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锦医卫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898章 鸡公岭

[字数:6183 更新时间:2013-11-11 13:02:00]



  “浪里格朗,浪里格朗,黑小子要抱大姑娘……”少师府伙计陈二黑嘴里哼着小曲儿,脚下步履蹒跚,慢慢的走在风陵镇东边的一条小路上。

  自打老太爷一命呜呼,孙三爷和曹四爷也死得不明不白,少师府的规矩就松得多了,几位叔老爷争权夺利,赵福赵二爷也理会不过来,成天忙得焦头烂额,只等着大老爷从京师回来收拾局面,这时候谁还来管奴仆下人?

  本来吧,陈二黑白天是要在府里当值的,可刚过晌午他就偷偷溜了出来,在镇子东头小土岗后面,那裤带头有点松的寡妇家里呆了个把时辰,喝点村酿小酒,吃点花生米豆腐干,再搂着寡妇滚了回大炕,把陈二黑美得鼻子冒泡。

  这不,都出来了,他还哼着小曲呢!只可惜他这号人,也就去那破鞋家里厮混,哪家的大姑娘要瞧上他呀,那才是自家祖坟没埋好呢!

  哼着哼着小曲儿,陈二黑也有点不是滋味儿,暗道那破鞋裤带头松,别的地方似乎也有点太松了,还是该省点钱找个大姑娘。每年麦熟交租税时,遇到那些交不起租税的佃户,便抓他们家大姑娘小媳妇顶账,要不求求哪位有头有脸的管家爷,自己也从里头挑一个?说不定还是黄花闺女哩……

  想到这里,陈二黑心头越发火热,走路的步子也轻飘飘的,二两酒劲涌上头,都快飞起来了。

  陈二黑正咧着嘴傻笑,忽然整个人撞到了一堵**的墙上,当的一下撞得他眼冒金星,趴在地上兀自念叨:“谁,谁在这路上砌了道墙?蒋麻子,是你不许俺去沈寡妇家,才起了墙拦住路的?罢罢罢,俺不和你计较……”

  他还在自说自话呢,却见那堵墙压了下来,更伸出一双蒲扇大的手。提着他领口就朝地上掼了下去,然后正正反反五六记巴掌就抽到了脸上。

  陈二黑七八分的酒意,被巴掌抽得只剩下两三分,睁着醉眼一看,哪里是什么墙?分明是个门神也似的大汉,刚才脑袋撞在人家胸口,还以为是堵墙呢。

  牛大力转过头,嘿嘿的冲着秦林笑:“长官。俺替这厮醒了酒,您问吧。”

  陈二黑抬眼一看,十几号凶神恶煞的汉子,不做声不做气的杵在那儿,冷冰冰的目光就叫人脊背发凉,真不知从哪儿来的这伙凶神?里头为首的一个,紧紧的抿着嘴唇,两只眼睛亮得可怕,仿佛一下子就能看到人心里去!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别乱来,俺、俺是少师府的人!”陈二黑仰面躺在地上,两只手撑着地往后退。

  “找的就是少师府的人。”秦林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在陈二黑眼中却如同魔鬼的微笑。

  刷,七星宝剑出鞘,一抹寒光闪过,陈二黑只觉耳边一凉,愣头愣脑的伸手摸了摸,温温热湿漉漉,缩回手看看。全是自己的鲜血!

  这时候他才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再看看一只耳朵落在身边,原来秦林一剑把他左边耳朵削了下来!

  “秦哥好剑法!”陆远志啧啧赞叹,真是能者无所不能,平时也没见秦林怎么练剑。瞧瞧刚才那一剑,气势如虹剑光电射,堪堪把整只耳朵削下来,精准程度妙到颠毫,否则稍微偏寸把。还不把这人脑袋开了瓢?

  “嗯,瞎蒙的,”秦林很有些不好意思,老老实实的道:“其实偏一点也无所谓,最多就是削掉半边脑袋,再去找下一个得了。嘿嘿,没想到这家伙运气还不错……”

  我倒!陆胖子无语,伸出大拇指比了比:秦哥你牛!

