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满江红之崛起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VIP卷 第214章 (明天加列!求月票!!)

[字数:11870 更新时间:2013-11-14 17:44:00]




  第214章明天加列!求月票

  旗

  一面三色旗在硝烟中的东直门城楼顶上飘扬着初的那一会,似乎没人注意到这面旗,可不过是的一两秒钟的功夫,炮台上已经停止炮击的炮手们,从望远镜中看到那面旗。顿时的炮台上响起了一浪盖过一浪的欢呼声,接着整个阵地上,城市里倒处回响着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丢他娘的九营”

  在这一阵欢呼声中,记者们纷纷用相机记录下这最重要的一幕,清国的帝都仅不过是半天的功夫就陷落了。

  此时冒着横飞的弹片甚至子弹,走到城墙下的乔治?厄内斯特?莫理循,这位《泰晤士报》驻华首席记者拍出了几幅距离最近的照片,在拍出这几幅照片的之后,他又涉水随着进攻的部队上了城墙,在城墙上拍着照片,这时站在城墙上,方才在地面上忽视的一点却是落到了他的眼睛中。

  在地面上,每一具身穿绿色军装尸体,他们都是头朝着前方倒下的,没有一具是头朝后方倒下的,他们直到死的时候,依然保持着进攻的姿势,留意到这个细节后,他连忙拍下一张照片,随后又注意到城墙上的尸体,城墙上清军的尸体大都是背朝地,但是却大都是背后中弹或中刺刀,显然是在逃跑的时候被杀死的。

  些许的细节会透露出一些不为人知的信息,至少眼前的这一切,却是让他相信了一个事实,这个国家的军队已经完成脱胎换骨的变化,至少相对于光复军和清军而言。

  “万岁”

  “大汉万岁”

  此时东直门的箭楼上,回荡着一浪盖过一浪的欢呼声,攻下箭楼的部队站在前楼的废墟边,高举着双臂,挥舞着手中武器在那里高呼着万岁。

  “他们的确有资格去欢呼”

  突然的莫理循的身边响起一个声音,是麦考密克,他是美国《纽约时报》的记者,亦曾在报纸上上鼓着“中国的光复将为整个亚洲的复苏指明道路,新时代的曙光已经显现”,在麦考密克眼中,中国人无论是通过一人一票去选出一个皇帝,或是选出一个总统,对这个国家和这片大陆来说,都将会成为整个亚洲的的榜样。

  话的时候,他的手指着城墙上的尸体,然后才开口说道。

  “今天……他们摧毁了一个腐朽的帝国”

  在麦考密克说出这句话时,太阳西下,夕阳中的京城笼罩在硝烟之中时却是显一种别样的美感。

  “这就是帝国的末日吧”

  “也是一个新帝国的开始不是吗?”

  在晚霞的光辉照射到外城的焦墙破瓦上的时候,迫击炮发射的宣传弹从四面八方射入内丑,白色的纸片,花蝴蝶样地飞舞在内城的上空。由于灰黄色爆炸烟雾和着傍晚的微风旋荡,它们有的飘扬了好久才落到地上。

  激烈的外城争夺战在时近傍晚时结束了,响彻了半日的战地上突然沉寂起来。沉寂到使人想象到战斗已经结束,许久许久听不到一响枪声。

  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红彤彤的晚霞消失了,夜幕即将笼罩了整个的京城,已经被硝烟所笼罩着京城,这两朝的帝都此时依然被硝烟笼罩着。

  “奴才愿死”

  勤政殿里是荣庆的颤巍巍的哭音,几天前,靠着庆王和另外三位军机的保,怕乱了军心,他这条命保住了,甚至还当着他的军机,可今个这外城破了,自然的他又来进谏了。

  “事到今日,即便是逃入公使馆,也不过是寄人篱下的亡国之君,自苦有降敌之臣,未见降敌之君,请皇上乾纲独断,下诏与国共存。奴才……奴才请皇上城楼与官民一战”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

  庆王奕?接口说道。

  “时局崩坏到今天这个地步,即便是皇上殉了国,也是于事无补的,于其枉死,不如暂避于公使馆内,谁知道将来会是怎么样没准将来这天下人又念起了咱们大清的好,到时自然的皇上还有重得天下的那天,更何况,现在日本已经同意我等前往公使馆避难。www.SYZWW.NET

