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祸害大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七十章 存心坑人反被坑

[字数:11982 更新时间:2013-11-11 9:20:00]




  第七十章  存心坑人反被坑

  折腾了许久,大清康麻子七年的正月初一终于姗姗来临。对卢胖子来说,这也注定是无比辛苦的一天。

  除夕晚上,陪着吴应熊夫妇和尚婉欹等人吃了年夜饭,给吴应熊刚满三岁的长子吴世璠送了礼物,又给吴应熊、建宁公主、林天擎和尚婉欹等人拜年,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接受狗腿子们拜年。折腾完这些虚礼,时间已经是大年初一的凌晨子时过半。又匆匆准备和检查了第二天进宫拜年的东西,时间已经是寅时,再到炕上迷糊一会,卯时还没到,卢胖子就得心不甘情不愿从刚刚捂热的炕上爬起来,一边诅咒着鞑子朝廷的变态礼仪,一边洗漱更衣准备到正阳门外报到了。

  因为知道卢胖子是第一次进宫参加新年大典,对卢胖子都还算不错的吴应熊和林天擎都给予了好心指点,吴应熊安排下人给卢胖子送来一对厚厚的护膝,说是大典耗时极长,冬天里地面又冰冷刺骨,穿上这对护膝,可以减少得关节炎的危险,同时人也能轻松些。林天擎则派亲随给卢胖子送来一些去核干枣,警告卢胖子少喝水更不能吃饭,实在饿得受不了,可以用藏在袖子里的干枣充饥。卢胖子也都真诚谢过接了。

  “他娘的,康小麻子一家真他娘的变态,怎么弄出这么多变态规矩?”

  换了别的七品芝麻官摊上这样的事,进宫参加新年大典还有人帮忙安排了好位置,礼节再繁琐再麻烦也都甘之如饴了,可卢胖子是什么人?一想到要进宫顶风冒雪的给麻子皇帝跪几个时辰,卢胖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愤怒之下,卢胖子忽然心生一计,找个借口把二郎和刘家兄弟都暂时打发了出去,然后搬来自己准备送给小麻子的礼物,掀去绢绫,拉开裤子掏出活儿就对着礼物浇起水来,口中还念念有词,“爷给你施点肥,让你大清江山繁荣昌盛,世代万年……!”

  收拾打扮得花枝招展了,卢胖子给狗腿子们放了一天假,又亲自带着礼物去大门处和吴应熊、林天擎等人会合了。同时建宁公主也带着尚婉欹出来,准备亲自领尚婉欹进宫去给孝庄老妖婆拜年——吴应熊还好心好意的自掏腰包,替尚婉欹准备了珍贵礼物,倒也尽足了世兄之义。也是直到此刻,吴应熊和林天擎等人才发现卢胖子竟然带有两件礼物,一件是绢绫包着的长匣子,一件是绢绫罩着的圆柱体。林天擎不由好奇问道:“卢大人,你这第二件礼物是什么?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回林前辈,请恕卑职卖一个关子。”卢胖子笑嘻嘻的说道:“这是卑职特意给皇上准备的好东西,准备给皇上一个惊喜,到时候才能揭开谜底。”

  “那好吧,随你。”林天擎也懒得深究,只是好心警告道:“不过这事可不得玩笑,平时还没什么,今天的日子特殊,如果是涉嫌犯忌讳的东西,最好不要送。”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明白,晚辈不会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的。”卢胖子笑嘻嘻的答道。林天擎一想也是,也就再没说什么,只是与卢胖子上了吴应熊府提供了轿子,跟在吴应熊的四抬银轿和建宁公主的凤辇背后,一路杀向正阳门祸害起了,肖二郎和方世玉、李天植等狗腿子则陪着朱方旦到京城街上四处偷鸡摸狗、调戏民女不提。

