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六十三章 人非兽

[字数:4070 更新时间:2014-9-10 20:09:00]




  趴在泡沫板上随流而下的,居然并不是丧尸,而是个女人――不,确切地说,是个女孩子。

  女孩子挣扎着吐出句“救我”后,又无力地倒在泡沫板上,但虽然只是匆匆一瞥,王路已经看清了,被江水泡得有些惨白的小脸长得很精致,眉毛是天然的――现在的女孩子,十有六七是纹眉,鼻子很翘,下巴长得有点像奥黛丽·赫本,说话时,露出一口玉米粒一样整齐的牙齿――这种牙齿,放在以前,足以让王路这种大板牙男心生愧意,不敢当面露齿大笑。

  也就20出头的年龄,在她面前,王路就是个骗人家吃棒棒糖看金鱼的不怀好意的“大叔”。

  王路一时有些发呆,从剑拔弩张胆战心惊地对战一只有可能感染自己全家的丧尸,到华丽丽的一转眼变成一个长发版奥黛丽·赫本,这、这变化也实在太大了点,你以为是刘谦变魔术啊,丫的也没董妹纸大腿做掩护啊。

  一家三口这次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比安,他挣脱了陈薇的手小跑了过来:“爸爸,那个阿姨是活的,是活人啊。”――好嘛,连阿姨也喊上了,她算你哪门子阿姨啊。

  陈薇也跟了过来,边快步走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吓死我了,幸好不是丧尸。”

  王比安和陈薇已经下到了沙滩上,突然,王路爆吼一声:“不许下来!回去!回去!”

  陈薇一愣,不知道王路这是发的什么邪火,脸上就带了点不乐意:“王路你干什……”

  话一出口,陈薇才注意到,王路现在干的,的确有些不正常――自从发现丧尸其实是女孩子啊,他的姿势就没变过――手持弩箭,瞄准对方的头部,手指紧紧扣在钣机上,做随时击发状。

  陈薇大吃一惊:“王路你干什么?她是活人,不是丧尸,快把弩放下,你、你看你,居然还瞄准人家后脑勺,失手把人家射死了怎么办?”

  王路猛地抬头瞪了站在沙滩上的陈薇和王比安一眼:“他m的,耳朵聋啦!回去!滚回去!”

  陈薇吓得一哆嗦,但立刻怒火就腾地冒了上来,这、这家伙,居然对着自己和儿子骂粗话!?简直是疯了!

  尽管心中把王路骂了个狗血淋头,但陈薇并没有当面和王路硬顶起来,反而牵着不明所以的王比安的手,退到了岸上。

  陈薇是个聪明的女人,又是个资深的教师,她知道,男人很多时候就像孩子一样,不能硬顶着和他们干,越顶,他们的脾气越大。先给个台阶让王路下,等事后,哼哼,他就知道老娘的手段了。

  王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陈薇在变天帐上记了一笔,就等着秋后算账了,看到陈薇和王比安乖乖依言后退,他又把注意力转回了脚下的女孩子身上。

  他突然伸脚踢了女孩子的腰一下,女孩子一动不动――很好,太好了,一点反抗力都没有!

  王路的脸有些扭曲,嘴角有些颤抖,但手却更紧地握住了弩身。

  陈薇看到王路出脚时,禁不住捂住嘴“啊”了一声――王路是个连小区里的流浪狗都不会去踢的老好人啊――她实在忍不住:“王路!她、她是活的啊!活人啊!”

  王路突然怪笑了一声,头也没抬,闷闷道:“活人?!活人又怎么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活人!死人!丧尸!都他m是我们的敌人!都该死!都该死!”

  陈薇立刻想起了月湖湖心岛上的男人。

  王路,说的没错!

  这世界上,再没有别人,是可信的。

  在一刹那,陈薇明白了王路的心,怪不得他会如此爆怒,如此失态。

  明明知道脚下的是威胁到自己一家子的陌生人,明明知道,自己最安全最稳妥最没有后顾之忧的办法,就是一箭把对方射死――但就是下不了手。

  杀个活人。

  一个对自己一点威胁都没有的,无助的活人,对王路来说,一定很难很难。

  陈薇也愁肠百结,半晌,她才喃喃道:“可、可她是个女人,女人……”

  站在江水里的王路突然失态地狂吼起来:“女人!女人就不会害人吗?!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是疯子!”

  “你知道那天我差点死掉是被谁害的?就是女人!就是那个鄞江镇上,差点被我请到山上吃饭的女人!那是个女疯婆子!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吗?干了什么吗?她他m的把自己变成丧尸的儿子养了起来,喂它吃猫肉!还打算把我们一家毒死,喂她的丧尸儿子吃!我腿上的这伤口,就是这个他m的女人,用玻璃碎片扎的!”

  陈薇直到今天,才知道了王路受伤的真相,是如此残酷恐怖!不!简直是恶心!变态!

  王路越吼越失态,突然,他举起弩,用弩头的脚蹬狠狠砸了一下女孩子的头,女孩子的头猛地一震,很快,一缕鲜血从发丝下缓缓流了下来。

  王路却无视这一切:“看她可怜吧?啊,可怜吧?!可你知道她是谁吗?她从哪儿来?她为什么活了这样久?她为什么没被丧尸吃了?她抢过别人的食物吗?她为了活下去杀过别的活人吗?不知道!他m的,什么都不知道!”

  王路瞪着陈薇:“见鬼!没准等她杀我们一家时,我们他m的,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陈薇动了动唇,再也没劝说王路,反而拉着王比安,退后了几步。

  王路呼呼喘着气,等稍平静了点,再次低头瞪着脚下始终一动不动的女孩子,牙齿咬得吱吱响而不自知,有两次,他已经端起弩,把激光红点瞄准了女孩子的后脑勺。

  女孩子长长的发丝,随着水流一起一伏,没有哀求,没有哭哭渧渧的求饶,没有尖叫,没有怒骂,没有诅咒,安安静静,就这样安安静静,只要自己手指一扣。

  脚下的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就会安安静静地死去。

  然后,只要自己一脚把她踢回水里,一切就结束了。

  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不知为什么,王路的手指就是扣不下去。

  再也没比这个更方便更简单的杀人方法了。

  可王路就是下不了手。

  “操他m!”王路恶狠狠骂了声,把红点再次对上女孩子的后脑勺,眼一闭,手指一紧……

  “妈妈,我怕。”是王比安的声音。

  王路猛地睁开眼,抬头一看――王比安不知何时,把自己的脸深深埋到了陈薇怀里,双臂也紧紧抱着妈妈的腰。

  而陈薇也侧脸向着自己,似乎不敢亲眼看自己杀人的一幕。

  王路渭然长叹,无力地放下了弩,无论如何,自己做不出在王比安面前杀人的事。

  带着王比安杀丧尸,是一回事。

  当着孩子的面,杀活人,又是另一回事。

  王路依然是人,而不是兽。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