  众校尉弟兄全都抱着膀子笑,不怀好意的看着陈二黑。

  可怜陈二黑只是个少师府的家生子恶奴,连护院保镖都不如,只能欺负欺负平头老百姓,哪里见过这等心狠手辣的锦衣校尉?想他仗着少师府势力横行霸道欺凌百姓时,自然是威风不可一世的,此时此刻却吓得面色惨白,捂着流血不止的耳朵,偏偏连吭一声都不敢。

  就连尹宾商也只能暗笑不已,暗道恶人自有恶人磨,主公对付这些家伙的手段,委实是最凶最恶的,如果说世间多的是魑魅魍魉,他就是那捉鬼的钟馗,也只有比鬼更凶更狠,才能压住他们那股阴风邪气!

  陈二黑裤裆里头湿了半边,再不敢废话,捂着耳朵趴在地上朝秦林磕头,拖着哭腔道:“爷爷饶命!要小的做什么只管说,小的听命就是了。”

  秦林笑眯眯的,持着宝剑在他身上擦了擦,重新插回鞘中,然后从怀里取出纸卷,展开给他看:“见没见过这个人?”

  凑巧了,少师府除了本家,还有支派,在风陵镇上祖传家业之外,又还有下院、别业、田庄,奴仆护院打手好几千,陈二黑也不见得都认识,偏偏这画上的他再熟悉不过了,登时叫起来:“这、这厮是蒋麻子!敢情老爷您是要找他?哎呀妈呀,蒋麻子你可坑苦俺啦……”

  “蒋麻子是谁,怎么找到他?”秦林面无表情的问道。

  陈二黑见秦林有蒋麻子的影形图,还以为是蒋麻子欠了这位爷的赌债,或者勾搭跑了他家哪个心爱的丫环呢,却不料秦林连蒋麻子是何方人士都不知道,心下未免犯嘀咕。

  秦林见他迟疑,冷笑一声,目光移到了他右边剩下的那只耳朵上。

  陈二黑打个哆嗦,嘴唇都发紫了,分毫不敢迟疑,急忙叫道:“蒋麻子是赵二爷跟前得力的手下有什么事情都让他跑腿这家伙每天下午下值了就到寡妇家里鬼混你们再等会儿他就该来了。”

  得,亏陈二黑耳边痛彻心肺,在威胁下竟超常发挥,口齿比平时便捷了不知多少倍,一串话说出来都不带喘气的。

  秦林嘴角一翘眉飞色舞,坏坏的笑起来:“看不出来你老兄还和蒋麻子有割靴的交情,好吧,先一边凉快凉快。”

  牛大力咧开嘴嘿嘿笑着,伸开蒲扇大的巴掌,将陈二黑提溜起来。走进林子里绑了个结结实实,陆远志取了点金创药,又从地上抓了把晒干的土,没头没脑糊在他耳朵上,止住血不叫他死了就行,难道还指望给他再长个新耳朵出来?

  尹宾商伸脚,把地上刨了几下,干土翻起来盖住血迹。这里就再看不出曾经发生过什么了。

  众人重新退回树林里,静静的等待着猎物上钩。

  这条小路走的人少,等了小半个时辰,只有三个人过路,其中两个人还是一块走的,终于等到第四个,脚步匆匆的往这边赶,一张麻脸因为兴奋都有点涨红了,不是蒋麻子还能有谁?

  此时的蒋麻子早已精虫上脑。满心想着那诱人的小寡妇,虽然裤带头和别的地方都有点松,可那身滑腻腻的细皮白肉。委实叫人馋得慌啊……

  “蒋麻子!”前头一个门神般的巨汉从林子里转出来,两只酒杯大的眼睛不怀好意盯着他。

  蒋麻子没有喝酒,反应不可谓不快,转身就往后面跑,他知道自己做的很多事情到底有多可恶,不能被逮住,逮住了就没好下场。

  后面一个穷秀才打扮的中年文士也在朝这边走,似乎被突然撒丫子的蒋麻子惊到了,呆头呆脑的站在路上。

  “滚开。别挡路!”蒋麻子伸手就把文士往旁边推,那文士顺势侧过身去,蒋麻子正要侧身而过,忽然感觉脚下一绊,登时饿狗抢屎般跌了出去!