  着话奕?深吸一口气说道。

  “这日本在关东和俄国人打着仗,没准的等他们打完仗了,到时还会把关东给我们,再不济也能保个祖宗之地不是”

  “这旗人的骨气,都让你们丢尽了”

  荣庆怒吼一声,抬头逼视着皇上。

  “皇上,今天的情形,您都知道了。江山社稷今个是不保,咱们葬送掉祖宗的三百年天下,奴才只请皇上,以身殉国,做个人君表率,树万世之表。”

  被荣庆这么盯着的光绪,此时只被荣庆的话惊的心胆俱裂

  “好你个荣老四,你又在这里蛊惑皇上,上次大家都说你是一时癔症了,我没杀你,这次……要死,也得你得死”

  这会勤政殿门前传来一声斥责,光绪不由得抬头去望,只见太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太后的脸板着,色铁青,脸上笑容都没有,只有一脸的怒容。

  “请皇上下旨,杀了这忤逆的贼子”

  就这一副脸色,将光绪想为荣庆求情的心思,硬压了下去。

  “哈哈杀吧叶赫那拉氏”

  荣庆双目圆瞪着,盯视着慈禧,这会他脑中再也没有了老佛爷的恩典。

  “就是你,就是你毁大清国,祖宗三百年的江山,就是毁在你叶赫那拉氏的手里”

  被骂着的慈禧脸上的怒容更盛了,她咬牙切齿的盯着荣四。

  “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

  待荣庆被拖出去后,慈禧又把目光投到光绪的身上,逼视着光绪。

  “请皇上下旨,杀荣庆”

  “啊……”

  被逼视着的光绪,手颤着抓起了笔来,手中的毛笔重有千钧,泪有满眶,终于将一张朱谕写完。一滴眼泪下落,还好,不是掉在朱笔上,不致使字迹漫漶。李莲英在他侧面,看得清清楚楚,心中老大不忍,急忙取一块手巾交到皇帝手里。

  “请皇帝擦擦汗。”

  语言跟举动,都别有用意。话是说给慈禧太后听的,表示朱谕上的水渍是汗,手巾则又不止于擦汗,主要的是供皇帝拭泪。

  擦干眼泪,皇帝转身,双手捧上朱谕,慈禧太后却不接,只说。

  “你念给我听听。”

  “是”声音有些发抖。

  李莲英却又赶紧捧上一杯调了蜜的菊花茶。

  “皇上先喝口水,润润喉。”

  着,他又使个眼色,示意皇帝不可再发出抖颤的声音。

  皇帝微微颔首,喝口菊花茶,调一调呼吸,慢慢地念道:

  “军机大臣荣庆,屡次被人参奏,声名恶劣。平日办理洋务,各存私心。每遇召见时,任意妄奏,莠言乱政,且语谏于两宫不恭,实是大不敬若不严行惩办,何以整肃群僚。荣庆即行正法,以昭炯戒。钦此”

  “就这样”

  慈禧太后说。

  “你先收着,诸位臣工同意吗?”

  一声冷哼后,旁边的庆亲王奕?、王文韶、鹿传霖、瞿鸿?这四位军机大臣那里还会再说什么,只是垂着头。

  见他们没说话,慈禧太后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扭头看着光绪说。www.syzww.net

  “皇帝,你的朱谕不是要要交下去吗?”

  “是……是的”

  光绪的的声音极低,用苍白纤细、仿佛一张皮包着骨头的手,拿起面前的一张纸,从御案上伸了出来。

  鹿传霖急忙站起,接过朱谕,站着看完,颇有手足无措的模样。瞿鸿?可忍不住了,伸手扯一扯鹿传霖的衣服。这一下,倒是提醒了他,立即将朱谕交了给他。有人去料理这个难题,他松了一口气,擦擦汗,仍旧回原处。

  这时瞿鸿?已将朱谕看完,便跪拜下去叩个头说。

  “奏上皇太后,臣有话。”

  旗人可以自称“奴才”,可瞿鸿?这汉人却是连“奴才”都称不得的,诺是称了奴才,那可是大不敬,是要掉脑袋的

  “什么话”

  慈禧太后很快地接口,然后盯视着瞿鸿?冷哼一声。

  “替这该挨千刀的荣老四,求情可不行。”

  “皇太后圣明,”

