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异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一章 十里亭中

[字数:5326 更新时间:2013/11/14 21:42:00]



  天气着实不错,恶霸甘大和三名手下出来游玩,一路闲逛,正感觉有些乏了,便见着十里亭倏地映入眼帘,哈,真是瞌睡时候送枕头――恰到好处,当下三步并作两步走,抬脚便进了亭子。

  几年前大运河修至余杭,城外的旧亭残破不堪,索性也便被推倒重新修建,负责设计的那位工匠为了应和隋帝的大气魄,这亭子也便足足扩了两倍有余,流檐飞角,白栏石凳,大气十足,寻常坐下十几号人也不觉得拥挤。

  此时十里亭当中人是不少,却安静得很,甘大这几人一进来之后,便开始显得有些聒噪,冲散了原本亭子中的某种凝重味儿。

  甘大正享受手下人的拍马,眼珠一转,正看到斜对面的长凳上坐着一老妪一少女,老妪自不论,便说那姑娘生得是眉目清秀,惹人怜爱,这春风一拂之下,甘大便觉得自己心里开始发痒。

  几位手下那都是机灵人,一见老大意有所指,自然都停了拍马的功夫,各自将那老妪和少女身边的场子清了出来,等着老大上场。

  那老妪和少女看到周围这架式,便要起身离开,却早被甘大上前拦着,嘴里说着些轻薄话儿,臊得那姑娘脸皮儿通红,直往老妪身边靠着。

  那老妪怒不可遏,却无奈遇上这种无赖,好说歹说硬是无用,只得搂着姑娘一味躲避着。

  姑娘只觉得心中无比委屈,本来趁着今日天气好,她和奶奶一并出城来采些漂亮花儿,好回去卖些小钱,哪知道在这亭中歇息一会儿,居然会遇上这种事情,想着想着这泪珠儿便不争气地流下来。

  这时便听得一缕怪怪地声音传进姑娘的耳朵里,出主意道:“你越是怕,越是哭,他们便越来劲儿,不若给他一巴掌,把他那发春的念头打出头去,便好了。”

  那姑娘正觉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此时听得这怪怪地话语,不知怎么的便神使鬼差的一巴掌拍了过去,“啪!”的一声轻响,却是姑娘的小手柔而无力地一抚面,那甘大挨了这柔软却并不疼痛的一巴掌,双目当中却是欲火大炽,显然是被那带着香气儿的小手勾起了情绪。

  那声音又道:“这样轻轻一个耳光,嘿嘿,你难道是想调戏他吗?使劲对着他的胖脸来上一巴掌!狠狠地!”

  姑娘直觉里似乎有些不对劲儿,这是谁在说话?小手却不受控制一般又拍了过去,“啪!!!”,好一个“清脆欲滴”的大耳光!

  亭子里刹时安静下来,甘大愣了,小子们愣了,姑娘和老妪全愣了,却是刚才那怪声怪气的人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啊,哈哈……”

  嚣张的笑声瞬间在亭子里飞荡起来,那可怜的姑娘清醒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情,直骇得脸色发青,冷汗直流,生怕那无赖汉子和一帮小子们对自己不客气,一头拱进老妪怀里,瑟瑟地抖着。

  甘大先前挨了柔软却并不疼痛的一巴掌,心中欲火更盛,双目发光,小心肝扑腾扑腾乱跳着,咽了口唾沫,正准备好好调戏一番,怎料姑娘又来了一个狠手,打得自己耳廓生疼,但这不是主要的,最令人讨厌的是,那个哈哈大笑的声音如此刺耳,登时满腔的欲火化作怒火升腾起来。

  “谁?他娘的!笑个鸟蛋!”甘大双目炽红,转头大怒道。

  声音的来源不难找,因为在亭子里发出笑声的人只有一个,众人一扫过去,便看到那个发疯一般的家伙,在那里捧着肚皮,笑得前俯后仰。

  老大受了那人耻笑,作为手下自然要早早地冲锋在前,当下几个小子早冲将过来,看了看那人身前石桌上的酒坛子,喝骂道:“哪里来的臭酒鬼,敢惹我们甘老大,活腻歪了是不是?”

  “**的找死,敢笑我们老大,看你小爷我今天不抽死你!”

  “去你妈的!”另两个还只是嘴上先恐吓一番,这癞子李可是老混混了,跟着甘大在余杭城里混了好些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当下根本不用多想,咱们四个人还怕他一个?登时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癞子李的余杭大巴掌带着风声呼啸而去,只是明显没有抽中那人,却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怎么的,最后居然一把抽在自己的耳根上,既然是要维护甘老大的威严,那下手自然挺重,于是听得“啪!扑通!!”,身子打了个转儿,扑倒在青石板上,这一下算是摔得极狠,直接竟晕了过去,鼻孔里淌出了鲜血,嘴巴子上一个大巴掌印儿红通通的,乍一看,嗬!好一个五指红山图,漂亮!