  “老兄。怎地走路这么不小心?”尹宾商奸笑着,慢慢把腿收回来。

  牛大力正好赶到,老鹰抓小鸡似的提起蒋麻子,把他抓进了树林。

  蒋麻子这记嘴啃泥摔得七荤八素,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白脸年轻人踞坐在树桩上。满脸坏笑,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打量一只待宰的羊牯,旁边十几个恨天恨地的狠角色,人人脸上带着股子可怕的阴煞气。

  再看看不远处树干上还绑着一人,耳边鲜血淋漓,脸色白如粉墙,要死不活的耷拉着脑袋,正是和他同为俏寡妇入幕之宾的陈二黑,不知怎的被修整成这幅惨样。

  秦林露出招牌式的微笑,慢条斯理的指了指被绑着的陈二黑:“这位陈爷,说错一句话,我就削了他一只耳朵,请问老兄是想吃敬酒呢,还是吃罚酒?”

  蒋麻子激灵灵打了个寒噤,陪着笑:“不知道这位爷高姓大名?有什么话要和小的说?”

  懂事!秦林笑了,忽然笑容一收,冷冷的盯住蒋麻子:“霍铁山在哪儿?”

  霍铁山?蒋麻子顿时浑身一颤,脸色青了红红了白变化几遭,最后横下一条心,苦笑道:“老爷杀了我吧,这话告诉你,我也是个死,不告诉你,想必也活不了,横竖是个死,还请老爷成全。”

  怪不得少师府现今那管事的赵福赵二爷要用蒋麻子做心腹,确实比陈二黑的嘴要严实多了。

  “好好好,好个宁死不出卖主人的义仆,”秦林笑着露出八颗白牙,笑容简直比秋天的阳光还要灿烂,忽然话锋一转:“就不知道,能不能抵得过北镇抚司的十八套酷刑?来人呐,请这位义仆到十八层地狱走一遭!”

  来啦!陆远志应一声,抱着生牛皮包冲出来,在蒋麻子面前抖搂开,一样一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拿出来,寒光闪闪的小钩刀,蓝汪汪的锯子,黑漆漆的铁条,还有很多形状诡异,却都带着锋利刃口的玩意儿。

  “爷,那、那锯子是做啥的?”蒋麻子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忍不住颤声问道。

  “锯人脑袋的呀!”陆远志抬起头,仔细打量蒋麻子的头,似乎在考虑从哪儿下锯子比较好。

  蒋麻子遍身汗水刷的就下来了。

  秦林背负双手,施施然走开一边,仰头看着天空,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太阳是那么的温暖……嗯,如果没有那被捂住嘴还不断发出的,被压抑着的惨叫,这感觉还要更好些。

  招了!陆远志嘿嘿的搓着手,报告这个好消息。

  秦林一笑,估摸着还不到三分钟。

  开玩笑,厂卫里头的酷刑,铁石人都叫他开口,到目前为止,只有两种人可以无惧这十八层地狱:一种是忠义千秋之辈,丹青上斑斑有载,十万人里头不见得能遇到一个;还剩下一种,那就是死人!

  可怜蒋麻子被几个狞笑着的锦衣官校搀扶着,脑门上汗珠足有黄豆大,整个人都虚脱了,衣服上沾着斑斑点点的血迹,勉强动了动眼珠子望着秦林,极具哀恳之意。

  “早说嘛,这是何苦呢?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秦林扬了扬下巴示意锦衣官校把他放开,然后慢慢的踱着步子,走到他身前。

  蒋麻子瘫软在地,先看见秦林的一双鞋,接着才看见他居高临下的笑容,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年轻人的笑容究竟有多可怕!

  “老爷,我、我说了,霍铁山,在、在东北面十里外的鸡公岭!”蒋麻子气喘吁吁的说完,已累得直冒虚汗,嗬嗬的喘着粗气。

  秦林啐了一口,还好你没说华山玉女峰,否则老子大耳刮子抽你丫的。

  尹宾商常在西北各地查看兵形地势,闻言就点点头:“主公,鸡公岭离此十里,是中条山往西南延伸的余脉,那里西控风陵关,东望中条山,地形险要,人迹罕至,倒是关押紧要人物的好地方。”

  秦林对此没什么怀疑的,看样子就知道蒋麻子不敢骗人,难道他还想吃一顿舒服的?这人没硬气到那个程度!

  一行人退回风陵镇北面,在那里重新上马,把陈二黑和蒋麻子也捆在马背上一起带走,朝着鸡公岭方向挥鞭疾驰。

  十里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起初还是正常的大路,三里之后拐上往东的小路,又走了五里,路就开始崎岖不平一路往上,前面山地起伏,山林间绿意稍退,已有数片黄叶飘飞了。

  “不好!”秦林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在地上看到了新鲜的马蹄印和马粪。!~!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