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铁汉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101 【国难岂能身免】

[字数:4540 更新时间:2013/11/11 11:52:00]



  (感谢书友“凌励大师”、“远在天边”的打赏支持!)

  暖烘烘的阳光下,白色的雪野变得分外刺目。

  在王家堡——大房身一带测绘的武毅军炮营测绘队官兵们只能眯缝了眼睛操作经纬仪,过不了多久还得换人,否则眼睛就受不了透镜聚光的作用而流泪、生疼。

  王传义这个名字,在大多数黑军、吉军、武毅军官兵们心里都有个印象——从大屠杀的旅顺逃出来的幸存者。此时,因为黄花甸作战时计算炮击参数的功劳,在炮营扩大、整编中,按照新营制章程授予“上等军士”荣衔,每月从炮营的办公费中得到一两银子的加饷。虽然总计一两三钱银子的军饷比之他在水师当操雷手的二两五分军饷少了一大截,可王传义却相当满足。

  操雷手王传义没有向日军舰船发射出一条鱼雷,更谈不上任何战果,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日军屠杀国人。

  武毅军炮营上等军士王传义通过计算、操炮,打死打伤日军无数,配合步营控制了黄花甸村南口,为全军争取胜利作出一大份贡献。“上等军士”,看清楚,是上等!上等呐!这就是朝廷,就是统领杨大人对自己的认可和最大褒奖!举目无亲的王传义要那么银子干啥呢?白花花的银子晃不瞎王某人的眼睛!

  管带杨骐源对王传义亲睐有加、刻意栽培,此番更让他带一小队测绘兵执行任务。因为杨统领说了,观测和计算能力,是未来炮兵指挥官必备的两大基本能力。

  观测手从经纬仪中捕捉到情况,立即报告:“传义,有人!”这一带是敌我两军斥候活动频繁之地,随时都有斥候之间的战斗。

  王传义举起手里的纸拍子挡住大部分阳光,眯眼看向观测手指示的远处,看到大约三里远的小路上行来一辆载着不知何物的牛拉大车,一个抱着膀子缩着脑袋慢慢前行的男人。看来人行进方向,应当是从黄花甸出来,去王家堡的。

  黄花甸乃是日军盘踞之地,能从那里出来的人,恐怕......王传义抓起马枪,向另一名兄弟打了个手势,两人分向左右朝小路而去。

  嘎吱,嘎吱,大车在雪路上艰难行进,男人双手互拢在袖筒子里,头上戴着狗皮帽子,无可奈何又执拗地踏着松软的积雪前行,偶尔动一动拢着的胳膊,牵牛绳就系在胳膊上,胳膊一动,老实的大黄牛就得到指令,更卖力地埋头拉车。

  “站住!”一声厉喝,荒山野岭间,两条突然从路旁树后闪出的身影以及两条上着刺刀的枪,令赶牛车的男人措不及防,惊吓之中连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雪地上,骇然地看着眼前两位也戴着狗皮帽子,却在棉袄外罩着号褂的大清国兵勇。

  王传义跨前一步用刺刀逼住男子,另一兄弟用刺刀挑开覆盖在大车上的干草,露出车上装载的零碎货物,所谓零碎,乃是因为其中有农具、有一小袋粮食、有木箱子和里面的一些衣物、还有一卷被子......搬家呐?一个人搬家呐?

  “说,干啥的!?是不是替鬼子刺探军情的?!”

  王传义的嗓门曾在甘泉堡修炼过,又洪亮又有威势,加上手中的马枪和寒光闪闪的刺刀,吓得那人往后缩了缩,突然趴下磕头道:“饶了我,饶了我吧!小的上有双亲,下有儿女,一大家子七口人都在日本人手里,是他们,他们逼着我来的,真的,我不来,日本人就要杀我全家!”

  还没问,他自己个儿就坦白了。

  王传义倒是对此人生出一丝同情之心,那种国破家亡苟且偷生的日子,他也尝过滋味,不过,同情归同情,该问的还需问:“你叫啥名字?倭鬼子叫你干啥?”

  “小的王大栓,黄花甸人,日本人......”

  “倭鬼子!”

  “对,对,倭鬼子,倭鬼子!”王大栓急忙改口道:“倭鬼子叫我去王家堡,看一看有多少兵勇?都在干啥?回去跟他们一说,他们就放了我全家老小,还把汉军旗的那庄子给我。”

  王大栓年约四十岁,打扮跟猫冬的庄稼人一般无异,面相老实憨厚,目光中满是惊惧和担心。王传义察言观色,心中对其说法信了几分,又联想起营管带杨骐源在分派测绘任务时说的一句——“从王家堡直插关门山,来个真正的关门打狗!”顿时有了主意,手中的枪又向前一送,抵在王大栓的咽喉处,狠声爆气地喝道:“起来,跟我走!见到管带大人,若有半句虚言,老子叫你脑袋搬家。”

  王大栓牵了牛,拉了牛车上路。

  王传义也收了枪,走了一会儿,说:“我说王大栓,你还真信倭鬼子能给你庄子?”

