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异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七章 小村怪事

[字数:3793 更新时间:2013/11/14 21:45:00]



  朝阳透过薄雾,将光芒洒落下来,一片金红。

  项洵拖着满是伤口的身体,勉力从河中爬上岸来,躺倒在一块大石上剧烈地喘息着,入秋之后的河水冰冷刺骨,将真气耗尽的项洵冻得真打抖。

  昨夜的那群官兵非常厉害,带头的三人武功高强,其中一位还擅长追踪之术。

  项洵在成功吸引了官兵们的注意之后,拼尽全力将那位追踪高手击杀,而自己肋部则中了一矛,伤口深可见骨,那是身上最重的伤,其他大大小小的伤口更是不计其数。

  项洵一路西逃,却被官兵们衔尾疾追,就在他几乎力尽之时,一条河流出现在眼前,想都未想,他便扑通一声跳进河中,潜进河底,拼尽不多的真气,奋力往河流的上游而去。

  夜幕之下,追兵们看不真切,只是胡乱向水中射了一阵箭矢之后,便迅速往下游追去,项洵这才得以逃出生天。

  逃了一夜,项洵都不知道自己胡闯乱撞之下到了什么地方,更不用说去与刘元起他们会合。

  静静地调息了一个多时辰,全身伤口终于愈合大半,项洵摸了摸肋下的伤口,确定它不会再撕裂开来,这才缓缓走进河边的一片树林当中。

  项洵走后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呼啦啦地过来一队官兵,正是昨夜围捕项洵的那些人。

  为首的一人仔细地辨别了项洵的踪迹,竟是丝毫不顾饥饿与疲累,便带着兵士往树林当中追去……

  ……

  这是一片松树林,林中充斥着浓郁的松树的脂香味。

  松林中的地面上,铺着厚厚地一层松针,踩上去绵绵软软,偶尔踩中干枯的松果,便会发出“喀喇”一声响,惊飞几只停在树上的鸟雀。

  大约行了一刻钟,项洵终于从松林中钻了出来,不远的前方是一座小村子,几缕炊烟袅袅升起,空气中传来的一阵柴草燃烧后的香气。

  项洵嗅着这香气,不知为什么,心情便自然而然地变得愉悦起来,抚了抚肋下的伤口,将有点卷刃的钢刀挂到背后,哼着小调儿往村庄行去。

  迎面走来一位赶着猪崽的老汉,项洵正想上前打个招呼,哪料到那老汉一见项洵,登时发了一声喊,连几头猪崽也不管不顾,撒腿便往村里奔去,边跑还边叫嚷着项洵听不懂的俚语。

  项洵上下打量了自己一阵,除了衣衫又变得破破烂烂之外,倒也并无什么骇人之处,自嘲地笑了笑,索性在路旁扯了根细条儿,赶着“哼哧哼哧”地猪崽们进了村子。

  项洵想象中的一堆村民拿着武器冲出来,对自己喊打喊杀的情形并没有出现,整个村子中没有一点声息,宛若鬼域。

  肋上的伤口突然疼痒起来,项洵晓得这是愈合的信号,索性捂着伤口蹲下来,停在那处逗着几只猪崽。

  “猪崽们,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哧哼哧……”

  “你们几个的家在哪里?哦,或者,你们主人的家在哪里?”

  “哼哧哼哧……”

  “……再哼哧一声给我看看,当心我一刀宰了你们这些蠢货……”

  “哼哧哼哧……”

  不远处的一堵石墙后面,露出娃娃的半张脸来,看着项洵有一搭没一搭地逗着猪崽说话,忍不住“咯咯咯”地笑出声来。

  “喂,跟猪崽说话的傻瓜!”那小姑娘脆生生地喊道。

  项洵抬起头,没有应声,只是冲她眨了眨眼睛,将她“啊呀”的一声吓了回去。

  没有多久,半张娃娃脸又露了出来,这次只见一群猪崽在那处“哼哧哼哧”地玩耍着,却不见那个“傻瓜”。

  小姑娘有些失望地转回头来,只见那“傻瓜”正笑眯眯地蹲在自己面前,顿时“嗷”地一声尖叫起来。

  项洵咧着嘴,呲着牙,眯着眼,仿佛被这尖声弄得极其难受。

  小姑娘一口气尽,终于停下尖叫,疑惑地望着项洵问道:“傻瓜,你是不是坏人?”

  项洵还未开声,只见院中突然冲出个老妇人来,一把搂起小姑娘,飞快地钻进屋内去了。

  项洵冲着屋内高声笑问道:“会跟猪崽说话的人,是坏人么?”

  小姑娘似乎是被人捂着嘴巴,回应道:“呜~奶奶舒(说),害(坏)人都是很奇盖(怪)的!”

  屋内传来一阵老妇人斥责声,小姑娘便不再言语。

  项洵走到屋门前,轻声笑道:“老婆婆,我只是个受伤的路人,想进村子来讨碗饭吃……”

  话音未落,项洵的身后便传来一阵轻微地脚步声,“呜~”一只木棒带着破空声,往他头上猛砸过来。

  项洵身子向旁边微微一闪,那木棍顿时击在空中,持棍那人不免一个趔趄,同时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来,正是那赶猪崽的老汉。

  望着眼前这老汉,项洵摇头叹道:“我真的没有恶意,否则你们早没有活路了。”

  说罢一扯背后的钢刀,“唰”地一下,轻松地将那根儿臂粗地木棍斩成两段。

  望着老汉目瞪口呆的样子,项洵摇头叹道:“算了,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我走便是了。”

  才走出几步远,只听见那老汉低声嘀咕了几句什么话,然后屋门“吱呀”一声打开,小姑娘高声叫道:“傻瓜哥哥,爷爷说,你回来吃点早饭再走。”

  ……

  家中四壁空空,小姑娘的父母都不见影踪,不晓得是被征了兵役,还是出门做活了,项洵也不好细问。

  早饭只是一碗清粥以及一小碟腌制的咸菜,那老妇人对项洵抱了声歉,表示没有什么好吃的能够招待,项洵又哪里会在意,却是道谢不止。

  吃完早饭,项洵这才知晓,原来自己已经进了毗陵郡的地界,问清往毗陵的路线之后,偷偷地留了一锭银子,这才告别他们。

  出了村子,沿着小路,向西行了大约十多里,这时太阳升到半空,开始微微起劲儿,兼之肋下的伤口有些隐隐伤痛,项洵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找了块大石坐下来歇息一阵。

  此地距离毗陵大约还有二十多里路,等到了毗陵之后,便沿运河坐船北上,可以直到延陵,之后渡过长江,到达江都,再顺水路经下邳、彭、梁三郡,便可一路直抵洛阳了。

  想着很快便可与唐奎和小曼见面,项洵心中便觉得暖融融地。

  就在这时,一阵刀剑交击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林子中传来。(推荐、收藏……)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