  卯时过半,卢胖子一行顺利抵达正阳门,得进后宫拜年的建宁公主倒是带着尚婉欹走西华门先进宫了,卢胖子和吴应熊等人则在正阳门外下轿,等待礼部安排列队安排进宫。而此刻的正阳门外也早已是人山人海,大小官员不断从四面八方涌来,在风雪交加的正阳门外汇聚成团,互相行礼拜年说吉祥话,热闹无比。

  “一峰,你第一次来京城,不懂规矩,不要乱跑。”也是乘着这个机会,特旨许穿黄马褂的吴应熊向卢胖子叮嘱道:“不懂的东西,就问我或者林大人,人太多,别和我们走散了,到时候进宫时找不到人就麻烦了。”

  卢胖子点头道谢,那边林天擎则把卢胖子拉到一个穿着二品官服的老头面前,吩咐道:“一峰,这位是礼部尚书黄大人,快给他行礼,这次多亏了他给你安排了好位置,给你一个露脸的机会。”

  “卑职卢一峰,给黄大人请安。”卢胖子知道这个礼部尚书黄机是林天擎好友,又敬他是个长辈,便老老实实的给黄机打千行了礼。

  “卢大人快快请起,宫门之外,不必多礼。本官也是久仰你的大名了,今日得见,果然是一表人才啊。”黄机笑着搀起卢胖子,借着灯笼火光上下打量卢胖子一通,扭头冲林天擎笑道:“老林,这位卢大人既不是你的门生,也不是你的故旧,干嘛要老夫这么照顾他?老实交代,是不是想招这位大名鼎鼎的卢大人做你的孙女婿了?”

  “老黄,你是礼部尚书,可别教坏了年轻人。”林天擎和黄机是开惯玩笑的,也不以为逆,只是笑道:“难得求你一次,你就这么疑神疑鬼的,你如果怀疑老夫想培植亲信,那老夫把一峰让给你,让你招他做女婿怎么样?”

  “滚!你老小子又想占我便宜,比我高一辈!”黄机佯怒,又笑眯眯的打量着卢胖子说道:“不过呢,如果不是老夫唯一没出嫁的小女儿已经许人了,老夫还真会动动这个心思。——卢大人,你可知道?就在昨天晚上,皇上还抽空问了老夫一句,问你今天是不是也要进宫拜年。皇上对你如此恩宠重视,高升指日可待啊。”

  “托世子爷和林前辈的福,也托黄大人的恩眷。”卢胖子老老实实的客套,“如果不是平西王爷恩典,林前辈错爱,还有黄大人你的特意眷顾,卑职那来的这种福分?”

  “会说话,老林眼光不差。”黄机大笑,正要再和卢胖子、林天擎再客套几句,那边却又有几个人走来,为首一人向黄机一福,娇滴滴的说道:“奴家孔四贞,给黄堂官请安。还有林大人,卢大人,奴家也给你们请安拜年了。”

  “四格格,你不去后宫拜年,怎么也来正阳门了?”林天擎先是一楞,然后又发现孔四贞穿着一身将领戎装,这才一拍额头,恍然大悟道:“瞧老夫这记性,四格格你还兼着一等侍卫的差使,是应该先进正阳门到太和殿给皇上拜年。”

  “林大人,错了。”孔四贞吃吃一笑,指着卢胖子娇笑道:“托这位卢大人的福,奴家已经被降为二等侍卫了。”

  卢胖子缩着脑袋不敢说话,那边林天擎和黄机也多少听说过孔四贞在卢胖子面前连吃大亏的风声,也是尴尬万分,不敢吭声。而孔四贞则仿若不觉,只是把自己身边的人拽出来给黄机和林天擎介绍,其中除了有孔四贞的家奴王永年等人之外,还有尚之孝和耿聚忠两个倒霉蛋,恶狠狠瞪着卢胖子,仿佛想把卢胖子撕了一般——也由不得他们不恨,托卢胖子的福,昨天过年,尚婉欹死活不肯去尚之礼家吃团圆饭,而是坚持留在了吴应熊家,把尚之孝和耿聚忠的肥脸抽得是啪啪的响,自知回家无法向老爸交代的尚之孝和耿聚忠自然是把卢胖子这个罪魁祸首恨到了骨子里。

