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日之幸存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六零三章 挥泪

[字数:3943 更新时间:2013-11-15 13:36:00]



  ~日期:~10月23日~

  (……翻查那个年代的报纸,你很少会看见一场大捷后指战的将领授勋照片配在关于那场大捷的新闻报道上;因为每一场大捷的背后都是无数的牺牲,一般在大捷中建立了功勋受表彰的将领都要经过一段时间去平复自己的心情;所以这些带上光环的照片都会在一两个月以后才出现,而且经城一群人的集体受勋照,没有一个有良知的将领觉得自己配领受那一份殊荣……摘自《我的抗战回忆——曹小民》)

  “总司令电报!”参谋每一次吐出这句话都会让蒋光鼐的脸上抽搐一下,他知道是曹小民又一次让他把进攻节奏慢下来……但是,能慢下来吗?已经骑虎难下了!

  一个精锐团、一个武装警察组建的暂编团已经深陷在汕头巷战……

  曹小民的看法是对的,他的分析让人无可辩驳,第六野战军及一三五师这样的部队绝无和日军打城市攻坚战的能力……但是,想撤也撤不回来啊!蒋光鼐的脸色铁青,他没有想到机关算尽就是没算到日军在一开始的时候会在原地死扛,这一情况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各部进攻速度没有按计划完成。虽然如此一来被滞留在各处分战场的日军大多数都难逃被歼的命运,但是为了歼灭这些日军部队却也让会战各部伤亡惨重,直接导致了总攻汕头的兵力不足而且无法乘乱全军进入汕头混战……这一变故直接导致了一鼓作气拿下汕头的计划已经失败!

  但是,在各部按照计划去战斗的时候,通讯和正面对抗能力的不足却又让他不得不把攻占汕头的部队提前布置进入潜伏汕头城内,如今这些部队却已经按照原计划发动了!

  进攻!继续强攻!蒋光鼐一咬牙:进入汕头的部队一定要救出来,既然汕头打不下,至少要把庵埠拿下,给进入汕头的部队一条退路撤出来!

  庵埠为潮安县城所在,是汕头通往内陆的咽喉要道,在粤东反攻刚打响的时候。日军就全力在此设防,西北边的欧山、虎山、飞凤山、石井头山,西南的庄陇山、龙坑山、横山都在一夜之间成为了日军的防御带高地。因为天雨路烂大量的日军重火力没能随军西进,这些大炮都被匆匆运上了各处高地,日军把小小一个庵埠布置成了无死角的炮火覆盖带!

  每一次炮击都是炮群齐射,每一次炮击都能指引在韩江上的日军浅水炮艇、驱逐舰的炮火加入,激战中的庵埠外沿已经被炮火炸成了泥沼——从灌满春水的水田带炸成了泥沼!

  “没法打啊,长官……根本无法进攻啊……”一个带领敢死队的连长跌跌撞撞回道火线指挥所。哭叫着:“河流密布,我们要从烂泥地里走到河边,对面的鬼子不住射击,能走到河边的弟兄最多剩下两成,这还怎样强渡啊!?……刚停下来,三四个方向上就是鬼子的炮火交叉射击,顶上去的弟兄完全是送死啊……”

  九个连的突击队在中午前全部伤亡惨重撤回了火线指挥所,九个连长只回去了三个……火线的战报到了蒋光鼐手中,但是他依然沉默着,他还要等最后的消息……

  “策策策!策策策!……”整个战场上都是九二式重机枪的声音。只要大炮的轰鸣过后这种像织布机一样的声音就会塞满耳朵……“弟兄们,快啊。回来啊……”很窄的一条河边,一个浑身湿透戴着顶军帽的大汉声嘶力竭地的哭喊着,看着跟他偷渡过河的弟兄们被追到河边的鬼子举枪瞄准一枪一个地击毙在水中,被雨水灌满的小河已经染成了暗红色……“噗噗!”忽然就在自己的胸部伴随着触电般的感觉传来那在战场上最可怕的声音,见机得早回到西岸上的那个大汉也倒下了……

  这是一支由汕头一带豪族私军组成的敢死队,这样的敢死队也有九队参与进攻庵埠,这也是蒋光鼐手中最后一支突击皇牌。但是无论他们对地理如何熟悉。对这一片大地的每一条河流水文如何了如指掌,他们的渗透依然是徒劳的;日军几乎把整个庵埠变成了野战要塞,纵横交错的火力点让这些可以为了保家卫国完全不顾性命的人们一批批倒在一条条河流边上……

  真的没办法越雷池半步!蒋光鼐在午饭后才终于得到了那些本地私军组成的敢死队战况:九队敢死队接近六百人只回来了不到六十人!

