曹cāo真正的意图,但吴班也知道,渎亭颇为重要。

  于是勉力稳定大营,四部之中,唯有浚仪部至今仍保持着兵马cāo演……其他两部军司马,随吴班一同前来迎接曹朋。不过曹朋根本没有给他们什么好脸sè,更懒得去记下他们的名字。

  “舒强呢?”

  在大营的中军大帐坐下后,曹朋环视大帐中众人。

  按道理说,他新官上任,部曲将领必须到齐迎接……可是,这大帐中,独少了陈留部的舒强。

  看曹朋脸sè不太好看,一位军司马连忙起身解释,“舒司马今rì率部巡查,所以不在营中。”

  “哼!”

  吴班突然冷哼一声,面露不屑之sè。

  那说话的军司马,顿时露出几分尴尬表情,不知该如何是好。

  曹朋看了那军司马一眼,话题陡然一转,看着吴班道:“吴司马,可否与我说一下,这营中的情况?”

  吴班忙起身拱手道:“回校尉,渎亭大营现有四部兵马,共八百七十人。

  班本部兵马二百八十三人,屯驻渎亭浮桥东岸……其余三部,皆留守大营中,不过陈留部常出营‘巡查’,大多数时间,都屯驻大营北面的塔村。其具体的情况,末将也不太清楚。”

  “塔村?”

  曹朋眸光一闪。

  一名军司马连忙解释,“非是舒司马自作主张,他屯驻塔村,也是为了和大营遥相呼应……”

  “塔村距此约十六里,向西过yīn沟,就是阳武。”

  田豫突然开口,向曹朋解说。

  曹朋闻听脸sè微微一变,大致上听出了这其中的奥妙。那家伙,莫非带着一帮溃兵,袭扰村落?

  “塔村有多少人?”

  “人口倒不是太多,也就是七八十户,不过三四百人而已。”

  “取地图来。”

  “喏!”

  曹朋抬起头,“本官既然来到渎亭,自当恪尽职守。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诸位原谅……吴班,你去通知一下舒强,就说本官到任,明rì卯时点兵,与营中cāo演。各部兵马,务必准时抵达。”

  吴班连忙起身应命。

  “从现在开始,渎亭大营辕门关闭,设立哨卡。

  入夜之后,若无本官兵符,营中军卒各守本部,不但随意游动。若有违犯,就依军法论处。”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