  出人预料的是,孔四贞的队伍中竟然也有一个七品芝麻官——新任福建连城县令谢栋,介绍到他时,孔四贞还故意向黄机埋怨道:“黄堂官,你可真是不给面子,这位谢栋谢大人是平南王二王子的门生,拿着二王子的名刺去拜访你,想求你给他安排外官第一位,你竟然都不肯答应。到底是谁的面子这么大,竟然能把二王子都给比下去?”

  “这个……”黄机有些为难,只得答道:“四格格和二王子勿怪,关键是林大人捷足先登,先打了招呼,黄某也答应了。所以没办法,下官只好得罪了一次二王子了。”

  “四格格,既然这位谢大人这么想站第一位,那卑职让给他就是了。”从没在乎过站第几位的卢胖子出来打圆场,向孔四贞拱手说道:“四格格既然这么青睐谢大人,想来谢大人也是你的人了,既然谢大人是四格格的人,那卑职把首位让给他就是了。”

  “卢大人,你可真会说便宜话。”孔四贞板着脸冷哼说道:“大典礼仪早就报到皇上面前了,黄大人还能改么?”

  “那就没办法了。”卢胖子搔骚脑袋,觉得自己实在难以理解这个时代的官员心思,不就是一个队伍位置么,又没有什么实质好处,最多只能让小麻子都看到自己一眼,犯得着这么争来争去么?

  “多谢四格格抬爱,但礼仪已定,卑职也不敢强求。”那三十来岁、白白胖胖不在卢胖子之下的连城县令谢栋拱手行礼,操着一口长沙口音,还恶狠狠的瞪了卢胖子一眼。

  “你是不能强求,谁叫你的主子没有卢大人的主子面子大呢?”孔四贞哼了一句,又皮不笑的打量着卢胖子问道:“卢大人,今天你是外官里最显眼的一个,皇上肯定会注意到你,不知你给皇上准备了什么拜年贺礼啊,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都见识见识?黄堂官这么眷顾你,你可别给他丢了脸啊。”

  “卑职是个穷官,只准备了一点不值钱的薄礼,就不拿出来请四格格过目了。”卢胖子亮亮手里抱着的长布包,顺口说道:“卑职给皇上准备了两件礼物,另一件有点重,卑职暂时放在了轿子里,一会再带进宫里。”

  卢胖子刚一亮长布包,孔四贞立即一眼认出,长宽厚薄,绝对就是自己用来装董其昌真迹那个礼盒!心中暗喜之下,孔四贞也没要求卢胖子一定把礼盒打开,只是娇媚笑道:“卢大人客气了,谁不知道你是云南富商出身,家产丰厚,给皇上献礼,还能拿不值钱的东西搪塞?罢了,既然你不说,那奴家也不多问了。”

  “谢大人,你给皇上准备的是什么贺礼?”见孔四贞纠缠着卢胖子不放,颇有点照顾卢胖子的林天擎故意转移话题,转向孔四贞队伍里那个七品县令谢栋微笑问道:“谢大人,你这么想占外官首位,是不是想给皇上送什么好东西一鸣惊人,在新年大典上拨一个头筹啊?”

  “回林大人,卑职那敢有这样的心思?”谢栋也知道自己被卢胖子抢走风头,全是因为林天擎这个老东西替卢胖子走了黄机的门路,所以对林天擎也没什么好声气,只是皮笑肉不笑的亮亮一个绸缎包着的长匣子,说道:“卑职只是机缘巧合,无意中撞见了一件宝物,准备着献给皇上万岁岁,略表寸心而已。”

  “哦,能不能让我们开开眼界呢?”林天擎好奇问道。

  “回林大人,卑职可要卖一个关子了。”谢栋满脸得意的笑道:“卑职运气,这件礼物来得太巧,连本家主子都没禀报,准备着给皇上万岁一个惊喜,这会就暂时不显摆了。”

  “呵,你的礼物来得巧?能有卢大人的贺礼来得巧?”林天擎冷笑,心说你的运气再好,能有卢一峰这小子的运气好——二两银子就能买到董其昌的真迹!

