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学士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百四十四章 担心

[字数:8728 更新时间:2013-11-13 12:37:00]



  第二百四十四章 担心

  说话间,时间一点点流逝,很快就到了中午,考场那边的消息也不断如流水般传来。

  正如皇帝所预料的那样,有翰林院、礼部和顺天府学政的人坐镇,再加上是天子自任主考官,这次考试也就这样正常地进行下去。

  皇帝和陈后又打了几局黄锦和孙淡在北衙监狱中的对局之后,终于厌烦了,拂乱了手下的棋盘:“行了,孙淡的棋太费神,朕以后再与皇后琢磨,却不知道考场那边现在又是什么情形,而那孙淡也不知道答完卷子没有?以他的速度,应该早就做完了。”

  皇帝面上露出笑容:“孙卿虽然少年老成,可终究同朕一样是个少年郎,性子也急。做得快了,剩余的时辰可不好打发。”

  皇后也笑了起来:“陛下,看来这当才子的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若换成臣妾,一想到要在考场里无所事事地坐一整天,也会很烦的。孙淡若早知这样,还不如慢慢地答题。”她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去收拾桌上散乱的棋子。

  正说着话,毕云又进来了:“禀万岁爷,考场那边又有消息来了。”

  皇帝:“讲。”所谓考场那边的消息,其实就是孙淡的消息。孙淡此人是皇帝未来新政的关键性任务,皇帝急切希望孙淡能中个举人,好任命他到地方上做两年知县,也好看看新税法的效果究竟如何。可若那孙淡连个举人也中不了,一切都会流于空谈。

  毕云知道皇帝的心思,也有些替来朋友孙淡得意:“回万岁的话,孙淡好象已经停笔了。”

  “什么好象,他究竟做完卷子没有?”不等皇帝出言询问,陈皇后先按耐不住了。她有些不悦地质问:“作完就是作完,没作完就是没作完,什么好象?”

  毕云也不敢肯定:“回陛下和娘娘的话,按照制度,我手下的人也进不了考舍,自然不知道孙淡究竟做完题没有。也许是做完了,也许是思路不畅,卡文了。”

  皇后心中有些乱:“那……孙淡现在究竟在做什么?”

  毕云也觉得好笑:“孙淡现在好象在打坐。”

  “什么……打坐!”陈后失声叫了起来。

  皇帝也有些疑惑地看了毕云一眼。

  毕云忙道:“是在打坐,打的是金刚坐,臣手下的人看得分明。孙淡也没再作文,就一只脚在上,一只脚在下,结成一个金刚座在考舍中炼气。”

  毕云停了停:“至于他究竟做完题目没有,臣也不知道。”

  陈皇后脸色一变:“这个孙淡搞什么呀,真叫人操心。”大概是怕皇帝看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皇后补了一句:“陛下将来还有大用他的地方,若是中不了举人,可如何是好?这个孙淡,怎么就这么不让人放心。”

  皇帝:“这个孙淡倒是个妙人,大事临头,竟也沉得住气。罢,朕就在这里等着他。看样子,这科乡试也就这样了。”他朝大案那里指了指:“毕云,拿两粒仙丹来。”

  听皇帝要服用淡药,陈后面上有怒色闪过。

  皇帝长期服用淡药,身体一日日不好起来,性格变得逐渐暴躁不说,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越来越不上心。这段日子,因为舞弊一案冷落了张妃后,皇帝也经常来陈后这里。可来坤宁宫之后却只打坐炼气,也不做那种事情,让陈后白欢喜了一场。

  说来也怪,按说仙丹这种东西乃是大躁大热之物,寻常人服用之后有催情的功效。可皇帝也不知道从王漓那里学了什么化解药性的法门,竟越发地清心寡欲起来。

  陈后的疑惑可以理解,如果孙淡在这里,大概也知道一些端倪。实际上,在真实的历史上,嘉靖皇帝因为长期修炼道家的法门,对男女之事看得极淡。也因为如此,嘉靖子嗣一直都很单薄,在位四十多年,先后只有三个子女,到最后也就一个儿子存活下来。唯一存活下来的那个儿子也就是裕王,也就是后来的明穆宗隆庆帝。

