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九十一章 她死了也是我的女人

[字数:7889 更新时间:2014-9-10 20:11:00]




  陈薇点点头,何止因为大家都是女人,更重要的是,两人都是孩子的母亲,母亲的心思,只有母亲懂得。

  陈薇走出王路的病房,正好碰上封海齐带着图书馆营地的众人向楼下走,陈老头和崔老太杂在中间,向七嘴八舌盘问的众人介绍着:“山庄里房间管够,原本是个农家乐,都有**的浴室,还有太阳能热水,大伙儿到了后,先洗个热水澡,就能在席梦思上美美睡一觉了。”

  图书馆营地的众人原来听说黑灯瞎火的又要赶往什么山庄,正有点不满意,但好歹刚才又是方便面又是年糕吃饱了肚子,现在听得有床有热水澡,而且封海齐封诗琪父女又一起同行,就安心了许多,说说笑笑着一起涌去。郑佳希的死他们看在眼中虽然有兔死狐悲之感,可这年头死的人多了去了,他们又不认识这女孩子,所以伤心一下后就撂开了手。有的人机灵,见到走廊旁含笑点头招呼的陈薇,晓得这就是崖山首领的妻子,今后就要在她手底下混饭吃,便也忙着打招呼,“陈师傅”、“陈阿姨”乱叫一气。

  目送着图书馆营地的人吵嚷声消失在楼梯口,陈薇收起了脸上的笑,缓步向手术室走去。

  刚到手术室门口,门吱呀一声开了,却是钱正昂走了出来。

  陈薇迎上去道:“钱医生,你怎么还在手术室,我以为你去休息了。”

  钱正昂现在的心情已经恢复了,他脸带疲惫地道:“我刚才检查了一下关新的伤势,他情况还好,出门的时候,碰到那个叫卢锴的小伙子,他求我把郑佳希的腹部刀口缝合一下。说不忍心她这样子残缺着身子离开人世。我刚才缝合了刀口才出来。”

  郑佳希死了后,腹部上还留着一个大洞呢。如果不经处理。可怜郑佳希还真是死无全尸了。

  陈薇轻声道:“钱医生。辛苦你了,早点休息吧。”

  钱正昂点点头,转身向自己房间走去,他已经决定。回去就去看书,看卫生院里以前医生留下的各类医书。自己绝不能永远只是个牙医,在自己的手下,再也不能发生看着病人活生生死去的一幕了。

  陈薇推开了门。手术室里的各盏灯光都已经灭了。只留着一盏应急灯照着明,郑佳希的尸体躺在手术床上,**的身体上盖着一条白色的床单,只露出小小的脸。

  卢锴站在床头,痴痴地看着闭着双眼的小脸,就在今天白天。她还在向自己微笑,可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如冰一样冷。

  林久扶着郑佳彦,坐在墙角,郑佳彦双眼发直,视线全无焦点,似乎自己的魂儿已经随着妹妹的逝去而飞走了。

  裘韦琴和李波站在一边,看着卢锴的背影,默不作声。

  陈薇暗暗叹了口气,刚要劝说众人节哀,卢锴突然动了,他连着床单一起,抱起了郑佳希,就如他抱着她从皎口水库来求救一样,抱着她,大步向外就走。

  裘韦琴一惊:“小锴,你要做什么?”

  卢锴睬也不睬她,视她如同一个陌生的路人,抱着郑佳希的尸体,让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就要出门。

  裘韦琴想拦,半张开手,却又怕刺激了卢锴,让他做出更匪夷所思的事来,硬生生顿在当场。

  陈薇忙迎上去道:“孩子,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卢锴面对陈薇,却极尊重,陈薇全力救治郑佳希的所作所为,他都一一看在眼里,当下哽咽着道:“阿姨,我送佳希最后一程。”

