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袁术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四十八章 医圣

[字数:4198 更新时间:2013-11-12 2:07:00]




  听到我早有防范,黄祖父子不由得对视一眼,而后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惊惧。我不以为意的安抚他们,并仍旧命令黄祖为江夏太守暂时归于蔡瑁帐下但目前却必须留在宛城以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借以反过来麻痹刘表等人,而对于黄射,我认为他还是一个可造之材便将他留在宛城并送往荆州学院学习。对于我这样的安排他们父子两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送走黄祖父子,我抬脚便往蔡环的房门走去。而自从杨思来了过后,我不免对她有些冷落,今天蔡瑁表现还算出色于情于理我都要前去安抚她一下。进得蔡环的房门,看到她正在梳妆打扮,便悄无声息的走到她的身后,捉住她那粉嫩的葇薏,温柔的说:“来,让夫君为你梳理头发。”

  从铜镜里看到我的到来,蔡环一改如怨似艾的模样,立马变得欢欣雀跃,她嘴角满含笑意,静静如同一座玉雕般坐立在木凳上,任由我抚摸梳理着她的青丝长发。

  “吾家环儿真是国色天姿,太好看了。”红烛帐前,我将蔡环拦腰抱起,低头在她嘴唇上轻轻一吻,赞叹说道。

  听得我的赞美,蔡环娇羞的将头埋在我的怀里,双颊上翻涨出一阵阵红潮,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撩拨得我不能自己。

  **即罢,我低头问她:“环儿久居荆楚可知荆州之内何人医术最为高明?”

  听我这么突兀一问,蔡环赶紧抬起头来看向我,满脸全都是关切之色,“夫君身体有所不适吗?”

  “呵呵,我龙精虎猛,健壮得很呢!只是今日白天见过奉孝,见其消瘦的过于厉害又疲惫非常,生恐其体内暗怀隐疾,欲求访名医为他诊断一番,以保我手下第一谋士。”

  “原来如此,夫君可曾听过张机此人?”

  张机张仲景?那不是医圣吗?我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呢。

  见我点头,蔡环娇声又说道:“张机医术高明,雅量矜奇又心怀百姓且其为南阳张氏旁支,若夫君请张范公邀请他前来,其人必至。”

  “哈哈,环儿竟有如此谋略,吾心甚感欣慰。”

  翌日一早起得床来,我来不及洗漱赶紧派人去请张范。待到张范到来,我连忙把郭嘉之事说与他听,并请他邀请张机前来为郭嘉诊断一番。

  听我说完,张范露出一脸的愁苦模样,我大惑不解追问得知:张机张仲景,南阳张氏旁支人,生于恒帝年间,其父张宗汉曾在朝为官。由于家庭条件的特殊,于是他从小就接触了许多典籍。他从史书上看到了扁鹊望诊齐桓公的故事后,对扁鹊产生了敬佩之情,便弃文从医,大名士何颙赏识他的才智和特长,曾经对他说:“君用思精而韵不高,后将为良医。”张仲景听从何颙的话更加坚定了他学医的信心,从此他学习更加刻苦,博览医书,广泛吸收各医家的经验用于临床诊断,进步很大,很快便成了一个有名气的医生,以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超过了他的老师张伯祖。当时的人称赞他“其识用精微过其师”。然而张机为人孤傲,对官场中人多有蔑视,若是以官身迫其前来,其人非但不会来为郭嘉诊断,反而会从心底更加的憎恨我们这些所谓的大汉名臣。

  既然了解了张仲景的性情典故,我大笑一声对着张范说道:“公仪只管带吾去寻访这位医学大家,其余的事情吾自有安排。”

  不理张范疑惑惊讶的神情,我吩咐卫士换着便服,在他的带领下朝着张仲景的住处走去,穿过几巷街道看到有人正在一居所内开门行医,我使人问过路人知道那正坐在堂前,为病人诊治的医生正是张机张仲景。或许是他早已声名在外,前来求医的一大早就排成了一列长长地队伍。伸手拦住了想要前去喝退其他病人的卫士,我如同其他人一样站在排队的人群当中。

  抬头看去,看到一个中年仿佛的男子端坐在几凳上面,正聚精会神的为病人诊治,他一边为病人切脉观舌,一边又询问病人发病时的情况。看到一时半会还轮不到我,我只好静静的侧立在一旁等候传唤。

  终于过了约莫两个时辰,有门房前来通报说该我进去就诊了。却没有想到张范竟先我一步走进门去,“仲景,还不快起身迎接州牧大人!”