  虽然他也闹出过用处女的经血合药的荒唐事,甚至闹得被忍无可忍的宫女合力谋杀的事情,可若说他好色,还真谈不上。

  至于后人说嘉靖荒淫好色,那不过是清人对他的一种污蔑罢了。

  清朝文人的观点很是奇怪,几乎是逢明必好:凡是明朝的东西都是坏的,凡是明朝的皇帝都是荒淫的。

  这也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典型表现。

  毕云见陈皇后要发作,悄悄地朝皇后递过去一个眼色,示意她忍耐。这才走到案前,抽开抽屉,拿出两颗血红的丹药走过去交给皇帝。

  好在陈皇后虽然性格爆炸,却也不笨,强行地忍住了心中的怒火。

  皇帝接过丹药,自己先吞了一颗,然后将另外一颗交给毕云:“毕云,前一段时间委屈你了。朕心中也不落忍,有心补偿你。听人说,北衙的监狱中湿气甚重,你年纪也大了,仔细得了风湿。这颗丹药乃是纯阳大补之物,服用之后,对你大有好处。”

  毕云知道这颗丹药的厉害,可皇帝所赐,却不敢拒,只要硬着头皮将丹药含在口中,跪地谢恩:“多谢万岁爷的仙药。”

  “你们出去吧?”仙丹的药性很猛,刚一入腹,药力就冲到脑门上来了。皇帝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像是要腾空而起,心中一凛,忙挥挥手:“朕听说孙淡在考场打坐炼气,心有所感,也有心效仿。修行一物乃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日常起居,行走坐卧无处不是大道。朕这颗丹药的药性要想化解,估计得花上半天时间。你们都退下吧,没叫你们,就不要进来打搅朕。”

  言毕,皇帝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睛闭上,良久,才将一口浊气长长地吐了出来。

  那口气中带着古怪的香味,让身边的毕云闻得脑袋发涨,不为人察觉地闪了一下。

  毕云和陈皇后很是无奈,只得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出了大殿,毕云慌忙将含在口中丹药吐到手帕中。

  陈皇后美目一转:“毕公公,陛下赐给你的丹药怎么吐出来了呢?”

  毕云苦笑:“娘娘,陛下这颗龙虎金丹药性太猛,服用之后虽然能成仙得道,可也需要有一口好的丹鼎炼化才能发挥功效。老臣风烛残躯,如何经受得住。就好象寻常人家生火做饭,用吹火筒吹火,固然能是灶火更旺。可若用得力气太大,一口气猛地吹下去,只怕灶中的火苗子就要被吹灭了。”

  陈后一笑:“毕公公好口才。”她也是个直爽的人,也不避讳:“什么仙丹,其实你我都知道是药三分毒,这东西可是吃不得的。”

  毕云不敢搭腔。

  陈皇后突然叹息一声:“孙淡不知道究竟做没做完卷子,真叫人担心啊!”

  毕云:“娘娘不用担心,孙淡乃是当世有名的名士。”

  “或许是我太担心了,不过,大名士都有怪癖,难说得紧。”

  “没办法,只能等了。”

  “那就等吧,反正万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还是有消息不断过来,传来的消息也无一例外的是孙淡正在打坐,这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眼见着天渐渐黑了,陈皇后的心中越发地焦躁起来。

  “收卷了。”毕云走过来。

  “啊,已经考完了吗?”陈皇后一惊,急急地问:“孙淡那边怎么样了?”

  毕云沉默了片刻:“孙淡终于打坐完毕,起身走了。”

  “那他究竟做完没有啊?”陈皇后终于急得顿脚:“这个孙淡,执才傲物,真叫人操心!”

  毕云:“臣也不知道,或许做完了,或许没做完。”

  陈皇后喃喃道:“若他没做完题目,中不了举人怎么办,这不是辜负圣恩吗?”