  陈薇一愣,转而知道卢锴是要去处理郑佳希的尸体,虽然这孩子胡作非为,这才害了郑佳希,可看他如今这样子,也同样是个可怜人,只得叹了口气,让开了路。

  卢锴大步而出。

  裘韦琴想追,却又突然停住了脚,现在所有的事都已经无法挽回,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考虑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明摆着,皎口水库已经归崖山所有了,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她没有能力也不会痴心妄想到改变这一既成事实。

  既然人在他人屋檐下,就不得不低头,崖山众人对皎口水库等人说得上一个“恩”字,别的不说,王路身为首领却献出了那样多血,这就是天大的恩情,皎口水库要是无视这一点,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但这天大的恩情,同时也是个非常好的契机,让皎口水库众人融入崖山的契机。

  皎口水库以前对崖山抱着极大的警惕,双方关系连友善两字都说不上,今后双方人员要相处在一起,又是以崖山居首的这样一个态势,以前的隔膜搞不好就会成为双方相处的大问题,而这后果,只有皎口水库的人来承担。

  裘韦琴不希望看到这一点,所以,她要做的就是借着王路救郑佳希的恩情,全力搞好皎口水库和崖山众人的关系,要以切实的行动让崖山众人感受到,皎口水库众人真诚地感谢并愿意接受对方的领导――臣服,而且是满怀感恩的臣服。

  卢锴可以率性一走了之,连向王路说声谢谢都没有,裘韦琴可不能干出这样的事来――裘韦琴相信,如果现在自己跟着卢锴一起离开了,就算有千万个理由,王路都会当晚就带着人马把皎口水库给端了。

  裘韦琴必须留下来,而且还得乖乖呆在王路眼皮子底下,以自己最本份的姿态,展现皎口水库的顺从。

  这一切,都是裘韦琴为了卢锴的未来,而卢锴的未来,则掌握在王路手里,身为母亲,她想追上哀痛欲绝的儿子,但正因为身为母亲,她又不能离开,而要想方设法为卢锴今后的在崖山的生存,争取一个尽量好的地位。

  这就是身为母亲的难处。天下又有哪个孩子,知道自己的母亲在背后为他或她操碎了心,哪怕她们做出了一个错误的甚至伤及自己孩子的决定。但那也永远是以母爱的名义。

  裘韦琴硬生生顿住了自己的脚步,看着卢锴的身影一步步远去。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出声,她又何尝不知,随着卢锴的离去,儿子的心也在远离自己。卢锴分明是把郑佳希之死怪责到了自己身上。可现在这一特殊环境下,她甚至都无法追上去挽回母子之情。

  李波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看卢锴的影子,又看了看裘韦琴不无绝望的眼神,可是。他一向来和卢锴并不亲近。这个时候掺和进去,搞不好就在卢锴面前闹个没脸,被劈头骂回来都有可能。

  这时,手术室里突然站起来一人,却是林久,他大步向卢锴的背影追了过去。和裘韦琴擦身而过时,匆匆扔下一句:“裘阿姨。我会照顾好卢锴的。”

  裘韦琴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了,林久也是少年人,少年人的心事,也只有少年人能开怀,林久一向稳重,有他陪着卢锴,就算是卢锴一时冲动,也有他扶着,出不了大事。

  裘韦琴听着走廊上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压下内心的悲伤,转过身来对陈薇道:“王路首领身体还好吗?”

  陈薇道:“还行,只是因为献血太多,一时体虚。你的孩子――那个卢锴这样跑出去,没关系吗?镇江镇上虽然丧尸不多,却也有几只的。”

  裘韦琴道:“多谢陈老师(她听着封海齐等人这样称呼,这时便学上了)关心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这孩子有点特殊的能力,倒也不怕一般的丧尸。”她话锋一转:“陈老师,不知道这卫生院有没有休息的地方,我就在这里等卢锴回来。”

  陈薇微微颔首:“卫生院倒有几间病房,条件说不上好,只能委屈大家将就一下。”