  “都别说了,鳌中堂来了。”这时,黄机出言打断众人的闲聊,吩咐道:“时辰也快到了,各位大人该准备的都请快准备好,马上就进宫了。”林天擎和卢胖子首先答应,向孔四贞和尚之孝等人抱拳告辞,回去与吴应熊等人会合。

  “张万强那边,把话带到没有?”看着卢胖子和林天擎离去的背影,孔四贞阴阴一笑,转向尚之孝和尚之礼兄弟问道:“还有李天浴那,该交代的都交代没有?”

  “四格格放心,刚才张公公已经派人来传话了,他已经把消息告诉皇上了。”尚之礼用极低的声音答道:“而且到时候,如果皇上想不起来,张公公还会提醒皇上一下。”

  “李天浴那边,也交代好了。”尚之孝狞笑说道:“大概是眼看到手的云南巡抚差使飞了,把林天擎老东西恨到了骨子里,李天浴连银子都没收就答应了,准备着新年大典上狠狠抽林天擎老东西一记耳光。”

  “很好。”孔四贞满意点头,冲着卢胖子的背影狰狞一笑,心道:“死胖子,等着瞧吧!老娘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新年大典之上拿赃物献给皇上,还被人当场揭穿,看你怎么死!”

  随着辰时正的到来,让卢胖子深恶痛绝的螨清新年大典也随之正式开始,先是按着礼部安排的班次列队进宫,穿过金水桥进太和门,到太和殿前列队站立等候。结果正如林天擎所吹嘘的那样,黄机还真给卢胖子安排了外官中最好的位置,除去前面的王爷、贝勒和五品以上京官,接下来就是三十几个外地在京官员,其中虽然不乏知府和知州等五六品官员,但除去一个老年知府被安排在了队列之外的头位,卢胖子这个七品芝麻官却站到了第一排的第一位,恰好与小麻子的龙椅面对面,弄得队伍中的那些知府知州都满脸崇敬,都道卢胖子定然是后台靠山无比强硬。

  寒风凛冽的清晨站在冰天雪地里等小麻子,这味道当然不好受,而更让卢胖子感觉难受的还是无聊,不准大声喧哗和随意走动就算了,旁边站着的还是和自己极不对眼的连城县令谢栋,弄得卢胖子连个小声说话的对象都没有,只能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心里疯狂诅咒爱新觉罗家的祖宗十八代和子孙十三代。

  卯时三刻,礼乐钟鼓齐鸣,小麻子登上太和殿台阶顶端,面南而座,接受百官跪拜和卢胖子的诅咒,接下来是开笔开玺仪式,等小麻子象跳舞一样折腾了一番后,再接下来又是百官上表朝贺,还有就是不知道叫什么的官员念诵小麻子亲笔的新年祝词,再等这个公鸭嗓子混蛋官(卢胖子语)摇头晃脑的念了一个多时辰念完,再再接下来又是小麻子给八旗王公子弟赏赐如意荷包……

  到了卢胖子第二十三次挨个诅咒完爱新觉罗家十八代祖宗和十三代子孙后,正戏终于开场,文武百官按班次上前磕头进礼,给小麻子拜年。不过很可惜的是,卢胖子没资格站第一班次,就连特旨许穿二品官服的林天擎都没这资格,第一班次拜年的是以鳌拜为首的尚书中堂,还有吴应熊、尚之礼和耿星河这些藩王质子。

