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地狱之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十七章 我不会游泳

[字数:4201 更新时间:2013/11/23 18:04:00]




  “休斯!出了什么事情?你看起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齐楚雄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他立刻紧张的站起来。

  艾伯特脸上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诙谐,他额头上分泌出一层厚厚的汗珠,嘴唇颤抖的说:“他们想干什么……打算沉到海底去吗……”

  “喂,休斯!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齐楚雄万分焦急的催促艾伯特告诉他答案。

  艾伯特捂住自己的胸口,神情紧张的说:“齐,这种声音通常只在潜艇接近极限下潜深度时才会出现,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般只有两种,一是潜艇遭遇水面舰艇攻击,必须通过超常规下潜来躲避深水炸弹;二是潜艇的动力系统出现故障,无法保持正常潜航深度,导致潜艇快速下沉;可不管现在发生的是那一种情况,对我们来说都凶险至极,因为潜艇一旦超过下潜的极限深度,巨大的水压就会毫不留情将潜艇挤扁,到时候我们谁也跑不出去!”

  “天哪!”齐楚雄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他没有想到眼下的情况竟然如此糟糕。他想保持住冷静,但是恐怖的声音仿佛地狱恶魔在腥风血雨中的吼叫,一阵急似一阵,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这种恐怖的声音非但没有一丁点儿停下来的意思,反而继续变本加厉蹂躏齐楚雄本就不堪重负的内心,他眼前开始幻化出一幅末日画卷——船舱被撕裂,冰冷的海水滚滚而入,裹挟着他向深不见底的炼狱坠去……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的紧紧抓住艾伯特的手,心惊胆战的等待即将到来的厄运……

  艾伯特的手心冰凉,看得出他的内心同样也很紧张,可与齐楚雄不同,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船舱顶部一盏昏暗的电灯,在经历一段漫长的仿佛穿越几个世纪的煎熬之后,他脸上突然露出如释重负般的表情,“好了伙计,警报解除了!”

  “你……说什么?”齐楚雄明显还没有从恐惧中清醒过来,他不停的哆嗦,全身上下冷汗直冒,连说话都带着颤音。

  “看你紧张的模样,就像是要上刑场似的,”诙谐的表情又一次浮现在艾伯特的脸上,“你听,这声音已经越来越小,说明潜艇正在上浮,看来我们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真的吗?”齐楚雄急忙竖起耳朵仔细倾听,他发现果然如艾伯特所说,那恐怖的声音的确正在消失,劫后余生的喜悦立刻让他软绵绵的瘫在地上,好长时间都说不出话。

  为了让齐楚雄放松下来,艾伯特一边弯下腰不停的揉着他的胸口,一边和他开着玩笑:“我记得刚才还有人信誓旦旦的保证说自己一定会战胜一切困难,可说这话的人绝对想不到考验会来的这么快。”

  “去你的!少拿我开心!”齐楚雄有些不高兴的推开艾伯特的手,他心有余悸的接着说道:“我这个人什么都不害怕,可就是不能下水,因为……因为……”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变成蚊子哼哼一般:“我不会游泳。”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居然不会游泳!”艾伯特惊讶的看着齐楚雄,不过,这种惊讶很快就变成捧腹大笑!“哈哈,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害怕,原来你是一只旱鸭子!”这件事情多少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因为齐楚雄根本就不知道在这么深的水下,他即使会游泳也毫无用处。

  面对艾伯特的嘲笑,齐楚雄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面红耳赤的辩解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不会游泳的人多的是,别忘了,我可是你的中文老师,你总要给老师留点面子吧!”

  “嗯,你说的有点道理,不过这也提醒了我,”艾伯特强忍住笑意,故意板起脸孔说:“从现在起,我们的身份也许要发生某种变化。”

  “什么变化?”齐楚雄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圈套,他老老实实的一头钻了进去。

  一丝得意从艾伯特眼中一闪而过,“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游泳教练,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保证你这辈子绝对不会被淹死。”说完,他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齐楚雄这时才反应过来艾伯特纯粹是在拿他寻开心,他又好气又好笑,可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回击艾伯特,只能无奈的说:“你这无聊的英国佬,会游泳就很了不起吗!等着瞧吧,早晚你会因为自大而遭报应的。”