  砰!蒋光鼐一拳打在桌子上。然后用两只拳头支着身体,看上去就像是浑身发软,如果不用双手帮着支撑他就要倒下了。

  “南线,行动吧……”蒋光鼐说完竟然摇摇欲坠,幸亏身边的苏祖馨一把托住他的手臂才让他终于撑住……南线,还有几支私军组成的敢死队,他们一旦出发就代表着这次反攻结束,他们将从南线迂回潜进汕头向在城里血战的各部下达命令:分散突围……

  也许在这些本地人的带领下,利用地方上复杂得让人头疼的地形可以让这些已经血战了三天的部队可以突围出来或者隐匿起来躲过日军搜捕择机回归。但是,他们实际上已经被放弃了,无奈地被放弃了……

  “我们还是大胜,歼灭日军一万两千多人,就凭咱们的装备和兵力,很了不起了……”苏祖馨眼中含着泪望向蒋光鼐的泪眼,他仿佛看见自己的部队在历次恶战不得不转进时那些不住回头的官兵,他们也不忍舍弃来不及撤下来的弟兄,但是他们不得不舍弃……

  “我们呢?第六野战军打残了,半个军没了……保安团打光了、你的一三五师还剩下多少人?还有那么多战死的百姓……”蒋光鼐仰起头拼命忍着不让眼泪落下:“胜利,胜了吗?用八个人换一个人,我们胜了吗?!……”

  “大胜!粤东大捷!”在广州、在香港……在广东的每一个有报纸卖的城镇里报童都在兴奋地喊着。他们还很小但是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国家和一个叫日本的侵略者在殊死搏斗,自己的国家胜利了……

  “……日军十七师团除主要将官在舰队掩护下仓皇而逃,超过一万五千名官兵在此次会战中被我军歼灭……粤东会战大获全胜!”曹小民念着报上的新闻报导,但是在他的脑海却在回响着蒋光鼐那通过私信寄来的声音:“……我无法忘记那一群人,他们大多数连字都不认得几个,是在军宣队干部的带领下一句句跟着宣誓的。他们宣誓会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筑成永不倒塌的阵地;他们宣誓在这次作战中抱着必死的信念去阻击敌人,用年轻的生命去陪葬,一定要全歼敌人……他们做到了,每一个人都做到了;但是我没有,他们的最高长官没有做到所说的光复汕头;没有做到向他们承诺的在三天内大部队打进汕头和他们会师,请他们喝酒……”

  虽然很善战,但被投闲置散太久了……曹小民叹息着,他在蒋光鼐的信中看到了这个一代名将的心灰意冷。

  虽然蒋光鼐也知道在抗战的很多战场上都有着无数的牺牲,但是当这种牺牲是出自他的决定,是在他的指挥下出现时,他的精神竟被折磨得快垮掉了!

  也许在蒋光鼐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梦里都会看见那些穿着百姓服装的人们浑身泥浆陈尸在荒野中,会看见那一张张在军训时兴奋地向自己敬礼的年轻面孔在眼前飘过……这一切哪一个战斗在第一线的将领不曾经历过呢!?

  这还不止,接下来由于这一场大捷,还会有人想沾光或者想窃掉你的功劳;会在宣传上抹黑你、会在政治斗争中挤兑你……除了要会打仗,还得有铁石心肠和刁钻的政治手腕才行啊,要在这个时代成为一代抗日名将,谈何容易!

  大胜,大胜一定属于我们!“小不点”醒来了,在那片已经被炸成废墟的阵地上,他只觉得浑身都在疼,他怀疑自己的四肢都断了,直到他摇摇晃晃地让自己站了起来……面前的堂屋已经成了一堆瓦渣,里头的弟兄们转移了吗?他们一定转移了……“小不点”呆呆地看着那一片废墟,没看到露出一点点衣角或者其它证明有人被压在下边的迹象……排长那么厉害,他一定有办法把手上的弟兄们转移了……“小不点”跌跌撞撞地转进了断墙间依稀呈现的小巷里,条件反射般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沿路每走一段就会看见尸体,有大半个身子被压在碎砖石下的,那些多是他的弟兄们;也有就倒毙在路边的,那些多是鬼子°零落落的枪声、三三两两的尸体告诉他,战斗还在继续……他没发现自己的排长,他没发现自己的排长已经在他走过的两个日本兵尸体四周粉身碎骨了……

  > ,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