  虽然对小麻子心存忌惮,但鳌拜在面子上对小麻子还给得很足的,送的是一面雕有八旗进关的黄金玉屏风,至少价值纹银万两,小麻子接了,赏还给鳌拜一柄玉如意。吴应熊送的是珍珠拼成的‘福’字匾,小麻子照样还了一柄玉如意,其他大员也大都如此,而到了尚之孝和尚之信兄弟,两兄弟给小胖子送了一对镶有夜明珠的翡翠玉马,小麻子也谢过让太监接了,正要赏还玉如意时,小麻子忽然想起一事,不由微笑问道:“两位尚爱卿,朕听说,你们今天不是打算敬给朕是董其昌《白居易琵琶行》真迹吗?怎么着,临时改变主意了?”

  尚之孝和尚之礼都不说话,小麻子忙又笑道:“两位爱卿不要在意,朕可不是逼你们交出宝物的意思,只是朕久闻董其昌的这副大作之名,想要见识见识。你们如果也喜欢,自己留下就是了,朕不会在意的。”

  “回皇上,不是奴才舍不得这幅真迹。”尚之孝双膝跪下,哭丧着脸说道:“其实奴才是打算向皇上敬献这幅董其昌真迹的,只是天不遂人愿,就在前天夜里,奴才兄弟的家里失盗,这幅董其昌的《白居易琵琶行》真迹被盗贼给偷走了!”

  “糟糕,中计了!”听到尚之孝这话,站着一旁的吴应熊脑袋里顿时轰的一声炸开了,也立时猜到了卢胖子为什么能用二两银子就能买到董其昌真迹的原因——这是挖好了大坑等平西王府去跳啊!

  “被盗了?!”小麻子一楞,不由有些火气,喝道:“顺天府何在?”

  “奴才在。”站在第二班次的顺天府尹李天浴快步出列,小跑到尚之孝旁边双膝跪下,磕头主动说道:“回皇上,昨日下午,尚额附家中下人已经到奴才的衙门里报了案,奴才也已经查到了赃物的大概去向,三天之内,奴才必然将赃物原样追回,将盗宝、销赃与购赃之人绳之以法!”

  “那就好。”小麻子收起怒色,哼道:“那朕就给你三天时间,敢进额附府行盗,这些贼人不能轻饶,必须依律严惩!”

  “遮。”李天浴恭敬答应。那边吴应熊和第二班次的林天擎则脸都白了,想要吩咐卢胖子赶紧把那幅字帖扔了,却又没有机会。

  经过了这场小风波,大典继续进行,文武百官依次上前拜年说吉祥话,给小麻子送上价值不菲奇珍异宝,其中还不乏价值连城之物,小麻子也很快把这件小事抛在了脑后。而孔四贞、尚家兄弟和李天浴等人则暗暗狞笑,不断偷看吴应熊和林天擎面如土色的表情,心里直叫痛快。

  终于,在吴应熊和林天擎杀鸡抹脖子连连眼色示意下,还有在孔四贞、尚家兄弟、耿家兄弟、图海和李天浴等人的冷笑声中,外官班次被礼部官员领上前来,为首那个老知府带头,向小麻子双膝跪下,磕头说道:“微臣等恭祝吾皇新年大吉,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同样感觉有些疲倦的小麻子懒洋洋挥手,眼睛却瞟见了前排第一位的卢胖子,心中不由也有些好奇,“这个爱搞古怪的卢胖子,今天打算给朕献什么礼物?”

  “微臣卢一峰,恭祝吾皇万岁新年大吉。”那边吴应熊和林天擎都快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卢胖子还在这边搞怪,别人都站了起来的时候,卢胖子却还趴在那里,单独大声念道:“愿吾皇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阳开泰,四季平安,五福临门,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方来朝,九九同心,十全十美,百福具臻,千古一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咦?礼部还安排这样的贺词了?我们怎么不知道?”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一楞,吴应熊和林天擎则恨不得把卢胖子掐死——你拿贼赃给皇上拜年的事都快暴光了,你还想出什么风头?怕皇上不注意到你是不是?

