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280章 建个学校吧

[字数:4850 更新时间:2013-11-15 13:43:00]



  第280章 建个学校吧

  比起谢宏的不着调,他的对手,翰林院如今可是群情汹汹。

  激愤是必然的。秀才算什么?翰林院里日常洒扫的都比秀才学问大,受到谢宏的挑衅,让众位大才子们如何能够淡定?

  有人在慷慨激昂的演讲,一面痛斥着谢宏的各种罪责,一面激励着同僚的士气;更多的人则是在紧张的思考,生怕有所疏忽,让谢宏钻了空子。

  未来的阁臣们自然不是普通的书呆子,激愤很快化成了力量和周详的准备。

  首先,有人想到了谢宏可能用些歪门邪道的手段,比如技巧上的问题来向翰林们发难。可这种鬼蜮伎俩又岂能瞒得过翰林的大才们?

  于是,在应下了挑战之后,翰林们也是很快就提出了相应的要求,那就是不能只让谢宏一方发问,翰林这边也要出题目,最终胜负以答题的总数目定论。

  也就是说,双方互出题目,不限题材,然后答题多者获胜,从原本的考核学识,变成了一场知识竞赛,这是双方互相妥协之后的结果。

  谢宏当然不会让对方限定题材,否则他心里想的那些题目没准儿一个都问不出来;翰林们也不是书呆子,当然也要防上一手,以免谢宏拿一堆手艺方面的问题来问,那众人自然是答不出的。

  如今这样的形式,虽然也不能完全让人满意,可翰林们自觉是很有胜算的,想那谢宏一个不学无术的奸佞,又怎知道儒家经典的博大精深;而奇淫技巧的小道,又能衍伸出来多少门道?

  重复的问题不能再问,才子们想得极为周全,还加上了这个限定。因此,不单是翰林院本身,京城里但凡有些见识的人,都觉得翰林院一方赢定了。

  小道,之所以为小道,就是因为其中没有足够的道理,又岂能跟圣贤大道想提并论?就算翰林们一时被难倒,可谢宏那边又岂能答得出翰林们的问题?等到他手段用尽,也就是才子们取胜之时了。

  尽管胜券在握,可翰林们却没有一个人懈怠,当天晚上,翰林院内外灯火通明,几乎所有人都在忙碌着。

  有的人在翻阅经典,大有当年入京赶考时的气势;有的人在做文章,一篇文字斟酌了又斟酌,删减了再删减,务求严密合缝,以求完全,总之,一定要让谢宏灰头土脸,颜面扫地。

  翰林院的学士们已经想的足够周详,不过却有人比他们想的更周详,翰林请愿的倡导者是张元祯,实际策划者却是詹事府的杨廷和。

  杨廷和自幼聪慧,读书用功,十二岁便举于乡,可谓少年英杰。不过接下来,他的路却不那么顺当了。

  他是成化十四年中的进士,可殿试却只是列于第三甲,所以得到的功名含金量也就低了不少,只落得个同进士出身。此后的仕途也因此变得有些坎坷,直到弘治二年,也就是他中进士的十一年后,才在翰林院得了个修撰的职位。

  考试成绩不好,并不代表能力差,这个道理应用在杨廷和身上是颇为恰当的。他并没有因为一时的不利而消沉,相反却一直积极努力的争取着机会,到了正德开蒙之后,他成功的把握住了陪太子读书的机会。

  杨廷和的性格和李东阳比较相似,很少当面疾言厉色,都喜欢在肚子里做文章,手段也堪称以柔克刚。正德当太子的时候,侍读有过不少,留给他印象最深,关系最融洽的就是杨廷和。

  不光是性格,论思维缜密,处事滴水不漏,杨廷和也丝毫不在李东阳之下,甚至犹有过之。因此,在翰林院上下都以为胜券在握,只顾强化自身时,他却是很有针对性的,正在给整个计划拾缺补漏。

  “日后,就要仰仗几位大师了。”杨府的书房内,此时也是灯火通明,烛光映影,窗户上影影绰绰的有很多影子,显然杨大人正在会客,客人还不止一人。

  “岂敢,岂敢,小的们当不起杨大人的话,届时必当尽心尽力。”杨廷和称呼得客气,可那些个客人却没人敢于托大,纷纷起身,连声谦逊。

  “小的们这等卑贱的身份,能有朝一日得入文华殿这等地方,本就已经三生有幸了,放在从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杨大人的高恩厚德,小的们怎敢不出死力,全心回报大人?大人只管放心,回去后,小的们一定闭门苦思,纵然不能尽全功,也要稍熄那谢宏的凶焰。”

  翰林们乃是儒家子弟,会出什么样的题目,自是不用猜都知道;而谢宏是个手艺人,他会出什么题目,很多人也有着相应的判断。因此,杨廷和也是将原本的京城名匠们请来,一番温言抚慰之后,便提起让几人随翰林们进入文华殿,以备不时之需。