  王大栓觉出当兵的善意,又听出当兵的是山东家乡口音,犹豫了一阵,回答道:“我......我也不信,可倭鬼子带来的几个朝鲜人说,他们是来替咱汉人复国的,只要复国了,各地的旗庄、旗产都归汉人,谁有功就给谁。大,大兄弟,我是不信的,可家里人都捏在倭鬼子心里,这,这不得不来啊!”

  这个王大栓,其实是有些相信了小鬼子的鬼话的。王传义心里明镜似的,却不揭破,不动声色的说:“一个多月前,倭鬼子占了旅顺口,旅顺口,你知道吧?”

  “知道,哪能不知道呢?”

  “哼!”想起死去的亲人、朋友和邻居大叔,想到全城的大屠杀和那一车车的尸体,王传义的情绪波动起来,猛然地暴喝道:“你他娘的知道个逑!倭鬼子不是来帮汉人复国的吗?不是要把旗庄那些分给汉人吗?滚他娘的蛋,倭鬼子进了旅顺口,不问青红皂白,全城两万多人呐,三天三夜之间就统统给杀了!王大栓,你他娘的还傍着倭鬼子发大财的春秋大梦?到时候,有你***哭都哭不出来的时候!”

  被年轻的兵勇一通喝骂后,王大栓惊讶中面露愧色,问:“大兄弟,你说旅顺口全城的人都被倭鬼子杀了?”

  “嗯!”

  “你咋知道呢?”王大栓并不傻,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四十来年,有些阅历。

  王传义面带鄙夷之色白了王大栓一眼,道:“老子逃出来的。”

  旅顺口是辽东半岛的中心,乘船越海可到山东、直隶,实际上闯关东的人们大多是山东人,都是坐船到旅顺,然后顺着千山山脉两侧向北迁徙。朝廷在旅顺修建军港、驻扎舰队,辽东半岛各地的百姓多了谋生的活路,也看到一些以往不曾看到的西洋景儿。

  王大栓也去过旅顺口,还有亲戚、朋友在旅顺,此番见当兵的说的很真,顿时变色道:“那......那,大兄弟,你认得在大船坞扛活的、的、的......”

  “王二栓吧?”王传义其实早就有些怀疑,此时见王大栓这么问,更确定了旅顺军港大船坞的王二栓跟这个黄花甸来的王大栓有关系,多半是亲兄弟。

  “对,对,他,他咋啦?还有小栓,他呢?”

  “小栓在舰上,我还真不知道,估计在威海卫吧?二栓一家四口都给倭鬼子杀死了,尸体还是我拉着去水师营烧的......”

  “天爷爷,天爷爷啊,开眼呐,您开眼呐!”发疯一般地向天狂吼后,王大栓双膝一软跪在雪地上,一把抓下头上的狗皮帽子,因为用力过猛,连带着辫子都被扯到前面来,呼天抢地,就是此时王大栓的写照。王传义退后一步,摆手示意跟随的弟兄停住牛车,任由王大栓跪在雪地里哭泣呼号。

  半晌,王大栓哭累了,骂够了,仰躺在地上呆呆的看天。

  “起来吧。咱有缘,我也姓王,老家山东登州的,跟你们的王家真是家乡人。”

  王大栓一骨碌翻身跪在地上,抱住王传义的大腿,连声求告:“兄弟,大兄弟,给我一颗枪子儿吧,我,我哪有脸见人呐?呜呜......”

  “说,鬼子在黄花甸干啥?”见王大栓还在哭,王传义火了,猛然挣开,飞起一脚将其踹翻在地,骂道:“王大栓,你他娘还是山东汉子吗?你兄弟一家被小鬼子杀了,你一家子落在小鬼子手里,你不想着报仇救人,只想老子给你一颗枪子儿!滚,老子不想脏了手!有卵子的,给老子憋住!给老子好好说,黄花甸在鬼子在干啥!?”

  涕泪满面的王大栓浑然不觉疼痛,发了一会呆,猛地向王传义磕头道:“大兄弟,大兄弟,我说,我说......”

  傍晚时分,左翼帮统刘松节从王家堡赶到岫岩城,向杨格、冯义和呈上修改后的左翼作战计划。

  1895年1月22日,在依克唐阿等人率部攻击海城失利后的第五天,武毅军左翼三个步营悄然开出王家堡,向西青苔峪堡方向行进二十余里后突然折向东面;同时,在大房身的马队也出现在勺子河西岸;驻扎在徐家堡子的右翼各营也在加强了炮营之后缓缓向北开进。

  一场大会战,即将在勺子河、牤牛河之间的河谷、丘陵地带展开。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