  毕云心中也是忐忑:“娘娘也不用太担心了,臣这就去回陛下。”

  正要走,一个宫中的女官走到皇后身边,一脸恼怒地说:“娘娘,张妃……”大概是看到毕云在这里,她立即住了口。看样子,这个女官是皇后的心腹。

  “张妃有怎么了?”陈皇后大为恼火,说道:“毕公公是自己人,有话尽管讲。”

  毕云深深地看了陈皇后一眼,旋即恢复成一脸木讷模样。

  女官气愤地说:“娘娘,那张妃听说孙淡在考场发呆,一个下午没写字,就找人来问娘娘手头的那尊紫檀木张三丰真人的塑像究竟有多大。还说,孙淡就是一个浪得虚名的狂生,真上了台面,却抓瞎了。”

  “张狐狸真是可恶!”陈后一脸仇恨,然后冷冷到:“孙淡这次若中了举人还好说,若中不了,本宫一定要给他好看。”

  ……

  顺天府乡试的补考终于结束,毕竟是天子自任主考的一次大考,贡院的官员们也不敢耽搁,立即将卷子收了上去,五百多人同时动手誊录卷子。

  按照规矩,所有考生的卷子都要找专人用工整的馆阁体誊录下来,糊上名字交给考官阅卷。因为誊录的时候用的是朱砂,所有,这些卷子又叫朱卷。

  本期考试只有三千多考生,五百多誊录同时动手,一人六张卷子。以每张卷子两千字计算,每人都要誊录上万字。

  因为时间紧迫,大家也不敢怠慢,熬了一个通宵,终于弄妥。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这么多副考官,加上又都是有大学问的翰林院学士和各部衙门的高人,一目十行是读书人的基本功,只半天时间就将需要淘汰的考卷给分了出来。

  然后就是定名次了。

  如果一切顺利,一天之内就能将名次定下来。

  这次考试从开始到结束都显得粗糙,可也是不得以而为之,皇帝在上面用两只眼睛盯着,也急于给顺天府的读书人一个交代。大家说不得要拼命了。

  至于孙淡,他感冒了。

  说起来,他这一年来天天同冯镇一起练拳,身体越发地强壮起来。上次在贡院甚至能凭着一己之力打倒了两个孔武有力的衙役。

  好的身体虽然未必能使人长寿,可却能让人更好的享受生活。

  孙淡现在也算是一个富豪,在京城人面广,又得皇帝宠信,如今又要得举人功名,前途一片光明。以前他是穷惯了的人,如今正要好枝娘一道好好过日子。

  也因此,他每日都要锻炼至少半个小时。

  练了这么长时间的拳,孙淡的饭量越来越大,精神也越来越好。往日,天气一有变化,他都会得些小感冒。可自从开始锻炼身体,一年多年,硬是一点病都没得过。

  但是,今天在考场中他实在是太无聊了,在写完卷子之后,也找不到事情做。索性就从自己的资料库里找了以前下载的一篇气功,准备练着试试。

  到明朝这么长时间,孙淡也算是见识过这个时代的武林高手的风采,也知道那些出神入化的武艺并不是后人的杜撰。可就他所知道的,如冯镇和黄锦这样的高手,手下的功夫也是实打实靠着蹲马步、打沙袋,然后再配合上药物和高热量的伙食练出来的。

  至于内功这种东西,还这真没见过。

  孙淡心中觉得奇怪,决定自己先试试,看能不能练出所谓的内力,没准也会变成一个比肩于冯镇那样的高手吧。

  往日,他因为事务繁忙,一直没有时间联。如今好不容易有了空闲,闲着无事,就依着那篇文章在考场里打起坐来。

  这一坐就是一个下午,不但所谓的气感一概也感觉不到,反在考舍里睡着了。

  可因为他坐的时间太长,一身都僵硬了,身体依旧保持着笔挺的坐姿,看起来倒有些得道高人的模样。

  现在已经快十月了,也就是公历十一月初。就算是后世,也该到了降温的时候。正长情况下,北京的十一月的气温应该在十五度左右。可这里是古代,又没有温室效应,温度比起现代来还有低上几度。