  “嘿嘿,我才不会因为你的嫉妒而感到生气,要知道,自信可是实力的象征。”艾伯特一边摆出一副夸张的游泳姿势,一边得意洋洋的冲齐楚雄做起鬼脸。

  齐楚雄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谁叫自己不会游泳呢。可是一想到刚才那种恐怖的声音,他还是有些后怕,他说:“休斯,你知道吗,刚才听你说这艘潜艇可能要被挤扁的时候,我真的是被吓坏了,可是说来也奇怪,我脑子里当时竟然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起来,这和我在书上看见的叙述完全是两回事……”

  艾伯特不等齐楚雄把话说完就气鼓鼓的插嘴道:“书里对这种情景的描述不外乎以下两种,一是某人出现在你面前鼓励你拿出勇气来创造奇迹,二是上帝他老人家对你说,死亡并不可怕,那只不过是生命的起点,这些全是胡扯八道,死亡对谁来说都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我敢向你保证,写那种玩意的家伙们绝对没有经历过生死考验,要是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搁在他们身上,这帮人不吓的屁滚尿流才怪呢!”

  “嘻!”齐楚雄一下子被艾伯特的话逗乐了,心中的恐惧瞬间烟消云散。原本他还为自己刚才面对死亡威胁时的表现感到惭愧,可经艾伯特这么一说,他心里顿时感到好受许多,一种好奇的心理随即爬上他的心头,“休斯,你是怎么判断出来我们已经脱险?难道说你有特异功能吗?”

  “哦,你是问这个,其实很简单,完全是凭经验,”艾伯特开始向齐楚雄娓娓道来:“如果潜艇遭到深水炸弹攻击的话,即使没有命中,炸弹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也能让我们感受到强烈的震动,可刚才过去那么长时间我们都没感到任何震动,这说明我们并没有遭到攻击;而且我刚才一直在看着头顶上的灯,它既没有闪烁,也没有熄灭,这证明潜艇的动力系统工作正常,不存在失灵现象。”

  艾伯特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他沉思片刻后才接着又说道:“这艘潜艇既没有遭到攻击,它的动力系统也没有出现故障,那么出现这种声音的可能性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德国人正在穿越一条水下的秘密通道。”

  齐楚雄闻言一惊,“你是说德国人是有意下潜到如此危险的深度,可他们这么做难道就不害怕送命吗?”

  艾伯特摇了摇头,道:“齐,你不是军人,所以不能理解这种事情,对于一艘潜艇来说,要想在战场上取得胜利,最要紧的事情并不是去攻击敌方,而是如何隐藏好自己,只有这样,它才能悄无声息的接近猎物,并且在发动致命攻击之后迅速扬长而去,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各国海军都在不遗余力的为本国的潜艇寻找适合的航线,有的时候甚至要为此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但是冒险这个词在军人的世界里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为了取得梦寐以求的胜利,他们往往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尽管这看起来很疯狂,可是当他们取得成功的时候,那种充满刺激的快感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齐楚雄听的毛骨悚然,好半天之后他才喃喃地说道:“这真是太可怕了!”

  “可怕?”艾伯特铁青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这就是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的法则,它的残酷总是超出你的想象,如果你不去冒险的话,那就只能等着别人来给你收尸!”

  齐楚雄一怔,他感觉艾伯特的话里似乎还含有另外一层意思,可还没等他想明白这是为什么,艾伯特就恢复往常的神态,他若无其事的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说道:“这帮该死的德国佬又让我虚惊一场,我得好好的睡上一觉,让自己放松一些。”说完他就自顾自的躺在了床铺上,不一会的功夫就打起了呼噜。

  齐楚雄望着艾伯特熟睡的模样,顿时心生疑窦,他隐隐约约感到艾伯特心里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可他却猜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事情,他有心向艾伯特问个究竟,可又不知道从何问起。带着这种困惑,他开始在船舱里走来走去,试图整理一下混乱的思绪,结果正好相反,他不但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反而越想越心烦,脑袋里一会儿是妻子和女儿悲伤的眼泪;一会儿又变成霍夫曼那张狡诈的笑脸;无奈之下,他干脆躺在床铺上,闭上眼睛,用被子蒙住头,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令人烦恼的事情,渐渐的,他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紧接着,舱门被推开,一声怒吼响起在齐楚雄的耳畔!“你们这群猪猡,赶快给我爬起来!”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