  听到张范的吆喝他却没有起身只略微的抬起眼帘看了我一眼而后缓缓说道:“此地只有医生和病人,并没有州牧大人和平民百姓!”

  早就了解张仲景的性情的我对他的倨傲不以为意,抬手撩帘而入,微笑着对着他躬身一礼,口中夸耀说道:“尝闻南阳境内有一名医,悬壶济世治病救人,被人称着活神仙,今日一见方知传言不虚。晚辈汝南袁术袁公路见过先生!”

  见我知情识趣又颇有礼节,张机微微点头,但仍然语气淡漠的问道:“不知将军所患何疾?”

  “非某有疾痛,实则是因为手下心腹谋士身体多有不适,特来请先生前去诊断一番。”

  “仲景还不快答应将军所请!”张范在一旁插嘴说道,神情之间颇为焦虑。

  “论名排队也该是将军,好吧,且与将军一起探视一番!”

  看到张仲景终于答应了,我深感意外又高兴非常。还以为他会拿捏一下架子而后在我的一再要求之下才会应承我的请求,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干脆答应跟我走。

  一行众人快步走向郭嘉的住所,经过门房通报之后,郭嘉放下手中的事务亲自出门前来迎接,他一见我带着张仲景等人前来探访,不由得既惊讶又感动,连忙将我们让进屋内,吩咐仆从沏茶倒水。

  而自打看过郭嘉一眼之后,张仲景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还未等我们寒暄完毕,张仲景就皱着眉头对着郭嘉说道:“这位公子似乎身上藏有隐疾,请让我为您诊断诊断!”

  郭嘉闻言转过头来来看向我,见我点头应许,他便走到张机跟前,翻起衣袖让张机切脉。而对于我和张范来说,医学我们可都是门外汉,只好任由张机施为。小半晌之后,张机对着我说:“辛亏发现及时,否则这位先生的性命必活不过四十!”

  见我们都是一副不甚明了的样子,张机又补充说道:“这位先生生活极不检点又毫无规律,造成体内虚火上升,伤及肝肾再加上近来又操劳过度,更是如同火上浇油。”

  “如此,可有解救之法?”我听到张机说的如此严重,赶紧追问道。

  “若能合理安排膳食起居,又能劳逸结合,当可缓解一二,不过,哎我这里有一药方,若能按时服用当可自保无虞!”张机说着说着突然之间又皱起眉头停顿一下。

  我一见他皱起眉头,心里暗叫不妙,但当着郭嘉的面我又不好继续追问,只有态度强硬的命令郭嘉听他的话。待得离开郭嘉的住所,我才问道:“先生方才是否有未尽之言?”

  “实不相瞒,方才为他诊断之中发现他脉搏混乱,舌尖呈淡黄色,知道他先天有隐疾,是一个中年夭折之象。”

  “然则奈何?”我着急得问道。

  “若能按时服用药物,当可无虞,然且不可使其操劳过度伤及元神!”

  “谢过先生,我必使人好生伺候奉孝,使其无恙!”谢过张机,我刚想掉头离去,突然有一种想法从脑子里闪电般划过,“先生可愿开学收徒?”

  见张机一头的雾水,我又补充说道:“先生可曾想过以一人之力或可以医治千人或者万人,如能将先生的医术传于世人,则可以救治百万人甚至千万人。”

  知道张机是个有济世之心的人,我也不想在多说什么相信以他的才智应该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拱手失礼告退之后,我赶紧吩咐蔡环,让她安排婢女去照顾郭嘉。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