  于是那酒鬼笑得更加不堪,几乎就在趴在石桌上起不来了,另两个小子看着癞子李把自己抽倒在地上,想笑又不敢笑,对视一眼,只好各自大喝了一声,冲上前去,一个挥拳,一个飞腿,定要打死这臭酒鬼不可。

  结果使拳的不知道怎么着一拳打到酒坛子上,发出“咚”的一声响,坛子坚硬无损,只是拳头的主人疼的眼泪都下来了,抱着自己的手滚到一边惨嚎去了;另个使飞腿的,那脚竟然踢到了石桌上,发出“喀喇”一声响,众人唬了一跳,直以为他将石桌踢碎了,却见他踢完就抱着脚躺下了,原来是脚骨裂了……

  甘大一看这三个手下的丢脸模样,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这几个不争气的东西,非但没争回脸子来,反叫人一顿耻笑,登时气得双眼通红,几步冲上前去,使了一招“黑虎掏心”,老大出马,一个顶俩儿,这一下果然抓中了那酒鬼的胸口,甘大心里一喜,正要再使个“大开碑手”,便觉得手上一滑,然后身子一轻,便一头撞在柱子上,血流不止。

  甘大摇了摇头,发现自己头上流血了,自从成了余杭一霸之后,自己多久没有流血了?随手抹了抹脸上的血,骨子里的狠劲儿上涌,张嘴发出一阵大吼,又冲上前来。

  突然间,甘大急急地收住了脚步,因为有一支雪亮地枪尖轻抵着自己的喉咙,枪头后面一簇红樱正在春风中舒展着,如同燃烧中的火焰,甘大一动也不敢动,只怕自己的小命便要交待在这里。

  “呃……英雄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有眼无珠,小的……多有冒犯英雄,还请英雄海涵,请英雄万万高抬贵手,饶小的一条狗命……”甘大两腿一软,“扑通”便跪倒在地上,开口求饶。

  “嘁!瞧你那点出息,被人拿枪一指就怕啦?真是废物,不如让我送你一程,嗯?”那酒鬼说话间竟是不将人命放在心上,便要杀了甘大。

  “叮”的一声,只见旁边伸出一把钢刀来,将那枪尖挑了开去,酒鬼连眼也不抬,问道:“小子,你拿刀出来,莫不是想与我一决生死?”

  那使刀的汉子道:“阁下误会了,在下只是觉得他还罪不致死,不想见着这亭子里流血罢了。”

  那汉子旁边一位大哥模样的人摇了摇头道:“今日有正事,别说了。”

  说罢对着酒鬼抱了抱拳道:“这位兄台,我兄弟性子鲁莽,冲撞之处,还请多多包涵,不要介怀。”

  酒鬼打了个哈欠,眯着醉眼道:“介怀?不需要,既然你兄弟喜欢管闲事,就管到底好了。”

  那位大哥模样的人笑道:“哦?不知道兄台有何见教?”

  酒鬼哈哈笑了几声向旁边一指甘大,道:“好,既然如此,你兄弟要么替我杀了这恶霸,要么自己跪下来向我磕头认错,两条路,随意选。”

  跪着的甘大一听,登时吓得浑身一软,只差没尿裤子了,双目满含哀求地望向这使刀的汉子。

  使刀的汉子翘了翘嘴角,冷哼了一声道:“阁下口气真大,你说杀便杀,你说跪便跪?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

  酒鬼仰头干笑了几声道:“哈哈,我就是个烂酒鬼,那又怎么着?你杀是不杀?若是不杀,就赶紧给大爷我磕头认错,我就放你们一马。”

  这话一落,各自坐在边上角落里的汉子又站起了七八个,腰里也都别着钢刀。

  酒鬼一看这架式,哈哈笑道:“哦?原来是仗着人多啊?哈哈哈哈……”

  这十个使刀的汉子,自然是田盖安排在十里亭中等待救援唐奎的兄弟们,此时都被这酒鬼激起了愤怒,便想要一惩这不知轻重地浑人。

  那大哥模样的人抬手阻了冲动地弟兄们,仍然笑着道:“兄台虽然身手了得,但我兄弟总是人多,动起手来,于兄台也是不利,如此便不打扰兄台你饮酒了,告辞。”

  说罢一挥手,便要带着汉子们离开。

  “慢着,谁让你们离开了,搅了小爷的心情,想拍拍屁股就走?”那酒鬼叫嚷道。

  “哼!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小爷今天就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好歹的家伙!”先前使刀的汉子几步冲上前来,一拳轰去。

  这一拳隐隐带着风声,眨眼便到酒鬼的面门,照这架式,只一拳便要让酒鬼的脸上开花。

  “柱子回来!”却是那大哥一把抓着柱子的衣领,向后一带,便拖回几寸来,正是这一拖,让柱子避过酒鬼的杀招,柱子整个背后湿透,

  原来柱子一拳击去,到拳势变老也没有能够挨着对方的面门,而自己的胸口却印来一只大手,这要被按实了,吐口血便要算轻的。

  “咦?嘿嘿,还算你有些眼力,不过也就那点道行了,今天若不给我磕头认错,你们一个也别想走,哈哈……”那酒鬼洒然道。

  “孙大哥,咱们一起上,我就不信不是他的对手!”柱子嚷道。

  见众兄弟们都跃跃欲试的样子,孙雷头痛不已,对手很强,自己没有打赢的把握,可以如果要让兄弟给他磕头,以后他这大哥也不用再叫得下去,若是没有今天的正事,自己肯定带着兄弟们跟他打一场,现在真是进退两难啊。

  “孙哥!孙哥!”兄弟们都向孙雷望来,眼睛里都闪着要大战一场的火花。

  孙雷叹了口气,心里对田盖道了声歉,对着酒鬼拱了拱手,道:“兄台既然不想我们走,那便不走了!”

  说罢将腰刀一解,扔在一旁,喝道:“弃刀,跟我上!”

  “嚯!”这帮弟兄们撇了钢刀,跟着孙雷一并冲上前去,今天定要好好教训这个烂酒鬼!

  “嘻!今天有架打了,哈哈,来,且给小爷我松松筋骨!”\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