  瞿鸿?先赞了一句,方才说道。

  “照朱谕中所指责的罪状,荣庆并无死罪,奴才斗胆,请皇太后、皇上收回成命。”

  “太后,这荣庆,请皇上、太后殉国,若是的在平时,那是大不敬,若是现如今,倒也是一番赤胆忠心,现如今,这忠臣有多少,还请太后幕冷了天下臣公的心啊。”

  “太后,荣庆是该死,单冲着他那话,就是凌迟处死,那也是罪有应得。不过,人才难得,请皇太后、皇上格外成全。留下他这条命,让他上城墙将功赎罪吧。”

  虽说对那荣庆,奕?并没什么好感,可现在这国都要亡了,还有什么说头,心想着奕?到再次为荣庆求起了情来,上次是迫于他们三个都求情,自己不求情面子上过不去,这次倒是发自肺腑的求情。

  “你是说,让他上城去守城?”

  慈禧太后冷笑着。

  “依我看,不让他跟贼逆打交道还好些”

  “皇太后的训示,奴才不甚明白……。”

  “奕?,”

  慈禧太后不耐烦地斥责一句。

  “你想抗旨?”

  听得这话,奕?赶紧碰头,但仍旧说了一句。

  “奴才不敢,请皇太后、皇上,饶过荣庆”

  “请皇太后、皇上,饶过荣庆”

  王文韶、鹿传霖、瞿鸿?同时跪了下去,为荣庆求起了情来。

  “请皇太后、皇上,念在荣庆满门世代忠良,本人又是一副忠心耿耿,饶其不死”

  随着奕?再次求情,王文韶、鹿传霖、瞿鸿?三人跟着重复道。

  “你……你们……”

  手指着跪在地上的这四位军机大臣,面上带着怒色的慈禧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连奕?都……

  同样被这一幕吓了一跳,被那一下午的枪炮声吓的浑身惊颤着的光绪,抬着脚不顾李莲英轻摇其头,也走下的龙椅,跪到了太后面前。

  “请亲爸爸,念荣庆之中,饶其不死”

  跪在地上的五人,这会都被吓出一身冷汗来,他们知道,若是太后盛愤之下会干什么,庚子年时临破城了,她还要了几人的脑袋。

  面色铁青怒的血管暴跳着的慈禧盯视着跪在地上的五人,她先看着光绪,这皇上能做这种事,全是庆王他们四个给他鼓的胆儿,再看庆王,以庆王今日的地位,与当年自己母家贫困时,庆王时相周济的情谊,才混到这一步,他之所以如此,若许真是怕冷了天下人的心,可这人心不早都冷了吗?

  尽管心里有着火,可慈禧看着这五人,最后还是一叹。

  “罢了,让他上东华门守城吧”

  慈禧知道往后自己还要靠着这四位军机大臣的能奈,帮自己娘两过那寄人篱下的日子,若是冷了他们的心……哎……

  在太后下了这道旨意退出勤政殿的时候,跪在地上的四人早已经吓的汗湿重衣,而光绪更是被吓的一直坐在自己的腿上,瞑目如死,好半晌动弹不得。

  出了勤政殿,听着外城传来的打*声,慈禧太后的那颗心,立刻又提了起来。

  定神细想一想,她知道自己要做最后的打算了。

  “莲英,你悄悄儿去备一套衣服,就象汉人小户人家的老婆子所穿的。”

  “是”

  李莲英大吃一惊,心想,怕这次又是要乔妆改扮避难,就像庚子年时一样。

  正在想提出疑虑,慈禧太后又开口了。

  “你马上去办”

  “是”

  “莲英,”慈禧抬头看了眼已经麻黑的天。

  “咱们可又得走了”

  “是”

  李莲英的声音如常,但神色显然紧张了,把腰更弯一弯,两眼不时上翻,看着太后的脸。

  “这次走,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慈禧太后略停一下说。

  “没准,这辈子都没命回来了。”

  着她叹了一声。

  “还有找些大车来,把宫里的家什,能运走多少就运走多少,以后要寄人篱下过日子,手里没银子怕是不行的”

  “不管怎么着,皇上总得跟老佛爷走。”

  这会李莲英倒是和上次一样,还是没忘记皇上。

  “那当然。此外……”

  慈禧太后沉吟着,皇上必须要跟她一起走。

  “看各人的造化吧”