  陈薇扭头看了看还坐在墙角边发呆的郑佳彦,对裘韦琴道:“我们把这孩子扶过去吧。”

  裘韦琴上前和陈薇一起扶起郑佳彦,但她的手刚碰到郑佳彦,郑佳彦却犹如触到蛇蝎一样,猛地夺回手,冲着陈薇靠过去。陈薇忙将这个颤抖着身子的小姑娘搂在怀里,轻声安慰。

  裘韦琴半伸着手,表情尴尬,半晌,才木着脸站了起来。

  陈薇扶着郑佳彦在前,裘韦琴和李波在后,向空闲的病房走去。李波看看眼前陈薇的背影,悄悄靠近了裘韦琴,压低嗓子道:“裘高工,你别难过,我知道,你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孩子们将来好,只是孩子们年纪还太小,不懂得这一番苦心。”

  裘韦琴长叹一口气,只有为人父母,才知道当父母的难处啊。

  她轻声道:“李工,我也不和你来虚的,你为人一向老实本份,咱们今天起就是崖山的人了,万事你不用管,只要和以前一样维护好水库和电站,王路首领便不会亏待了你。皎口水库闹到这般下场,我裘韦琴是最大的罪人,我对不起你,不过王路首领为人仗义,一腔真心待人,在崖山,李工你只会比在我手下更好。”

  李波连连点头:“那是,那是,王路首领的人品那是没话说,1200cc的血啊,那可是性命交关的大事,他说抽出来就抽出来了。就冲这一点,我就服气。”

  陈薇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病房里放着三张病床,她扶着郑佳希躺上床后,回头对裘韦琴、李波道:“床头柜里有毯子,大伙儿将就着休息一晚吧,我就在隔壁病房照顾王路,有啥需要的,尽管来和我说。”

  裘韦琴答应了,送陈薇一直到门外。

  关上门,陈薇手里的电筒光隔绝在门外,病房里顿时一片漆黑。

  裘韦琴摸索着躺上了床,突然一阵心灰意冷,天意啊,都是天意啊,正是因为皎口水库众人对王路满怀戒心,拒绝了他拉电的请求,而因为没有稳定的电源,导致在抢救郑佳希时卫生院突发停电耽误了宝贵的时间。还记得卢锴当时面对王路拉电的请求时,是那样坚决地一口反对,他可曾想到,这个决定在今天,却成了郑佳希的死亡判决书!郑佳希之死,是天意。其实更是**,皎口水库的每一个人。都在推她向地狱的道路上。有意或无意的,伸出了手,生生将那无辜的孩子,推向了死神的怀抱。

  卫生院外。林久正在路上飞奔,终于在溪边。追上了抱着郑佳希尸体的卢锴。

  卢锴将郑佳希放在沙滩边,正准备发动摩托艇,林久已经赶了上来。只见他猛地大吼一声。扑到摩托艇上,冲着卢锴就是重重一拳。

  卢锴猝不及防,被打得鼻血长流,但这一拳却把他从失神中打醒了,他怒吼道:“林久你***干什么?!”

  林久也不答话,又是一拳砸过去。卢锴连忙闪身,这一拳从他脸庞刮过。

  卢锴可不是光挨打不手的主儿。从小不吃亏的脾气,见林久没头没脑乱打,立刻出拳还击,两人顿时在狭窄的摩托艇上扭打成一团,摩托艇小,哗拉一下,两人双双翻落水下,只是这岸边水浅,只到两人膝盖,卢锴和林久站起来身后,淌着水又互殴了起来。

  卢锴打了几下就发现那林久发了疯,他根本不抵挡自己的拳头,咬着牙一味挥拳猛击,卢锴也打出了火性,干脆也放弃防守,两人互擂。只见在月光下,两个少年咬牙切齿,你一拳我一拳打得是拳拳到肉,一滴滴血从头上流下来,滴落到水里。

  终于,两个少年都打不动了,扑通一声坐倒在江水里,四条胳膊却还死死纠缠在一起。

  月光下,卢锴突然看到,林久脸上除了血,还有两道泪痕,他猛地醒悟过来,林久为什么突然冲上来殴打自己,他惨笑道:“原来、原来林久你也喜欢着佳希!”