  “哈哈,老天开眼,这死胖子简直是自寻死路啊!”孔四贞等人心中大快,知道这次小麻子就算不想留意到卢胖子也难了。

  “哈,卢爱卿。”果不其然,小麻子果然笑着问道:“这贺词,是你自己想的,还是礼部给你安排的?”

  “回皇上,这是微臣的心愿。”卢胖子恭敬答道:“这也是在场所有同僚共同的心愿,微臣心中所想,所以也就情不自禁的念了出来,还望皇上恕罪。”

  “贺词不错,朕赦你无罪,起来吧。”小麻子大度的一挥手,又微笑问道:“卢爱卿,你总是喜欢给朕来点惊喜,这次进宫给朕拜年,除了这个惊喜,还有没有其他的惊喜了?”

  “回皇上,微臣不敢自夸。”卢胖子恭敬说道:“但微臣可以拿脑袋保证,微臣今天向皇上进献的两件新年礼物,其中一件,价值远在诸位同僚的礼物之上,甚至把其他所有礼物加起来,都比不上微臣进献这份礼物尊贵!”

  “哦,那是什么礼物?”小麻子好奇问道。那边文武百官则面面相窥,心说这个卢胖子还真敢吹啊,一件礼物,比我们所有的礼物加起来都尊贵,好象和氏璧都没这样的价值吧?

  “回皇上,是这份礼物。”卢胖子抱起放在脚下的圆柱状物体,故意卖卖关子,看看周围文武百官好奇的目光,这才拉起绢绫一角,大声说道:“皇上请看——万年青!”

  说罢,卢胖子将绢绫一扯,露出一个用三道铁箍扎得紧紧的小木桶,还有桶中栽培的青翠万年青,又大声说道:“皇上,微臣无金无贝,仅有一盆瑞草铁箍一桶万年青进献吾皇!祝我大清繁荣盛世万万年!”

  “万年青!”在场百官、包括心惊胆战的吴应熊和林天擎都惊呼起来,心里也无比后悔——自己们怎么没想到这个好彩头?

  “好!好一个铁箍一桶万年青!”小麻子站了起来,满脸喜色的推开上来搀扶的张万强,大声说道:“如此瑞草,朕当亲自来接!”

  说罢,小麻子还真的走下太和殿台阶,在文武百官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亲自双手接过了卢胖子双手献上的万年青,端到面前细细欣赏,低头嗅闻那幽幽扑鼻清香。许久,小麻子才大声说道:“好香啊,好瑞草啊!朕也以为,卢爱卿所进之礼,为今日之诸贺礼第一!”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百官一起跪下,山呼万岁。卢胖子当然也只好跪下,心里得意冷笑,“能不香吗?爷我今天早上才用新鲜肥料给它浇过水!”

  “来人,赏卢爱卿玉如意一柄,黄马褂一件!”大年初一碰上这样的好彩头,小麻子大喜之下连下颁赏,又大声说道:“再传旨内务府,铁箍一桶万年青列为例贡,各省年年进献!”

  “遵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再次山呼,同时个个心里大骂——早知道一棵连十文钱都不值的万年青可以换一件黄马褂,老子也应该献这样的祥瑞啊!

  “服了,老娘服了,这个卢胖子,还真是花样百出。”孔四贞的心情更是复杂,既是羡慕,又是嫉妒,还隐隐有一点伤感——这样出色的男人,怎么就偏偏喜欢和我做对呢?

  伤感归伤感,孔四贞还是不忘恶心卢胖子一把,抬头向小麻子身边的太监总管张万强使了一个眼色,张万强会意,扯着公鸭嗓子提醒道:“皇上,卢大人说要进献两件礼物,还有一件你还没看呢。”

  “哦。”小麻子这才回过神来,向卢胖子笑道:“卢爱卿,那你的第二件礼物呢?”