  这意思是,碰上了跟着走,不在慈禧太后面前,就得留在宫里。以后生死祸福,各凭天命了。

  “奴……奴才领旨”

  含着眼泪,跪在地上的荣庆领下了圣旨,这次还是和上次一样,依然没杀他,只是让他去东华门守城,打从大清入了关,这皇上死后梓宫都是由东华门出入,因送殡迎灵都由东华门出进,所以东华门俗称“鬼门”。

  “华卿,”

  瞿鸿?看着摇颤颤的站起身来的荣庆,将圣旨交给了他。

  “你是个聪明人,可为啥总是犯着糊涂”

  “糊涂……”

  荣庆苦笑一声,可不是嘛,自己就是糊涂,上次太后和皇上都没留京,更何况是这次,算了吧

  “这大清国当真是亡了”

  “总有亡的时候”

  “可却没人君殉国”

  “总得保得皇家的脸面吧”

  “殉国了,可不就保得了”

  “你还是糊涂”

  “我糊涂,我比谁都明白”

  着,荣庆把目光投向瞿鸿?,盯看着他。

  “子玖,你知道,那日本人为什么断交了,又同意让皇上太后躲到他们那,他们是想乱中国啊”

  瞿鸿?只是苦笑着,日本人的那点儿心思,他岂是不明白。

  “我是大清国的臣,可也是中国的人啊”

  见瞿鸿?没理会他,荣庆只是苦叹一声。

  “这几百年了,旗人和汉人有啥别相,再怎么着……也不能引外兵入中国啊”

  显然的瞿鸿?是没想到荣庆这会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只是看着荣庆,没想到这“忠义之气犹见眉宇”的荣庆竟会……

  “没有殉国的国君,就让我做个殉国的大臣吧”

  眼见着瞿鸿?的不解,荣庆抱拳冲着瞿鸿?长鞠一躬。

  “请子玖转告庆王,荣四语多有不敬请庆王莫怪,若是来世,荣四再报庆王当年提点之恩”

  着他又是深鞠着躬。

  “荣四谢过诸位同僚救命之恩,此恩怕只有来世再报了”

  着,不等瞿鸿?说话,他便转身朝着营外疾步走去

  “华卿,”

  唇喃着荣庆的字,瞿鸿?冲着他的背影还了一礼,估摸着,这荣庆是要以身殉国了。

  一出宫,轿夫连压下轿,而荣庆却是没理会轿夫,在营外圈马的地方,他拿着笔写了一封短信。

  “勒哈,老爷我不回家了,你回家把这信递给夫人,就说……说……。”

  着荣庆突然泪流满面,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这荣家世代忠烈,这国要亡了,荣家的忠名,要靠夫人去行忠了?明白吗?”

  最后一个字出口,荣庆随即掩着脸,捂着嘴,脚步踉跄地跳上马去,扬鞭抽马朝着东华门奔去。

  从老爷脸上看到些不妙的勒哈,借着宫灯看清了这信里的字。

  “荣家世代忠良,请夫人举家焚之若子不从,请勒哈杀子,若女不从请勒哈杀女”

  “老爷”

  跪下身去的勒哈忙跪下去,冲着老爷的背影不断的叩起头来,每一声都重重的叩在青石板上,连叩了几个响头后,他才脚步踉跄地朝着府里的方向走去。

  关于帝制,无语需要解释一下,这个帝制不可能是传统式的帝制,第一不可能,第二追随者需要权力分脏、第三需要限制权力,至于选择帝制,同样也有无语对小说将来大局的一些考虑,至于帝制的道路……嗯无语想说,以后大家会明白的。

  陈默然与司马不同,同样两者还有一丝的相同,司马在不断的警省自己,而陈默然却迷醉其中,当然也偶有警省。

  在小市民里的预告里,无语曾说过“小市民走了一条路,满江红将走另一条路”,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选择,但没看到最后,有谁能够预料将来呢?在小市民里,无语偷个懒把很多问题直接回避了,在满江红里,无语尽可能的不会回避很多问题,最后,其实大家都知道,帝制不是问题,而是帝制背后的,到了小说的最后,大家或许会明白无语今天的选择。满江红,只会越来越给力。总之,希望大大们能够继续支持满江红。下面就是内政外交了,要看陈默然怎么去玩转那九个球了呒呼求月票求定

  bk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