  文华殿是什么地方?那是天下间最神圣的地方之一,就算是进士老爷们,很多人也只是在殿试的时候进过一次罢了,自己能够进去,这等荣耀已经可以光宗耀祖,荫泽后代子孙了,名匠们自然都是感激涕零,各个宣誓效力。

  不过,谢宏的神奇却也是深入人心,尤其是对他们这些手艺精湛的人来说,谢宏简直就是个难以仰望的存在。

  读书人瞧不起工匠技艺,可他们又怎能不知道其中的博大精深?比起圣贤大道当然是不如的,可想要穷究其变,恐怕除了谢宏那样的异数,天下间也是没什么人能做到的。因此,就算在心情万分激动的情况下,也没有人敢于担保什么,只是说会尽力。

  杨廷和原本也没打算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身上,让工匠们跟着,也不过是求个万全罢了,除了增强自身,杨大人认为限制对方也是有效的策略。

  单从大方向来说,杨廷和倒是跟江彬不谋而合了,当然,杨大人不会采用江彬建议的那些手段。倒不是因为他迂腐仁慈,只不过目标是谢宏,若是能凭武力打杀了,朝中大臣早就动手了,哪里还轮得到他杨大人?

  送走几个名匠,他转身又进了书房,不多时,又唤了心腹的下人进去,先是交付了一封信,然后又仔细叮嘱了一番:“信一定要当面交给李阁老,此外,转述本官的话,就说廷辩一切仪式都应从简,越快越好,迟则生变,切记,切记!”

  “是,老爷,小的一定把话带到。”

  ……

  天工坊的书房内。

  书房内的摆设很简单,一个梨花木的书架靠在墙边,书架上的纹饰很精致,可上面却没有书,只有一些纸卷竖在上面,显得很是空荡荡的。一张书桌靠在窗边,书桌很是宽大,有寻常书案两三个大小,形状也很奇怪,几乎是个正方形。

  桌子上放了个笔筒,可是里面一根毛笔也没有,除了几支怪模怪样的,据说叫铅笔的怪笔之外,其他的都是些尺矩之类的东西,加上摆在书房中间的那张摇椅,跟书房二字颇有些格格不入。

  和寻常书房一样的,大概只有书桌前的那张檀木椅子了,此时谢宏正坐在上面,笑眯眯的极为惬意。读书其实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在这样的夏夜里。

  远处传来的是清脆的蝉鸣;茶水的雾气袅袅升起;鼻端更是萦绕着少女身上的清香;书中自有颜如玉,古人诚不我欺,还有比读书更享受的事儿吗?

  看看左手边小心翼翼捧着茶杯轻轻吹气,想让茶水快点凉下来的晴儿;再瞄一眼,右手边摇着扇子为他扇凉的灵儿,谢宏这份舒爽劲就别提了,恨不得推开窗子大喊一声:此间乐,不思蜀。

  “谢大哥,你不是说要读书吗?怎么还是跟平时一样,在纸上画来画去的?”灵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她知道这种书桌的用途,那些名震京城的建筑,最初的设计都是在这张桌子上完成的。因此,对于谢宏在这里画东西,灵儿不觉得奇怪,令她有些纳闷的是,今天谢宏明明说是要读书的,可除了用的纸张比平时小,似乎也没什么不同,谢宏还是在哪里画着什么。

  “哦,我正在出题目呢。”谢宏收起东张西望的眼神,正色道:“读书是一项包含很广的大事,捧着书本死记硬背只是流于形式的一种模式,现在我正在做的,是更高的层次,也就是把知识应用起来,这叫学以致用,又叫知行合一。”

  “宏哥哥你说的好深奥,晴儿听不懂哦。”单纯的小姑娘被谢宏忽悠的有点迷迷糊糊的。

  灵儿没小姑娘那么容易骗,她抿着嘴,一脸笑意的看着谢宏胡说八道。

  “这样好了,我讲的直白些,比如现在我正在做的这道题目,应用到了帕斯卡原理……呃,对了,帕斯卡你们不知道,那我换个说法,就是压强原理,嗯,什么叫压强呢,说来话可就长了,你们听我慢慢道来……”

  “谢大哥,这些原理有什么用呢?”思考着谢宏说的这些知识,灵儿娥眉微蹙,更加好奇了。

  “哦,这些都属于物理知识,无论建筑还是制作,都是基于物理的各种原理之上的,只要学好了……”开始的时候,谢宏还是兴致很高的讲解着,可讲了一会儿,他的语速却是越来越慢,到了后面完全停了下来。

  “宏……”晴儿感到奇怪,转头看看,却见谢宏紧蹙着眉头,似乎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小姑娘不知何事,生恐打扰了他,于是便停口不言。

  一时间,书房陷入了寂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两个女孩紧张的注视中,谢宏的眉头突然慢慢松开,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最终那丝笑意化成了她们熟悉的微笑:“等廷辩结束后,咱们也建个学校好了。”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