  前几日因为接连几天大太阳,孙淡还感觉不出什么。可今天突然降温,就显得有些冷了。

  他若是像其他人一样端坐在考场里答卷子,到不觉得什么。可这人只要睡着了,体温就会被清醒时低上两度。

  坐了一午,等到交卷的时候,孙淡这才醒过来,只觉得一身都坐麻了,伸手在腿上拍了半天,这才恢复过来。

  不但如此,他还觉得背心有些发冷,心中便叫了一声糟糕。

  等到叫卷出了考场,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

  枝娘和家人们都在场外等着,见孙淡里面出来,都围了上来。

  枝娘担心地问:“孙郎,考得如何了?”

  陈榕先孙淡一步出场,已经等在外面,听枝娘问,便道:“孙静远乃是海内有名的名士,夫人这句话本不该问的。”

  枝娘还是有些担心,但孙淡却道:“没问题,应该能够中了。”

  孙家的人同时发出一声欢呼,枝娘眼含热泪,双手合十,连连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孙郎终于要做举人老爷了。”

  还是汀兰眼睛尖,见孙淡面红耳赤,呼吸有些粗重,忙问:“老爷你怎么了”

  孙淡说:“好象有些受了凉。”

  枝娘这才“啊!”一声叫了起来:“快快快,把老爷的大氅拿来,马车,马车。”

  又是一番鸡飞狗跳,等回到家后,孙淡吃了一剂柴胡汤,就裹了被子缩在背窝里发汗。

  这一夜,孙淡出了一身臭汗。第二日起来,精神倒好了些。正打算出门走走,可枝娘死活不让他出去。

  孙淡没办法,只得在床上躺了一天,倒将如何安置会昌侯孙家的人忘记了。

  这一天中,有不少顺天府的同年登门拜访,一概被枝娘给挡了。

  到第三天,总算已经大好,枝娘也放心了。

  孙淡这才带着枝娘、汀兰和冯镇准备去荸荠庙去见孙家的人,一来得好生同孙府三位夫人商量一下,看如何安置孙家上下百余口人;二来,孙鹤年和孙松年的灵堂正设在那里,作为孙家子弟,他有义务去拜祭。

  他也知道,孙鹤年一事同他孙淡有莫大关系,虽然他心怀坦荡,可孙府人未必这么想。

  枝娘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究竟,可对孙府的人她还是有些畏惧,也知道那群人不好相处。担心地说:“孙郎,你脾气不好,孙家人等下说话难听,你可不许发火。”

  孙淡苦笑:“我性格很好的,娘子不用担心。”

  汀兰则冷笑一声:“他们说话难听,如今都树倒猢狲散了,还不倒架子。我家老爷一旦中了举人,有钱有势了,孙家还得靠我们养活,又凭什么得瑟?夫人你也不用担心,如今的情形是她们应该讨好恭维我们姐妹,而不是相反。自管去就是了,怕他何来?”

  枝娘还是不愿意去见刘夫人他们,迟疑道:“孙郎,还是别去了吧。今天是顺天府乡试放榜的日子,这才是泼天大事,我们还是去看榜吧。”

  孙淡:“考试的事情再说,中举是没任何悬念的,去看了也是浪费时间,倒是孙府那边估计已经断粮了,倒不能不操心。”

  汀兰有心去孙府众人那里显摆,好出一口以前被她们赶出孙府,发放到孙淡这里来的恶气,便不住口地说:“老爷说得有理,还是那边要紧。那个榜不去看也罢,反正若中了举人,自然有公差过来报喜,我在家里留个口信,等报喜的人来了,让他们到荸荠庙找老爷就是了。”

  孙淡点头:“如此倒也妥当。”

  孙淡一行人去了荸荠庙,却不想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