  林久喘息着,用无力的拳头打了一下卢锴:“闭、闭嘴,不许你说她的名字,你这个王八蛋,你、你没资格说她的名字。是你害死了她!”

  卢锴冲着林久吐了口涶沫,挣脱他的手臂,跌跌撞撞回到沙滩边,抱起了郑佳希的尸体:“是,是我害死了佳希,可她永远是我的,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她永远是我唯一的爱人。”

  林久坐在水里喘着气:“你混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和郑佳彦纠缠不清,你***就是个臭流氓,只知道玩弄女孩子,要不是你乱搞,郑佳希怎么会得什么宫外孕?”

  卢锴冷笑着瞪着林久:“你懂个屁,佳希喜欢我是真心的,她是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的。没错,我以前也对郑佳彦有意思,可从今以后,我只属于佳希,就象佳希只属于我一个人一样。”

  林久破口乱骂着:“放屁,放屁,你这狗杂种,懂什么叫真心?”

  卢锴也不理林久,重新抱着郑佳希,上了摩托艇,林久从水里挣扎起来,死死拉着摩托艇不放,嘴里乱嚷着:“把郑佳希还给我!”

  卢锴怒道:“佳希是我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只会躲在后面看她的背影的家伙,懂什么叫爱?连爱这个字你都不敢当面对她说,只是等她死了,你才敢站出来,呸,怂种!”

  林久怔在当场,半晌才喃喃自语道:“没错,我是个胆小鬼,胆小鬼!平时只会讨好你妈妈,一门心思想学管理水电站的技术,明明喜欢郑佳希,却又不敢当面对她说。我如果早点向她表白,她肯定不会再上你这个王八蛋的当,也不会被你的脏手玷污,更不会这样小的年纪就白白送命。我、我也是个混蛋!”

  就在这时,江水里突然冒出一个黑影,一只水丧尸突然从水里钻了出来,向摩托艇嘶吼着扑了过来,却原来是卢锴和林久扭打时的血滴落到水里,吸引来了水丧尸。

  林久啊地一声惊叫,手一松,连退了几步,那丧尸却也不追赶,因为郑佳希身上的血腥味更浓,它转而向卢锴和他怀里的郑佳希尸体扑去。卢锴也不躲闪,冲着水丧尸大吼一声:“滚你妈的蛋。”

  水丧尸停住了身子,一个转身,扑进水里,溜走了。

  卢锴扭过头,冲着发呆中的林久冷笑着:“佳希活着时,你没能力保护她,佳希死了,你一样没能力保护她。能保护她的,永远只有我。”

  摩托艇发动机轰鸣着,在江中拉起一道白色的波浪远去。

  林久看着摩托艇消失在黑暗中,半晌,才狠狠捶了一下自己的头,踉踉跄跄地向卫生院而去。他不是卢锴,能以一声吼喝退丧尸,在这里呆得时间长了,谁知道水丧尸会不会再度潜回来袭击。

  林久握着双拳走在路上,时而愤恨时而羞恼时而后悔,他喃喃自语:“卢锴为什么能用吼声吓退丧尸?这是异能吗?异能,我一定要有异能,有了异能,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在这生化末世,什么东西都靠不住,只有异能才能靠得住。该死,卢锴那个混蛋为什么有那样特殊的异能,对了,还有裘高工,她好像也有异能,不怕电击。为什么他们都有这样特殊的异能,而我却没有?如果我有那样神奇的特殊异能,我早就可以带着郑佳希离开皎口水库了!可笑裘高工将皎口水库当成宝贝一样,她没想到,只有异能,才是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真正依靠。林久啊林久,你一定要学到异能!”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看书啦 文字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