  “皇上,在这里。”卢胖子打开长包裹,从中取出孔四贞特意订做那个精美长盒,双手举过头顶。

  “是什么宝贝?”小麻子好奇揭开木盒,却见黄绫铺底的木盒,装着一支白银打造的精美烟枪,还有一个玉盒。小麻子一手拿起烟枪,一手拿起玉盒,疑惑问道:“卢爱卿,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不是《白居易琵琶行》?!”孔四贞、尚家兄弟、耿家兄弟、吴应熊、李天浴和林天擎等人都是目瞪口呆,然后吴应熊和林天擎都是长舒了一口气,心头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孔四贞和尚之孝等人则差点没吼出来,“我们的《白居易琵琶行》字贴呢?那里去了?那可是价值好几千两的好东西啊!”

  “回皇上,这是烟枪和八旗福寿膏。”卢胖子严肃说道:“微臣在研读西洋著作之时,无意中发现,这阿芙蓉如果用来吸食,可以培本养元,强身健体,百病不生,远离药石,另外还有美容养颜,提神镇痛,健脑养髓等等神奇功效!西洋的达官贵人,学士智者,都是以吸食这阿芙蓉为荣,珍贵无比。而我大清虽有西洋藩邦进贡的阿芙蓉流传于世,世人却大都用于药石,鲜有用于吸食。微臣斗胆,向皇上进献如此神物,就是想请皇上一作尝试,将养龙体万万年。”

  “阿芙蓉啊,朕也在古书上看到过,确实是一味难得的好药,不过用来吸食,还有这么多功效,朕还真是从没听说过。”小麻子点头,又好奇问道:“不过卢爱卿,你怎么把阿芙蓉叫做八旗福寿膏呢?”

  “回皇上,这么尊贵的灵药,怎么能流传于世,任由普通百姓使用呢?”卢胖子恭敬说道:“所以微臣斗胆,将此药改名为八旗福寿膏,就是希望世人谨记此物尊贵,不可滥用于民,只能由我大清八旗独享,助我八旗将士身强体壮,弓马娴熟,百战百胜,一统江山万万年!”

  “原来如此。”小麻子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片刻后,小麻子说道:“那朕先让人试试,如果真有这样的功效,那朕自当颁下旨意,将此药正式命名为八旗福寿膏,列为我八旗将士专用之物。”

  “微臣谢主隆恩。”卢胖子磕头,又好心建议道:“皇上,微臣听说太皇太后老佛爷有偏头疼的顽疾,还有鳌中堂身上多有旧伤,发作之时常常夜不能寐,且请他们吸上两口八旗福寿膏,如若无效,微臣甘领大言欺君之罪。”

  “还有这事?”小麻子兴趣益发浓厚,抬头向不远处的鳌拜笑道:“鳌中堂,听到了吗?有没有兴趣试试?”

  “奴才身上确实有不少旧伤,如果这药确实有这样的神效,奴才倒真想试试。”鳌拜点头,又向卢胖子笑道:“卢大人,改天给我也送点过来,如果真这么有效,老夫必然重重有赏。”

  “遵命,卑职记住了。”卢胖子一口答应——给鳌拜这些人送八旗福寿膏,这可是卢胖子求之不得的大好事。

  “娘的,这个死胖子怎么不送《白居易琵琶行》?那幅字帖到底那里去了?”看到卢胖子左右逢源,孔四贞等人难免更是妒忌,又万分奇怪——那幅董其昌的《白居易琵琶行》,到底那里去了?

  “皇上,微臣也有一份尊贵礼品敬献吾皇。”看到卢胖子在小麻子面前侃侃而谈,站在卢胖子旁边的连城县令谢栋也终于按捺不住了,又见小麻子心情极好,便壮着胆子捧起手中礼盒,大声说道:“微臣谢栋久闻皇上丹青妙笔,尤其喜好董其昌书法,微臣耗尽家资,购来董其昌的《白居易琵琶行》真迹,请皇上赏收!”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